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神戶蜜遊」封箱膠紙尋寶記

在神戶的旅程,我再一次在城裡狂覓包箱膠紙 (Adhesive Tape)。不過,神戶這地方相熟,不擔心。

不像之前在倫敦那樣「哩迆」【注:廣東話,意指倒瀉籮蟹,很麻煩】。

這樣說來,我究竟有幾多次會在外埠四張忙張羅這類文具(?),不!是直接在說「封箱膠紙」這回事!

數著數著,真的己經好多次。畢竟,要歸究原因的話,是下嫁專業包裝的大塊這些年,總有點受到影響,對於封箱膠紙的妙用,對於收納包裝,對於各類易碎物品善用手邊所有現有料資來包裝……都當然習得點獨有心得的。

結果,在去元町晚飯前,先停在 Tokyu Hands 這幢幾乎包羅所有家居全手造 DIY、自組、半合成、達成各式各樣創意的工具…的一站式連鎖商店。不過喜歡較早年的 Tokyu Hands,現在的 Tokyu Hands 已賣太多現成的家居品,美容品……來貨平宜(已不乏中國製的貨品)但售價利潤高的貨品。

裡面當然有著很多包裝物料和工具,單是封箱膠紙也有兩三個七尺多的貨架堆得滿滿。人在海外,我相信大多遊客像我有這個急需的都會隨便選一款,以價錢為準。我原先有一秒這樣想過,但結果,我挑了款我從來沒有見過的。那一刻,我只想起家裡因為大塊的專業,從來不缺這樣工具,各式各樣各品牌都會有用過;一剎念頭,就挑一款日本製,打算藉這個機會做些貨品比較。

沒想到,驚喜得很——

在 Facebook 即時跟好友們分享:「我果真是一個好利害的包裝太太!話說已經不知多少次出遊要去買封箱膠紙,快可撰寫〈十大城市包箱膠紙尋寶手冊〉。今次第一晚已督上附近便利店門外集下棄用的紙箱,昨晚已先去借用了一個,今日在 Tokyu Hands 順利買得封箱膠紙。只是若要把今次經驗寫入上說的尋寶手冊裡,就不再是那尋找難度,而是推薦度。大家記著在日本要買這款!因為不單止紙帶身是超靱力,竟有壓紋,而最大重點利處,竟然是不必煩同步找來剪刀利器,只需隨手撕開!沒錯!是用手撕開!旅遊之寶呀,大塊先生,以你從事30年專業經驗,最實至名歸擁有我送給你這件,來自日本的手信!

在旅程上找利器,大家都會明白能有多難,尤其是今時今日,連指甲剪都要跟在寄倉行李箱中的日子。那種從前老爸說男人會隨身帶一把的瑞士多用途小軍刀,更加沒可能了吧!女生出遊,統共除出指皮小剪類外,都難有什麼利器 ,(我試過國內陸遊,兩次放在針線包裡的小剪刀,都被沒收掉)。

說這麼多,就是想說,當我打開那卷膠紙,而好友很努力在房間裡幫忙找利器出來時,我已經麻利地把箱子封好,就是嚓嚓嚓的把它撕開。而另一樣功能讓我驚喜的是它的重複黏貼能力——

真的萬分佩服日本人,他們對於每一件產品的功能、質素的追求、研究;真的好的沒話說!單是各種膠紙的那重黏膠。這卷因為有壓紋,撕開重貼而不會留膠的狀況一如皺紋膠紙,但卻又比皺紋那種強靱。他們對於各類貼,就算是價錢標,也會因應不同產品表面而選用不破損原物表面為研究目標;除下要「一絲不掛」。香港的商店何時才能有這種概念?主婦如我,還時時還在跟那些標貼餘漬而博鬥,空生氣!

在網上找到這款膠紙的生產商——菊水膠紙

可在上面輕易寫字,用作裱畫、做手工定位,特別好用!

