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英倫遊:膠紙記趣

去旅行,有沒有想過要四處去找膠紙的?

的確,我們沒有想過兩母女會在 Portobello Road 古董市場 看上的不是古董飾物,而是茶具。而且不單止一套純銀的茶具;更嚴重得到,再加買了一套20件,1950 出產的琉璃茶餐具。

短短的三個小時,我們做了個很可怕的決定;買了兩套茶具——那負重並不是我們母女倆可以輕易處理的。

而最糟糕的是,古董店裡沒有夠量的安全包裝材料,統共才給我翻出兩片A4紙張大小的氣泡膜。

2014-05-31 16.39.52

一套四件的銀茶具都有相當重量,還要來一套廿件的琉璃餐具!

回到住處,只好在屋主的環保袋裡翻紙張,檯頭的廣告紙也統統給我盡用。

幸好,嫁夫多年,夫君的專業我沒十足都學了六七成,勉勉強強也把每件易碎品給隔離好保護好,只是沒有膠紙怎麼能把那些包裝定好不移動呢。

連忙拉著藍藍去跑小區最大的超市 Sainsbury’s 去,在這偌大的兩層樓高超市逛了一圈又一圈,每個部門都找個仔細,在文具、精品區更加每個架都不放過…只不過是一卷封箱膠紙吧,沒道理我會找不到。

嘿!就是找不到,連一卷比尋常書桌上用的那種寬多點的,就是沒有!這沒道理吧!只好找個店務員問。

「我們這裡沒賣。」他答。

「不可能吧!我是用來封紙箱的,這個寬度的…」我用手指比劃。

「抱歉,我們真的沒賣,那些包裝紙箱的,我們都會找搬運公司的人來提供的。 」他給我2厘米寬的那種。

我呆在當場乾瞪眼,你這是作弄我吧,怎麼可能全個區裡最大供應家用百科的超市會沒有寬一點的膠紙呢?!才只不過包個箱子,得要找搬運公司嗎?英國人,你這是耍我的是吧!

好!算了吧!幼條膠紙還是先用著來把那些隔紙定好位就是。

事件總算是「完成」了!我們把這批餐具放入大行李箱裡,先寄存在屋主家裡;打算去完了巴黎,再回頭接這批易碎品,就回港去。

屋主 Nina 是個非常熱心的英國女仕,她怕我母女倆去巴黎路途不熟,一直在跟我保持通訊,確保我們安全抵達巴黎,愉快旅遊。然後還堅持我們不要趕著由 Waterloo 折返她家裡提行李,她就把我們的行李都帶著去上班,下午讓我們在 Waterloo 站短聚領回我們的行李,也好跟我們道別。

我們雖然一再說不必,可知那行李箱不是尋常,我們那日擅自把她家裡的廣告紙雜用紙統統用完來包裝那套琉璃餐具,已經深感不好意思,怎麼說要她替我們扛行李去上班又帶到站裡交收呢?可是她一再堅持,她老公駕車,不煩,能處理的。說是就當是感謝我那晚替她備的晚餐和美味的中國湯。

可是,當我們見到身型嬌小的她,替我們獨個兒把行李帶到 Waterloo 站會合點時,我還是百感交集;要是她處理得不好,把其中一件給打破了怎麼辦?要是那行李弄傷了她怎麼辦?

杞人憂天的——是因為太緊張那箱古董餐具吧!

告別了她,打算把行李整頓一下,就要出發去 Heathrow Airport;除了預計那堆行李過關總是會相當傷腦筋之外,想家了,想快點完成十幾個鐘航機,回家去,家總是最好的。

打開最大的行李箱,整理好——奇怪!就是有一邊鎖不上。以為是放置的東西不平衡,又把東西左左右右調好平均,還是不行。拿掉更多,還是不行。人在 Waterloo 站樓上靜角,滿頭大汗,越急越亂。藍藍在旁看著幫不上,乾著急。

怎麼辦?不是現在才來要買新的行李箱吧!去哪買?怎麼趕得及!發現行李箱只是有一邊的鎖閂出了不對位的故障,把行李緊緊裹好,還是可以的。只是那緊縮膠膜要在機場才有,由這裡去機場還有好一段路,怎麼辦?!

