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笑話:師傅我明白了

發表留言

小女藍藍八歲就喜歡看冷笑話集,而本身就承傳了大塊這個老爸的天生爛笑話本領。

兩父女的笑料,在家裡無日無之。藍藍成人,開始反過來吐糟老爸的爛話,兩父女也常用之互嘲。

藍藍說笑話開始得早,很多時她表面上一副毫無笑意的冷面孔,雖未到冷面笑匠那些程度;但惡魔式說著笑攻人就肯定早通用。

前幾天,陪我爸媽喝早茶,那天正是一個早年嫁到香港來的新移民的社區朋友,帶同她父母一起跟我爸媽喝茶聚舊。這位霞,現時已改嫁的女性朋友,在香港住下來已經十多年,當年媽媽見她一個帶著一雙幼女情況困難,常幫忙代為日間暫管兩個小女孩。

這兩個小女孩今日都已經是中學生;時間過的真太快。提到兩個少女也愛繪畫,卻不願正正經經去畫室學畫技;霞知道藍藍也是唸這科,很想拉攏一下,讓女兒多向藍藍請教。

然而,每次提起這位藍藍姐姐,兩位少女都仍難禁稱之為惡魔姐姐。這得名,除因藍藍從小已經很兇,雖只不過是家裡獨女,但總是端出大姐姐的氣勢,說話也老成持重,對道理、儀態、操行都很執著。高小到初中時已經以大姐姐命令各式儀態規矩,兩個小女娃若有爭玩具、打罵、固意弄壞東西…等,都會被姐姐責罰;因為說話總有道理,婆婆都只好不插嘴偏幫。可是,只要兩個小娃乖巧沒犯錯,惡魔姐姐還是會教摺紙、說故事、陪玩小玩具、說說她所知的冷笑話。

藍藍說冷笑話,要很熟我們的老朋友們大概都有機會聽到過,而最多的莫過於會說她媽媽的烏龍事,給她改編,說更誇張地,變成各式笑話。

近年她常被學業中的創作所困,已很少像少年時,跟媽媽說笑話。今日忽然來一個,我得要好好記下來:

話說某人在見完舊同學之後,問師傅道:「不知何解沒見多年,這一重遇,他竟然高大了那麼多,整個人呀,看上去都變很高大啊。」

師傅指一指面前的叉子。

某人側頭一想:「啊!師傅,我明白了,你是指那舊同學去了外國,用叉子吃西菜多了,又在彼邦生活久了,同外國人打交道久了,生活習慣都跟外國人變得一樣,所以就也都變高大了?」

師傅輕輕嘆口氣,搖搖頭;拿起叉子在某人頭上輕輕敲了一下。

某人彷彿又聽到寺院的銅鐘省覺之聲,覺得自己忽然又有了新的領悟,正想開口說。

師傅卻說:「係…關你叉事呀。」(廣東話)

993696_10151509448141896_1575798489_n

想起幾年前拍下這照,配的妙。

作者:別緻 BEE

別緻是我的名字、也是我的生活追求。 且隨小蜂,追芬逐香; 見識天涯,細賞芳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