20245887_10155040645886896_252064319397671595_n

這款是:NO.108H ,內紙皮圈有橙色字標記。

暫時未見香港有賣。若果有書商對於我這個〈十大城市包箱膠紙尋寶手冊〉書題有感興趣,我也一定會將這篇羅致。


發表留言

B姨姨與Auntie

早年認識的博友,在第一次見面,總會有介紹一下自己的筆名與博名。

也有過再仔細請各自解說一下自己個博名由來;於是我說了:

我英文名字源自法文,很多人覺得發音很困難,小孩子更加記不住。自從女兒上學,做媽媽就要準備一個孩子特別容易上口的名字,於是我就叫自己B姨姨,簡之變成BEE,反正我根本像頭小蜜蜂圓鼓鼓的身型,天天勤奮忙碌著。至於成年人,要記住原發音的都說太難,我索性用諧音,大家一聽就記住了,「我叫別緻!」「好得意的那個別緻?」「就是。」

就是這樣,寫博超過十年了,叫我 BEE 的,叫我別緻的;都很習慣。

然後,不知不覺間,我家那位小藍藍都長大了。

今日,在出外時,剛好踫上她的同事;一位駐長者中心的社工。

他在跟藍藍寒喧後,藍藍介紹:「我媽媽。」

我點點頭說嗨,他脫口喊了聲:「Auntie。」

他算反應快,立即轉頭向身邊兩個女兒補上句:「叫 Auntie!」然後介紹太太。兩個女兒,看來一個唸四、五年級,另一個大概唸一、二年級。

我笑笑,的確,同事的媽媽該叫 Auntie 的,雖然他看來可能只比我少幾歲。

甭,沒有介意,只有…還未習慣,罷了。

多遇幾次,我應該就能習慣。

就像那個快要準備上小一的甥孫,已經很流暢喊:「舅婆。」

輩份大,不等於心境大;我暗暗唸。

將來…我會叫什麼婆婆好呢?B婆婆不好聽,別緻婆婆好像還不太差。不過,看來人家總愛把孫兒的名字再加上婆婆來稱號,那麼,為自己個冠稱著想,將來若有孫兒女,就得小心改名…

想太多了吧;夜了,快去找周公吧!

 

6ad519f26cc4a37d3996f96de5491b5a


發表留言

【蜜遊宜蘭】香港台北兩地情

很多年前,帶著還沒滿八歲的小藍藍,母女倆第一次踏足台灣,說要花十四天的時間,儘遊台灣。

看我博的朋友,應該都知道,十四天要租車、自駕遊的,絕不困難;不過絕不是我本色。這遊最重要目的是親子教學遊——就是去到哪裡,都以教育為主。

2004 還不算太流行這類親子自遊行;由各處大家在我問路後,問道:「妳自己來玩?帶著這麼小的孩子來玩呀?不是跟團呀?哎唷!妳好厲害啊!」而知,當時像我這樣的,還算少。

當時駐台灣的JL老闆知道我這個打算也替我緊張,交帶台北公司同事替我安排接送幫忙預訂什麼,公司司機管接時說:「陳太,妳們打算來玩幾天?我哪一天送妳們到機場?」到送我們到機場時:「哎唷!妳們竟然玩了這麼多地方,我來台北住了十多年,妳去過的有些我還沒去過咧!」

其實,那時交通不算便利,我們單是去宜蘭都花了三天兩夜,還只不過只是在羅東一帶。

不過,這個旅程讓我跟台北好友 IY 一家交誼。

(有關這旅程的幾篇雜文記在舊博中《台灣:要跟筆友見面了》)

一轉眼,當日替一個新交朋友的孩子在家裡辦小生日會的這家人,相交已十多年。當中有兩家人過訪相聚,也有藍藍拉著大隊同學過去家訪來完成一個越洋文化對比的研究論文;也有我因利成便把一些台北的其他朋友引薦相交。不過,來到今次,是把我兩位自少年時代一起成長的閨蜜介紹相識。

