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四川行:香港人的一卡兩號

好不容易才順利回到成都,不是車程,不因天氣——

是因為已經足有兩天兩夜,我只能靠回到酒店裡上上線,其餘時候,沒有數據,是連手機都不能接通。檢查過很多次,數據使用量還沒到預設的頂。在微訊的 手機充值 找支援服務,一直給我回訊:「系統正忙…」

峨嵋山地域是肯定不可能找到中移動專櫃,回到成都,連忙去找,還好城市裡的中國移動客服櫃台一如便利店……

回到成都,我心才定下來,第一件事先回到工作單位報到報平安。那裡是甲級大型商場,相信附近必有中移服務站。

結果,這大型商場裡沒有,附近舊街倒是有兩處,只是都答說沒辦法看到我的帳戶,要我去大一點的服務站。

當香港的好友們知道我在國內不能連線,都替我緊張,先試我卡是否餘額用光,大家努力為我的手機號充值;結果都先後退了回去。

為了電話卡這回事,我這兩日都心神彷彿,應了那個「機不容失」現代人咒。先不理了,先去把行李在酒店安頓好。的士途經一家是整個店堂掛大招牌的中移服務中心,我在想:「這下好了。一切就會好了。」

要注一下,在內地沒有在線是相當麻煩的,首先作為一個不熟路的旅客,不要以為隨便在路上抓住路人可問路,在國內大城市裡已經很少原居的,年長的未必聽得懂我要去的地方,年輕的很多只在該城裡工作,平常他們去哪也都靠百度一下;旅客問路,他們都張著嘴半天,然後就拿出手機在劃;問路,最好只問最靠近的地鐵站,是最穩當的。

好吧,那家店堂有近70平方米的相當規模,坐著四個服務員當值的中移服務中心,終於清楚告訴我:

  1. 我的電話卡帳是屬於香港的,他們查不到卡發生了什麼故障。
  2. 我的卡看來應該是壞了,但我作為外地客(沒錯,這時,香港人算境外)是不能立即申請一張預付卡,或月費卡的。對不起,回鄉証在這裡完全沒有可為!而且,服務員將我的回鄉証反來覆去看了好幾遍,他找不到號碼處,然後說:「從來沒見過回鄉証。」

那我卡壞了,怎麼辦?接下來幾天豈不是也沒有手機可用?

中港兩號卡,在成都,只得一個地方可以查帳、發替補卡——新華公園後門電信大廈一樓。但注意辦公時間,只限週一至週五,上下段,下午段至五時,午飯休息。

由遠洋太古里打的過去都要20多分鐘!

他們辦公時我在工作,我完成工作時他們也下班;有什麼鬼用!

香港人一卡兩號,好處當然是為著可隨時隨地連著 Facebook,瀏網絕無封鎖。但不好處就是,不好像我遇上壞卡,不要企圖打算在當地可以找到幫助。

還有一提,在國內,盡可能不要連上當地的免費 WiFi 熱點。

要在國內自助旅遊,最好先在國內開設一個銀行戶口,預先存入一點錢,連上支付寶。否則,手機出事時,JCB,. MasterCard, Visa 都用不上的。

 

 


發表留言

四川行:365天的信

一個人時有一個的冒險趣事,也有一個人的浪漫時候。

一個人在途上,我很少覺得很寂寞;像這個旅程,感覺應有很多靜處的時候,於是我把小娃娃嘓芝帶上,把她的小衣服小裙子裁好,準備睡不入眼,犯悶時就替她做衣服。

藍藍也吩咐我帶著畫簿和水彩,會畫點東西的人都不會悶;何況我還有板腦……其實會寫字的人,一支筆,一張紙都可以磨掉半天,還有手機,雖然它這幾天沒有了訊號,但它還是一台很好的相機。

很多時的結果,畫簿沒動過,娃衣一件事沒縫過。噢!一個人的旅遊,其實可以很忙,很忙,忙得一躺上床就睡死了!

