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導遊初一沒到手的紅包

由於大家沒想過我竟然還忽然會跟遊行團去首爾遊,都紛紛問我感受。

而也由於我是那種不聽話的團友,大塊暗底也總是安撫著我當一個乖乖別吵別撒野的低調團友;當然,我是個高貴優雅的女人,撒野這些動靜,只會向老公耍。導遊未到身份,我才不會亂來。

全程我連自己近年幾次到首爾自遊行的隻字不提,卻因為偶爾在車遊時途經最早年跟大塊先生膽粗粗在首爾自遊行到過的地方,而兩人悄悄話當年——

被編坐在整團人最前座,偏偏導遊先生時時自言自語沒有得到後座團友回應,於是對於我們一家三口的私對話特別注意。當然,他之所以沒有得到後座大部份團友的和應,也總有原因的…

例如他犯上最敏感最讓港人暗討厭的說話:「都不明你們香港人心態,為什麼一定要堅持說自己是香港人,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這句話一出,他是入藉韓國多少年,廣東話說得有多靈光,也都暴露了自尋原藉。又例如當大家提到韓國美女全智賢究竟是不是全自然,這種笑話說來根本毫無傷害全美人之意,只是針對韓國人對於整容的普及程度,可是導遊立即擺出一副「不要侮辱我們的國際大影后」姿態,接下去說的就是「我們也不會說成龍什麼什麼,鼻大就是假的。」他也許沒搞明白,香港人的在這種評論談笑只一笑間,從來沒覺得很損那位巨星,又或許這麼說,香港人大概在見到成龍時也當面跟他說:「你鼻那麼大啊!」因為在港人眼中,就是老朋友一樣。再下去,另一段他自以為搞笑的也踩中了屎,當他問大家迷不迷韓劇,大家沒反應,有的就說不多看,回答明顯沒對上他預期,他尤自不甘,繼續以預設的演稿大說哪齣哪齣馳名中外是哪位韓星哪位韓星的作品,在過哪裡拍吸引很多人。

其實幾天下來早起晚睡,幾天假期,平常忙碌過活的港人都只希望在車好好偷睡,導遊先生棟篤笑上身,堅定認為自己的練習多時的話題一定「好殺得」(大受歡迎);大家沒好氣回應他,確實也不好運,團裡的太太們不是要帶孫就是工作女人,沒幾個追得上他提到的那些韓劇和韓星。我跟他打圓場說:「香港的棟篤笑表演家黃子華就說過:『韓劇總是有瘤(粵音與樓同)有車。』想不到我這句一出,引來後座大家大笑,原來大家對黃子華認識比韓星多。」這本來是打算助導遊打破悶局,誰知他卻答:「哎也,這個黃子華說好Out (過時),都好多年前的事,這個就不要說啦,妳就別老是說舊屎(粵諧音舊時同)啦。」

這一句一出,後面靜下來,變 dead air (死靜了),我自然拉下面調頭,我好心出手你不懂好歹,接不上,亂出答題,反諷我卻又不知自己錯在哪裡…我原以為背後一陣即時停止笑聲的靜止,只是我板了面冰罩了耳,卻原來——

團友也不滿他;由他的態度 (早上總是最遲到大堂集合),到他的說話方式,到他明顯擺出「順我者好,逆我者藐」,而最令大家反感是犯上「自己犯了不該犯的錯誤卻嫌大家勞叨問題」——

黃昏很勉為其難在仁寺洞停一小時,時間一定不足購物,家庭遊未必喜歡太多購物,仁寺洞又以藝術味濃的飾品時尚品為主,未必合大眾胃口,行程趕,原也難怪;導遊叮囑接下面要趕看秀,沒晚餐時間了,這是自由餐,說仁寺洞很多小食大家就當晚餐吃好再去看秀。之後看罷秀,要是回酒店想吃宵夜,酒店樓下有炸雞店。於是大家就真的只吃小食,返回酒店夜深,大家都餓了。這時導遊發現:「啊!不巧呢,那炸雞店今天關店過年。」大家起鬨,怎麼辦,沒吃飽呢。

住的酒店是設在工廠區的一幢新改裝成住宅式酒店,樓下確是有家便利店,但酒店開業太新吧,便利店半開門裡面沒什麼貨品。正當大家追問附近有沒哪裡有吃的小店食肆;導遊顯得不耐煩,說就只有便利店。

