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故友留給我的和服要動手改造了

故友Tomoko 結婚時的和服外罩衣(羽織)(因為是禮服式,其實簡單說,也是一件和服);用的是一幅很漂亮的絲料,而且是我們之間一個難明的默契顏色;所以當大家分享各自結婚照時,她就說:「我早就覺得妳也會好喜歡這件。」

然後在她走之前一直記掛,要夫君和媽媽緊記要把這件和服交我手,就說:「無論怎麼用也好,我就知道只有妳有能力好好的使用它。就留著,也是個紀念。」這樣的留言,無疑也是一份無言的重壓。

一直不知道怎麼處理,穿著,袖子對我來說太短了。而且這顏色,我的適齡早就過了。要裁開,怎麼裁?造什麼的…實在無法可施。當日帶了回港,自然今日也帶了回來。跟林太討意見,說想過改動少許,整件當浴袍也好家常服也好,可行嗎?林太說這是絲,每次要手洗,這想法不好。

林太給我看她把一套改成兩件平常穿著,建議我也做類似的。說是看來不難明,但要動剪,我怕最後又心硬不了。

結果她先動剪解體,然後說眼不好了,難以整套完成(因為要保留和服本質,很多縫合必須手縫)。今日去聽她講學,討論改款細節、尺吋;我幫忙完成全拆件(將已變黃變舊的絲裡全拆)。

最後議決,我負責手縫上身部份的埋邊。她負責下身給我重新設計成半截裙。

好吧,big project, kick off!


發表留言

話別前的飯聚—前輩賢伉儷

一個快樂得難以形容的飯局,就係由第二碟餸後就一直唔記得影相;最後連合照都唔記得得影;但我們一起散步,談天、我陪他們等車,大家擁抱。

賢伉儷是由GE時代相識的前輩;太太說上次見我時,bb在我肚入面。先生一直有跟她提到跟我見面談什麼,說喜歡我爽朗聰明談笑風生(我不忘讚太太好大方);於是展開我們兩個女人對自己身邊人及婚姻的相似態度的深談;抱歉這刻先生變成陪坐。她今日超愛我送她的禮物。好愛我為她調的香味,那是尤加利加檸檬。上一次送他們的蠟燭,香味也喜歡;但孫女也好喜歡那味道,一直說不相信是蠟燭,所以爺爺送了給她。

記一下今晚豐富全海鮮宴;鹽焗蟹、清酒煮花甲、豉椒炒蟶子王、椒鹽賴尿蝦、粉絲蒜蓉大扇貝、椒絲腐乳通菜、招牌馬友砂鍋炒飯。

之後他們跟隨兒子孫兒們回去NY,約定保重,跨過萬里會再相見!謝謝前輩這位好好先生一直關顧小妹我,以前身在金融的日子,他都常給予鼓勵;這幾年還是每次茶聚大家都天南地北,談得高興,我每次都獲益良多。26年後重遇太太,也是性情中人,他們兩夫妻相處互相包容敬愛,也是我的榜樣。

世界也真實在細小——

因為賢伉儷要回NY,叮囑我一定要過去相聚盤桓,提到我也應該是有好些業務伙伴和好友會在美國才對;我說我業務有關的全都在西岸裡,不是Miami就是Orlando;NY 就只有兩位Aunties,確實有機會一遊也得要去探望探望;就提到上次auntie到港也百忙小聚了,順提到這位女強人 Auntie 的品牌;誰知前輩說:「真巧,我一位好友是她前合作伙伴(香港及大中華區)當年她來港也大家在一個非正式場合裡介紹過,匆匆見過一面。然後太太有位好友是她的私交好友…」啊!What a small world! 

