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媽媽年輕時的生活點滴

人生有很多事情的發展,根本沒有預算的可能。

誰會想到過,媽媽的年輕時代,很多人都認識的事情,在幾十年過後,想抓回一鱗半爪的資料,殊不容易。

又誰會想過,媽媽會認為她那少女生活年代,所遇所想,所歷所感;她不但不介意公開,也樂於公開;因為她想這段歷史、那個讓她成長的地方,確實很具趣味。

而再,誰又會想過,她的女兒在人生有所經歷後,很同意她想法;甚至也確實覺得這段歷史,太值得記載成故事,讓更多人了解當時社會形態和狀況。

可是,談何容易?寫成故事?誰來寫?!誰才能真正寫出當時的盛況華麗,如何去表達,如何去把那個「銷金窩」鋪陳出來?

縱使,手上找來,已答應支援的資源,已很有瞄頭;可是在香港,要將這樣一個很老的香港重現出來;要將一個故事寫得有血有淚,變成有賣點有票房的事情……我覺得我手頭可以調動的資源還是太少,太少了!

我一直想找不同的朋友,去討論這件事。我希望得到一個比較容易達成,執行出來的方案;也平衡祈望和實踐的可能性。

縱然,可以由一個非宏觀的角度去說這故事;我也想把媽媽的個人故事去告訴現今這個世界。當日,戰禍連連,宣告和平,以為世間回復平靜繁榮嗎?都只是我們在讀歷史時一種天真。而「有幸」能在和平時代到臨世上,就是否一切安好下成長?

不!那時代的人,太不容易!

而又,生在任何時代中的孤兒,何嘗曾容易過?

母親共融


發表留言

栗子蛋糕

家裡,就只有我跟媽媽最愛栗子蛋糕。

今日母親節,前幾天出遊旅行前,我同藍藍說起,很久沒有吃過栗子蛋糕,想吃。

結果她沒買到,只畫我一張「栗子蛋糕」母親節卡;也很歡喜。

她知道我醃尖挑惕,現在市場賣的很多蛋糕我都不太喜歡。

不過,難得早上跟媽媽喝茶時,問她要不要吃栗子蛋糕,她說好。

於是,弟弟弟婦陪我們走幾家餅店去找,沒看上的。幸好還有大塊先生為我們跑去另外遠一點的餅店,總算買了個不錯的,孝敬他丈母和老婆。

18423943_10154778919971896_2094871231224118485_n

我和媽媽對於栗子蛋糕,其實算係一種回憶的執著。

小時候,70年代初,住佐敦區,吳松街裡有家扒房西餐廳,設有出爐精美西餅;那裡面對著大玻璃門的有個玻璃圓柱,會旋轉的蛋糕冷櫃。在那年代,這種冷櫃是水果輕忌廉蛋糕和時節的栗子蛋糕專用的。

家裡對我兒時已經很挑的脾性而出的小故事流傳很久,媽媽很多次因為我挑惕而生氣,會動手打我,結果倔強的我,會整天鼓著腮拉著臉不睬不理人幾天。爺爺嫲嫲很縱我,爺爺不會開聲說疼,但可以買給我歡喜的都買,嫲嫲總順著我意願,我會說不要去那些有痰罐的、有掛雀籠的,大包的、沒有地氈的酒樓;爺爺嫲嫲就依我,只去最貴裝潢的。我要西餐的,爺爺就每次都問爸爸有沒有帶我去「鋸扒」。生日不肯吃奶油蛋糕,就每次經過西餐廳都問白色的是不是我要的忌廉蛋糕。