以往幾年不是商務的原因就是個人速遊,很久沒有看過陽光中台北的上空。

20170921_111815 (1).jpg

晴空萬里,透過機艙的窗折射了彩虹色。卻不知道我們錯過了家裡上空真正的一道雙彩虹。

2004年那次遊,正值前總統陳水扁連屆競選,政治鬥爭鬧得正熱;當時媽媽心得很,擬出面截停我帶藍藍到那邊一遊。幸好有台灣朋友們指引,知道哪些地方去不得,哪些地方市面一切如常。

也是那年一遊,我透過跟不同層的當地人對話,才真正了解到台灣兩黨的分野;更進一步了解到外邊如我們這年紀的一直在香港中國歷史書本中看的中台歷史,裡面的大誤。

也是那年一遊,之後陸陸續續去過很多次,每次都得當地好友接風,還帶我去探覓各處好玩新奇之地。

這十多年,隨著兩地交通發展、政治環境、政治壓力相近,港台兩地驟變非常親近友好。有時跟台北的朋友談到兩地發展,都總愛「天涯若比鄰」一笑互持。

港台尤以台北,尤來越相靠近;不單止年輕一輩愛之自遊自在,我們一輩對之背景採國際上國之平等待視;也更是港台兩地交流、文化、思維越來越接近。

此行臨行前收拾行李,大塊笑:「妳現在飛台灣大阪,根本一如過海去澳門無異。」是,近之,因,友之情之所在。電話另一頭,有移民加國多年的兒時同學來訊:「我十一月跟老公去台灣自由行,知道妳最會玩,替我編的行程給些資料和意見好麼?」這是出遊前加我一點甜蜜壓力啊!好的好的,好說好說!


發表留言

【蜜遊宜蘭】執到寶貝一對

好友住台北,過去幾年雖無太多共話,彼此兩家下一代也有連繫。

Facebook 本意甚好,像這種遠方好友,不必時常記掛問候,想起就去她頁那裡看看近況,留一兩句。不過,幾次Facebook 過訪,已見好友再沒任何更新。問之,她說近年家遇新變;忙著,把精神時間都留給子侄,子侄長大了,相伴著的就是老了的媽媽。於是走動出埠的機會更是難。

說著說著,上一次去台北而有時間相會的,晃眼有好幾年。見手邊工作快成,就說我多走一步,我來台灣相會吧。

踫巧,兩劍也說了好幾趟,夏盡抓下個週末加上前後,又出去短跑一次;見我計劃要出走台北,就說一起吧。

IY 原是我網友,跟小時候一起長大的兩劍完全不認識。這下先得問明兩方朋友都願意,也幸好有 Facebook,IY 常見我近年跟兩劍外遊,先就感覺不錯。

約得兩方合成,主要的核心在我,偏偏我的工作時表總是每每在出發時多變得最厲害。工程上的瑣事,常規工作又突插有事;我遲遲編不出出發日期。原也好想先行早兩天出發去會會台北另外些朋友,再接兩劍;結果在出機票的最後一刻,還是得改回去三人一起出發,那前面兩天的呢,就是取消了嘍。

面對這種隨時在變隨時在改的,沒幾人能明白,可能兩劍之採「隨緣」「妳自會盡力安排,我們不吵著妳」「我們去哪裡都一樣開心」的態度才能配合。今次旅程的順利,還當然要有賴這位向來比我還要細心體貼伴兒的 IY ,都說台灣女人比較熱心心思細密。我才只不過看上她早前替侄女拍下的一張照片,宜蘭這旅程就告啟動!

21104442_10209012705746464_1456719271_o

在開始記宜蘭一旅之前,先跳到由宜蘭回到台北一件瑣事。IY 為了我們的行李,專程開輛比較大的車,也因為這樣,在台北市街難於穿梭,於是就在台北車站對外的路上放下我們告別。

兩劍未來過車站前這舊商貿區,見前面就是家幾層的精品批發零售商店,又有行李箱暫泊服務,就進去逛。

店裡地下層都是些很老派的飾物,我原本沒打算買啥,卻結果讓我看上一對放在偏角不顯眼處的一個小籃,裡邊亂七什八幾件大概是櫥窗裡的裝飾;躺著一對——

KEWPIE BABY

22045639_10155251006201896_4334297590590358302_n

他倆身穿一套灰色情侶晚裝。男這件 tux 衣料還相當堅實,那頂小高帽的黏貼膠已溶,因為太小,不易修復。女的是高質雪紡配蕾絲的拖尾紗晚裝,可惜雪紡部份太薄已老化都裂開了。

