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納民之旅六開鑼鼓了啦

1 則迴響

開會,籌委報告:「只能請到納民一家武館的舞獅隊,負責舞獅的也只是學生,從來沒有過演出經驗,這可是他們的第一次。」

呀!還有……

買不到軸卷式大對聯;這裡可找不到人來寫!」

「要買多少個橙?」
「橙?要橙來作啥?」我問。
「不是過中國年要有大橙嗎?那不是意頭東西嗎?」
「你是說桔子嗎?」我聽得一頭霧水:「開幕不必用桔子啦,更加不用橙呀。」

「買不到生菜作『青』;西生菜行不行?」

「文具店裡賣的都是剪了角一拉就成禮物花球那種絲帶,那好像不是妳指定的那些。」

「因為喜來登酒店的宴會廳,早被政府某部門訂了為會議專用,開幕禮最後決定要轉回去綜合大樓 Financial Park 的宴會廳。」銀行的總經理告訴我。

在一隊籌委陪同下,推開這個 Financial Park 宴會廳——

哎也,天呀!好臭呀,這是怎麼搞的呀!

原來封閉近兩三年,一直沒人租用過,長期丟空著,堆放雜物。

地氈潮濕,有股異味;雖然一直密封,但牆身的裝飾隙邊也都掛有薄塵垢。

我眉心皺得一如古宅門閂,頭直痛得不可言喻。

先撥電話到香港去求救,叫秘書在用一個下午得把所有急需物事集齊交給最後一班由香港出發直飛納民,參加盛會的同事手裡——那些我本來認為最普通不過的,在這裡卻偏偏全找不上;

「酒店那邊認為會所層的小偏廳面積太過小,請我們當日的賓客都轉坐到大堂酒吧去。」
「是他們答應把整個大堂酒吧讓給我們嗎?」
「不是,他們說不能推卻其他客人只獨為我們服務,當日他們正有好大班政府人員,說很為難。」
「這是什麼的話? 我們不是客人,怎麼可以先訂了現下來反口!」

真 動了氣,去跟喜來登的經理理論:「當初我們先訂了宴會廳,後來你們說要留給你們的政府人員,好了,我們轉去Financial Park。 現在我們要求你們的會所層來招呼不同時間抵步的嘉賓,你們又推說人手不足,要我們轉到大堂酒吧去;好了,我要求把酒吧都包下場來用,你們又說不能得失其他 客人。 哪,請問我們幹麼要選用貴酒店呢!」

在一班籌委眼中,這個女人實在有點不可理喻吧。 人家酒店經理說的,都是振振有詞,這個外來女人走來叉著腰,呱呱大叫要怎樣,要怎樣;大家眾眼泛著:「別要吵了後,酒店經理來個『那就別使用我們酒店吧』就好了」的眼神,誠惶誠恐地站在我身後。

「這 樣每日談好、反口、重新、再反口……我不知如何去跟你們合作,我也不知這樣是不是你們接待貴客之道。」我氣得有點往頭上衝:「你們每日只把你們的問題交過 來,叫我一直往後讓,請趁還未到當天,就坦白說一句,究竟是不是不想接這單子;我人可很直率,我還真怕你們當日再跟我來最後反口,那你叫我一大班客人該往 哪裡去? 」

酒店經理抹著汗,相信從來沒有遇過像我這樣巴辣的女人;我知道他也著實為難,可是各司其職,各守其位,我的責任就是堅持我方有利位置。 我提議跟他在酒店中所有地方走一轉,看是不是有兩存其美的方案。

酒店最後同意調動,把會所層的兩個小偏廳都打通,把原先在一間小偏廳內存放的雜物全數搬走;可是,我還是略嫌空間小了點,只是相對之下,總好比大家坐到大堂酒去好吧,那裡還得夾雜著其他酒店住客在,要談句話也甚為不便。

至於人手,這個還要說嗎;這個藉口能唬嚇我,方才真怪!

