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青山下的青山塾

塾;古時指小型學校,現代日文中通指少學生人數的教育中心。

青山這地方,又多少市區的人認真想起,香港有這麼一處好地方?也許懂得青山不是指文詞中「青山常在,綠水長流」,或者歌詞「青山原是我身邊陪…」就只會問:「青山公路嗎?」還是在說:「日本的青山嗎?」

別笑,的確,在過去多年中區工作中,有時跟同事們聊起我居住的地方有一幢山,它叫青山;而年過五十以上,才會答得出:「青山寺嘛,我年輕時去過。」青山寺,八十年代,我新遷到這地區時,去過一次,早已經剩下頹垣敗瓦,肅條得很,也再沒什麼看頭。

所謂的青山,整個地區早已被新開發,當年名為「衛星城市」、「新界新發展市鎮」——屯門,這名稱取代。

然後,有朋友常問,住屯門那麼多年,你這區怕是再沒地方沒去過吧?

有!很多,屯門地域所蓋括其實相當大,連接天水圍及元朗;現在統稱新界西,要山有山(青山只其一)、要海有海(香港整片西面沿海岸線)、田在元朗錦田一帶還能見到、要鐵路有西鐵,也有全港獨一的輕鐵系統、要草要樹要沙灘、高級學府名校、廠房樓上商店、大商場名店超市本地新鮮農作傳統美食……統統都有!

今日我就要去一個三十年前新遷屯門時拜會過一次的好齋地方「清涼法苑」;這地方幾十年來都以清修地,傳統但精巧素菜著名,但地點清幽,在沒有西鐵前,不自駕拜寺的幾乎絕跡不到。我曾跟這地方毗鄰不遠多年,也從不踏足。前幾天無意間在 openrice.com 找食肆,給我見上,旋即給「多國菜。新派素食。咖啡」所吸引。

有事要去嶺南大學開會,約好女兒會後在這地方吃下午茶。近年在大學附近發展出來的幾個私人屋苑,我只知外概,殊不知已將清涼法苑包圍在內;結果,屯門人用 Google 反給 Google 愚弄一番;由嶺南大學與錦暉花園外的屯富路(車路入口)進入,在那個小圍村的外圍石牆團團轉了一圈,重回到西鐵兆康站外連接到疊茵庭、嶺南路往大學入口的範圍,才正式見到清涼法苑入口;而其實在嶺南大學對面的興德學校,就有一條小路直入清涼法苑的。(由西鐵兆康站,信步走到清涼法苑,其實只需要5分鐘)

map青山塾,一家將書本連結素食的輕食堂。

寧靜———

充滿著濃濃的書卷氣息———

 


發表留言

栗子雞蛋仔

早前參加一個在灣仔動漫基地的手作市集,鄰攤買了好多包不同口味的雞蛋仔,說是附近那家「媽咪雞蛋仔」裡買的。

但當時我和藍藍正在吃中東店做的大漢堡,飽飽呀,不能再吃。

再次經過,眼就看到那張長清單的配餡;對我來說最搶眼就是栗子無疑。

可是,賣$29,會不會太過份呀。但看來看去還是心思思想吃栗子啊!好,就決定一試,這天沒吃下午荼,頂多連晚餐配額都賠上好了。

心想,栗子蓉的,是罐頭吧,就不要弄得酸了啊。

誰知一扳開,不得了!裡面每粒蛋仔都有栗子!

2017-05-04 17.50.31

2017-05-04 18.02.43

這樣啊!日後我還能吃其他味道的,其他地方造的——雞蛋仔嗎?!


發表留言

荔枝豚肉卷

喜歡吃荔枝香煎鵝肝,但這個不能多吃。

也喜歡用豚肉捲著車厘茄來烤……

今日買了鹿兒島豚肉,卻沒買到車厘茄;不過,雪櫃裡正好有幾顆荔枝——

2017-07-01 19.46.01.jpg

2017-07-01 19.55.01.jpg

捲好,用小籤定好。

我是使用 echome 電熱板把它們烤熟,掃上 OK甜酸烤醬,就成。

2017-07-01 20.29.49.jpg

甜甜的,夏日夠清新,大人小孩子口味。

 


發表留言

櫻花、鰻魚與玉子在元朗的共聚

大廚向 J.O.B. 特別推介:櫻花鰻肉玉子燒

J.O.B.——是我跟氣球師 Jeff,與另一伙伴 Oku 的合稱 的合稱。這三個人聚起來開會時:商議、吃和喝總是同步。近年 Oku 有前世小情人急召回家抱抱晚安,不許夜歸。這 J.O.B. 已經好少聚會,而且每次都約在元朗;不過,元朗近年早就變身新界西的美食匯,每次借個題目飯聚,來挑一家餐廳,也不容易的。

