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三俠葵花陣】終見葵花

三俠早已嫁作人婦,葵花也自非浪漫處——

去看花田,湊不夠大家合適出埠賞花檔期,急就章,聽說這裡有個葵花花田,還說這裡有難得品嚐的葵花雞,一種以葵花籽飼養的春雞。

有花有吃,三俠就決定,由澳門經由拱北,轉戰南沙…

熟路的可能一看就猜出問題了。沒錯,不管路程,不理交通消費的,就是這麼任性。

而任性不打緊,只需有錢有時間即可。只是,三俠覺得這次的任性最錯一回事是,抓車議價,坐得腰板都直了屁股生痛,就是划不來!

要來的,終於來到;雖然都有點千辛萬苦。

——百萬葵園

葵花園.jpg

首先,滴滴出遊很幫忙,只是要約得到車師傅,車來到面前,坐地索價,這來回做了兩趟;還是最後我們累了,不想再在街上爭議,這一程開價RMB600,並不算愉快的。

正如所有內地主題酒店,都企圖裝成一副「準備成為主題樂園」的東施面孔;對國內的環境有先見之名不必太高寄望,感覺就會好多了的。

這篇不想用情感上來寫,因為這樣肯定會很多主觀,將之當一篇景物遊誌。

用兩幾幅照片就表達到整家酒店的玩樂了。值不值得山長水遠去一趟,見仁見智了。

整體來說,跟中國短線團,管它酒店遠不遠,上車就睡,到步落車一看花田,還能算不錯的。

打著個皇牌——葵花雞,雞肉滑是夠滑,但實在很瘦小的一隻。用葵花花蕊造燉湯算另一特色,但味道一般。

餐廳大廚造的一席菜,也算有點水準的,精巧的,花過心思的。

家庭遊,對花田算是一看,到過;喜歡吃一頓精心巧手菜的;把每個小項加點分集起來,還是可以假日一遊的。

散客點菜,在國內算得上私房高級菜價錢,絕不平宜。也許,跟團大概不會是這些菜。

那麼,可能最懂玩的方法是,跟旅遊團,集夠自已家人朋友一席,加菜。


發表留言

【三俠葵花陣】加路餐廳

近年每次去澳門工作,幾乎都是環繞在漁人碼頭到皇朝區範圍,很多澳門朋友都會相就我,約在皇朝裡飯聚;事實上,他們一般都說:「皇朝那邊食肆多,反正我們自己都愛在這區裡選吃的。」

在我博裡找找澳門餐廳,我好像都單為這區介紹過幾家;不過,這區是工商區,目標食客都是本地工商老闆客戶,遊客反而是少的;而這種營運目的造就出高質素的餐廳存在空間。

兩俠從來沒來過皇朝區,在決定吃葡菜後;我好有信心地介紹:「轉角就有家葡式老餐廳,要不要會一會它?」其實早聽說這家很不錯。

加路.jpg

葡國雞、蜆炒豬肉、炸馬介休球都超讚;當然澳門的豬仔餐包依然最愛。

90s初,很常跟其中絲俠到澳門來渡週末,因為當時我們的男友都迷上澳門凱悅太白渡假酒店的自助餐。

我們手一拿起面前的豬仔包,都說非常想念當年該酒店內池塘邊的紅鶴餐廳 Flamingo;那裡的會聽音樂會追麵包的小鴨們。

面前除出麵包香而令我們引起那些美麗回憶,其實餐廳氣氛、服務員的熱情好客;也是跟那年的同樣。

陽光灑滿一室,三俠的笑聲淹沒了整間餐廳;我們向另一檯客人抱歉的笑,對方沒有介意,回我們笑容。然後,餐廳的員工都在後面打盹了…

我們走時一直說不好意思阻了大家午休,餐廳服務員說:「沒事,聽著妳們說說笑的吃的開心就高興。」

這樣的態度,不論食品都太值得推薦;更何況食物一點不差。


加路餐廳  皇朝區柏嘉街432-438號


發表留言

【三俠葵花陣】澳門雅詩閣

此三俠早已嫁作人婦,葵花也自非浪漫處——

遠遊不成,月俠說短遊都要殺出個優閒來;不如先到澳門吃吃走走,再隨遊廣東,隨便找處什麼好看好玩的就留一下吧。

談著談著,各提了幾個玩點;好吧!別煩,就串連好了。

先出發去澳門;三年前,大家自中學時代後,第一次發起一同渡假;因著我在澳門有個幾天連週末的檔期,兩位老友過來相會;由那次開始,三俠的定期外遊會就啟動。三年後重來,大家已經慣於彼此旅遊習慣,各適其所了!

