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神戶在住的第一年慶生

感谢邻居及好友,在忙着家中长老事情,都牵挂为我庆生。踫巧一个特别的机会,由Ca Mache 的烘焙师夫妇请客,邀我和真理子一起晚饭,我真是韬光了;大家还没熟络到为我庆生,却让我占据了他们的时光;而且晚餐超精美,西川太太还细心告诉大厨为我准备甜品。

跟在法国学厨住过好长一段时间的西川功晃老师谈中日贸、叹息香港的变化…

三位都是我先辈,其实是我学习的多。单是这晚的美食,主菜我跟西川老师都选鹿肉;我才知道过往我吃过的每一道鹿肉,大厨都只是浪费了食材;第一次吃到那么柔嫩的鹿肉;增见识了。

感谢大家的生日祝福,回到家有醉,看着很多留言“濛查查”,给神户的另一位朋友送一大堆淡路岛的风光;还好,不是写错什么。

每次有些醉都想跟某人說話;這個還好没有搞錯了。(然後今早發現這段文字沒有寄出,而且一直都用簡體字…)

甫見面,西川先生聽到太太和真理子介紹我是剛從香港移居過來的那位…西川先生表示了十個不相信,「咦—嘠—不是吧—怎麼看都是個日本人…怎麼看都不像中國來的朋友…」然後真理子去解釋,西川太太說打從第一次見我都覺得怎麼看都是本地人。🤣

西川先生好可愛,他何嘗不是怎麼看都像意大利人也不像日本人。然後西川太太爆了個家族話題,她奶奶話老爺當年太像某荷里活巨星所以愛上這夫君。我也很喜歡西川太太的豪邁,這種話題在晚餐中說,就已經表現出「很不日本人」。真理子談到我家夫君,用了「Giant」這個詞,我笑他家裡的「孫」那代孩子就是喊他Giant uncle,說他會請客下廚造飯,會幫忙家務,會為在場女人們添杯;「盛讚」一番。我說說大塊先生平時搞笑事(疼家裡女人的事),解釋何謂「不錯女神」說老婆總是對的,不要駁嘴就是。然後西川太太出手三次打了在旁老公,笑:「同じ同じ」西川只抿著嘴在笑;後來個墟一直在說痛症病後康復等話題,有點醉意的西川先生在打瞌睡,又給太太在旁拍打(我笑這種情況也同樣,我好明白,當然也不見怪)…

這個晚餐,大家都覺得找對了飯腳,真理子也說好意外啊,這晚大家都談得超開心的。


發表留言

話別前的飯聚—前輩賢伉儷

一個快樂得難以形容的飯局,就係由第二碟餸後就一直唔記得影相;最後連合照都唔記得得影;但我們一起散步,談天、我陪他們等車,大家擁抱。

賢伉儷是由GE時代相識的前輩;太太說上次見我時,bb在我肚入面。先生一直有跟她提到跟我見面談什麼,說喜歡我爽朗聰明談笑風生(我不忘讚太太好大方);於是展開我們兩個女人對自己身邊人及婚姻的相似態度的深談;抱歉這刻先生變成陪坐。她今日超愛我送她的禮物。好愛我為她調的香味,那是尤加利加檸檬。上一次送他們的蠟燭,香味也喜歡;但孫女也好喜歡那味道,一直說不相信是蠟燭,所以爺爺送了給她。

記一下今晚豐富全海鮮宴;鹽焗蟹、清酒煮花甲、豉椒炒蟶子王、椒鹽賴尿蝦、粉絲蒜蓉大扇貝、椒絲腐乳通菜、招牌馬友砂鍋炒飯。

之後他們跟隨兒子孫兒們回去NY,約定保重,跨過萬里會再相見!謝謝前輩這位好好先生一直關顧小妹我,以前身在金融的日子,他都常給予鼓勵;這幾年還是每次茶聚大家都天南地北,談得高興,我每次都獲益良多。26年後重遇太太,也是性情中人,他們兩夫妻相處互相包容敬愛,也是我的榜樣。

世界也真實在細小——

因為賢伉儷要回NY,叮囑我一定要過去相聚盤桓,提到我也應該是有好些業務伙伴和好友會在美國才對;我說我業務有關的全都在西岸裡,不是Miami就是Orlando;NY 就只有兩位Aunties,確實有機會一遊也得要去探望探望;就提到上次auntie到港也百忙小聚了,順提到這位女強人 Auntie 的品牌;誰知前輩說:「真巧,我一位好友是她前合作伙伴(香港及大中華區)當年她來港也大家在一個非正式場合裡介紹過,匆匆見過一面。然後太太有位好友是她的私交好友…」啊!What a small world! 