膠紙——如果在香港,一卷封箱膠紙可以解決。可是,昨日已經體驗過「沒有膠紙」的故事。等等!那邊有家店,我知道他們一定有!

我跑去過幾家的一間花店,果然!花店店員在包手上禮束花的底部時正用著5厘米寬的膠紙。我指著她手上那卷問:「我緊急,請幫個忙,我想向妳買一卷這樣的膠紙。」

「這是我們店用,不賣的。」她答。

「我明白,但我的行李箱故障,急需,請破例幫我這個忙。」她跟另一位店員商議後,問我:「我們賣給妳2.5英磅,妳可以嗎?」是是是,我還能還價嗎?!

把行李箱張開的那邊重重綑上那5厘米寬的膠紙,那膠紙卷救我一命。

好吧!這故事教訓我們,去英國,最要緊帶上什麼呢?

就是一卷封箱膠紙啊!

2014-06-06 14.58.31


發表留言

英倫遊:穿越三代的琉璃餐具

想到明日要告別倫敦,睜開眼睛看著小窗外整亮夜未曾片刻停過的大雨,心裡想著的幾件事——

  • Rains cats and dogs…今早還能再見廠長嗎?(注:廠長是鄰家小貓,每日過來跟我們打招呼的。)
  • 這樣的雨,我們還能順利和好心情去遊 Portobello Market 嗎?
  • 雨下得這樣大,看來藍藍還是不可能在海德公園 Hyde Park 裡完成一次寫生吧!
  • 要把女兒叫醒嗎?還是就讓她好好的眠?她是那樣睡得好愜的,這小樓閣好像根本就是我們的家,只不過只住上這麼幾個晚上,我們卻好像住在這裡很久了。

旅程上看躺在身邊熟睡的女兒正好夢,看了幾回床前小窗,雨豆大在斜窗上滾下;情感很糾結。

終於藍藍醒了,我問她:「今日這樣雨勢,還要去古董市場嗎?」「去!」「那我們悠悠閒閒的造早餐,就看天會不會收起一點雨勢,讓我們去一趟吧。」

其實在倫敦的這些天,母女倆有哪一天不是悠悠閒的呢?倫敦總是隨時會下點雨,反正每個早上都密雲。我們總是先後下床,我洗漱過就下樓去做早餐,她去洗澡,然後早餐過後,她收拾洗盤子,我開始化妝更衣。天天如是,就比平常在家裡的早晨生活還要協調,自助互補。

2014-05-31 08.40.50

 

去 Portobello Market 之前是有談過想為家裡置一套銀茶壺,小號的就好,用來裝飾用。看上好的可能買幾隻手繪花陶瓷茶杯吧。會不會給我們踫上 Wedgwood 的古派玫瑰花繪骨瓷呢?

由 Ladbroke Grove tube station 出來,進入 Portobello Market 範圍不久,我們已經快速鑽入一家古董什貨店裡,全都是幾及高至天花的木櫃子列排滿整個店子,家居品、曾經時尚的各式名貴平宜都有的飾物、碗碗碟碟……隨便的,有個空位可以擱著就那樣的擱在那裡。

我們是幾乎同一時間看到它——粉紅色琉璃餐具。看到它,很明顯是因為先入為主,因為那顏色似曾相識,不!根本就很像我媽媽送我她的一隻由少女時代所買,一直珍藏到送我的「嫁妝」的那個糖果盤。

「不!太大了,而且來到英國當然是找骨瓷啊!」我們當時異口同聲:「才剛到,當然先走走看看,好東西總是在後頭的。」

好吧!當我們終於買到了想要的銀茶具後;在 Alice’s (專賣糖果風的可愛茶具,就像愛麗絲夢遊仙境 Alice in Wonderland 裡的茶壺茶杯風一樣的) 店裡見到在賣的都是產自中國的杯子後,我們站在街角討論:「買那種印度的花式套具?」「我不贊成。」「沒看上哪套 Wedgwood 的。」「是啊!失望呢!」

DSC_0228

 