因為沒有註明價錢,我還以為是非賣品,還幸好我問店員,她見我有興趣,很熱情問我知不知道這種丘比天使,還不停游說我她們只是一直在櫥窗裡,要不是整幢店要進行大裝修,才不會要丟棄他們。於是我花了二百台幣,把他們帶返我家。

他們臉上的眉目眼神都讓人看著歡喜。在網上翻看過 KEWPIE BABY 出品的,看他們背上的翼、頭髮都比德國出品所造的精巧,而眼眉和黑眼珠,也較近似是出自日本作品。只可惜,近廿年,這 Kewpie Baby 大多已被改成塑膠製品,像這種陶瓷擺設精品已蕪。

我像獲寶般高興,來到我家,還怕沒有新衣服麼?!以後就好好的住進我家裡啊!

22049898_10155251009806896_5901192192585294003_n

每個旅程我都買一件具代表性的寶貝;這一對正好表現,標價不代表它本身價值。

我看一件事的價值從來不因為任何外人評語因素,我活到這個年齡,自有自己所厘定的方程式;讓我感到高興的、有緣、難得互相配合的;都會是主因。有說這是自我不理旁人,靠近的人不認同是,我也就毋須太多顧慮,反正我可不能為讓全世界看懂我選擇而反令我自己不高興。

反襆,不止於言行,應是心境;也之所謂初心。Kewpie Baby 背上還沒長出的翅膀之時!


發表留言

「神戶蜜遊」不能不鰻

神戶元町的熱鬧不比心齋橋差;而且本地人還是佔大多數。

元町範圍的食肆固然多不勝數,要吃神戶牛的,大概每百步一家;其次就是最多雞料理。但總算相比關西其他地方,國際色彩較濃的神戶,有著很多不同類型的餐廳食肆,各適其式。

不過我和智子還是比較喜歡 三宮駅前 地下街的食肆,這邊相對本地老派一族的餐廳為主;這幾日走地下街,經過鰻屋都忍不住看一下,因為七月有鰻節;幾乎有供應鰻的餐廳都會主攻推廣。

然後,店前掛著一個海報,饅祭正正就是我生日正日。好友說:「就在妳生日那天陪妳吃吧!」她應該是看我每次路經都探著頭看裡面的饞樣。

吃過鰻屋的都不再想吃鰻魚弁当快餐,看準了這家。

鰻是我當年一開始跟智子工作,初接觸日本菜,最先愛上的一道;不能多吃,要吃最肥美時,造得最細烹的,滿足過,等下一豐收季,不貪多,只求善。

不過藍藍在whatsapp傳來忠告:「可能會因為珠玉在前,要失望的。」珠玉是我們幾個月前在宮島吃的海饅

誰知生日正日,以為自已很聽明,提前五時就過去吃晚飯。結果……

「抱歉啊!今日全部饅都沽清了。」

好失落啊,結果附近隨便找一家,卻中伏了。賣酒的,饅魚做得可能比快餐的還差。

念玆念玆,智子說:「我打電話過去訂座,妳臨別來個秋波。」

這店本不接受訂座的說,不過智子說解釋了我這位遊客那日沒緣吃專程再來,結果她們替我們安排了。不過,到步時店裡還是很滿,也得在門外等了15分鐘。

嘴刁不諱言的我,會說這不能跟宮島的比,但卻比前幾夜的那碗好上百倍。

 