我一般都是負責旅程上所有統籌安排,已經很懂澳門酒店的習性、收費、地段、設施…為了有覺好睡,我們選了澳门新口岸皇朝區柏嘉街339号 雅詩閣 Ascott Hotel ;秉承我們必須整個墟擠在一個房裡,我選了住宅式套房。

ascott 1

空間一流,傢俱設施都不錯,不過當然別要期望那個「廚房」是真的可用。唯一不滿是,酒店推介的介紹的無敵海景是——

欠奉,因為只高層可以看到海景橋景,而高層的全都是月租式服務住宿層。

兩位俠太平時朝九晚五,沒什麼的別早上吵她倆起床。所以一般早泳就是我獨處時間。

Ascott 有室外室內泳池,清晨七時已經有員工在當值;這天室內池有位外省紋身大漢在池裡引吭高歌;我只好退到室外去。

其實室外空氣有點清洌,我游不了多久,上去曬太陽;酒店員工走過來問我:「是不是冷了,室內的泳池是室溫的,比較暖。」

「我不便打擾那位泳客雅興。」我笑。

酒店員工笑開了:「才不,是他打擾妳游泳的雅興才真。」對這樣會說話的服務員真心讚。我只好裹了毛巾重入去室內,的確,為雅興冷壞不值得。

甫入水,才知剛才多任性,外面冷很多。這時池裡泳客再沒高歌,跟我寒喧。

原來是從黑龍江來的,說工作是司機,公司安排入住樓上的月租式住宅酒店;問我是否也是過來澳門工作。我裝一副什麼都不曉的傻少婦:「你老闆對員工真的好!」對方是什麼樣的工作,老闆大概是怎麼的來頭,以他能入住這號的居宅,難送猜不出來。

他有斷斷續續地在我每次游一堂稍停時都向我問,我就總是有一句沒聽著一句地答,答都儘說些可有可無的答案;這種夢遊太極,我清晨就會耍得出神入化。

女人獨自在外,切忌對異性表露好奇和熱情,客氣、不著邊際;就是最好的交手。

就在他問我多大時,我對他說:「我兒子今年25歲。」

他一臉驚訝:「不會吧。」騙你作啥,其實也著實作了詐,反正都正上水回房去。

「妳保養真的很好。」

「嗯,算是吧,給人寵養的肥豬也是差不多質素。」對什麼人最好用他慣性所見的情景去架構謊話。

信不信也好,總之不會打算接續對話就是;我反正對這類「遇見」毫無興致。

打個哈哈,回房洗好澡,會合兩俠嘆早餐去。

ascott2

 


發表留言

四川行:香港人的一卡兩號

好不容易才順利回到成都,不是車程,不因天氣——

是因為已經足有兩天兩夜,我只能靠回到酒店裡上上線,其餘時候,沒有數據,是連手機都不能接通。檢查過很多次,數據使用量還沒到預設的頂。在微訊的 手機充值 找支援服務,一直給我回訊:「系統正忙…」

峨嵋山地域是肯定不可能找到中移動專櫃,回到成都,連忙去找,還好城市裡的中國移動客服櫃台一如便利店……

回到成都,我心才定下來,第一件事先回到工作單位報到報平安。那裡是甲級大型商場,相信附近必有中移服務站。

結果,這大型商場裡沒有,附近舊街倒是有兩處,只是都答說沒辦法看到我的帳戶,要我去大一點的服務站。

當香港的好友們知道我在國內不能連線,都替我緊張,先試我卡是否餘額用光,大家努力為我的手機號充值;結果都先後退了回去。

為了電話卡這回事,我這兩日都心神彷彿,應了那個「機不容失」現代人咒。先不理了,先去把行李在酒店安頓好。的士途經一家是整個店堂掛大招牌的中移服務中心,我在想:「這下好了。一切就會好了。」

要注一下,在內地沒有在線是相當麻煩的,首先作為一個不熟路的旅客,不要以為隨便在路上抓住路人可問路,在國內大城市裡已經很少原居的,年長的未必聽得懂我要去的地方,年輕的很多只在該城裡工作,平常他們去哪也都靠百度一下;旅客問路,他們都張著嘴半天,然後就拿出手機在劃;問路,最好只問最靠近的地鐵站,是最穩當的。

好吧,那家店堂有近70平方米的相當規模,坐著四個服務員當值的中移服務中心,終於清楚告訴我:

  1. 我的電話卡帳是屬於香港的,他們查不到卡發生了什麼故障。
  2. 我的卡看來應該是壞了,但我作為外地客(沒錯,這時,香港人算境外)是不能立即申請一張預付卡,或月費卡的。對不起,回鄉証在這裡完全沒有可為!而且,服務員將我的回鄉証反來覆去看了好幾遍,他找不到號碼處,然後說:「從來沒見過回鄉証。」

那我卡壞了,怎麼辦?接下來幾天豈不是也沒有手機可用?