然後,我每次經過見到那個旋轉冷櫃裡有栗子蛋糕,就會問媽咪:「我們幾時買來吃?」從前買一個圓型整個大蛋糕,都一定要辦生日會那種很多人一起慶祝才可以有。我唸的幼稚園沒有辦生日會的,替小孩辦生日會那時還是一種奢華鋪張炫耀的。家裡,如果踫項爺爺嫲嫲回家來,媽咪還是會為我辦小小的,在家裡切個小蛋糕。可是,我生日在盛夏,當時鮮栗子蛋糕,是時令的,只出現在冬季,每次問媽媽,她都說:「到妳生日時買吧。」然後,我生日時根本就沒有栗子蛋糕。

24ft55p

圖片摘自蘋果日報舊文。 而圖中這款正正就是當時獨一的鮮栗子蛋糕的設計。

直至初出社會在國賓酒店工作,酒店咖啡店選用當時還只有兩家分店的東海堂,栗子撻是他們的著名作。

我幾乎每隔上一天,就會買一個當早餐吃,百吃不懨。

對栗子的愛,纏結著很多很多愛的回憶;下課,拖著媽媽手經過餅店,抬頭問媽媽幾時可以買一個回家?戀愛,男朋友替我小心剝去炒栗子的殼,不用我的指頭弄髒。婚後,老公都是每見到栗子什麼的,都給我買。冬季,媽媽一有空就給我造栗子炆雞、栗子糖水。旅遊,跟女兒在山間裡拾栗……

近年,日本將甘栗推為秋的代表食品,愛上栗的人多起來,各式栗為題的蛋糕五花八門;也許,原初的鮮栗子蛋糕相比起沒那麼動人口感不夠豐富多層次,可是,那是我童年中的一種期待,春到夏,夏到秋…它才出現,然後,我在等一個可以品嚐的理由。


1 則迴響

「鼎」盛蘿蔔糕

一直以來,媽媽愛心牌蘿蔔糕是整個家族的頭號恩物;而因此,在媽媽大家族每年來同這位大家姐團拜時,她大女兒我,待字閨中就一定是排名第一的鎮廚煎糕手,密不停手為正搶攻四方城的各位長輩奉上各式鹹甜糕點;所以,我煎糕的技術是經過長期訓練。

嫁後當然就享少奶奶不幹,非也,是在媽媽每年都碎碎唸下依然不理,與大塊出外渡歲去。但媽媽的愛心糕就一盤盤由年底,她練手時開始,先首批受惠。

去年,很孝義地說要跟媽媽造蘿蔔糕,看著辦,結果也沒親自動手造一盤。今年幸得鼎爺的烹飪節目《阿爺廚房》,我和大塊成了他粉絲。然後,看他造的蘿蔔糕,竟然跟媽媽造的方法大異,造起來很簡便,於是膽粗粗的立即動手試——

第一盤,就已經相當成功,始料未及。當然原先沒太大信心,不敢放入太多材料,大塊不滿,要求再認真做一盤。

修正後,已經可以同步一日處理好幾底質素穩定的蘿蔔糕出品了。

面書上,朋友們看了直嚷要食譜,我只好整理好,分享出來,順便記到這裡,方便日後重溫。

在這之前,當然最好先收看一下《阿爺廚房》中主廚鼎爺的功夫,有了這個印象再來看食譜,就更容易明白。

材料:

  • 做一個 ⊕20cm糕盤大小的,需要蘿蔔約一個半, (一般白玉肥仔蘿蔔,即目測約 ⊕10cmx長20cm)
  • 粘米粉 200g
  • 澄麵粉 70g (鼎爺用80g,我嫌太杰煮糊攪動吃力,我改到70g)
  • 水300ml (用回煮蘿蔔的水,蘿蔔香特別濃郁)
  • 鹽 2-3茶匙
  • 糖 1茶匙
  • 胡椒粉 適量 (我用原粒即磨,喜胡椒味重,約3-4茶匙)
  • 喜歡味濃可加入雞粉一茶匙
  • 配料: 冬菇、元貝、臘肉、臘腸、蝦米;我喜歡加入銀魚乾。


造法:

  1. 蘿蔔切幼條(我是先刨薄片再刀切幼條)蘿蔔用切不磨蓉,就不會出太多水,蒸好後,口感較好,切工越幼,密度就越好,米糊黏狀就能較均勻。 (如果蘿蔔切得太粗條,蘿蔔條同條之間會隔空令粉漿難把糕黏結完整,於是切出來會散開。)
  2. 把配料中冬菇、元貝、臘腸臘肉先切小粒,用溫水浸軟,捏乾水份,與其他臘肉臘腸材料一同在鍋中炒,加入糖,炒至粒粒晶瑩有油光;如像我用小魚乾則可在這時加入鍋中炒。
  3. 把蘿蔔肉放沸水鍋中煮軟熟。水留起備用。蘿蔔肉則撈起晾水。
  4. 粘米粉、澄麵粉加入煮過蘿蔔水 (攤涼比較好,太熱糊變杰太快),開成糊漿。如蘿蔔水涼透也可以開好糊在鍋中兜勻蘿蔔肉和配料,才開中火攪勻。
  5. 蘿蔔肉入鍋,放入鹽和雞粉、胡椒,再倒入配料,拌勻,在鍋中略壓平,將糊漿平均地倒入,繼續兜拌。見糊漿開始杰,入盤。
  6. 入盤壓好型狀,將盤蹬壓出內存空氣。放沸水鍋中火隔蒸1小時到1小時20分鐘。*鼎爺教蒸時注意鍋裡水夠不夠,要保持添夠水,但不要掀起鍋蓋加水,要在鑊蓋邊讓水滑入,以保味道不流失。這個方法在使用胡椒很重要。
  7. 完成拿出攤涼,放雪櫃。

radishcake.jpg

經過一輪不停練習,進化成為我這款大受大塊及好友歡迎的鼎盛蘿蔔糕。

喜歡這食譜更尤甚於媽媽常用的鷹粟粉所造的是因為糕身較挺,啖啖蘿蔔,口感很強烈,但切片甚至切成方塊都不會散開,煎時注意用油及保持反各面煎香,就可以保持很完整的的上碟;幾乎沒需要太多煎糕技術都能煎出完美的樣子。

然而,我們吃我媽媽手造的「愛心蘿蔔糕」,當然依然是最好味,那味道連著親情,是無法代替的!那我現時只有大塊先生是必然的頭號粉絲;藍藍向來不賣帳賣相她是婆婆孻心肝,所以依然是婆婆造的最合心。

秉夜又造蘿蔔糕,今次要鋪滿金堆玉砌的,自家的,過年要「華麗盛況」!

15895050_10154377000141896_8787299849534087102_n


1 則迴響

父親節

今早見到一個朋友在面書貼了這個:

13450230_10153743247642705_3835064543537176013_n.jpg

夜裡,藍藍在看醫生,等待執藥時,在商場裡的醫務所那落地玻璃外人影沸沸,配藥員笑說:「今日商場好多的人。」我答:「父親節嘛。」她卻說:「母親節那天,人多更多,不過母親節時人流都堆在那酒樓外,今日卻堆在KFC 和爭鮮啊。」

我和配藥員相對一笑,藍藍有點疑惑:「有分別嗎?」母親一向被喻為比父親相對來得付出更多,犧牲更大;然後,重點,母親節,是父親付款來討好嫲嫲、外婆、丈母娘、媽媽、老婆;但父親節嘛,也還不是父親付帳,慶祝自己,實惠的就好。

其實,沒分別——只要窩心的就好。

今年,大塊的業務的旺季來得有點早,這當然是好事,但也就說,這週日,他這個父親需要上班工作;連他最愛的釣魚活動也不能。我前一晚問別緻爹:「要一起去吃早茶嗎?」我知道他了解我最怕上茶樓,怕排隊等位。不過,他最關注的應該是:「等女婿一起才慶祝啦。」大塊與丈人的關係有時比我這個女兒跟爹爹看上去還要親厚多。每一年我問大塊:「父親節你想去哪裡慶祝?」「問妳爸爸想去哪裡啊。」而最重要的是,平常能陪我爹爹說最多話,討論賽馬貼士賽果、結伴去釣魚…都是大塊。