今次選了新開張的「豊洲刺身日本料理」;一於去看看有什麼新噱頭。

這個櫻花鰻魚玉子——果然一出,奪個頭彩。

驟聽三樣不關連的,走到一起。可是,我們這個 J.O.B. 不也如是。本來各有自己的專業、自己社交圈;忽然走到一起,也就能拼出另類火花。

用料的豪邁,大家都哇出了聲;鐵板上,鰻魚還在吱吱響,脂香滿滿的,醬汁在鐵板上繼續灌入玉子。男人們說這種大碼食物特別叫滿足;以為一定係粗豪的?不是啦,上面一層帶甜味的桜でんぶ,又剛好把整件事鋪出一層浪漫。

絕對是主打無疑,看了就直流口水,饅肥美,厚甸甸的,玉子也絕不馬虎。兩個女生來吃可能來一盤已經要搖白旗。

大廚來打招呼,問食感如何?向有氣球界大食王之稱號的 Jeff 連聲讚好,我比較擔心這個格價 (才賣$108啊!)會不會要虧本?大廚笑指 Jeff 面前的:「還不及這龍蝦拉麵要虧本,但這沒辦法,大老闆喜歡吃這碗,說是虧也得要同街坊們分享。」望一望這拉麵賣多少,才$98,怪不得他這麼說。

大廚阿喬很年青,對造菜、研新都很有勁兒,坦言說著元朗餐廳眾多,大家質素都好高,要佔得一席位就得要多加新意思,他跟老闆們都著緊食客反應。還提我樓上設有兩個派對房,新界區多大家庭,聚會都喜歡多元化多款式的,他們這些都注意到了。

與面前兩位好伙伴每次飯聚,都會點很多款式的菜;我這單一女人就有幸每款都先嚐;偽食家就是這樣育成啦。當然我另有任務,就是擔任私聚攝記嘛。

吃的好,照拍好,時光就只記著好!

食物樣子花過心思,練習拍照的興味就來了。

難得談得投契,就連大廚也同來,乾一杯吧!

 

 

 

 

 

 

各式刺身才賣的超好價啊!那個白味噌黃金三文魚飯團,裡面滿滿都是三文魚的。還有汁燒一口牛肉飯團,才賣$42,不是太優惠街坊嗎?!


豐洲盛鮮刺身日本料理  元朗昌盛徑元通樓地下4號鋪  2443 6638


發表留言

點餐時侍應大聲應諾喊聲好!我就知沒點錯。

給我在一天忙碌中,偷得一個小小的四十分鐘午飯。

「辛苦搵唻志在食!」係一句廣東人老話。

辛勤四處奔波,我把選家別緻小館坐下吃午飯,還是去喝杯咖啡,還是吃一個小甜品;視為整天工作的小酬勞。

這日行程實在趕,本不敢奢望。

卻竟然給我踫上一家馬來小館——班蘭小館.

午飯時段剛過去,店裡靜下來,但午餐牌上還是有第一號的:招牌海南雞飯,

想起前幾天,才跟伙伴說過最近一直好想吃海南雞飯,這正好。

原本手機已經收好,決定在午飯間專必一意吃。

可是,飯餐一到,舀了一口湯;忍不住伸手去叫相機。

不能不推介啊,湯裡–好大塊糖心蘿蔔(這大概不算出奇,食材不貴)但湯竟有濃濃鹹香,而且湯帶點厚度。難得啊,只不過是個例湯罷了,這訝,先加分!

雞好滑好白,未入口整碟在面前已經傳來陣陣芝麻濃香,單這樣賣相加這香氣已經得分非常高。用筷子翻一下,下面的手切薄青瓜,兩層疊,雞汁都入去瓜片了。

以為薑油香飯,這下應該只好敗陣,竟然也沒被比下去。誰能想到,雞太滑口,我竟然吃得忘了扒飯。結果,湯、飯、雞都給吃個我美人照鏡。然後…才發現,我今日午飯是絕少吃那麼大的一碗白飯。這碗裡,幾乎等於我兩個晚餐的飯量呀!

