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澳門:金沙城喜柏

好幾次都在金沙城的喜柏 Palms 裡吃下午茶,主要是約了客戶開會;今次,我才發現我一直誤會這家名字叫 TWG。

原來喜柏是屬於喜來登酒店的酒店餐飲,有點像酒店大堂咖啡室,但只供應小食及下午茶點;最多人被店前的 TWG 展視的品茶擺設及三層英式下午茶 (MOP298/兩位) 吸引了,就像我早幾次都相同錯覺了。

今次很餓,時間奇怪,不想吃甜;問有沒供應三文治,侍應答:「有啊,有好幾款。」原來不止,有精致的海南雞飯!雖然是有點肚餓的遲了午餐,不過,這是很罕有的一個讓我吃個「美人照鏡」的海南雞飯,連三個醬油都幾乎給我舔乾淨 (MOP138)。

芝士火腿三文治 (MOOP118) 也造得很精美,不過如果配的不是薯片,而是粗條薯條,我們會更加歡喜!

palms

咖啡嘛,不好喝的,我也不會一而再約人兒們去這裡嘍。我會說,這個下午茶絕不比那三層英式下午茶低分數啊。

小提示,怕吵的,選入一點,靠近賭場那邊,不要靠近路邊,在那查詢船票及往氹仔碼頭接駁車的櫃檯前總是堆著很多很多很緊張的內地自由行。

這家在鬧點裡,倒是闢出一分清靜。


澳門金沙城中心度假區大堂酒廊


發表留言

澳門:安記炸豬扒包

近年很多較年青的朋友提起澳門豬扒包,都說安記。

我卻想起很多年前,一班朋友澳門遊,豬扒包、辣魚包叫了一桌。

這次在澳門東望洋酒店住了一晚,只為清晨在松山走走。聽說東望洋酒店位處高起,腑瞰整個澳門夜景,是不錯之選。不過,之前已住過濠璟酒店;對於我,高地腑瞰,海景比市景迷人。而且酒店太多內地旅團,很煩擾;應該只此一次。

東望洋酒店沒設西式早餐,只有一家中菜,可以喝早茶;母女倆不感興味,走斜路下來,轉角就是西灣安記(得勝馬路)茶餐廳。

安記

叫了兩客炸豬扒包,這跟平常的煎豬扒有點分別;豬扒醮過蛋和粉漿炸過,比煎的豬扒包油面,感覺乾身一點,脆口感也不同;不過,正如我們常說,澳門豬扒包之好吃,其實豬扒是副,那脆包才是主。我點的一杯飲品才是我最想推介的,它名叫雞蛋鮮奶!

這飲品在香港茶餐廳餐單上消失了大概三十年了,小時候剛會讀冰室的餐牌時,總會對雞蛋鮮奶、蓮子冰好感興趣,但就是不敢向媽媽提出想試;媽媽也只會給我點滾水蛋,可能因為這個沒雞蛋鮮奶來得飽肚,小孩子喝不了一杯就可能一天吃不下其他。

嗯,這天經過前一日勞動,早餐後要在山上散步,有足夠理由,把一整杯喝下;非常滿足!


發表留言

胡椒香草豆腐雞肉餅配黑糖檸檬香茅特飲

前幾天,看到一個西菜料理的影片分享:

PressLogic – Cookeys食譜字典  video: 【開心share】芝心豆腐雞肉丸 配自製千島醬.

查看完整食譜:http://cookeys.presslogic.com/2016/06/22/article/4004/

今日經過街市豆品店想起,就買了幾磚滑豆腐試試造。

教學的份量對於我家大塊來說太少了,我將之倍化;誰知豆腐量預多了,搓不成丸子,只好壓扁了造肉餅。又因為想起今昨的是中湯,於是臨時決定不放入芝士,而轉換變為中式。

我加入了碎紅椒、加多了黑胡椒份量;雖然賣相還有待改進,不過味道相當好,這味做菜老人小孩最合適 (辣度視乎個別家庭習慣)。我下次會,加入粟米,試試改良一下,應該可以更好。街市鮮豆腐水份高,也許下次改用百福凍豆腐,看效果是否更好。

造多了,索性分了給鄰居,大家都開心。

我呢,在香煎時已經忍不住撲鼻香味;結果一口氣吃了兩塊,當下午茶。

話明是下午茶,當然不能少了飲品。

前兩日經過草本店見香茅,已經決定要造香茅特飲。這款在芭堤雅Rock’s Hotel 登記入住時直接在大堂櫃檯遞給我們的歡迎特飲 (Welcome Drink) 一飲難忘,夏日消暑,真的太美妙!