黃昏前,大塊致電回來,急著叫約爹爹媽媽去晚飯慶祝;於是,我準備好的這份禮物,終於在這正日裡送給爸爸。

其實是我好想念小時候坐爹爹大腿上學寫大字的情景一種感情投射;現在,當然不可能坐在老爹腿上了,從前被同事朋友稱為「大隻佬」的爹爹,現在比我還瘦。

13427726_10153799890411896_6664900620453941009_n

今日也替他設定好他新轉用的手機,這機其實是我之前用的,他一直不太會用智慧型手機,記不住太多的圖示所代表的功能。我們為求讓他一步一步感到興趣去學習去記住去試玩,只好將不同程度但界面是相似制式的幾支手機給他去習慣。今次我將 Note3 替他改了簡易版面,設定大字顯示。

有朋友問:「為什麼不是買新手機?」之前我們都是買新的,然後每次爹爹都不滿意 (不是說鈴聲太細,字太小…反正他就是不太享受使用手機),沒興趣的事情他就是覺得好煩,你還要他記著什麼圖示暗了就沒了響聲,什麼app沒在線就不會動,什麼開著出境後就變數據……對於一位向來愛靜,雙耳關掉多年的;不是方便他是煩著他。

不過,當賞他知道這款手機附有枝筆,可以讓他無限地練字,也又可以畫圖畫時,佢終於像小朋友表示有點興致,表現出可以開始去學習同這支手機多作「溝通」。

我什麼時候可以收到爹爹係 whatsapp 給我們第一句留言 (他說他會用 whatsapp 就是沒興趣給我們留言寫句什麼的)。其實,他隨便給我們畫點什麼我也高興。

想起少年時,爹爹總喜歡在報紙上練字,仿著政治漫畫來繪畫那種美式漫畫人物。藍藍說:「我見過,我真的見過,我小時候跟外公住時,他還是那樣的。」

 


發表留言

大姨媽

港人很喜歡笑稱女生週期做大姨媽,而按一般女生都很討厭女生週期來臨的不適,大姨媽彷彿等同很惹懨的一個人物。

但我其實很喜歡我的大姨媽,我說的是兩者;經歷過近廿年很不正常的女生週期,在很多很多女性朋友聽後滿臉羨慕的樣子,我反而沒有很大的感受。說是省下很多使費?說是可以很瀟灑?喜歡何時就何時出遊浸溫泉游泳所有戶外活動?說是無痛無不適?

可是,當妳被婦科醫生警誡這都是身體狀況不好,並不是好事情時;大抵就沒這樣輕鬆。

不過,我也喜歡我的大姨媽,真人!媽媽姐妹不多,上面兩個姐姐都在戰事裡失去,襁褓中媽媽就去世。大哥哥大姐姐當時還小,只能跟著父親祖母安排;幾兄妹自小就分開在幾處親戚家裡寄養。長大後,難得終於長成,兩姐妹還猶幸還能多親近。可是,小時候有發生過什麼共同時間的記憶,早已經稀少得無以復記。

小時候,因為喜歡有表姐表哥們陪著玩,我很喜歡一有假期就去姨媽家裡小住。姨媽面惡但其實不苛,只是對生活上一些小節會有相當嚴謹要求,就是那種她不開口瞟妳面前的飯碗一眼,你就會自動趕快張口把飯都扒進嘴巴去。

媽媽也怕姨媽,有時會偷偷說,趕快做好,一會姨媽來又挑惕了。我小時候不乖,被媽責打,她氣還沒下,就會出動兩張皇牌;這兩張皇牌一出,我就什麼都答應;即使她試過把我趕出門外,我還只不過拍門叫:「給我拖鞋啊。」