但廣東名門竟然不造酸辣炒蜆,有丁點的失望。


發表留言

北海道的蒟蒻皂

在2016年之前已經初遇這皂,在京都,但當時只當是手信;自己回家用了,覺得不錯,可是,不記得自己在哪裡買得回來。結果再遊京都錦市場時,仔細的聽完店員講解,試用各款不同美容材質的蒟蒻皂;才算是被深深吸引著。

每年去神戶,我都盡量抽個一天半天到京都走走,也總不忘在錦市場大買特買一番;於是順理成章,我就會買夠一這皂在理解上是純精油及金泊,我相信有加入純米化妝水之類,凝結很可能是寒天粉。我自己版整年夠用的量。也試過轉介好友後,自己存量不夠,就請去京都旅遊的朋友代購,但皂始終有點重量,有些朋友不太願負上這個責任,尤其是男仕啊,他們覺得專程為女性朋友走這一趟,身邊老婆怕要生氣了。(買給老婆不就是好嗎?哇,妳說啊,折兩百塊一片皂啊,最好還是別讓老婆見上,妳還說要我帶她去那裡!)表弟去關西遊,我支使他去代我帶回來,一口氣帶回來幾種不同香味,也給他媽媽買幾塊(看!還是小表弟聽話。)也試過不想麻煩人家,在台灣找到網上代購,可是最後還是要麻煩台灣的好友代付代寄。

究竟有多好,要這樣勞師動眾啊!

試用過眾多不同味道美容功能的材質中,金泊一款是最適合我皮膚用。我用這金泊皂已經有五年不間斷,每早用這皂在手心搓泡洗面,用手舀冷水,用毛巾印乾(緊記不要擦面不要用溫水,除非室內溫度都低過十度,我才會用微溫的水拍上面)。秋冬洗完會再拍上爽膚水(我最常用不外乎萄正宗/ 廣源良菜瓜水)(無錯,我花在面上的不是很高消費,實用就夠)。早上洗面很重要,但也不必繁複,做對的事用對的東西,一件就夠。這皂洗完不會覺表皮拉緊、乾燥或脫水起小粒狀(這些我從前捱了好多年,覺得好討厭,大家可能記得我是表皮好薄好易脫水而敏感紅的混合敏感皮膚)。

不過到今日,香港看來只有一家專賣入口各地肥皂的專門店有售,賣價是原日圓價的接近一倍。而且很多時也沒有金泊那款。

最後,科技的方便,讓我看到淘寶上竟然有賣。鑑於對淘寶上的假貨充斥,實在不敢妄然去訂,畢竟訂貨、溝通到運送所花的心力金錢不少。結果找到這家,堅稱是日本原店授權。但基於淘寶對海外賣家的限制,只能賣給中國境內買家(香港是境外在這不想再深討了)。所以在購買時,就必須經由國內的親朋友幫忙了。

https://baixuebenpu.world.tmall.com/p/rd837382.htm

皂碟內,舊有的是原裝在日本京都店買得。新的一皂是在淘寶賣家處運到。經由我以多年經驗認證,是百分百的真貨。因為所有包裝真實無誤,皂碟內一件快用完的名為京都金箔,新的是神戶北野金箔;視覺質感上也完全一樣。

好幾年前,我已經在企圖解構這皂的成份。不過試驗出來的不是太硬那質感不及他們造的好,就是過快融掉。所以,我依然向他們訂購,依然在用他們產品。

#來自日本的手工潔面皂
#蒟蒻皂


發表留言

較剪之裁剪刀

左起:行淳作(韓國「長」裁剪刀),日本Kai-H裁剪(早代,來自媽媽初年學藝,快60年了),紅布包了的有刻我的名,是庄三郎,是我初年去學裁剪班,媽媽交我用的。接下來正中的是日本廣吉作,也是來自媽媽的收藏。

右三把是布用牙剪,純銀色的是勝家,不錯選擇。黑柄的是當年在內地裁縫替我在JINLIQI (內地著名跟外地品牌合作的剪刀廠)所買得的,我覺得損耗快,應該是鋼水不夠好,上手也較輕。藍色的是近年在日本購得CLOVER 細牙布剪,性價比高,是我近年愛用的一把。