向來多事的我忍不住私下提大家,車剛才駛進這個彎之前,正經過一列霓虹燈的地方;依我記憶導遊提到的地鐵站就在那邊方向,又依多年自由行旅遊智慧,地鐵站附近必有食肆。事實上,大塊怎麼可能不吃飽去睡。

大家決定走十來分鐘的「探險」,而不再理睬導遊。

最後,奇景就在酒店向霓虹燈方向直行5分鐘的街角,一家阿珠媽牛肋骨湯店裡——

八成團友都聚在裡面,比幾天以來任何時間更顯得親切友好;大談對導遊的不滿。

這一團,由年廿八出發,正中那天就是大年初一;按道理,家庭遊大家都備了利是,導遊接團時的陌生感已過,年初一後又有幾天共處,那利是紅包是必然給的;可是這團的團友男仕們,都圍起討論沒幾個給導遊開心利是;依我看,這團的男仕都是好爸爸,很客氣,大都彬彬有禮,早上見面互有說早;身邊太太們都很和靄健談。帶這樣的團而不獲好感,這位先生的確該好好檢討一下自己。

大家私論,這位導遊太年輕,太自我,太不懂香港人的心理及傷處;一而用內地旅遊團的手法待之(安排你去買你就該好好的買,我介紹你的手信就好快快給我訂幾盒,我說笑話你要聽要笑要好反應…)對不起,香港人有香港人的一套文化,尤其這種家庭遊,消費的都是當年英式教育下,經歷半生,多多少少早外跑過萬里的老途手。

年輕人,你實在太年輕。

說穿了,這大年初一的紅包哪裡難賺;目標該是各位男仕的太座和孩子嘛!團中只兩個孩子,討好人物當然就是各位太太。年初一逗得眾女仕們歡心,男仕的利是還會小嗎?

 

 

 

 


發表留言

俄羅斯人的伴手禮

今日收到一份見面小禮物—-

是一包 Russia 🇷🇺 的杏脯肉杏仁朱古力。

一位長跑內地的莫斯科的年輕男仕送的(有可能相信,他誤會面會的是位小妹妹,呵。)我感謝禮物時讚了句:「你真貼心,so,sweet!」他眼神有點腼腆。

不過要讚,這手信很正點,是意外啊!