抬頭見他們皇牌推介星州黑胡椒炒蟹,還真有兩秒想點菜。這裡還有供應星州桔子冰。

要讚一下店面,乾淨企理,空調涼快;對於這悶熱的夏,這太重要了。店員都好有禮。再檢看一下他們的 facebook;呀,怎麼只得五百多個喜歡,這不是太隱了嘛。

進門時,我未坐下就跟侍應說要招牌海南雞餐,他大聲應諾,響亮自信的喊了聲「好!」。我就知我沒點錯菜,沒走錯店了。

19060151_10154891742246896_1421880168001027820_n


發表留言

祖菜館

驟眼,我以為「粗菜館」,但看上去裝潢不對。

Jo’s Choice.——

很支持這種本地,而專心無二致造好食物給客人的小店。

太子有家隱在很多夜晚聞名的小菜館同火鍋店的大南街裡。漂亮爽朗的女生獨自掌店。

主要是手造自選細合漢堡,也有好些精致西菜,如芝士烤茄子千層、也有供應 All Day Breakfast。

我這個很簡單,自家製香草牛肉滿堡配磨菇酸青瓜;小店沿牆雙人檯子坐著,一伸手把點訂遞上櫃檯給店長……然後就是嗅著每一個材料的香氣撲鼻而來。

burger


發表留言

栗子蛋糕

家裡,就只有我跟媽媽最愛栗子蛋糕。

今日母親節,前幾天出遊旅行前,我同藍藍說起,很久沒有吃過栗子蛋糕,想吃。

結果她沒買到,只畫我一張「栗子蛋糕」母親節卡;也很歡喜。

她知道我醃尖挑惕,現在市場賣的很多蛋糕我都不太喜歡。

不過,難得早上跟媽媽喝茶時,問她要不要吃栗子蛋糕,她說好。

於是,弟弟弟婦陪我們走幾家餅店去找,沒看上的。幸好還有大塊先生為我們跑去另外遠一點的餅店,總算買了個不錯的,孝敬他丈母和老婆。

18423943_10154778919971896_2094871231224118485_n

我和媽媽對於栗子蛋糕,其實算係一種回憶的執著。

小時候,70年代初,住佐敦區,吳松街裡有家扒房西餐廳,設有出爐精美西餅;那裡面對著大玻璃門的有個玻璃圓柱,會旋轉的蛋糕冷櫃。在那年代,這種冷櫃是水果輕忌廉蛋糕和時節的栗子蛋糕專用的。

家裡對我兒時已經很挑的脾性而出的小故事流傳很久,媽媽很多次因為我挑惕而生氣,會動手打我,結果倔強的我,會整天鼓著腮拉著臉不睬不理人幾天。爺爺嫲嫲很縱我,爺爺不會開聲說疼,但可以買給我歡喜的都買,嫲嫲總順著我意願,我會說不要去那些有痰罐的、有掛雀籠的,大包的、沒有地氈的酒樓;爺爺嫲嫲就依我,只去最貴裝潢的。我要西餐的,爺爺就每次都問爸爸有沒有帶我去「鋸扒」。生日不肯吃奶油蛋糕,就每次經過西餐廳都問白色的是不是我要的忌廉蛋糕。

然後,我每次經過見到那個旋轉冷櫃裡有栗子蛋糕,就會問媽咪:「我們幾時買來吃?」從前買一個圓型整個大蛋糕,都一定要辦生日會那種很多人一起慶祝才可以有。我唸的幼稚園沒有辦生日會的,替小孩辦生日會那時還是一種奢華鋪張炫耀的。家裡,如果踫項爺爺嫲嫲回家來,媽咪還是會為我辦小小的,在家裡切個小蛋糕。可是,我生日在盛夏,當時鮮栗子蛋糕,是時令的,只出現在冬季,每次問媽媽,她都說:「到妳生日時買吧。」然後,我生日時根本就沒有栗子蛋糕。

24ft55p

圖片摘自蘋果日報舊文。 而圖中這款正正就是當時獨一的鮮栗子蛋糕的設計。

直至初出社會在國賓酒店工作,酒店咖啡店選用當時還只有兩家分店的東海堂,栗子撻是他們的著名作。

我幾乎每隔上一天,就會買一個當早餐吃,百吃不懨。

對栗子的愛,纏結著很多很多愛的回憶;下課,拖著媽媽手經過餅店,抬頭問媽媽幾時可以買一個回家?戀愛,男朋友替我小心剝去炒栗子的殼,不用我的指頭弄髒。婚後,老公都是每見到栗子什麼的,都給我買。冬季,媽媽一有空就給我造栗子炆雞、栗子糖水。旅遊,跟女兒在山間裡拾栗……

近年,日本將甘栗推為秋的代表食品,愛上栗的人多起來,各式栗為題的蛋糕五花八門;也許,原初的鮮栗子蛋糕相比起沒那麼動人口感不夠豐富多層次,可是,那是我童年中的一種期待,春到夏,夏到秋…它才出現,然後,我在等一個可以品嚐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