下面兩把,就是我說的剪刀不一定要買很貴價錢,首先搞清楚它的用途,如果粗用、常用、買較剪時秤一下剪頭不要買太輕太薄,不受力,剪刀的鋼水就直接影響剪刀的耐用及可磨耐用性,刀身沉實才會見到鋒口較寬,張小泉是好剪(這剪已過了第一個十年依然鋒利如昔),夠沉實夠墜手,鋒口夠寬可以磨鋒,在中港買,價錢不貴。但一般手工用剪,AEON living Store/ Daiso 賣的$12/ Yen100行不行呢?行!白色那把彎剪(一般使用),我就是購自 AEON,手柄設計好、彎度好,但鋒口較幼薄,不要預算它能捱幾次磨鋒,所以,決定它是用來剪紙,就一直剪紙好了。如何使用好較剪,下面再說。

我正在整理我家的較剪。我算是個「較剪癡」,但因為裁衣可能只佔我工藝科1/3左右,而且有些也是承自媽媽的。之前已經出讓了兩把自己早年買的,但承接了媽媽三把老剪,只好先放棄自己手上的。

我家裡有個習慣,每個角落都幾乎有把較剪侍候,但用途設定是剪什麼就不可另剪其他物料,對於來我家的朋友起初都覺得我好古怪,但我女幼受庭訓,對於較剪如何使用早已經習慣。而上我藝習課的學生,也會知道,我第一課一定會提到如何使用較剪。

這麼年我所策劃及現場處理的活動或花藝佈場等,我腰間一定配備兩把私用剪。任誰隨意取我較剪亂剪東西,必遭我苛責。在活動佈場時,每人所派較剪,若不能按我指示分好用途,或隨意亂放或隨便亂剪而導致那較剪作廢,也都必定遭我嚴責;可能這裡有同我工作過的朋友早見識過。

較剪用得好係非常重要。這圖裡上排都是裁布用,下橫放兩把是我其他工藝的基本常用剪。剪刀未必需要買最貴的就好,開封、保養及專用才是最重要。

這些年一直有好多朋友來問:「一把較剪本來好好的,但突然一日就不再利,有時甚至就地罷工,再剪不到東西。買把較剪才十元八塊,只好丟了再買。」(於是每次在活動場見完場四處也是作廢較剪,慘不忍睹。)有些朋友也問:「為什麼有些較剪只能用半段鋒口,總是不能爽快一剪就全剪開。」問題s最終其實不外乎根本沒搞好如何使用較剪。較剪鋒口在開封後剪布就剪布(其實剪布料都有分質料,不過尋常家用已不會細分),剪紙的就剪紙,剪完紙去剪布(或交替)起初一兩剪也許還未察覺,但慢慢剪刀再也剪不到布,不信可以去試剪絲帶,剪刀利口的破壞立即可見。更甚者,好多人無為意,隨手拿較剪剪一下碎髮(懶去拿髮剪嘛),於是剪刀一下就死掉了,已不用說剪紙時不為意踫上釘書釘、小銅絲之類。然後,另一問題是,較剪不能摔,不可敲(這個說出來好像很多餘,誰會敲剪刀?但我親眼看過好多學生也有這類習慣,尤其長剪,很喜歡將剪刀頭敲另一手手指或檯面,不知是否是量位、定位、緊張…什麼;總之,就是不自覺在剪前,先把剪頭敲一下)。更多是不小心把剪刀掉落(其實由手上掉到桌面已足夠令刀口受損),剪刀的鋒就已經「休克」了。要急治「休克」了的剪刀,又回到找磨刀專家醫治(現存磨刀人專家真的極少,而且價錢不平宜),而且也得要剪刀本身刀口夠寬夠厚可供「醫治」。所以,剪刀貴買就得要小心呵護,剪刀買平宜的,也還是要小心。之前所說在佈場中,我最討厭亂用較剪的,就是因為好的剪刀一時三刻不能替補,沒有好的工具很多「工藝」都做不好。