但廣東名門竟然不造酸辣炒蜆,有丁點的失望。


發表留言

也完了媽媽的夢

四月一日,是日本的開學日。

相信好多媽媽都會有種將一些不能完的夢,都寄托到子女身上。

藍藍小時候,我就對她說過:「媽媽小時候無法學鋼琴,但對鋼琴的敲鍵聲都特別鍾愛,希望我的女兒將來可以學好鋼琴,閒來就給媽媽來個音樂治療一下。」

結果藍藍很小時候一坐近鋼琴已經很「治療」,坐著一會,就能睡著;她長大了說那是因為鋼琴那木的味道太好嗅,嗅了再加上叮叮叮鋼琴聲就直想睡覺。

結果鋼琴是未學好,改去學畫;媽媽覺得這個不錯,小時候無法好好去學畫,只靠自己隨便天天隨意畫畫亂上色;然後大塊爸說,女兒的這天份是來自他的,他才是描畫高手。

然而今日,藍藍也算是完了媽媽另一個夢;在一所大片草地上長滿滿那粉粉浪漫色的櫻花學府裡,專心地去享受她的大學時光。

能夠在正式的大學府裡唸藝術,自然也都是她爸爸的夢。

祝我們的寶寶珠,學業進步,順利愉快!


發表留言

北海道的蒟蒻皂

在2016年之前已經初遇這皂,在京都,但當時只當是手信;自己回家用了,覺得不錯,可是,不記得自己在哪裡買得回來。結果再遊京都錦市場時,仔細的聽完店員講解,試用各款不同美容材質的蒟蒻皂;才算是被深深吸引著。

每年去神戶,我都盡量抽個一天半天到京都走走,也總不忘在錦市場大買特買一番;於是順理成章,我就會買夠一這皂在理解上是純精油及金泊,我相信有加入純米化妝水之類,凝結很可能是寒天粉。我自己版整年夠用的量。也試過轉介好友後,自己存量不夠,就請去京都旅遊的朋友代購,但皂始終有點重量,有些朋友不太願負上這個責任,尤其是男仕啊,他們覺得專程為女性朋友走這一趟,身邊老婆怕要生氣了。(買給老婆不就是好嗎?哇,妳說啊,折兩百塊一片皂啊,最好還是別讓老婆見上,妳還說要我帶她去那裡!)表弟去關西遊,我支使他去代我帶回來,一口氣帶回來幾種不同香味,也給他媽媽買幾塊(看!還是小表弟聽話。)也試過不想麻煩人家,在台灣找到網上代購,可是最後還是要麻煩台灣的好友代付代寄。

究竟有多好,要這樣勞師動眾啊!

試用過眾多不同味道美容功能的材質中,金泊一款是最適合我皮膚用。我用這金泊皂已經有五年不間斷,每早用這皂在手心搓泡洗面,用手舀冷水,用毛巾印乾(緊記不要擦面不要用溫水,除非室內溫度都低過十度,我才會用微溫的水拍上面)。秋冬洗完會再拍上爽膚水(我最常用不外乎萄正宗/ 廣源良菜瓜水)(無錯,我花在面上的不是很高消費,實用就夠)。早上洗面很重要,但也不必繁複,做對的事用對的東西,一件就夠。這皂洗完不會覺表皮拉緊、乾燥或脫水起小粒狀(這些我從前捱了好多年,覺得好討厭,大家可能記得我是表皮好薄好易脫水而敏感紅的混合敏感皮膚)。

不過到今日,香港看來只有一家專賣入口各地肥皂的專門店有售,賣價是原日圓價的接近一倍。而且很多時也沒有金泊那款。

最後,科技的方便,讓我看到淘寶上竟然有賣。鑑於對淘寶上的假貨充斥,實在不敢妄然去訂,畢竟訂貨、溝通到運送所花的心力金錢不少。結果找到這家,堅稱是日本原店授權。但基於淘寶對海外賣家的限制,只能賣給中國境內買家(香港是境外在這不想再深討了)。所以在購買時,就必須經由國內的親朋友幫忙了。

https://baixuebenpu.world.tmall.com/p/rd837382.htm

皂碟內,舊有的是原裝在日本京都店買得。新的一皂是在淘寶賣家處運到。經由我以多年經驗認證,是百分百的真貨。因為所有包裝真實無誤,皂碟內一件快用完的名為京都金箔,新的是神戶北野金箔;視覺質感上也完全一樣。