裡餡的杏脯乾竟然非常 juicy 果汁滿滿的,跟近年在南韓大賣的名產杏脯乾可競艷。可能因為汁多,那杏仁是比較平常主賣香脆烤杏仁的來說是濕軟了些許。

朱古力的甜度對我來說剛好,但肯定對朱古力很高要求的可能不能滿足;用夾心朱古力,把它當甜品的話,一顆就夠滿足了。

要去莫斯科 Moscow 旅遊的朋友,可以考慮;當然給我送一包更好,哈。


發表留言

南韓始興市 Siheung Tourist Hotel

今次去首爾,我早構想要其中一天可以自由退團出去玩,不行的話,也在首爾市內挑一晚出去夜浦一下。

於是在出發前追問了旅遊公司取來確實行程,那邊回覆因為是過年,每天要往來景點,交通會有擠塞比較難預算,只能確保所有景點都齊全。

但這滿足不了我,在我一再要求下,他們終於把每晚預訂好的酒店名交來。

一看——頭痛了,每晚這樣跑郊外,我們哪兒都不用去。不過既然無法出外,就得預先去了解下酒店環境、四周設施;起碼大塊先生是否在到酒店前先買些杯麵什麼。

在網上看第一夜入住的酒店在始興市。 Siheung Tourist Hotel,這酒店不好找,原來早前改過名,有些酒店網還在用著舊名字。

看來這是為著次晨出發去華川釣鱒魚所選的,一般酒店網上稱四星,以香港人眼光,就當三星水平好了。

團裡面好多都是家庭,今次奇怪地有好幾家都是三人組合。

所以,記一下今次所選的兩家酒店,因為提供有足夠空間的三人房酒店其實不多。

siheung hotel.jpg

入到房,雖然設計很老派,但還算企理乾淨。有小几、有三張完整三呎的單人床,雪櫃、電視、電腦都備。浴室超大,但出奇乾淨。最特別要算是把洗盥盤卻是放在內室而不是浴室。

酒店也因見我們的團夜到步,特意贈送他們酒店附設的一家炸雞店食品,每房間一家庭盒裝;此舉雖說都是酒店跟炸雞店的推廣,但誠意可嘉。

大堂提供早餐的地方方就是酒店的西餐廳,雖不及五星的豪華,但很平實也齊全,值得一記。


發表留言

雞年吉祥物開出好果子

去年仁寺洞是嘆個下午茶

今次同藍藍去,當然第一時間衝去筆莊買丹青啦。

她總於買了她想要的黏土塑形的滑粉;我笑她,人家去韓國都巴不及去搶買塗面護膚品,她卻去買給塑土模型用的護膚粉。

IMG-20170130-WA0011.jpg

大塊先生總是忙著吃,沒耐性等我們在筆莊出來,自顧自在外邊每一檔都買來嚐;還拉我去看龍鬚糖。

我也本來認為香港沒有龍鬚糖嗎?在首爾見到也要吃吃,有沒這樣喜歡呀?但這個小店的店員實在好玩,他稱會說八種語言,問我們哪裡來,果然會說廣東話,不過其實只不過會說:「呢個好好食架,餡有花生啦,有芋頭,有朱古力…」後來跟我玩了會,也坦白,每種只會說那幾句;不過笑容可掬又會逗人玩笑,已經很夠。因為手要全程忙著那粘手的拉糖粉,他會請你在透明小抽屜自行找贖,有時間不妨也買來玩玩。

兩母女,餓,見有一家賣和式果子,栗子餡的,紅豆餡的;連忙就買;是有點失望,只能說造的不及日本的好。

仁寺洞.jpg

仁寺洞的飾物還是很吸引,新建兩幢樓裡都是當地小手藝師的展賣品。只是相對起前幾年,眼前的已經少了半寶石的貴氣,多了旅遊區的量產味兒。

一般手作已經不能引起我們興趣,不過總算終於給我們找上了一家——

三個人在店裡挑來挑去,好東西其實很多,只是我想要個小的,香港人嘛,家居哪能容許大東西?何況只不過冬天打打硬果殼兒。這家全手造木工開乾果殼器,好可愛。

今年雞年,只好選了隻頂著雞蛋的,應應節賀賀年。

nutcracker.jpg

 


發表留言

南韓首爾的陽智山滑雪場

24年前,還是新婚燕爾,兩口子目標每年外遊最少自由行旅遊兩趟;這一次,大塊主動提議去南韓首都,當時還稱為漢城的首爾;原因,他聽說劉德華跟譚詠麟有韓語的黑膠碟在賣,對於一個熱愛將音樂製作成串燒混音的黑膠唱片收集者來說,有什麼比收集到香港沒發行的香港歌手外語唱片更燃追慕的心?!

而且,那年,娛樂新聞中譚詠麟讚過,韓國的滑雪場很不錯,價錢相宜,所以他們也拉明星隊去韓國大玩一場。這說法就讓大塊先生起意。

為了這個旅程,我已經做了很多功課,把好幾本外國旅遊天書都讀遍,編好了行程,以傳真跟女子大學裡唸英文系的旅遊學生大使聯絡好。

這大學生提議我們去陽智山滑雪場,說是最受漢城人喜歡,離市區最靠近的一個滑雪場,車程不會太辛苦,比較合適我們外來遊客。於是在她幫忙下,租了車去。

作為第一次去滑雪,我們是零知識。以為像日本的滑雪場,什麼都齊備,結果場地就有滑雪板雪靴同雪杖可租,滑雪的衣裝則要自備 (場內很多本地人也是亂穿一通,很多也沒有穿好滑雪裝備)。我們這個熱帶海港前來的「燦初哥」,穿的完全不合格,場內也無法找到懂英語的初學者教練。既然來了,就唯有隨興亂玩一趟。

倒是因為有個外國孩子在初學場裡滾地好幾次,大塊幫他站起來,他爸爸一看我們是初學者,就過來熱心地教了大塊幾個起步技巧。我穿著不合身的,借自舅母的雪褸,亂花力氣,很快已經投降坐到一旁去喝咖啡了。