中港兩號卡,在成都,只得一個地方可以查帳、發替補卡——新華公園後門電信大廈一樓。但注意辦公時間,只限週一至週五,上下段,下午段至五時,午飯休息。

由遠洋太古里打的過去都要20多分鐘!

他們辦公時我在工作,我完成工作時他們也下班;有什麼鬼用!

香港人一卡兩號,好處當然是為著可隨時隨地連著 Facebook,瀏網絕無封鎖。但不好處就是,不好像我遇上壞卡,不要企圖打算在當地可以找到幫助。

還有一提,在國內,盡可能不要連上當地的免費 WiFi 熱點。

要在國內自助旅遊,最好先在國內開設一個銀行戶口,預先存入一點錢,連上支付寶。否則,手機出事時,JCB,. MasterCard, Visa 都用不上的。

 

 


1 則迴響

四川行:離線天,按摩天

從金頂下山來,我一直離線,是無法連得上線。

在反思所有可能問題,最後丟線前我好像收過一個 SMS,說是提醒我中國移動的一卡兩號月費計劃所包的線上數據已到頂;但問題是手機好像連基本通話都無法連上。

都市人獨自外遊,這驚非同小可。

我無法好好思考究竟是金頂上連 WIFI 而令我手機的 sim card 出事,還是月費限量花光;我只知道,我必須立即將我手機號復生,次者令我手機連上網絡。

我只好在觀光中心裡問有沒有中國移動的服務處?——結果,沒有。

於是我又問,有沒什麼方法,買什麼增值卡,讓我的中國移動帳可以重新激活?——結果,沒有。

那麼,我可以暫買一張預付卡先讓我上線,處理我一整天離線的聯絡嗎?因為成都那邊還有工作在等著我,我不該完全離線那麼久!——結果,沒有我手機可以合用的 sim card。

我在觀光中心徘徊著,因為如果那樣的話,沒辦法在線,我無法訂回程的火車,在觀光中心的對外公車,我也得先要訂票。但由觀光中心過去峨嵋火車站,是得打的過去的。這一來一回,既費時又不確定,我是不是先找處地方上 WIFI 問問蒙蒙或其他朋友給我意見?

於是匆匆回到酒店去,前檯請我過去商務中心問。商務中心的職員看了看我的手機,說也沒辦法幫忙,只能替我在網上訂明日的火車票,不過,最早一班已經是下午四時。我想起觀光中心公車總站的時間表,那是每小時也發車,問商務中心的職員:「車都會太滿嗎?一般會等上幾班車才訂到嗎?」回答說:「不會呀,一般都即發的車都能趕上,要不多人也只不過是下一班準能搭上。」「時間呢?」「火車的話2小時,公車的話大概3-3.5小時就到了。」「安全嗎?」「不會危險呀,我們這公車經營好久了,一直都很安全,幾乎全部旅客和居民也使用這車。」

那比較下,不必選了。連忙洗個澡,再跑出去訂車票。早一點出發,怎麼塞車都應該黃昏前回到成都吧!怎麼算都比火車早吧。

想起前一天視線掠過,對面有家健康中心;趁有時間,收起憂煩,按摩,這四川行峨嵋樂山都是我的玩樂天,不能待薄自己。

峨嵋健康中心.jpg

這裡很值得來,拾小梯上小樓,四周綠林環繞,服務員都很有禮,地方明亮光猛舒適。而且,免費 WIFI。不過,按摩放鬆,又上什麼鬼的線呢,都市人!

雲峰假日酒店側

 

 


發表留言

四川行:雷洞坪山庄

我是個不「泡麵」的人。

於是當我在山頂見到只有一個露天食堂,大家在吃泡麵時,我只好決定跟導遊小姐回到雷洞坪找家比較像樣的酒家吃。

我們最後選擇了雷洞坪山庄午飯。

在車上,我們談著天,我告訴她,因為我的味精敏感,我之前幾天在成都沒什麼可吃的。她對我說:「我家裡也不用味精的,我們峨嵋吃的好清淡,不怕。」

然後,她跟酒樓很嚴正地解說,今日客人患有味精敏感,絕不能放味精。

雷洞坪深山庄

點了山上名物:笋,竹笙、毛肚。

名物確實鮮香,但味道淡如水,平素愛吃的我,又看看身邊陪我大半天的導遊小姐,為不想悶壞她和我的胃口,只好再點了個香辣牛肉(少辣)。兩個人當然吃不下那麼多,結果導遊小姐打包了回家。