好幾年前,我已經在企圖解構這皂的成份。不過試驗出來的不是太硬那質感不及他們造的好,就是過快融掉。所以,我依然向他們訂購,依然在用他們產品。

#來自日本的手工潔面皂
#蒟蒻皂


發表留言

較剪之裁剪刀

左起:行淳作(韓國「長」裁剪刀),日本Kai-H裁剪(早代,來自媽媽初年學藝,快60年了),紅布包了的有刻我的名,是庄三郎,是我初年去學裁剪班,媽媽交我用的。接下來正中的是日本廣吉作,也是來自媽媽的收藏。

右三把是布用牙剪,純銀色的是勝家,不錯選擇。黑柄的是當年在內地裁縫替我在JINLIQI (內地著名跟外地品牌合作的剪刀廠)所買得的,我覺得損耗快,應該是鋼水不夠好,上手也較輕。藍色的是近年在日本購得CLOVER 細牙布剪,性價比高,是我近年愛用的一把。

下面兩把,就是我說的剪刀不一定要買很貴價錢,首先搞清楚它的用途,如果粗用、常用、買較剪時秤一下剪頭不要買太輕太薄,不受力,剪刀的鋼水就直接影響剪刀的耐用及可磨耐用性,刀身沉實才會見到鋒口較寬,張小泉是好剪(這剪已過了第一個十年依然鋒利如昔),夠沉實夠墜手,鋒口夠寬可以磨鋒,在中港買,價錢不貴。但一般手工用剪,AEON living Store/ Daiso 賣的$12/ Yen100行不行呢?行!白色那把彎剪(一般使用),我就是購自 AEON,手柄設計好、彎度好,但鋒口較幼薄,不要預算它能捱幾次磨鋒,所以,決定它是用來剪紙,就一直剪紙好了。如何使用好較剪,下面再說。

我正在整理我家的較剪。我算是個「較剪癡」,但因為裁衣可能只佔我工藝科1/3左右,而且有些也是承自媽媽的。之前已經出讓了兩把自己早年買的,但承接了媽媽三把老剪,只好先放棄自己手上的。

我家裡有個習慣,每個角落都幾乎有把較剪侍候,但用途設定是剪什麼就不可另剪其他物料,對於來我家的朋友起初都覺得我好古怪,但我女幼受庭訓,對於較剪如何使用早已經習慣。而上我藝習課的學生,也會知道,我第一課一定會提到如何使用較剪。

這麼年我所策劃及現場處理的活動或花藝佈場等,我腰間一定配備兩把私用剪。任誰隨意取我較剪亂剪東西,必遭我苛責。在活動佈場時,每人所派較剪,若不能按我指示分好用途,或隨意亂放或隨便亂剪而導致那較剪作廢,也都必定遭我嚴責;可能這裡有同我工作過的朋友早見識過。

較剪用得好係非常重要。這圖裡上排都是裁布用,下橫放兩把是我其他工藝的基本常用剪。剪刀未必需要買最貴的就好,開封、保養及專用才是最重要。

這些年一直有好多朋友來問:「一把較剪本來好好的,但突然一日就不再利,有時甚至就地罷工,再剪不到東西。買把較剪才十元八塊,只好丟了再買。」(於是每次在活動場見完場四處也是作廢較剪,慘不忍睹。)有些朋友也問:「為什麼有些較剪只能用半段鋒口,總是不能爽快一剪就全剪開。」問題s最終其實不外乎根本沒搞好如何使用較剪。較剪鋒口在開封後剪布就剪布(其實剪布料都有分質料,不過尋常家用已不會細分),剪紙的就剪紙,剪完紙去剪布(或交替)起初一兩剪也許還未察覺,但慢慢剪刀再也剪不到布,不信可以去試剪絲帶,剪刀利口的破壞立即可見。更甚者,好多人無為意,隨手拿較剪剪一下碎髮(懶去拿髮剪嘛),於是剪刀一下就死掉了,已不用說剪紙時不為意踫上釘書釘、小銅絲之類。然後,另一問題是,較剪不能摔,不可敲(這個說出來好像很多餘,誰會敲剪刀?但我親眼看過好多學生也有這類習慣,尤其長剪,很喜歡將剪刀頭敲另一手手指或檯面,不知是否是量位、定位、緊張…什麼;總之,就是不自覺在剪前,先把剪頭敲一下)。更多是不小心把剪刀掉落(其實由手上掉到桌面已足夠令刀口受損),剪刀的鋒就已經「休克」了。要急治「休克」了的剪刀,又回到找磨刀專家醫治(現存磨刀人專家真的極少,而且價錢不平宜),而且也得要剪刀本身刀口夠寬夠厚可供「醫治」。所以,剪刀貴買就得要小心呵護,剪刀買平宜的,也還是要小心。之前所說在佈場中,我最討厭亂用較剪的,就是因為好的剪刀一時三刻不能替補,沒有好的工具很多「工藝」都做不好。