陽智山.jpg

滑雪場裡什麼都欠奉,感覺就像是學校飯堂一樣的餐廳;我們玩不了多久,已經累極;隨便喝點什麼就只好離開。

這段記憶相比起日後在不同的滑雪場、雪山;無疑變得早已完全忘掉的少量興奮;但畢竟是人生第一次,總還留著點淡淡薄薄的印象。

今年,在沒太注意旅行團行程下,當聽見導遊說次日滑雪這項目就選址陽智山滑雪場;才忽然:「啊呀,人家老爸,那就是我們24年前去過的那個滑雪場啊!」大塊老半響才答我:「就是啊!」其實他根本就沒記住地名。

重臨這地方,首先感覺:「天哪!哪裡來的多人!天哪,怎麼看都像廿多年都沒裝修過改進過的呢?這地方老得比我還要快!」

幾乎清一色都是國內遊客,全都擠在滑雪具租借櫃檯。看來滑雪場裡依然不設滑雪裝束租用處,旅行團在轉上山前的一列租衣店子前停,導遊協助各團友去租衣;租衣不算貴,雪鏡卻貴得不成正比,租一副要折港幣200,雖然導遊一直費盡唇舌說沒雪鏡怎樣怎樣危險要責任自付,但幾個團友都說:「只不過玩玩,不致於會眼盲吧,都不租了。」(大家都認為導遊給介紹一家租衣店,本來就不沒打算也不可能格價,但也不要過份吧!) (有時導遊在這些事項上賺一筆無話可說,但可否放聰明點,不易為人察覺突兀呢?) 跟旅行團去滑半天雪,只能當順道試玩一下,可以自備滑雪套裝,還是自備的好。

滑雪場給我的感覺很不爽,首先,大量國內過來的旅行團全都擠到這裡來,其次,他們貫徹把「從不知規矩為何」的文化全情表現,在滑雪具租借櫃檯前打尖,擠人推撞,把換下來的鞋子四處亂放,把所有可以坐的地方都霸著。整個內場亂七八糟,完全是個戰場。而扣成這樣的環境,當然也因為場地管理不善——

櫃檯的工作人員,比80年代大陸國營事業人員還要慢條斯理,導遊替大塊先生量腳的數字報錯,害他在長人龍排完了還要重新再排一次換鞋。然後發現連帶滑雪板呎碼也就不對,得要再排隊換,排到了又發現沒合碼的雙條滑雪板了,得要換成單板滑雪板。我這個不滑雪的奴僕,只好侍候兩父女換出來的鞋。好了,場裡的儲物櫃嚴重不足,有些櫃格是沒上鎖 (明明鎖匙插著),裡面卻擱著鞋的;最初還以為內地人不願付500圜,就把鞋子放入儲物櫃裡霸用 (因為此舉在北京南山滑雪場中普遍得很),我看了就生氣,於是把沒有鎖上的儲物櫃裡的人家鞋子拿出來丟下,放入我們的鞋子,以正常邏輯,正確付款正確使用啊!結果呢——

原來場內的不單止,很多就連入錢自助鎖都是壞的,我只好替人家的鞋重放入,拿著兩父女的鞋尋尋覓覓,而最後,我還給騙了1000圜,也沒法找到一個可以正確付款正確使用的儲物櫃,獨自氣鼓鼓啊,我只得一雙手,又得帶著自己大手袋,大外套,事有湊巧,這天沒帶著BYOB啊,還得提著兩雙大鞋子,怎麼辦!

陽智山2.jpg

回頭找工作人員幫助,櫃檯人潮退去後,一個工作人員都不見。試試售賣滑雪裝備的商店吧,他們說沒有可以提供的袋子。幾家都是小吃檔,更加沒可能值得大袋……

靈機一觸,走入洗手間,向清潔大嬸買了個垃圾袋;好了!我終於可以像聖誕老人那樣帶著兩雙大鞋子去找個好地方,嘆杯咖啡,慢慢等。(這幾年每次陪他們兩父女去滑雪,我也是在咖啡室裡呆著。今次早有準備,帶了筆和紙,決定靜靜練字渡光陰。)

滑雪場多設了很好些小吃站,樓下停車層入口有漢堡包店,但別妄想可以坐得久。穿著皮靴的我,要穿過厚厚的雪地,到滑雪場的餐廳處並不容易。陽智山滑雪場四周的行人路,竟然沒設防滑的路墊,於是外來鞋子跟雪靴在那些行人路上亂踩,黑雪處處,有些木階級更加地滑非常,洗手間也沒有分開更沒有乾風機,於是四處都濕漉漉;配套設備只能評為既老又差。