我知道,我這個年紀,能夠做到這樣,也是一種福氣。

這天午後,想找處地方下午茶,前一天剛到步太古里為時已暮,太古里裡走不到一圈天已黑了;這地方的店子多如繁星,就像遊客到香港,來三五七次還是在中區裡逛,說那裡走也走不完的同樣。

一個人,不愛去星巴克,最愛鑽那種年輕人小本經營的文青咖啡店;在負一層的餐廳區,見到這小小一家——貓的天空之城

進來未必因為咖啡香,未必因為裡面的可愛小精品,但一定會被一列的櫃子吸引——店裡一面最大的牆是一列到頂的格,上面列著十二個月份,每個月份一號到月底;即是說一年的每一天都在這裡佔一格位置。哪,這些格子用來做什麼?

店的另一面也同樣地到頂的層架,不過,這邊放的是讓客人選的名信片;款色繁多,客人總能找幾張送想念的人吧!

既然是咖啡店,店中央當然有檯有椅,不過,有趣的,是檯面的冊子。每檯都有兩三本,是讓客人隨意記心情用的。

買一張明信片,寄給364天後的自己。也順手喝著咖啡,翻閱一下其他遊人的心情箋,很寂寥的動作,卻是免費獲得很多會心微笑。

%e8%b2%93%e7%9a%84%e5%a4%a9%e7%a9%ba%e4%b9%8b%e5%9f%8e1%e8%b2%93%e7%9a%84%e5%a4%a9%e7%a9%ba%e4%b9%8b%e5%9f%8e2


成都春熙路遠洋太古里負一層M020

 


1 則迴響

四川行:拿破崙再不失落了

如果沒有遇上,就沒有忐忑;沒有遺憾,就沒有想念——

因為那塊拿破崙與那把破壞力強的膠叉,我可能沒有那麼渴望著再吃一塊;成都,我希望我能在離去前給你多一次平反的機會。

這天,跟蒙蒙約在太古里;我人生至今還沒有長時間獃過在內地,卻能在內地認識幾個疼我的朋友,我應該很榮幸;愛屋及烏——是我認識的那幾位內地朋友也是很得人愛,所以愛她們的,一聽到有個大姐要幫忙,都來跟我親愛一番。蒙蒙就是我內地認識一個小妹的大學裡好同學,是成都人;聽說我要到成都來,立即先行在 wechat 裡替我速速補習補習。

她一直在當我線上即時旅遊指導,對我的行情很細心關注,每天也很體貼,給我來訊看我適不適應,吩咐我別要忙壞。

我提前在峨嵋趕回來也為著要跟她見面;可是,這天我沒有了網訊 (這在另一篇裡會說說我的窘況,港人的中港通竟然就會出現這樣!) 從峨嵋回到城市,完完全全沒有電訊的陌生地生活,心裡一直不安穩。也怕蒙蒙認我不到,相約時出錯…忽然像回到中學時第一次見筆友,那種不見不散的約…

不同的是,我們約在 GUCCI 店外,而我早到,就穿著一身破爛的走入這家名店裡逛;還好,沒受白眼之餘售貨員都很有耐心陪著我遊逛了一趟。這很可能我穿的實在太怪誕,他們一眼就知我並非本地人。約到這裡來,其實無非只為好讓蒙蒙容易找到我。

可能因為這些天都一直跟蒙蒙在網聊,甫見面她已經認出我;而我們反更像大學裡的同學沒見多年一樣,太多太多話要趕著聊。

只好趕快找家咖啡店。

「姐,星巴克嗎?」蒙蒙問,見我皺皺眉,她說:「那邊有家好像靜一點,容易讓我們談個天昏地暗。」然後,就在拐那角過去那家,她踫上真正的大學同學一家,蒙蒙回頭說:「姐,跟著妳也交運,給我撞上這老朋友,她大學後結婚都沒再跟大家連絡過啊!」

我覺得我才沒這個彩,不過,看她跟老朋友遇上很高興,我也在旁感覺高興。有些朋友,就是明明白白彼此都在同一個城市裡,十年廿年卅年不再踫上一面的還是比比皆是。我也有這麼些同學、曾經很多一起經歷的好朋友…也如是。

The Temple Cafe 是家意大利菜餐廳,餐膳那邊裝潢典雅得讓人有點氣為之一窒,旁邊只做早餐咖啡的輕食間也相當寧靜;服務生告訴我她們店裡有賣拿破崙餅,而且相當受好評的。

我這一天去到這裡,都太順利了,感恩!