剪刀原先好好的,突然變得只可剪半段,3成可能就是曾跌過剪,是撞了內傷。另外7成就是正中曾剪過頭髮或硬物;不要看輕頭髮,頭髮對鋒口的傷害絕不小於幼如絲的銅絲。這類「鋒傷」肉眼是看不見的。一把好剪刀不論買價多少,只為一根頭髮而廢掉,我會認為是一種極端的浪費。


發表留言

按摩

前言:看見蔡瀾先生一篇《按摩癖》,我也記記我跟按摩的故事。

第一次接觸按摩,是我與大塊先生旅遊昆明(1993)。這個旅程在出發前已經鬧了個小烏龍,而且一回憶又會連上智子的相處時光;那些年,像我們這種年紀,這種凡事都問 why 的年青伙子去旅遊,每一天都有很多疑問很多趣事。

所以,還是直接由第一晚入住石林附近的賓館那兒說起吧。這家當年以本地最高級大型國賓級賓館,僅次於隔鄰假日酒店集團的外資合營酒店;但對於我們肯定更具「探奇性」與「樂趣性」的。我們在這賓館會停留三個晚上。

第一個晚上,旅行團中有三個「單位」最為活躍,在起程不久已經自行認識、交談、熟絡;有大塊在旁,我總是要順著飾演很和善很熱情很健談的太座,因為以上幾點是大塊先生的招牌式(應該很多人沒想像得到)。另一個單位是三男一女的組合,比我們年青幾歲,大學同學們畢業後聚首出遊,活潑人。另一個單位我們稱為uncle auntie 的夫婦,大約四十出頭。這棚人哪能聽聽話話到賓館吃過晚飯就入寢休息呢,有人就問導遊哪裡有夜市?

導遊其實不太敢膽過大地帶著我們亂跑,出租車停在夜市街頭,整條街只不過像榕樹頭那麼大的;可是,短短的窄窄的,也夠我們目不暇給,有木凳圍坐小圈對著台擴音器的在唱香港情歌(街頭卡拉OK)、有賣一元一大碗的米線(沒有肉,只有一些菜碎,和桌子上有一瓶榨菜類的味菜、地豆,悉隨尊便)、自然有賣遊客紀念什品的;因為完全不可能吸引五十歲以下的遊客,我們很快就直接要求找個地方夜宵(米線大家都覺得只看過就行了)。導遊把我們帶了去家酒家,導遊有點尷尬(有點裝)說這裡沒夜宵的習慣,所以酒家就是吃酒家的菜。不過與其說夜宵,不如直說像大塊先生這號男人,旅行團的晚飯,無論色香料味都根本不能滿足;這十人就索性每人點個最豪華的過橋米線,酒丸子當甜品。

吃完,叫出租車回程酒店,酒店正門外坐著一男一女身穿有點髒的白醫生袍,檔口掛著「推拿按摩」;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這種服務。導遊有說昆明有很正宗的推拿按摩,大家可試試。然後,大夥一看檔口放著張小木凳,兩位技師的模樣,開價人民幣10元全身按摩,45分鐘;大家聽完就散去了。大塊先生可能覺得口袋裡的人民幣好像沒多機會掏出來付有點不爽,就說他要試,叫我也試,我有一刻猶疑過就這樣坐在街上給人摸身,讓人家路過在看,怪不好意思。只是夫君說有他在不怕,我只好很不情願地叫那女的師傅隨意按按就好。

結果是,師傅的手一貼上來,就像會魔法的,人旅途勞累,肌肉給一推一捏都軟垮下來,還好因為坐在街頭,勉強省著個意識。完事只覺全身骨頭又酥又散,於是問兩位師傅能否上房服務。男的師傅很樂意答應,女的師傅有點猶疑,問我她可否帶著女兒一同來房間。

其實當年,我們也沒幾戒心,當然也恃著大塊高大,有恃無恐;夫婦倆只商量一下貴重物品要如何收好不要被人趁我們意識迷糊就扒走;卻還沒想到人心可以更險惡,引狼入室類的問題。