窗外忽然下起狂風大雨,我就那裡掛單在酒家裡看著雨。

來自都市的女人,下得金頂來,自然就打開手機,打算跟都市的網絡和朋友連一下了……

一直沒能上線……試了…再試…再試…

導遊說:「可能因為還在山上,下山可能會好一點。」但這在我理解是不可能的,她的手機一直在線……


發表留言

四川行:上峨嵋金頂

我一個女人出行,酒店大堂替我介紹一個私人的一天導遊,費用RMB200。沒伴兒,而且聽說很多人上峨嵋也有高山反應,這費用對於我省不得。

來接我的是一個在當地出生的年青女生,還跟家人住在山腰,她說她算是原居民。

這個導遊可比樂山那位友善健談盡責得多。

我們在觀光中心的公車站乘巴士上山上雷洞坪的停車處,別看輕這程車,全程需要兩小時,急彎共二百多個;我在聽到時已經幾乎暈掉,導遊小姐問我能不能在車上睡,這樣會好過點。明知這樣有點「可怕」,但在開車後不久,車駛過了峨嵋山山門,導遊就說:「這是正式進山去了,往下就是上山的急彎開始。」在看了幾個急彎後,我決定還是閉上眼比較好受(我實在太佩服那司機一手扭軑技術,超過180度的山彎,一個接一個…)

結果到達雷洞坪,全車都鬆一口氣,連忙下車鬆鬆筋骨。從這裡還要徒步半小時到接引殿,那是上金頂的索道站。

老人家不能走這半小時石階路,也有抬的軟橋,這裡稱之滑杆。不過這20-30分鐘的石階路並不算難走,只是建議最好還是帶上根行山桿,或在山上隨便可租用的竹桿。山上霧重路濕,如入冬更有結有霜雪,那也就不好走的。

山上之所以奇景處處,也因為地理環境奇峻,霧合霧散可以頃刻之間。我走這一段,都先由前10分鐘有薄雨粉灑過,之後10分鐘突然霧合蓋至,幾近伸手不見五指;眾途人都停在一邊觀賞,這種情況,大家也不敢太急於上行。

每日乘搭索道上金頂的人絡繹不斷,索道車廂就這樣擠滿人。但這索道卻是最重要的接引工具,這斜道讓遊人省掉大量在山上兜路的時間和管制了人流。

上得全頂區,迎面是一列正在重建的酒店;隨著近年峨嵋山的旅遊發展,山上的住宿嚴重不足,在前一篇中已經討論過觀日出的住宿考量。

這新酒店是將原先一幢拆掉重新建築,另一邊則是戶外食堂區,別對這個露天食堂賣的都是方便麵而嗤鼻,我後來才知以現時山上的物資供應,它成為最大的五臟廟。原來山上除出金頂的齋菜,精美餐食只獨一家金頂大酒店有提供,而且只單供應(時間不晚的) 晚餐。其他旅館也只提供住客限時的食堂指定餐膳。外來遊人,若不方便麵,要不就得帶備足夠乾糧飲料,要不就在回徒步上接引殿那段路上的小攤檔買小食,再要不就得像我,回去雷洞坪才能好好安坐晉餐。

金頂的美不在金頂,我忽然覺得我們這些港人一直被旅遊團的廣告騙了許多年。

金頂上有正殿,古名華藏寺。華藏寺始建於晉漢時期,當時,稱普光殿,後改名為元相殿,又稱「銅殿」。因其殿頂鎏金,瓦、柱、門、窗皆為銅中摻金建造,在陽光下金光閃閃而得名「金頂」。 《華嚴經》在東晉時傳入中國,因此自東晉時便開始把峨眉山當作普賢菩薩道場。 恰巧,峨眉這一奇觀與《華嚴經》所記普賢菩薩住地十分相似和吻合。《格薩爾王傳》中說:峨眉山像一頭步履矯健的白色神像,這和普賢菩薩騎象登山創建道場的記載極其吻合。佛經中記載普賢菩薩騎六牙白象。——摘自網上資料

沒錯,金頂的金佛像,正殿的金光耀眼確實是很耀目,但我覺得這人工美遠遠不及在這殿所建的平台四角可供遊人觀賞山中奇景,包括日出、峭壁、霧靄…種種天然變幻來得更具引力。

導遊給我指向寺側一處,正在忙於興建,說是政府支持的正趕興建全新一個拜寺待客區,會是全玻璃頂的建築,將方便遊人前來欣賞金頂的日出奇景。

但凡這些建設都是好壞參半;無錯這樣可能方便中外遊客,招待量大增,連帶帶動地區經濟;可是,這裡畢竟是天然地,保持仙氣才是最迷人處,太過容易到臨,可供匆匆觀賞,這裡定然被人為破壞。

祝願這裡能保持國內所說的「文明旅遊」吧!

別注:在索道站前,我手機響起提示,金頂沒有通訊網絡,遊人可使用峨嵋區專用 WIFI。然後,就是故障…(事件記下一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