什麼皇牌讓我那麼害怕?竟然是「把你書包丟掉,你以後不要上學啦。」今日的小孩應該會彈起來拍掌叫好吧!那年頭,孤單的小孩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樣上學去,是一件比死更難受的事;那那麼嚴重嗎?起碼就比趕出街的難受吧。

另一張皇牌是她去裝收拾行李:「我回姨媽家去,不要你了!」

姨丈永遠笑嘻嘻的一個好好先生,我爸爸多年來都對這姐夫很敬重,像親哥哥。姨丈精神還很健康,就是行動需要用拐杖幫忙一下。姨媽還是很精靈,而且人通透,眼神面容都比年青時柔和得多。有時我會想,這兩姐妹雖然年少失愛,卻得夫愛子女慈,而且人精靈話語靈活,容貌也仍亮麗;很是難得。

搬來這家幾年了,一直沒有恰當日期邀姨媽來坐,這日姨媽大駕光臨;還稱讚我持家有道,小雅舍很花過心思;然後我撒嬌說:「媽媽總是怪我興趣多,嘴巴爽手裡沒實料;今年終於當人家面讚我懂得比她的多,造小東西精巧又有創意啊。」

這日,聽著姨媽親口說起媽媽嬰兒時,她們的媽媽病重在醫院一住數月,新生嬰兒無人照料,大哥姐姐都只不過是小孩,卻要胡亂學著弄些米糊什麼塞小嬰,結果小嬰又病,求外婆來救,卻路遠無計可施;那時代的艱難,難以想像。這些事就連那時的小嬰即今日已為祖母的媽媽也是首次聽得……感覺複雜無比。

但感謝主!我們這兩家都得到主的眷護!忽然記起爸爸在我很小的時候,某日,對我說:「能遷就媽媽的就讓她一下,她小時候並不好過。」那年太小,剛先跟媽媽嘔氣,如何能明這道理?

然後,再想起媽媽好像某些日子也跟我說過:「爸爸很重視家,家對他的意義特別大,他小時候家不成家,不好過。」

所以他們都能與另一半相愛到白頭!

familyportrait2

來源:http://jayfosgitt.blogspot.hk/2011_12_01_archive.html


發表留言

英倫遊:穿越三代的琉璃餐具

想到明日要告別倫敦,睜開眼睛看著小窗外整亮夜未曾片刻停過的大雨,心裡想著的幾件事——

  • Rains cats and dogs…今早還能再見廠長嗎?(注:廠長是鄰家小貓,每日過來跟我們打招呼的。)
  • 這樣的雨,我們還能順利和好心情去遊 Portobello Market 嗎?
  • 雨下得這樣大,看來藍藍還是不可能在海德公園 Hyde Park 裡完成一次寫生吧!
  • 要把女兒叫醒嗎?還是就讓她好好的眠?她是那樣睡得好愜的,這小樓閣好像根本就是我們的家,只不過只住上這麼幾個晚上,我們卻好像住在這裡很久了。

旅程上看躺在身邊熟睡的女兒正好夢,看了幾回床前小窗,雨豆大在斜窗上滾下;情感很糾結。

終於藍藍醒了,我問她:「今日這樣雨勢,還要去古董市場嗎?」「去!」「那我們悠悠閒閒的造早餐,就看天會不會收起一點雨勢,讓我們去一趟吧。」

其實在倫敦的這些天,母女倆有哪一天不是悠悠閒的呢?倫敦總是隨時會下點雨,反正每個早上都密雲。我們總是先後下床,我洗漱過就下樓去做早餐,她去洗澡,然後早餐過後,她收拾洗盤子,我開始化妝更衣。天天如是,就比平常在家裡的早晨生活還要協調,自助互補。

2014-05-31 08.40.50

 

去 Portobello Market 之前是有談過想為家裡置一套銀茶壺,小號的就好,用來裝飾用。看上好的可能買幾隻手繪花陶瓷茶杯吧。會不會給我們踫上 Wedgwood 的古派玫瑰花繪骨瓷呢?