還算是走運,也許當年的昆明還是民風非常純撲,技師兩夫婦都是專業技術,只是活於那個國度,還沒有專業的包裝而已。

由昆明回程後一年,一直念念;後見有一家開在山林道,連忙上去幫襯,收費$120,只有半小時。手法也遠不及昆明的體驗,夫婦倆意猶未盡,兩個月後發現另一家開在旺角,又連忙去幫襯,這次感受更差,雖不致筋骨有受損,但硬吃肌肉痛了兩天;只好暫消了念頭。直至兩年後生下女兒坐月子後不久復工上班,彎了腰後幾近不能回直上半身,連忙跑去辦工地點附近的那山林道店趕忙求診減痛。一連兩週每個午飯都不吃,就去推拿半小時。

由那時開始,就變了骨精強,甚至我曾經有用文章去記錄我去過的大大小小按摩院。後在深圳遇上另九成視障的好手勢女醫師,差不多一年的每個週六早上,我都躺在那裡,曬著日光,讓她把我反來覆去,由也也也吃痛呼叫,到她手按上我腰我已沉沉睡去;我會稱她醫師,而不是按摩師;是她讓我學會如何分辨純正手法,也讓我享受她暖和肉厚的兩手在我身上撫平痛楚。那年,兩小時的服務收費是大約人民幣50-60元,但我以香港的收費額來付她的服務。我成為她的貴客,她沒有多話,只會在開始讓我盡快放鬆時,跟我說些話。她幾乎完全視障,每次我都得預先約好,按摩院會有人領著她來。她有把好長的頭髮,但梳得很貼服的編著一條很長的辮子。她告訴我,她是湖南人;在我接近復健完成,她說是時候要返鄉間,她一直不習慣深圳的生活,她回去可以在正式市醫院裡掛單做整脊治療師。

由於我的傷患已經完全康復,再下來的按摩,只不過是閒情享受式消費;加上深圳的按摩已經大行其道,我也樂於跟其他同遊朋友結伴去試不同的按摩場。開始成為無按不歡的,而且還帶著很多朋友享受按摩。正宗經絡療的、水療式的、美容的、泰式的、印尼的、日本的……最後,因為越遇越多根本不會推拿按摩,而只會將這類貼身服務演變成勒索小費的、色情滲入的……我逐漸放下呢份幾近是習慣的享受。

時間去到2010後,我已經極少去按摩的地方。這年,遇上盤骨傷患,偶然,會想念那位長辮子,每次都很用心為我治痛的醫師。不知道她現下生活可好?

掌握這些步驟「免花大錢上按摩店」 巧手變身「按摩專家」紓壓放鬆不求人! - 每日好文
圖片摘自網上


發表留言

小栗五歲了

我家小栗,由繁殖場那裡接回來,已經晃眼四年了。我們稱她五歲,但經由狗房的注射員、幾位不同的獸醫看她狀況猜想她早已經有近六歲的身子;只是既然從前的生活過不好,一切就由來到我們家裡開始計算吧。

這兩年她變得很通人性,尤其去年搬到這新居後,她更加確定自己是這個家的寵兒,吃用的是最好的,爸爸疼,媽媽都得給她侍候,小主人那位大小姐不在身邊,她索性把自己當成家的二小姐,何時何刻都管束媽媽。

May be an image of dog and text that says "I am 5 Happ birthday 4th year"

從前家的小狗都沒她那麼多的關注,生日會從無像她那樣,媽媽會親手造蛋糕;因為從前根本懂。這小栗,來家的日子正正是媽媽好友生忌,這日子變得有點不同。所以,每年小栗生日,小蛋糕又另有意義。

今年給小栗準備的,依然堅守原則——本身是對狗狗有益食材,也是小栗最愛的食物。

May be an image of dessert and fruit

其實今年準備這小蛋糕的時間不太足夠,所以,外型不及上一年的好看。今年用的是 ABC果汁 所謂ABC,即代表蘋果(Apple)、紅菜頭(Beet)及紅蘿蔔(Carrot),(就是媽媽早餐喝,也分了給她)加入雞蛋和純麵粉烤成餅底,上面加一層小栗最愛的黃蕃薯,再加上一層純乳酪,然後,以蘋果薄片、藍苺和她最愛的零食裝飾。中心最頂唧上一小團花生醬。(這蛋糕分成三日內吃完,小栗很緊張每早都知道還有好吃的,專程給她造的,還未吃完。)

