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麗思卡爾頓酒店102

發表留言

明明白白這是人家酒店的官方中文名字,我唸來總是怪陌生的。

於是,我決定用來作文題——這102樓,其實就是位處現時全香港最高大廈 ICC 的102層。

今日是來跟一位1994年美資公司裡工作時相交的舊同事聚面,也是之後因為在 Facebook 重遇,另有其他故事把我們重拉近,進一步成為朋友。

相約嘆個高貴靚太們最愛的活動,Afternoon Tea!

相約嘆茶的這個地方,正式名字:The Lounge & Bar, The Ritz-Carlton.

今日幹麼一直在強調這酒店名字呢?

昨日 whatsapp 上朋友 P 很細心來訊提醒,「別忘了明日見面啊!」我還說:「當然,明日見!」卻沒有倒退到上一星期 P 說她訂了檯在哪的來訊重看細節。

今日出門,腦海出現的 afternoon tea lounge 影像 (後來才省起那是文華酒店 的咖啡室),Ritz-Carlton 這名字的連想記憶碎片,是1994年跟這班在美資公司裡一起工作的同事們一起午餐、開會…等片段。

人在和平紀念碑前,望著 Hong Kong Club Building;才猛然想起——天哪!Ritz-Carlton 在哪裡?已經在那 ICC 上面很久啦!

看!有時大腦分析是會因為記憶而混淆的。人越多記憶,明顯年份與分類會失效,也許應歸類記憶體老化或不足了。

連忙飛奔港鐵;終於大遲到,害 P 在等;連聲道歉。P 卻笑著跟我說了兩個類同的大烏龍——她也試過本想訂四季酒店的下午茶,卻原來訂座電話是撥了去 Ritz-Carlton。

難怪我們這些不顯老的媽媽,首要條件,都總是孩子眼裡一個傻媽。

當年,我和 P ,跟兩位總監級的女仕,輪流懷孕;亞太區總裁就一直笑我們這邊辦公室很旺生育,他說的沒人會覺得他話含嘲諷,因為他是五個孩子的父親,其中三胞胎更加是他的寶貝。那年頭,美國機構都很鼓勵員工育兒,聚餐裡,無論職位高低,男或女,已婚或未婚;環繞著孩子們的話題總是不少,那七個小矮人的每人名字,也是一位美籍的五歲孩子父親教會我,他說:「自從我每晚要趕回去跟孩子說bedtime story 後,我就要把這七個人的名字牢牢記下了。」今日,我和 P 的孩子們都成年了;那年我們間的初生嬰兒熱,卻好像不久之前一樣。

今日雲厚,102樓的窗一片白茫茫。可是,這家週末英式下午茶,一般要可週之前預訂;我試過兩次跟海外來的客人,見相會就設在附近,辜且試試看有沒可能取到位,結果都是門外排隊,即使等到的也不是最佳觀景位置;日雖仍保持兩時段的下午茶,但兩段時間都不滿;於是,雖窗外無景,卻方便我們很專注地談天說地,時跨兩節時段。

前生意夥伴 CK 曾經說:「見週末手邊閒著無事,辜且陪妳兩母女去吃個英式下午茶。」他見到那塔甜品就皺眉:「我還是喝杯雞尾酒算了,這些都是女人只愛的事情。」我打了個哈哈,這不是女人愛的事情,只是因為你沒興趣女人們坐下就沒完沒了的的那些話題吧。

不過,觀乎今日餐廳裡的,男性來嘆下午茶,絕不比女性少。看來,很多男性除了陪著女性來之餘,也開始喜歡三五個聚聚,嘆個茶,食件餅了。

2016-03-12 09.27.19

Afternoon Tea 小評:咖啡只屬普普通通,甜品裡並非因為我個人最愛栗子,但確實只有那栗子和紅苺的最精彩,小方杯的是盬漬野苺配慕思算是有本體三個層次,但味道跟旁邊的 Rasberry fruit tart 撞了。頂層的鹹點 pastries 只有捲狀的三文治比較具心思,但整體來說,就是沒哪個印象深刻。Macaroon 不是我所愛,但我覺得這個還算好,不太甜,軟靱度不錯。要數最差,就是結果給我咬了一口丟低的,那個在最底層,看上去像迷你杏仁圈的,一半是朱古力另一半是脆曲奇,可惜咬上去太厚又硬,感覺不好。

整體,配果茶、薄荷茶之類比配咖啡來得好。

 

作者:別緻 BEE

別緻是我的名字、也是我的生活追求。 且隨小蜂,追芬逐香; 見識天涯,細賞芳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