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沉澱後

發表留言

一頭家,真的很多瑣碎的事情要做。原來,我把這些任務丟下好多年……直至10年夏天搬到這個家居,才陸陸續續找回一個當日結婚時對自己的期望。

忽然想,如果重回當日新婚,給我再選一次生活模式,會不會改為專心當個家庭主婦?回想,我當時的生活是在做什麼?

每早清早起床,陪大塊吃早餐,帶小狗去散步;看牠蹦跳,跟遊樂場的街坊談一會。

回家做些清潔,繪繪畫、寫寫字、做做手工。

然後去計劃晚餐。

後來,因緣際會,我才忽然進入營營役役的職場生活,學習起管理,當起人們心目中的女強人角色。

可是,我好像從來無真正的享受過這個角色。

也許該感謝11年的手術,它掀翻了我幾乎都忘了的自己;我並不是生來就喜歡衝衝衝的,也不是天生就是高速不休工作狂。

我年少時的詩情雅興去哪?我喜歡感受文學裡的情感細膩,原來回頭我盲了很多年。我喜歡埋頭在創作,我喜歡跟一班志同道合的人把我的創作完成出來;原來這些年在職場中,仿若相似卻其實越來越離軌的,由我自欺欺人的勉強牽拉著。

前幾天,有一位老朋友對我提起當年共事回憶:「喜歡那時候的妳,穿得飄逸又總不失高貴。」那時,我剛帶藍藍,最享受自己當上了媽媽。很專心,為讓我的孩子學會流利說話,我堅持每晚回去跟她一起洗澡,說互動故事。為了她吃的好,我把工作轉到家附近,每日撲回家去陪午飯。那時,我沒有為自己前途設什麼指標。

但當我進入那個金光閃閃的行業後,為了滿足大家對這個角色的所謂「專業」要求特定形象,我越發把原先的自己埋在最裡面。

這兩年離開了那兒,我只清析每次我要重新穿上那些畢挺裁剪合身、稱身用料高貴的職場套裝;我就會覺得全身不對勁,見客一刻還勉強可以,一離開客會,我想在下一分鐘就到家裡;然後回家不能多等一秒把它們都脫下來。 看來我應該好好認真的去研究什麼工作才能讓我覺得舒適。

最低限度,我肯定最舒適的是我的家裡服;當孩子的朋友來家,我穿著一整天圍裙而不自覺;我甚至打算重新為自己的家居圍裙做刺繡。為她們準備午餐吃的喝的,我覺得好像比我策劃什麼項目有著更大的高興。

這13跨到14年的一場感冒,好像故意為我引出很多新的感想而來。

昨夜跟少年好友談到人生,我說:「沒有計劃,也不想計劃,只想隨意。」

今次,她們再不奇怪;是的,我們的對話在過去十多年中,有過很多次時代的錯摸,我說的,我面對的難題,她倆很多時候都無法設想。記得她們說過:「妳越來越難以捉摸,令人難以看透。」當時可能有幾分誤解為褒,又或許有一丁點酸意。今日回想,都不對,裡面既沒有褒眨也沒嫉妒;那是一份關懷裡的無奈。

這夜,我像回航的一集獨木舟,找回它的伙伴們;縱使,獨木舟還是一人航道。

簡單的、隨意的——才是真正的我。正如女兒眼中的媽媽,由始至終都是一個思維上大智若愚,但行動上往往傻頭傻腦的笨媽媽。她眼中的我,可能才是那麼真實的我。

然而,無悔;要不是有過去廿年的職場波濤起落,我也不會今日能懂得細味「隨意」的真正意味。沒有計劃只是讓我好好沉澱,讓我沉靜下來,感受我真正的自己罷了。

當大家努力地計劃2014時,我只會說:「什麼也沒所謂,只要不再叛離令自己舒服愉快的生活。」

Image

作者:別緻 BEE

別緻是我的名字、也是我的生活追求。 且隨小蜂,追芬逐香; 見識天涯,細賞芳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