餐廳主要部份,也是設席最多的仍然是食堂,不過,過年假期不開門營業。一家拉麵店,食品不多吸引。半露天處設有自助飲品販賣機,一列木長檯及凳,統統被國內遊客用無限行李及睡姿強霸。不過,要我坐這外頭,濕濕冷冷的呆幾小時也實在受不了。我只好一直向最遠盡頭走,幸好抬頭望見遠處有oliy oliy,是家要攀過長長木階級的小山崗上咖啡室。

%e9%99%bd%e6%99%ba%e5%b1%b13

坐下練字,跟遠方拜年的好友們網談,等到父女倆玩累了回來,意料之外,食品是意外驚喜;尤其是那盤子一般大小的吉列豬扒 (8000-13000圜一個套餐)。大年初一的午餐,沒預想的豐富!

可是,問我,會再去嗎?不會!

後注:這滑雪場就初學者的所設的圈場地方不夠,其實並不合適大量旅行團遊客使用。


發表留言

那一年在漢城的情人節

現在是2017年的2月14日情人節,零晨。

正在回顧24年前在漢城的跨年自由行旅遊軼事——

自然想起那其中一天,正正也是情人節。

忘了那一天我們去過哪裡,只記得天氣太冷,冷得很難受;從南山塔下來,在明洞街上走不了多遠,就鑽入地下街 (實在冷得無法在地面上走動)。

而且,最令我無比訝然又害怕的是,眼看街上的男男女女,走著走著撲通就直摔下去,是腳下滑倒……因為漢城的街上地面全都是結了厚冰;我是幾夜裡看著入夜就開始下雨,早上陰天厚雲下會透一絲陽光,韓國人不會像日本人那樣,各自把門前雪都推到路旁,於是滿地雪融成冰。

每隔上無幾,就有人在眼前接連滑倒,最奇怪的是從來不見有路人會伸手幫忙摔倒的人爬起來,女的滑跌下去,也沒有男仕會伸出手拉一把;人們也好像見怪不怪,很自然地噗一聲重重的摔,呀呀幾聲,自行爬起拍拍身上衣服,又前行…

我有滑倒,於是大塊把我拉得緊緊的,我也走得非常非常小心,可能穿的是高跟鞋,滑的程度反而不及身邊的大塊,他直摔了好幾趟;於是他也緊張起來,怕的是他滑倒就連帶把我拉下去,讓我受傷。可是,這樣走特別累,我覺得我所有神經都繃得太緊,什麼興致都給打掉了。

聽說明洞夜裡最熱鬧,大塊說這日是情人節,我們在那裡吃晚飯走走夜市。但我已經累得頭痛,我說快快回酒店去,我想浸熱水浴;在回到酒店前,我已經在怨說這地方太冷好難受,我想早一點回家去;這是我第一次在外遊期間,萌提前回港去。而且,也是第一次,在那個城市中旅遊期中說以後都不想再到那個城市去的話。

大塊把我安頓好在酒店,吩咐我慢慢浸浴暖好身,打電話去航空公司看是否可以改回程機票,他要出去再看看附近唱片店有沒要找的黑膠碟。

洗好浴在暖氣房間裡舒舒服服地看書,忽然有敲門聲,正奇怪,大塊不是明明有房匙的嗎?我在防盜眼看出去,奇怪!沒人?!

只好緊張兮兮地小心打開門看看,地上竟然放著一束小玫瑰……然後大塊由旁邊跳出來。我抱著小玫瑰,他把我抱起…

原來他剛才見到明洞有賣花的,他偷偷回去買。雖然當年韓國並不很流行送花,寒冷的國度,只賣小束小束的珍珠玫瑰,相信也是大塊送的情人花束中,最小型一束。

不過,這也是他最是主動花心思,給我策劃一次讓我完全意外的浪漫驚喜。

這天情人節,我終於把整個情節都再記起來了!!

也許,今後不該再投訴他從來不會浪漫!