剪刀原先好好的,突然變得只可剪半段,3成可能就是曾跌過剪,是撞了內傷。另外7成就是正中曾剪過頭髮或硬物;不要看輕頭髮,頭髮對鋒口的傷害絕不小於幼如絲的銅絲。這類「鋒傷」肉眼是看不見的。一把好剪刀不論買價多少,只為一根頭髮而廢掉,我會認為是一種極端的浪費。


發表留言

手工藝用的迷你小熨斗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

這種迷你型小熨斗,是女兒買來打算造小娃娃衣服時使用;感覺上,只不過在桌面插上USB取電,應該挺方便的。

可是,熱力很有限,用在布料上,或熨一些摺褶,根本就熱力不足;於是,它一直被丟在抽屜裡。

早前遠方好友委托我為她收集一套2020年,當年市場在用的新設計所有面額的全新紙幣。因為我搬家時不慎,把夾在膠片中保護的紙幣,連同膠片套一起捲曲了角。

想起了這個小熨斗——果然,正正合用。


發表留言

神戶的洋菓子源來

時時有朋友問我為什麼這麼些年來,總是在說神戶有很高水平的西式蛋糕西餅甜品,是我所見日本各處地區中(普遍會說除東京外)最高平均水準的地方;但反而很少像一般香港人瘋狂在談論大阪吃蛋糕。

我在兵庫県洋菓子協会営業者会員創業年表裡面找到日本協會所列的創業歷史,以及就兵庫県(早年以神戶市為主要洋風文化地為主)的洋風流入時代的記錄——

「1867年(慶応3年)神戸港開港、明治元年(1868年)居留地ができる。(8,000坪);明治32年に居留地が返還された(31年間)洋風文化の流入…」

每年我都好喜歡看神戶這個洋菓子協會的比賽作品,然後在神戶各大百貨店甜品部,各糕餅店櫥窗去追尋他們所設計的蛋糕的變化。

智子很多年裡,都會給我寄她家裡所訂的聖誕蛋糕的相片;每一年為家人選個別緻的 クリスマスケーキ 洋菓子聖誕蛋糕,是很多神戶家庭的「傳統」。然後,我希望我可以將她這個「傳統」延續下去。

神戶大多數的洋菓子(包括烘焙包點、甜品)都是這會的會員。關西地區甜品師的技能考核,由昭和34年 (1959) 就已經在這裡開始。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

後注:已經很久忘記了自己曾經都是個很活躍的 blogger,算不算得上是 influencer,有時啦,有些文章的爆炸力不弱,有些文章也流傳著近十年還是每月有雙位瀏覽增長;只是我一向不打算認真經營;我意思是喜歡經營文筆,但不經營文站。
今天是我由2005年博客的紀念日,1111就我而言是網絡文耕的光棍節,

來時光棍,什麼都不懂什麼都沒有;十幾年後依然光棍,沒成就,沒伙伴,一個人瞎記,一個人瞎遊,只經營一個人的紀錄冊。


發表留言

Today’s brunch – before a hard long study day

Brunch Menu

  1. 成熟煙薰車打芝士配磨菇百吉包 mushroom and chedder bagle
  2. 半生熟雞蛋 soft boiled egg
  3. 紅豆燒餅 今川焼き (Imagawayaki)
  4. 鮮藍苺 fresh blueberries
  5. 鹽烤杏仁 salted almonds
  6. (M&S Strong) 鮮檸檬紅茶 lemon Tea
May be an image of food and indoor

朋友們在看到我最近在造不同的百吉圈圈包早餐,問道:「是自己造麵包?」才不是,最近的生活好忙,好一陣子根本無閒暇造麵包。況且造麵包真的不是我在行的事情。買的就好。又問:「早上,上哪兒買百吉圈圈包?」「在冰櫃裡冰著,用時熱就好。」確實,香港家庭比較少會買一些 百吉圈圈包放在冰櫃中備用。偶爾嘛,就買來轉換一下心情,早餐創意。