由 Ladbroke Grove tube station 出來,進入 Portobello Market 範圍不久,我們已經快速鑽入一家古董什貨店裡,全都是幾及高至天花的木櫃子列排滿整個店子,家居品、曾經時尚的各式名貴平宜都有的飾物、碗碗碟碟……隨便的,有個空位可以擱著就那樣的擱在那裡。

我們是幾乎同一時間看到它——粉紅色琉璃餐具。看到它,很明顯是因為先入為主,因為那顏色似曾相識,不!根本就很像我媽媽送我她的一隻由少女時代所買,一直珍藏到送我的「嫁妝」的那個糖果盤。

「不!太大了,而且來到英國當然是找骨瓷啊!」我們當時異口同聲:「才剛到,當然先走走看看,好東西總是在後頭的。」

好吧!當我們終於買到了想要的銀茶具後;在 Alice’s (專賣糖果風的可愛茶具,就像愛麗絲夢遊仙境 Alice in Wonderland 裡的茶壺茶杯風一樣的) 店裡見到在賣的都是產自中國的杯子後,我們站在街角討論:「買那種印度的花式套具?」「我不贊成。」「沒看上哪套 Wedgwood 的。」「是啊!失望呢!」

DSC_0228

 

四眼對望!還是那個它吧!「好!」

毅然立心,就是在進入市場第一眼看上的那套琉璃的吧,走了那麼多家,越看就越覺得那套才是真命品。我們再也等不及,要以最快步速,穿過開始綿密的細雨,沿路快步回去,母女心一致,要快過去,要是這麼巧就讓人買了,那就是這旅途的遺憾了。

可沒想過,那東西可能已經擱在那櫃裡超過十年以上,可也沒遇上它的新主人吧。

兩人反向穿過重重人潮,重認回那店。不是誇張的,兩人停在那櫃子前時,確實有點微喘;也可能是太興奮了;指著它,說:「We want to have this set, please.」

2014-05-31 12.04.18

這套東西以件頭計算,可能是這店中數一數二的一套,店務員連忙把亂七八糟的收銀櫃檯收拾出空位來;與其說收拾,倒不如說他是粗粗魯魯地把把一堆東西撥到盡可能的盡頭,勉強騰到可放這套餐具的最大一隻盤子,然後逐一把其他件疊上去,讓我們檢查。

世間有句老話,叫:「瘦田沒人耕,開耕有人爭。」也許大家去過古董店偶爾都會遇上這情景。

就在我們把第一件捧在手裡細細檢查時,旁邊有人伸手摸檯上另外的杯子,說:「Oh this is good stuff!」是一位華人樣子的太太,她問我:「會說普通話的嗎?」

我們就這樣開始交談,她人優雅,談吐得體;是真心為我們找到這套好東西而高興。她是第三代由北京移民來到英國的,已婚根居了英國,這日跟兒子來想找點小東西。

這時,店員在乒乒乓乓的,企圖把大疊的琉璃餐具放入一個大膠袋中。我連忙向他要求要包裝,需要盒子。但他竟答:「我們沒有包裝的材料,你要自己辦。」「那也得替我找個盒子吧!」

「他們不提供盒子或包裝的。」那女仕也說。

我一再堅持,指著其他還沒有拆開放入櫃子的餐具盒子,要求把那些挪出來,把盒子先讓給我。那店員沒我辦法,只好照做,但堅持沒有可以包裝玻璃的合適物料如氣泡膜之類。

「給我一些報紙吧!」他只拿了三兩張。「宣傳紙呀,什麼紙也行!」他又去翻翻找找,還是找不夠。好吧!勉強他,也只是得到他一臉無奈。我決定自行解決了。

「看妳也挺會處事,難得英語跟普通話也說得這樣好。我見過很多香港人說的普通話我都聽不懂,他們都索性跟我說英語了。」「香港已經回歸中國十多年了,現在很多人也說一口流利普通話的。」「Really?」「就是!妳看我本來是土生土長的香港女生,現在也算說的不錯。」「那我得找個機會去香港看看啊。」「是,妳必須來香港一趙。」

