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共浴二

發表留言

婚後再見日藉上司時,是次年梅花盛放時候。京都的金閣寺和大阪城下遍開朵朵的梅。

她由香港的工作回歸日本去快近一年,那時,她還時刻想著儘快再一次回到香港去,一時混亂了她的老家是香港,不是日本。

她愛香港,愛香港的人和物。 想念香港的一切……

她舅舅見到我,在晚飯桌上悄聲問,可有機會跟某君聯絡?某君在她剛回國來時,曾來拜訪一次,但半年下來彷彿消聲匿跡。

我不便多說,支吾以對。說實在,我對這位某君一點好感也無。我跟這親如姐妹的上司勸說無數,這君謙謙的紳仕狀英語裡卻明顯隱藏太多真實,廣東話咀巴一開,說來大家母語清楚明白,什麼都不能掩飾過去;只是我只身為工作上的助手小妹;君卿倆正愛得濃時,我說的就只淪為胡評妄語,幾堪可入卿耳乎。

舅舅關懷欣切不已,望我插手相助拉攏。我想當日我既身有紅娘之職,君亦無半點兼護之態,今日我乃閒友,更應當頭捧喝,拔刀實故不必;況且香港之大,何有連哉。

飯後依關西之俗,舅舅家小男生都央與我夫共浴,對這個新來客人好奇不已。我則趁機和這位,往日天天共對的上司把餘下的隔膜都除下。

這刻我們順勢轉為好友,一對闊別兩年,無所不談的好友,在浴間裡更因別來想念;說我婚後情懷、新生活;到她的戀情、她的事業阻滯,她的忐忑和無奈。

「我渴望要生一個孩子。」她忽然對我說:「不為誰,只要是自己的孩子,不必要孩子爸爸;我有能力,我可以令孩子幸福。我想,這樣,我也可以很幸福。」

我半響不懂回應。

我新婚,愛正蜜,但不想要孩子。她未婚,剛失戀,卻想要孩子。

「這件事不是意氣,不必急為任何人任何事去作報復。」我想出來的回答。
「這件事不是意氣,我不用為任何人任何事去想報復。」她答。

大家都靜默下來,我們為大家擦著背;她墮入回憶裡,但她的思維彷彿隨指尖點在我肌膚上時,直送進我身裡來,連帶我也能感到她那份情逝的傷悲。她那無奈,隨著我們血管裡連帶著一絲絲友愛在澎漲,傳到心房裡撲通撲通地響著,感應著我倆一份關愛,但無言;或許根本不必言語。

在更衣後要拉浴室門時,她忽然說:「那君要我把我暫存在他家的東西提走,他要結婚了。」

我給她一個用力的點頭,用上最大的支持力量。「我去把那些東西提到我家裡存著,妳幾時想要回就問我好了。」我覺得這是最大的支持。

bath

注,這原文記於 mysinablog 別緻BEE | 13/12/05

作者:別緻 BEE

別緻是我的名字、也是我的生活追求。 且隨小蜂,追芬逐香; 見識天涯,細賞芳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