早幾天在AEON超市,遇上了Snowdonia Smoked Mature Chedder 的臨時專櫃,推銷員跟我閒聊了十多分鐘;問的問題讓我有點驚訝

  • 店員問:「妳能很快就把那麼多芝士都吃清,不怕受潮壞掉?」
  • 我:(不太能夠立即意會問題,錯愕中)
  • 店員:「好多人買時都問怎麼儲存,每次買這麼一大件芝士,最後可能都是壞掉。」
  • 我:(不好意思說:「哪妳公司不是該先在職訓練中教你們怎麼應對客人的可能提詢嗎?妳就會知道我可以識得怎樣去儲存好而沒壞掉?」)「有些芝士公司很貼心會為客人提供剛好可以把開了的芝士儲存好,不過最重要是每次吃完都用保鮮紙把切口都緊緊地貼著封存,每次使用乾淨的切刀把準備吃多少的芝士切出,切開來吃不完的芝士不要跟未切開的芝士放在一起。總之不要讓切開的部份接觸太多空氣,儲存盒也不要太大,留著太多空氣在裡面;就能減低發霉,當然也必須存放在冰櫃的奶類保溫格裡頭。未吃的芝士不要拿出來擱著備著太久,溫度變化太大也是會變壞的。」(香港的潮濕真是非其他國家的生活可以比擬想像的,也是實事。)
  • 店員又說:「有些客人像隔壁的酒商有來買,一買好幾塊。然後說這些芝士不是煮的,就這樣空口吃。哪我們怎樣才會吃得掉這一大塊啊?」
  • ……我開始有點芫爾。好想請面前推銷員,反推銷我給她老闆,那位招聘人員的入口商考慮我當他們業務顧問……

在分享這段時,很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被愚弄?是不是要我在班門弄斧公眾鬧笑話的呀?不過推銷員接著又講了很多她自己的事給我知;她說兒子在英唸書,她告訴兒子正在替這品牌在推廣產品,但兒子說這200g一大塊對於一個獨住留學生來說太多了,所以也一直沒有買過。

談到這,我撇下懷疑的心;猜想這媽媽只是看我就覺得親切,覺得我該了解一份媽媽的心吧。我安慰她:「孩子難得出外唸書是一種人生體驗,買來跟同學們開個芝士派對也就是,就算自己吃不完,真的壞掉了又如何呢?那幾十塊換來一次發霉觀察也不是什麼壞事。」再說,我在這位推銷員手上買的200g,售價HK$99,上網看到在英國本地網上價格才4.5英磅,平宜太多了。往後要在神戶也找找,看會是什麼價錢了。不過神戶好像還是很少英國入口食品呢。

這天,我的幵百吉圈圈包,不也切下兩厚片熟成煙薰車打芝士嗎;兩顆車厘茄、在沸水中稍煮過的磨菇,一小片酸瓜,兩片莎樂美腸,小撮新鮮菜。就成了,新鮮又美味!

來一杯大檸檬紅茶,大量維生素C。

Freezed bagle may not popular in HK family’s fridge stock, but rotated stock is good for switching new ideas.

Today I did a new try, homemade with snowdonia smoked mature chedder which I found in Aeon Supermarket another day, I was chit chat a long while with the promotor as she was asking me how I can have the cheeses stored well in home’s refrigerator, that’s a most popular question to her from local people during buy-hesitation. She told me her son loves cheeses but never tried to buy such a big cake of cheese even he is now staying alone in London. Chat politely and not to comment any too much beyond the gossip is better courtesy, I told her to encourage her boy more experiences. That’s no harm to check on a moldy cheese anyway (dark aunt mode). Certainly she sold me the fixed price HK$99/200g cake; no discount. And I checked the price online in UK just £4.50… Let’s see if I could find it in Kobe and finally how much selling there.