我把一疊餐具逐一按大小套著放好在盒子裡,店連繩子也沒能供應。那女仕問:「妳們沒車?怎麼帶走這麼大一個箱子?」然後,看來有點神奇的,我竟然從手袋中拿出一個厚帆布旅行袋,把整個60 x 40 x 25 厘米箱子放進袋裡,看似輕輕鬆鬆的攜著去乘 tube。

藍藍問:「媽,怎麼今日忽然會帶上袋神?我也不知道妳有帶著呢!」「可能是今早感應到袋神召喚啊!」哈哈哈哈!

2014-05-31 16.26.25

袋神——這個在我人生第一個旅程 1989年,在日本與好友,花了折港幣三百多買的,一人買一個;車工堅挺厚實的 Snoopy 品牌設計的一個大旅行袋,其容量之巨大,大於一個中型行李箱塞得滿滿的衣服;這幾十年中,幾乎是追隨我走遍每一處地方;平常我很少帶它去購物,因為它總是在最後回程時大顯身手,把所有污衣吞了,讓我把整個行李箱騰出所有空間。

藍藍稱它袋神,它今次更神奇地,為我們把整箱琉璃餐具帶上。

而這套琉璃餐具,跟媽媽送我的過年全盒糖果盤,就像失散多年的親俚一樣——

家傳的全盒

有關這個琉璃全盒的故事,記在《全盒》與《家傳的全盒》中。

回家來,急不及待打開讓媽媽看;媽媽說:「將來藍藍要出閣,就連同我的全盒和這套茶具傳給她吧!」


1 則迴響

家傳的全盒

過農曆年,又是我把媽媽傳給我的一個粉紅老古董玻璃全盒,和一套萬壽無疆的茶具拿出來展覽的日子。

Picture

一年比一年更愛這件古董,一年比一年更會欣賞它,珍惜它——

可能也因為我已經一年比一年老吧。

 

這文原記於:別緻BEE | 19/02/07, 02:18 AM


 

[7]

是個傳家寶呢~以後再傳給藍藍。

[引用] | 作者 tracy | 22/01/10 15:01 PM
只得一粒女,將來我的什麼還都全是她嘛。
她都不知多懂寶,很小很小,去飲宴坐得發悶,就要媽媽手放在面前,讓她玩指環,每發現有一枚新顏色的寶石,就問:「媽咪,將來我大了,把這個給我。」懂價得要命!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24/01/10 22:00 PM
[6] Re: 可愛的全盒

Frostig : 好靚呀! 羨慕你呢!!! 😉

以前我唔知寶架,仲成日投訴個全盒好鬼重。全盒

[引用] | 作者 Bee | 08/03/07 16:48 PM
[5] 可愛的全盒

好靚呀!

羨慕你呢!!! 😉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08/03/07 16:27 PM
[4]

嚟同妳拜年﹗

新春愉快﹗
新年進步﹗
身體健康﹗
萬事勝意﹗

[引用] | 作者 靚媽靚靚 | 19/02/07 03:07 AM
[3]

很精緻的全盒~

祝 Bee 新一年身心康泰,心想事成~

[引用] | 作者 miko | 19/02/07 02:43 AM
[2]

[引用] | 作者 Todd | 19/02/07 02:36 AM
[1]

新年快樂,心想事成
最緊要都係身體健康^^

我家中已經好耐無擺全盒lu~

[引用] | 作者 Hak | 19/02/07 02:30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