四眼對望!還是那個它吧!「好!」

毅然立心,就是在進入市場第一眼看上的那套琉璃的吧,走了那麼多家,越看就越覺得那套才是真命品。我們再也等不及,要以最快步速,穿過開始綿密的細雨,沿路快步回去,母女心一致,要快過去,要是這麼巧就讓人買了,那就是這旅途的遺憾了。

可沒想過,那東西可能已經擱在那櫃裡超過十年以上,可也沒遇上它的新主人吧。

兩人反向穿過重重人潮,重認回那店。不是誇張的,兩人停在那櫃子前時,確實有點微喘;也可能是太興奮了;指著它,說:「We want to have this set, please.」

2014-05-31 12.04.18

這套東西以件頭計算,可能是這店中數一數二的一套,店務員連忙把亂七八糟的收銀櫃檯收拾出空位來;與其說收拾,倒不如說他是粗粗魯魯地把把一堆東西撥到盡可能的盡頭,勉強騰到可放這套餐具的最大一隻盤子,然後逐一把其他件疊上去,讓我們檢查。

世間有句老話,叫:「瘦田沒人耕,開耕有人爭。」也許大家去過古董店偶爾都會遇上這情景。

就在我們把第一件捧在手裡細細檢查時,旁邊有人伸手摸檯上另外的杯子,說:「Oh this is good stuff!」是一位華人樣子的太太,她問我:「會說普通話的嗎?」

我們就這樣開始交談,她人優雅,談吐得體;是真心為我們找到這套好東西而高興。她是第三代由北京移民來到英國的,已婚根居了英國,這日跟兒子來想找點小東西。

這時,店員在乒乒乓乓的,企圖把大疊的琉璃餐具放入一個大膠袋中。我連忙向他要求要包裝,需要盒子。但他竟答:「我們沒有包裝的材料,你要自己辦。」「那也得替我找個盒子吧!」

「他們不提供盒子或包裝的。」那女仕也說。

我一再堅持,指著其他還沒有拆開放入櫃子的餐具盒子,要求把那些挪出來,把盒子先讓給我。那店員沒我辦法,只好照做,但堅持沒有可以包裝玻璃的合適物料如氣泡膜之類。

「給我一些報紙吧!」他只拿了三兩張。「宣傳紙呀,什麼紙也行!」他又去翻翻找找,還是找不夠。好吧!勉強他,也只是得到他一臉無奈。我決定自行解決了。

「看妳也挺會處事,難得英語跟普通話也說得這樣好。我見過很多香港人說的普通話我都聽不懂,他們都索性跟我說英語了。」「香港已經回歸中國十多年了,現在很多人也說一口流利普通話的。」「Really?」「就是!妳看我本來是土生土長的香港女生,現在也算說的不錯。」「那我得找個機會去香港看看啊。」「是,妳必須來香港一趙。」

我把一疊餐具逐一按大小套著放好在盒子裡,店連繩子也沒能供應。那女仕問:「妳們沒車?怎麼帶走這麼大一個箱子?」然後,看來有點神奇的,我竟然從手袋中拿出一個厚帆布旅行袋,把整個60 x 40 x 25 厘米箱子放進袋裡,看似輕輕鬆鬆的攜著去乘 tube。

藍藍問:「媽,怎麼今日忽然會帶上袋神?我也不知道妳有帶著呢!」「可能是今早感應到袋神召喚啊!」哈哈哈哈!

2014-05-31 16.26.25

袋神——這個在我人生第一個旅程 1989年,在日本與好友,花了折港幣三百多買的,一人買一個;車工堅挺厚實的 Snoopy 品牌設計的一個大旅行袋,其容量之巨大,大於一個中型行李箱塞得滿滿的衣服;這幾十年中,幾乎是追隨我走遍每一處地方;平常我很少帶它去購物,因為它總是在最後回程時大顯身手,把所有污衣吞了,讓我把整個行李箱騰出所有空間。

藍藍稱它袋神,它今次更神奇地,為我們把整箱琉璃餐具帶上。

而這套琉璃餐具,跟媽媽送我的過年全盒糖果盤,就像失散多年的親俚一樣——

家傳的全盒

有關這個琉璃全盒的故事,記在《全盒》與《家傳的全盒》中。

回家來,急不及待打開讓媽媽看;媽媽說:「將來藍藍要出閣,就連同我的全盒和這套茶具傳給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