The bagel is make with cherry tomato, (slighly cooked) mushroom, salami sausage and pickled a thin slide; some veggies.


發表留言

透明雨傘

在亞洲幾個常往來的國家,對送贈傘子有著很不一樣的意思。

小時候媽媽有說廣東人叫傘為「遮」,有借借聲之意,不好意頭,所以遮還是自己買的。

出來工作,在隸屬日本集團的酒店,跟日本百年傳統公司裡工作,代表公司去送高級傘子給客戶作禮物,是一項尊敬交好意思。

後來,常往返日本,見日本的傘子質量和設計,實在高出香港的很多;於是也愛買來送朋友。90年代,我們特別愛以小傘子諧音粵話「風雨中死擋」的「死黨」來暗喻收到朋友送的小傘,就代表彼此是很好很好感情的好朋友,有難同當的意思。

到得認識台灣朋友(我算比較遲,要到00年後,才有認識到台灣人並成為到好朋友級別的),才知道台灣人忌收傘子作禮物,因為這「散」諧音不好寓意。見我由香港刻意選的時尚娃娃頭摺傘設計實在可愛,給我塞回一元,說要跟我買下這傘,不讓我送。我才上了一課。

說到透明傘,81, 82年香港曾經紅遍整個中學生圈子。從前的學生很少擁有自己的傘子。家裡人用什麼、用舊了的,平價的…就是學生用的。傘子在當時的社會物價中不算是平宜的東西;壞了的傘拿去維修是常識,在永安百貨買把美美印花布的潮款多是有較寬裕閒錢的太太們,也多捨不得在風雨中使用,平常帶在手袋裡只為擋擋太陽罷了,一般都愛惜得很。

透明傘在香港並不流行,一直到80年代初,出現了透明傘上印著單色的小圖案,粉紅色、粉黃色、粉藍的單色小花、小屋等印花配同色手柄;當年賣HKD20,就這樣在年青潮物中平地轟起,幾乎每個中學女生都趕忙去買一把。這價錢大概就是一個酒樓午飯的價(當年學生飯盒$8)。

我當年也慕時尚,三四天不吃午飯也要去買一把粉紅的。可是這傘不堅,沒幾個月就折骨了。那些透明膠布片濕時黏搭在一起,曬還了又是發黃;總之那很快就會被丟被嫌棄的。直至第一次在京都看見這被港人笑名為 「Tissue 遮」(即可隨買隨用隨棄,便利店裡只售¥100,當年對折港幣6-7元)在雪下變成一頂一頂的雲(厚厚的雪在傘上積滿,白白的,不規則的,軟軟的,就像一頂一頂的棉花糖)可愛得不得了。

而且,在那種美景下,途人,恁你的傘子多華麗多美,也是多餘,也畢影響著那份雪白的靜美,就只除出天然的——那積在傘頂上的白雪,和在雪堆空隙露出可愛的面孔和小片風貌。

美人兒,白皚皚的雪景……構圖中都容不下任何其他人造的色彩。由那刻開始,我其實愛上透明傘。

現在由日本帶回香港家收藏著的一把是印上櫻花圖案的;在日本時覺得好美,可是在香港的雨裡,又覺得太格格不入。而且,香港太陽熾熱,這透明傘對於什麼UV都是零保護……

影像
全文請擊:https://jpninfo.com/tw/230127?fbclid=IwAR3rO32ySGsjOepm0AO-8Rz7so2zvP-rJ5bdlWIrQsXHnfZrsYGV3GU7JJw


發表留言

鑄銀花藝首飾初試

近年我可能成為了 craft KOL;沒聽過這名字嗎?大抵由那些 Food/Beauty/ Travel….KOL上延伸理解呀,就是.不斷參加不同的藝作課程,然後做推廣介紹,這可以嗎?

