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旅星行一波多折的還我行李

發表留言

【重整舊文】2000年4月

這一剎那,好想哭!女兒剛倒到大床上,連忙彈起來,一疊聲問:「怎麼算,怎麼算?」

我打電話到大堂找那經理求助,他叫我們先拿到大堂,他會為我安排。到得大堂來,他才施施然問我整個故事詳情,不斷叫我放心;然後我就在大堂裡坐了半個小時,一直眼巴巴看著他撥電話。他是一直沒撥得對的號碼,我從他的對話裡了解到。到最後,他好像打了去機場某處,然後興奮地告訴我,我那行李箱找到啦,但我得先把這個行李箱送回機場。

只要聽到我的那隻找回,我倆連忙打起精神來,想是到步雖然一直不利,但霉運快要過去了吧。拉著女兒和人家的行李箱,上計程車再回去機場。依著酒店經理指示去找星加坡航空公司的櫃檯去。

女兒實在有點走不動,我把她放到行李車去;我這刻只得跟自己說,快了快了,快沒事啦。

星加坡航空公司的櫃檯早已沒人在,拉著鄰旁的櫃檯人員,我操著炮轟式的美語要找人來幫忙。他們說我先得要把這行李箱交到失物處,因為所有的失物都得經過那裡的處理。

失物處當值的是個年近五十的胖馬拉女人,囂張冷漠的眼神在鼻前掛著的老花鏡中直透出來,狼狽不堪的母女,連同一臉哀求的解釋都未能得到半絲動情。 又再花了接近三十分鐘的對話才把故事說她一個明白和記錄在案;可是,這半句鐘所完成的只是把我們手頭的行李交還他們,而我們的行李根本一直不在。

直至這刻,我才確確實實知道不是我錯拿人家的行李,是人家先行錯拿我的;而且還沒有交回來。天哪!我們奔波的這些小時,只是為交還人家的行李箱。我頹下來,看到一臉恐懼的女兒緊抱著我手,兩眼打滾著即要掉下的淚水。

我定了定神,知道這刻不能叫女兒擔驚:「沒事,不要哭!所有重要的東西都在媽媽背囊裡,錢也在,要是找不回來,我們明早去大百貨公司買新的啦。堅強點!媽媽也沒哭,你哭啦,媽媽亂了就更找不回來!」女兒點著頭,強把淚倒回去。半響後想起來說:「媽,要找回那小泳衣,我好喜歡的。」

機場失物處人員要我在記錄上簽名,並把行李搬走;一督眼間,我見到那行李標貼女兒姓氏,我想起一般航空公司的行李處理程序,我要求再審查那個行李標貼,那只是姓氏,後面有個括號和一組字標,我猜想是旅行團登記的;我要求他們給我航空公司聯絡,我要找出那家旅社的聯絡。

可是我這要求被拒,不過,那位冷漠女仕總算接受了我的推測。「我會聯絡並自會通知你!」她說。

很有孑然一身的感覺。女兒才一上車,早已不能支持,沉沉睡去。 下車時幸好行李早交下,騰出兩手空空來把女兒抱上房間去。

MAIN201602061330000317480305669.jpg

作者:別緻 BEE

別緻是我的名字、也是我的生活追求。 且隨小蜂,追芬逐香; 見識天涯,細賞芳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