就只不知這老夫何年何日會忽然也同樣省起,給他老妻策劃另一次讓她完全意外的浪漫驚喜罷了。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祝各老夫老妻都記起以往甜蜜時光,有情到老!

img0967_副本.jpg

 

 

 

 


3 則迴響

回想93年漢城自由跨年遊

1993年。

聽說韓國曾被日本統治,很多人都會說日本語。膽粗粗,決定跟大塊在冰天雪地的日子去漢城跨年自由行。當時,去韓國的族行團本來就不多,更不要說像這些年的廉價團、掃貨團。

對於漢城,資料只能來自英文旅遊書籍 Lonely Planet,當年只有大韓航空與國泰有航機飛漢城,大韓航空票價比國泰平宜一點點。知道他們已設地鐵,於是酒店就選住在交通要塞的 City Hall 附近,而棄當時很名燥國際的樂天酒店。

滿滿信心,自以為在日本和其他城市多次自由走動的經驗,韓國就應該不會多難。

卻原來,此想差矣,大大差矣!

一到步,貪靚,穿一身白毛線手織冷帽、冷上衣、冷長裙,小短靴;以少壯要靚可以不要命的習慣,一腳踏出機場已經冷得頭痛、牙關一直打顫 (當年還沒有普及羽絨)。從來沒想過一個地方的機場外就竟然冷得這樣子。當時只能乘機場巴士或計程車去市區,能想像,我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請的士司機看懂英文酒店名 (沒錯,我很大意,沒有把韓文地址和酒店名稱印出來,因為當時電腦要將英文視窗顯示及指示印機印韓文是相當複雜程序)。

酒店職員,既不像今日懂國語、不諳英語,原來在職那代人早已經不會日語 (當時去韓國自由行旅遊的日本人也少,而且當時日本人必定是跟旅行團,也必定入住國際五星級酒店)。好吧,手語加英語,勉勉強強搞懂了我的訂房,入住了,第一件事不是趕出去玩,是洗熱水澡換衣服。

幸好,酒店房和大多地下商店街都已設有暖氣,沒有大衣,也不致要穿從舅母借來的雪褸走上街。但寬大的毛衣裙下面穿著四五件保暖東西,把自己穿成一個球,卻是印象非常深刻。

當年行程沒怎麼記下,但鐘國站是僅幾個具中國字的車站其中一個,並有很多地攤,夜裡很多黑膠唱片擺賣,攤主們不懂外語,但會聽得懂 Lio Da Wa 是劉德華的韓語唱片,這也是其中大塊先生陪我勇闖漢城的原因之一。

梨泰院已經是當時最多外國遊客去買冒牌貨的地方,不過,當年幾乎清一色是LV包包,其次最多人買的是真絲領帶,一些印花真絲女裝外套。我跟大塊這種亞洲面孔的自由行,在當時來說非常罕見,穿著也不像其他香港人旅行團那樣長雪褸包得裹蒸糉那樣;會因為言語不通,被餐廳或小商店的韓國阿珠媽趕出店,也試過在地鐵向詢問處問路被其他路過阿珠媽一手推開。當然也少不了在地鐵裡看不懂韓字而迷路,在地鐵亂遊。

偶爾踫上來自香港的旅行團,也最好迴避一下,因為攤檔老闆見是旅行團立即叫價漲一倍。

%e6%bc%a2%e5%9f%8e1

可是,也因為我跟著學了說:「衿沙咪打。」而讓麵店阿珠媽特別為我們開爐造麵條,也能跟當地穿著傳統服過年的男女們談話拍照。

我們透過當年漢城女子大學辦的旅遊學生大使計劃,請來了位在大學裡唸英文的女學生,接我們去看了國寶級的韓國民族綜合歌舞表演、去了民俗文化村、賭場;然後租了車去最靠近漢城市中心的滑雪場——陽智山滑雪場。

這一篇重記,為兩個原因;近年遊首爾都成為港人熱點,上次攜兩兒時好友去時,好幾次因為所踏足的地方當年就已遊過,自然在話題上免不了比較,當年回港口述分享,但對於當時沒太多人注意這個城市,自然也就沒什麼感覺。近來整理舊照,決定把一些當時拍來,以今日早已難得一見的照片,跟大家分享,比較一下當年的民風。

二來,後來2014年與剛過了的2017年,也恰巧在首爾跨年;心裡不免作很多比較。

下一章,就是為著要將陽智山滑雪場來個24年的對比。

漢城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