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童」話帶來的家庭樂

發表留言

侄女紀紀三歲,像她爸爸小時候一樣,遲遲不善言語;在我們家庭,女孩子們都能在兩歲不到能清楚表達句子,即使有時句子文法亂排,但總能以說話表達喜惡要求;所以當大家發現紀紀大概跟她爸爸小時候同樣,上學前還只是搖頭點頭來表達時,都受到全家人關注她的說話能力。

藍婆婆這個祖母一直很緊張,就怕弟妹倆在家裡帶孩子時間不多,不在意下就像很多年青家庭帶孩子,過於著重孩子三文兩語訓練,或過於縱容孩子用手指來表達要求及指揮大人去達成;而對母語表達欠缺鼓勵的訓練。

還好,細觀弟妹也沒有以上兩個問題;私下我也總勸解這個新祖母別太過份緊張;反正女兒像爸爸,看現在她爸爸不是時刻嘴裡不饒人嗎,不必事先擔心!

紀紀結果在上學前班之前已開始說話,也是一不說,一開始說就清楚利落。

看來孩子學話都主分兩類,一種像藍藍小時候,很早不停發音,經過我們不斷糾正,堅持她要說得整句清清楚楚才作準,軟性逼令她要組織語句;但她開始時一段時間會先說一堆BB話。所以我們家當時向她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我聽不懂妳的BB外星語,慢慢組織一下再說一次好嗎?」

另一種就像紀紀,無論大人如何以猜到她說話,鼓勵她自行說一趟;她就只點頭、搖頭,就是嘴巴不動。

不過,無論孩子表現出以上哪一種;重點都在於大人,必須有所堅持。堅持在孩子面前以孩子立場把整句話清析地說一遍,他跟著表達固然好,只點頭也好;這個堅持不能做一兩次見孩子不大反應就放棄,他指什麼給他滿足了就算。

現在的紀紀,上學了,話可多了;不單表達喜惡,還懂挑惕大人,抽大人後腳,會說笑 (知道說了什麼就逗得大人們哈哈笑)。

這天回祖母家中秋造節,姑媽姍姍來遲,祖母正跟她談論著,她對每個家庭成員以一種食物形容之;祖母是蘿蔔 (呵,小秘密遲下才教會她,她那頑皮姑姑可是叫她的祖母為砵仔糕呢),她祖母問:「那麼,我是什麼顏色的蘿蔔?」「紅的。」

「大姑媽呢?」她祖母指著我問。

「朱古力蛋糕。」

「為什麼我是朱古力蛋糕?鬆鬆的?肥肥的?」

「甜的。」呵,這還不甜到入心去。

家裡有孩童,童言樂無窮。

2014-09-08 02.21.28

紀紀說:「兔兔,你要返學啦!你唔可以係度『蛇』落去呀。」她說的「蛇」是粵語中滑梯上滑下去的「Sir」音,唸不好,變了蛇。我們聽見,嗤一聲笑了出來,「蛇」音也沒錯,要返學啦,不能「蛇」(蛇王,意解懶惰)下去啦。

 

作者:別緻 BEE

別緻是我的名字、也是我的生活追求。 且隨小蜂,追芬逐香; 見識天涯,細賞芳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