當然,這只是說說笑。參加藝作班,是自己掏腰包,而且都是個人興趣,怎能說成商業活動呢。況且有些學習班招生不易,授課的手藝老師很多也不是長期正職生產(設班授徒),有時候推介容易,推廣很難。

不過,值得有點驕傲的說;活了半生,現在有時間有資源,手指還靈活;挑些很有興趣的學習,學得興起接下去研究,學得一般的就當自己給自己多添件小玩意就是。

我是有點手藝的小天份,就是。

如何能知?正當大家都還在挑銀花材挑個沒停,我已經比拼好;目標明確,不能貪多(這從我的課上學生處學來),考題清析(該要做到什麼就選恰好能達題的),美感與創作要平衡。

今天是第一次去大館的上課,是 Touch Ceramics 與 Gold Steed Atelier 合作的純銀風信子。胸針金工工作坊;來授課的是 Chris Ka Leung Li。

自稱金工學問零蛋的新進(興趣)學生,在上課後,突然覺得自己過謙了。不是嗎,其實焊接我早在整作時尚飾品時就常用到。當然相對起授課老師帶來的輕量版焊接工具、超聲波洗機……等等,我的只是偶爾需要用上的小事兒。我倒想說說,學習時先抱謙厚虛心是應該的,也許這些都是現在年青一族沒有從家教裡學得的。

我這位金工零蛋生,在這體驗班裡,表現應該尚算令人滿意的,這個人,最低限度是我自己、我身邊一些珠寶首飾上有造次的朋友們審評。

這個工作坊在這場地,能以HK$1080上3小時的課,雖然在裡面其實未能學到什麼金工技術,手觸及的只不過是組合、拋光等非常皮毛的知識;但在於自己為自己創作一件可戴飾品來說,這價錢也就非常值得。

Chris 老師的作品

課上十一個學生,是我近年所參加的工作坊上最大規模的;也是可能因為這樣多學生同場才能讓課上成本分擔。不過十一個學生對老師來說這負擔非比容易,Chris 全程忙過非常,每個學生車輪轉的在等他進行焊接、再焊接……他幾乎沒有太多注意力和時間在每個別學生的作品上點評和給意見。這也是我唯一對這工作坊有點不太滿意的地方。

場地是有替學生拍了照也有替學生拍成品照,可是,看來那只是他們官方紀錄,卻沒打算給學生回送一些紀念時刻。雖說沒明文規定場地需要這樣做,可是具有接續的互動才能抓得住這些學生的情意結啊。我當然希望有收到場地在我上課期專心一意在打造我作品時的當場照留個念啦。(我可不是來忙自拍的學生咧!)(在這方面,我真心要讚一下我自己,每次課堂,我都既要照顧學生進度,也有逐一替學生拍照片,還會在過程中提示學生微調作品…等。我可是一腳踢,是全面的。雖然也不見得每樣事都做得完美,但每一項也不能少掉啊。)

在課程完成前,趕忙也去欣賞一下其他同學的作品——

就是剛才的小菊作品啊!加上了蝕刻液,層次明顯了。放著就已經是一件藝術擺設。有同學笑謂這可能是一件高級的食具——筷子座。也是很不錯的主意。

世事不會無緣無故的,我之突然對金工產生興趣,自然是已有一些新點子想法。希望這之後,我能一步步接近我這點子,並履行出來。


發表留言

Nuskin Spa 的個人體驗記錄

【不是廣告】

話說我近日投資的 Nuskin Spa機,本來係打算我同個女用;咁現時係我手當然我先享受。玩咗兩個禮拜,究竟有咩係真實覺得要記下(大家都知我係個問題大嬸,一個連美容院都唔去,對美容美妝抱勁多懷疑的孤寒大嬸):大個啲功能我未有梘著到,但一些小作用已經有出現效果:


1) facial spa 機的波浪頭,第一次在手背上拖幾下,已經成個手背一條紅痕,係嚇一跳,以前見阿姨幫阿媽係背同頸狂刮的所謂「砂」同樣,但我表皮從來好易紅腫會痛所以從不受落咁樣刮砂。我拎隻手畀大塊先生睇,佢都問我痛唔痛,叫我停唔好搞;但因為完全唔痛,老友話可以理解為「刮砂」,於是我由佢。大概15分鐘後紅退了,之後一個星期我再做一次。手指再無格格聲(因為漲痛我好多年都有推hand cream時柔柔o拍手指骨,我知這是不好習慣,但不o拍走那些「骨氣,手指會好硬,做手藝時唔舒服),近年夜裡手指會漲痛,早上起床一段時間手指都幾乎曲不到。為了保持手指靈活柔軟,手背「去砂」我要時時一得閒就用hand cream左右手推拿,有時一日要做兩次。這兩個星期,我沒有手指漲痛、沒有半夜和早上漲得曲不得,手背甚至沒有「砂」,而且我突然驚覺我幾日沒有塗hand cream,手指骨到表皮柔軟度好好。


2) 自2019年,我開始進入更年期,我開始大量掉髮,掉得心驚肉跳,原先的量髮厚而天然鬈是我年少就有的標誌;所有認識我經年的朋友都見識過我的髮量。但近年掉髮掉到我覺得恐懼,頭髮變得很幼很弱,剪了幾次短髮,髮絲的幼而無蓬鬆感是我人生覺得非常陌生的感覺。雖然我聽從我妹妹提議用一個按摩髮爪每晚都做10分鐘按摩,也買了好幾款養髮的用品,儘量減少染髮次數;但掉髮沒減,只是加速新生髮;於是我想,起碼得到平衡吧。這兩星期每次洗完髮,用facial spa機的梳頭把養髮的營養液來做頭按摩,這星期早上梳頭據髮已好明顯大大減少,頭髮的柔靭度,手指叉在髮裡能感受髮粗度。所以,近日我可以重又束馬尾了。


3) 昨晚磬臨睡新嘗試,我將之前買的那瓶雪肌精全無香無色的 hydro sleeping mask 加了露華濃最基本的anti-winkle essential 用facial spa 的波浪頭推面。今早塊面真係同剝殼雞蛋,個保濕係全入裡面(這種感覺,我大概係1X年前用韓國某款蛋白撕膜係做到嘅),近年用韓國的金泊撕膜都仍做到滑但就明顯水份無入到裡層。所以我幾乎肯定咁樣效果已經能幫我做到係日本最乾燥日子不再表層脫水(呢個係我一直好煩惱的問題)。我接落去做每晚做足一星期睇睇個變化。
我,從來不是 beauty blogger/KOL,所以,我只係同知道我狀況的朋友們講。唔好再「笑」我天生麗質,我受不起;但我真心懶整我塊面就係人都知。呢度識親我嘅都「好幾年」,重點係個個都見過我真面目。我當然私心想話幫我閏蜜推下佢產品,因為佢超有耐性等我呢個超級懶人同問題大嬸主動同佢講:「喂,我想買…」所以佢deserve 我給大家的分享。我上面講過啦,我對於美容係好孤寒嘅,我向來乜都可以搽上面,從來無追定一個品牌,除咗「金泊苣蒻皂」所以阿閏蜜都從來唔逼我。

而且,我嘅問題天天都多,佢嘅售後服務耐性少啲都應該都畀我激鬼死。哈哈。

我唔能夠話大家買啦,始終買一套咁樣Spa機,成幾千大洋;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要相對市場價格,豐澤同幾間按摩椅品牌都開始積極開拓這種美肌小儀,而且都係三兩千有三兩件任選合用的組合價。 我個人好相信這類美肌儀科技會越來越普及,越平宜。

不過,若然覺得這個幾千元,能像我這樣,貴買平用,其實也真的算物超所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