的確,在這樣一個好地方;一杯紅茶,一件高水準的拿破崙餅,一個好聊的美人兒;這個午後,實在美好!

the-temple-cafe


The Temple Cafe,成都太古里

 


1 則迴響

四川行:太古里

成都裡,一處不得不去的地方。

就像香港的中環國金,連著太古廣場;名店、美食、時尚、當地特色、國際都會的匯集……都在這裡。

而且,這裡面有文人的朝聖地——方所。

一天其實不夠遊太古里,認識成都當地盛年潮人,會說幾乎每兩三天就到太古里一趟,不是約了朋友喝一杯、吃頓飯,就是在裡面喝個咖啡…

裡面由一組老建築物、一所寺、一幢城中最頂尖的金融中心、一連串世界頂級品牌店、潮物店……地下商場裡滿是都市創意滿滿的時尚店和年輕人食店……組成包羅萬有,目不暇給的一個區。

而且,四處靜隅通道都設有不同類型的既可休閒又可觀賞的裝置藝術品,可觀性非常高,是必到行程。

%e5%a4%aa%e5%8f%a4%e9%87%8c1

%e5%a4%aa%e5%8f%a4%e9%87%8c2太古里3.jpg

 

 


發表留言

四川行:半點兒

到步時督見一家很雅致的旗袍店,多麼想直衝入去。

我由結婚後,一直保持衣櫥有不少於一件的旗袍,可是,隨著年紀漸長,身型轉變,最後留著的,是大概十三年前裁縫給我造的,用作公司在馬來西亞分行開幕禮當司儀時穿的,我大概五年前再請師傅由長旗袍改為短的。

這真絲的大繪花旗袍,在前年參加完一個中國會晚宴後,決定也讓它離開我了。

2013-11-02 16.24.32_副本.jpg

終於工作完畢,臨走那天刻意抽時間去一趟這家雅致的旗袍店看看。

我既不是什麼標準的可人兒身裁,不敢妄想一入店就能買上稱身的;於是我作好打算,只需要寬身能穿的可,或量身選料訂造寄到香港來也可。

%e6%97%97%e8%a2%8d

店裡的現貨大多都有新穎設計的袖子領子,那種我們現在最愛稱作 design details 的特式,有綑上手織法國蕾絲,有鑲上珍珠子或翡翠小鈕,更多是有漂亮得令人愛不釋手的刺繡…

可是,就是沒一件現貨合我穿;沒辦法,對於成都人,我這高度與身型屬於外國人規格。我轉而想訂造,兩位店員抱歉:「我們本身不接受寄到香港,需要你自己來取,試身。」我說我不介意付所有運費保險等。

「也不行啊,最低限度要量身,三天後來試身再精準量一次進行修正的。你現在量身做好寄出,我們怕根本無法精準,做出來不會好看的…」

很無奈,但也理解的;對製作有要求的,不該讓顧客牽鼻走;對作品的品質保証要有堅持。

對這店,有一份敬意,欣賞。只好想想下一次去成都得早預時間,再來!做旗袍!


天仙桥北路2號地下

 

 


發表留言

日本:好心翻譯

為這個瀨戶內海藝術祭2016 秋會,每早清晨就得醓在高松港購買當日船票。船期少,要在島上看夠藝術設的點,不能住距離高松港太遠的地方。

這日,我們由香川(Kagawa) 的宇多津(Utazu)轉入住高松港附近的高松華盛頓酒店。這商務小酒店位於龜丸町,即高松購物區裡,食肆林立。

每天小島遊,這日還遇上微雨;身上衣服都髒髒的。酒店設有自助洗衣服務,我需要到大堂換一些硬幣去洗衣房投幣去。

前檯人員替我換yen100時,我督了一眼櫃檯上三疊短篇告示;那是給領導的一些住房溫馨提示。

不過,快速看那繁體的,看不明白。日本人的中文文法不流暢是當然,但這告示不只不流暢,是驟眼看幾乎不能理解。

看了一會,前檯不好意思,但困難地用極有限的英語(時為深夜)解釋這個告示不是給我的。

我原先只想告訴他「不在使用,放關鍵退到前線」是不能教人明白的。但再往下面看,忍不住替他重組整篇。

前檯自己也覆看一次我的字蹟,確定那些漢字他都能看清楚;那我送佛送到西,跟他在英語上覆述一次,以確保我替他重組的句子正是他告示裡想說的話。

結果,他一疊聲跟我道謝。我騙他我是當翻譯(也不能說騙,反正偶然也是我工作一部份)。

次日早晨,竟然見到前檯已經把所有紙條都換了新的,就正是依我替他改過來的。他一見是我,遞上前晚我手寫的,再一疊聲感謝。我反而覺得不好意思,因為發現我其實譯得不算好,因為根本沒複看一次。抬頭原寫「領導」這個錯了我也沒注意。