鰻,全部都是鰻;因為日本的饅屋,是單一只提供鰻魚飯,沒有菜單,因為統共就只得尚品、大客、碗上…大小弁当款式可選。

脂香啊,肥美啊!片片都軟綿綿的…

不能不鰻,面前肥膩膩的一片片,怎能手慢;扒下一大碗白米飯;在日本,我永遠都能吃完整碗的白米飯。

最初到日本時不明,直至有日在知子家,她媽媽煮好一大鍋飯,我由玄關跑入去廚房去問:「好香啊,好香啊!」白米飯真的可以好香,令人大感好餓的。從小就少飯,被媽媽責為對飯誓願的小朋友,竟然是人生第一次為著白米飯電興奮,回港後一直跟好友們說這「奇遇」;只是當年能在日本有相同體驗的朋友不多,於是大家都免為其難地唯唯諾諾……直至很多年後,有一位好友去完日本後回來說:「日本的米飯真的特別香!」我那刻樣子是:「不是早說過了嘛!」


丸高 鰻 專門店

神戶市中央區雲井通7-1-1 (即三宮 JR 往地下食街的通道中)

11:00-21:00 不定休


發表留言

【神戶蜜遊】有米

生日當天,清晨就經過住的旅館附近一家小社區米鋪。

我在面書上打趣地寫:「生日祈願最重要有什麼呀?當然是要有米啊!」

跟店家夫婦打個招呼,禮貌地問可否在店外拍照?

店很小,裡面都是打米穀的機、溝米機和包裝機,很原始,誰會想得到這年代的神戶市,竟然還有這種老米店存在。

店沒太多空間,我就站在店門口;店主很客氣親自由工作桌走開來,遞上名刺。

其實,單是用眼瀏了店裡陳設一眼,也已經夠滿足;這種店的裝潢,我活了四十多年,就是小時候會被媽留在街市的米舖老闆娘,跟扛米的大叔們聊天;也不曾看過。

可是,我這來已經夠打擾,連忙退出去。

希望有機會可以去跟武田先生糴米,再請他夫婦仔細指教各式米的分別和用處。

這刻想起好友 Bowie (燒房焗)每次我說要去日本,都說替他搬些日本米回來送他,就是最好的手信。米當然不會扛回來,不過,如果有機會跟他一起去日本遊一趟,倒是美事(咿,好像有人曾提過要拉隊去喲,那班人呢?)


武田商店

神戶市中央區琴之緒町3丁目1-370


1 則迴響

四國滾動藝術遊:極上海鰻

「極上」這詞很日本吧!

但要我形容這次吃的海鰻,我找不出另外比這更恰到的形容詞。

吃鰻魚不少,藍藍長大後,愛上吃鰻魚,嘴刁,在東京吃每日只提供十份的「國產」關東流蒲燒鰻魚,吃過後念念不忘,直到——

這天,我們在一天前忽然心血來潮,拐個彎轉去廣島宮島,然後,我在途上給這家老鰻屋寫個電郵,看有沒這樣幸運能預訂一桌。

皇天不負有心人,餐廳很快回覆,說為我留了,提醒我別遲到。(我還以為只不過是日本人一向重視守時守約,這個提示只例行溫馨提示)殊不知,我們真箇太幸運,得到店經理特別眷顧,給我母女倆留了唯一的雅致廂座,這受寵若驚。

而更驚訝的事——

宮島海饅.jpg

坐在廂座看到一堆穿著隆重和服正裝的仕女們都得在店外或站著,或借坐花圃邊石墩上…等,等了又等!不單止是等位,有些只為等外賣的。

感恩!

不過,更感恩的是,能吃到那樣教人感動的 穴子;每一片的味道都是神聖的感受。日本人的烹調態度,就是吃的藝術。而這藝術不單是製造的精工及每一步驟的堅持和歷久的堅毅;就是吃的時候從不同感觀,也能感受出裡面的一份終生崇敬的專注,這種生活藝術感應。

然後,望向在外面優雅地等著的太太們,她們就像正向著麥加朝聖的信徒一樣。

不斷的相片急送在港的大塊爸爸,他說:「看到女兒那滿足的臉,就知道這碗饅魚飯太值了。」

有關《河鰻穴子大不同》可參考文章,或讀一下蔡瀾先生的《海鰻》一文。

1505498252

摘錄:德華商行有限公司官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