小栗這兩年成長很多,動能比以前大了,喜歡爬、小跳踴。主動選自己喜歡的零食。會表示冷了我要穿衣服。也知道晚上穿好睡衣、去好小便,就去床上等爸爸媽媽一齊睡。知道要出外遠行,先上好廁所。知道媽媽裝扮好那天是要出外工作,就不鬧市好好看著家。媽媽出外一整天回來很累,應該跟她在按摩椅裡綣。晚餐吃完(餐具一放下)就要求媽媽和爸爸要陪她排排坐沙發上休息,她最享受這一會兒。

今年生日前一夜,媽媽說明日生日了,婆婆公公會來跟她慶祝,她早早起床就知道媽媽在廚房造的是她的生日蛋糕。聽得懂的事情好多,知道誰會來探望,來跟她玩。誰來又會給她零食,給她抱抱。這一年去獸醫那裡打出境準備的預防針都好幾次了,她對於出外乘車,看風景都在習慣,都在學習。

不過,小栗確實是一個乖孩子,不常發脾氣,不常太多要求關注;只要媽媽在她視線範圍,她就安心。媽媽工作室裡一切都不會隨便入口隨便聞。媽媽造很多有不同香味的產品,一般她都不會太好奇也不討厭,更從來沒有出現不舒服,就只會在不太喜歡的薰衣草味道時,避到客廳去。隨著身體狀況養好,由第一年營養不良無肌肉柔弱無力全身冰冷只有3kg多一點;到現時達標準4.3kg(一直都是鮮煮鮮食,日後另有文分享),走路自信了,看著各輛手推車跟著走,束繩都不會再只繞著媽媽轉了。雖然媽媽總笑著抱怨,好艱苦甩掉自己帶大了的孩子,卻又來了個孩子要帶;但是,小栗卻是挺窩心的,而且很會嗲爸爸的,有爸撐腰的小女兒。

小栗,妳要健康啊!


發表留言

手工藝用的迷你小熨斗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

這種迷你型小熨斗,是女兒買來打算造小娃娃衣服時使用;感覺上,只不過在桌面插上USB取電,應該挺方便的。

可是,熱力很有限,用在布料上,或熨一些摺褶,根本就熱力不足;於是,它一直被丟在抽屜裡。

早前遠方好友委托我為她收集一套2020年,當年市場在用的新設計所有面額的全新紙幣。因為我搬家時不慎,把夾在膠片中保護的紙幣,連同膠片套一起捲曲了角。

想起了這個小熨斗——果然,正正合用。


發表留言

神戶的洋菓子源來

時時有朋友問我為什麼這麼些年來,總是在說神戶有很高水平的西式蛋糕西餅甜品,是我所見日本各處地區中(普遍會說除東京外)最高平均水準的地方;但反而很少像一般香港人瘋狂在談論大阪吃蛋糕。

我在兵庫県洋菓子協会営業者会員創業年表裡面找到日本協會所列的創業歷史,以及就兵庫県(早年以神戶市為主要洋風文化地為主)的洋風流入時代的記錄——

「1867年(慶応3年)神戸港開港、明治元年(1868年)居留地ができる。(8,000坪);明治32年に居留地が返還された(31年間)洋風文化の流入…」

每年我都好喜歡看神戶這個洋菓子協會的比賽作品,然後在神戶各大百貨店甜品部,各糕餅店櫥窗去追尋他們所設計的蛋糕的變化。

智子很多年裡,都會給我寄她家裡所訂的聖誕蛋糕的相片;每一年為家人選個別緻的 クリスマスケーキ 洋菓子聖誕蛋糕,是很多神戶家庭的「傳統」。然後,我希望我可以將她這個「傳統」延續下去。

神戶大多數的洋菓子(包括烘焙包點、甜品)都是這會的會員。關西地區甜品師的技能考核,由昭和34年 (1959) 就已經在這裡開始。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

後注:已經很久忘記了自己曾經都是個很活躍的 blogger,算不算得上是 influencer,有時啦,有些文章的爆炸力不弱,有些文章也流傳著近十年還是每月有雙位瀏覽增長;只是我一向不打算認真經營;我意思是喜歡經營文筆,但不經營文站。
今天是我由2005年博客的紀念日,1111就我而言是網絡文耕的光棍節,

來時光棍,什麼都不懂什麼都沒有;十幾年後依然光棍,沒成就,沒伙伴,一個人瞎記,一個人瞎遊,只經營一個人的紀錄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