前一夜,我一定是太睏了。


發表留言

擲鈔票的人

為求要親身歷練社會上形形式式的人各式觀感、生活態度、處事行為……等作更深人性探討;我家小姐堅決要暫時撇下學業,初闖江湖。

與所有年青人一樣,先從零售業處起步。當個有日資背景的連鎖店售貨員,要參與入職訓練,輾轉在不同的分店裡跟各樣脾性的店長和資歷較深的同事們學習。

好友們都關愛有加,頻說何必在外受氣,在長輩公司找份優差就好。我和大塊對這沒持太多意見,藍藍自小有她自己主見,不是爸媽說兩句就會依話而行;她有決定會知會我倆,到願意分享時一般是已經有所體驗,分析過思考過。

她在外邊見識不同的人,也是我們希望的事。這短暫的停學,我們仨商議過了,決定了,就全力支持。

這天,她跟我提起一種人的表現,很是奇怪,她想不通——

就是到店來消費的活像個大爺,大刺刺地從荷包中抽鈔票,一疊的擲在收銀面前,像剎那他就要表現出他就是全城頂尖富豪一樣。更有趣的是,在找零錢時,這種客人在收銀面前會攤大著手,而眼睛卻望別處,手當然也沒攤得絕對平坦夠寬,於是零錢硬幣就從手指隙裡掉出來,然後他還要給你白眼:「你是怎麼做事的?錢都不放好,害我掉錢!你還不快去給我拾回來嗎!」

「怪不得日本人統統都愛在收銀櫃上置個小零錢盤,為什麼香港收銀檯卻覺得那小盤礙事多餘?」藍藍問。

「如果是我,沒辦法改變店裡習慣和規定的話,我會把錢重放入他手時,用另一手拉著他指頭接好;很溫柔笑道:『麻煩先生抓好硬幣了。』」藍藍笑我這種造法很不合時宜,要是先生投訴店員故意輕薄,怎麼辦?!

事而世易,也不能說她這擔心是空想。

「但妳不覺得人們總是愛裝帥,把鈔票擲在檯是很侮辱人的鄙行嗎?」原來藍藍的問題在這裡。

的確,我也遇好多這種人,以前職場上,好些大老闆都有這種奇怪的習慣;或許,我們那個年代司空見慣,覺得大男人都有這副架勢,我們這些小女人,自古以來就比較委屈,這種小事也沒覺得什麼。今日回想,嗯,的確,這種表現是有一定的悔辱成份。

「可是啊!」我跟藍藍說:「這是那個手擲鈔票的人在人格/處世態度上表現,有問題也是他個人問題啊。被擲的應該不會是被兜頭擲在臉吧,那麼是擲在檯頭罷了,這只能說那人的行為很有輕侮那事。收受的人又不是在收私款,何來被辱呢?把心境微調就能看開的,那有什麼大不了。要是說看不過眼這種人行為嘛,那很簡單,雙倍有禮地,依足服務業收銀禮儀,雙手把錢捧著,拉開嘴巴笑:『先生,請拿回你的錢。』要是能令他意會自己那之前動作是輕侮就好,要是不能也沒什麼,他還是他,他只代表他自己,架也是他自己丟的。而妳卻不同,妳的回應代表著妳自己、妳家教,還有妳工作的店子。」

「我發現惡客與好客的出現,是有週期;一般在這樣的惡客出現後,只要很有禮地回應他這種無禮。後面就會出現一個好客,好言安慰我:『那個人也真是,哪可以這樣的。』」

經驗中,我遇過的,那種習慣性把鈔票,狠狠地擲在檯面、櫃檯的大男人;其實都只是錯覺自己這動作很帥,而從來沒有人敢在他面前說:「你這是很侮辱人的,而且樣子看起來就跟那些電影中飾演惡霸流氓一樣無異,看了就讓人噁心。」

我相信要是有人這樣對他說過,超半的從此就再不敢裝這所謂的帥了。信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