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媽的肉

發表留言

2012年,跟藍藍去看過一齣舞台劇《四代同堂》;裡面最讓我和藍藍記在心頭,每次提起都對望笑得花枝亂顫;就是飾演慈愛母親的女角一直在台上,拍打著胸脯,大哭大嚷:「啊!娘心頭的肉耶啊!媽的肉啊……!」

文章記在《女兒的快樂生辰》

媽的肉!在我母女倆這樣整天鬥搗蛋的詮繹中,變成真正的「媽的肉」——是媽媽身上的肥肉。

很多朋友分享說,懷孕時先要老公答應回饋禮物,裡面要包括一份纖體套餐的費用。我不敢去評,起初,我只驚訝,因為我一直以為這只不過是有錢太太們的一項生育手段玩意;在朋友間聽到,原來纖體「運動」早已成為城中年青夫婦的生育談判「條件」。

我有時會跟藍藍說:「媽在生育妳之前身型很標準 36 24 36,比很多香港小姐候選佳麗還要標準。」藍藍嗤之以鼻;難怪的,因為她從小見的媽媽都是圓圓肉肉派啦,況且,小女孩時代,這些尺吋對她毫無意義。直到這次她跟我和兩位少年時代閨中密友一起去旅行,姨姨對她說:「妳媽以前一點不胖的呀。」這刻,我這個媽媽大有: you see!我可沒騙妳耶!

但藍藍後來靜靜說:「我知呀,我送媽咪妳一個大禮物嘛。」——這禮物,記文在《可愛豬腩肉》中。

在孩子眼中;媽媽的肉是一個最安全最舒服的地方,有媽媽親切的氣味,有媽媽的體溫。所以,孩子眼中,媽媽的美,只要令他們覺得幸福和溫馨的,就是美;可是,這些卻往往正是我們自己總看不順眼自己的那些肉。

今日在博友 Sidekick 的 facebook 轉載,見到這樣一篇;來自另一位 blogger Bridgette White 所記的一件生活瑣事《Exposed by my children for what I really look like》,很有意思;也跟我當時感覺那麼相同。

時至今日,藍藍眼中的媽媽,每在工作以外時,都還是她的傻媽媽,所以她的相機獵影中,媽媽的樣子總是很胖的臉、很傻氣的,但很幸福的笑。的確,有時我都會覺得那些照片醜死了,可是,我接受那就是我女兒眼中的媽媽,她喜歡這個樣子的我。

原來,不知不覺中,也都成為身教;我和大塊有時也難免愛用相機拍女兒的不為意照片,也自然像大多的家長一樣無異,總是覺得什麼角度下拍的,女兒都那麼可愛動人。而在成長的女兒就覺得額外別扭,尤其近年她們這種進入少女時代的女生總愛自拍,把自己裝萌裝可愛,永遠只讓大眼睛削下巴瞪著手機鏡頭擺同一個甫士。雖然藍藍有時都會吟哦我總在拍她進餐滿嘴油時、沉思皺眉生氣時、甚至有時連她自己也記不起正在做著什麼時。

同樣地,在這些鏡頭下,很多時她都覺得醜死了;可是,她最後也不反對我們把照片放在家庭電子相架中。

我會認為——這是認知自己,接受自己。

終於,在巴黎的第一天,藍藍親眼見証了;天下的孩子眼中,最舒適的枕就是媽媽的肉。

在一輛擠逼得不得了的臨時安排巴士中,這邊廂未滿周歲的孩子被擠得哭,結果中東籍的褓姆把孩子的頭按到那片宏闊的胸前,讓他乖巧的睡去;那邊廂站得腿發軟的小男孩,在悶熱的車裡快受不了要發小少爺脾氣了,他那胖壯的媽媽問道:「睏?要睡嗎?」把小男孩一把摟近,小男孩不消三分鐘就在媽臂彎裡睡去了。

「媽媽,都好棒啊!」

不就是嘛! 所以,上天都會讓媽媽們發胖,長肉;因為那都是孩子們所需要的。

作者:別緻 BEE

別緻是我的名字、也是我的生活追求。 且隨小蜂,追芬逐香; 見識天涯,細賞芳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