結果,當日看到兩個小偏廳,還是很不滿意他們的沙發組擺設,差不多把整個空間,反轉了再重組。

那個最叫我重頭的地點——開幕禮宴會廳,才真叫我擔盡了心!

雖然場館答應立即著人清洗地氈,全室內外由上而下所有地方都清洗過,搞了足足兩天;可是地氈還是有點濕濕的,一塌一塌地,只是還好是,人踏上去沒有擠出水灘來。 牆身總算修補的修補過、抹洗的抹洗過;可是那多霉霉鬱鬱的味道,還是沒法盡數散去。

想 起曾 Sir (曾近榮先生) 在婦女節目中教導;室內有煙味不散,可用熱毛巾醮些酸醋擠乾,在空氣中揮舞就可以迅速除去煙臭。 霉味就不知行不行;又想起前日見他們辦公室有兩台清洗空氣機,是星加坡設計的 GoodAir,一個玻璃盆子上覆著片綠色葉形的馬達,盆是用來放清水和專用香薰精油,由馬達推動棒,攪動盆內的水,達至清洗室內空氣,用水鎖住空氣內微 塵。

我連忙著人把這些都照辦,盡快將這難聞的霉濕味道趕走;開幕有霉味,就夠觸霉頭啦,可別要讓那些老闆們知道啊!

開幕日前一天,洗好的地氈還沒有完全乾個透徹,沒辦法,只好叫人於正中入口把紅地毯一直鋪到台前;同時把所有門窗在他們辦公時間全數大開,也把空調調至最大,全日不停止地替這個會場換氣。

而我,也很需要找個人替我做個心肺復甦法換換氣;因為這一大堆問題,還是有點一籌莫展狀況。

壞 了的燈泡要逐一更換;由樓上辦公室,乘電梯到地下大堂,再沿經商場轉扶手電梯到會場,得要重新規劃設計過那些標示。 接待間要劃分置放賀花的地方,接待長桌上的物品如何放置、流程和工作角色的安排。 酒會餐單似乎都訂得不太合適,得重新逐一打點過。 去碼頭、機場迎接抵步賓客的人手緊張無比;得改變初衷。 那些決定先隨大隊,由酒會轉到阿庇渡週末的賓客正不斷在增加;我每收到一張更新名單,心就要暴暴亂跳一番。 又由於那些到步隨即參加酒會後,又隨即返機場轉到阿庇去的賓客,都不行李帶在身邊而留在機場,這又得大費周章去替他們辦行李寄存提取的手續……

全島只獨獨一家有電腦切字貼服務,去確定銀行商標拓印到膠貼時完整無誤,所有字樣沒編錯,就這樣,我在店子裡呆坐了半天。我急燥得跳腳,但實在拿他們沒辦法。

最 後是裝飾場地,綜合大樓的管理部有自己花王,四季不同植物栽種於商場平台上一處花圃間;跟花王去實地一看;真糟糕!所種的果然是花王親手栽種無疑,最大一 顆室內小樹,才只得四呎高不夠。有花的品種都沒幾棵存在,看了就直洩氣;在這樣一個沒有合適資源的小島,正是「無遮無扇,神仙難變」;我愁得快想去跳海。

幸好,一班籌委的確很落力協助,聽令後逐一都去完成手上的任務,他們崗位上的都盡責辦妥,餘下的只我在獨自愁煞人的。

他們都看著這個霉霉舊舊的會場在一天一天改變著。大家都覺得很神奇;可是,我卻覺得這樣的作品,大抵會讓我在老闆們心中扣分:「幹麼搞得這樣失禮。」但誰會來聽我說說這裡的各項困難呢?!

作者:別緻 BEE

別緻是我的名字、也是我的生活追求。 且隨小蜂,追芬逐香; 見識天涯,細賞芳草。

One thought on “納民之旅六開鑼鼓了啦

  1. 引用通告: 納民之旅三綜合大樓的綜合文化 | 別緻 BE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