20160727_184935-1

黑糖檸檬香茅特飲

材料與造法:

  1. 香茅,買了$10有四條,放入1.5L清水,加入黑糖,,滾起熄火。
  2. 涼好加入一個檸檬的汁,冰了就成。

按網上資料:香茅具有消腫止痛、舒風除濕、理氣化痰、對健胃,助消脹氣利消化。也能緩解咳嗽喉嚨不適。所以深受泰國人喜愛用於各種食療美膳。


發表留言

麗思卡爾頓酒店102

明明白白這是人家酒店的官方中文名字,我唸來總是怪陌生的。

於是,我決定用來作文題——這102樓,其實就是位處現時全香港最高大廈 ICC 的102層。

今日是來跟一位1994年美資公司裡工作時相交的舊同事聚面,也是之後因為在 Facebook 重遇,另有其他故事把我們重拉近,進一步成為朋友。

相約嘆個高貴靚太們最愛的活動,Afternoon Tea!

相約嘆茶的這個地方,正式名字:The Lounge & Bar, The Ritz-Carlton.

今日幹麼一直在強調這酒店名字呢?

昨日 whatsapp 上朋友 P 很細心來訊提醒,「別忘了明日見面啊!」我還說:「當然,明日見!」卻沒有倒退到上一星期 P 說她訂了檯在哪的來訊重看細節。

今日出門,腦海出現的 afternoon tea lounge 影像 (後來才省起那是文華酒店 的咖啡室),Ritz-Carlton 這名字的連想記憶碎片,是1994年跟這班在美資公司裡一起工作的同事們一起午餐、開會…等片段。

人在和平紀念碑前,望著 Hong Kong Club Building;才猛然想起——天哪!Ritz-Carlton 在哪裡?已經在那 ICC 上面很久啦!

看!有時大腦分析是會因為記憶而混淆的。人越多記憶,明顯年份與分類會失效,也許應歸類記憶體老化或不足了。

連忙飛奔港鐵;終於大遲到,害 P 在等;連聲道歉。P 卻笑著跟我說了兩個類同的大烏龍——她也試過本想訂四季酒店的下午茶,卻原來訂座電話是撥了去 Ritz-Carlton。

難怪我們這些不顯老的媽媽,首要條件,都總是孩子眼裡一個傻媽。

當年,我和 P ,跟兩位總監級的女仕,輪流懷孕;亞太區總裁就一直笑我們這邊辦公室很旺生育,他說的沒人會覺得他話含嘲諷,因為他是五個孩子的父親,其中三胞胎更加是他的寶貝。那年頭,美國機構都很鼓勵員工育兒,聚餐裡,無論職位高低,男或女,已婚或未婚;環繞著孩子們的話題總是不少,那七個小矮人的每人名字,也是一位美籍的五歲孩子父親教會我,他說:「自從我每晚要趕回去跟孩子說bedtime story 後,我就要把這七個人的名字牢牢記下了。」今日,我和 P 的孩子們都成年了;那年我們間的初生嬰兒熱,卻好像不久之前一樣。

今日雲厚,102樓的窗一片白茫茫。可是,這家週末英式下午茶,一般要可週之前預訂;我試過兩次跟海外來的客人,見相會就設在附近,辜且試試看有沒可能取到位,結果都是門外排隊,即使等到的也不是最佳觀景位置;日雖仍保持兩時段的下午茶,但兩段時間都不滿;於是,雖窗外無景,卻方便我們很專注地談天說地,時跨兩節時段。

前生意夥伴 CK 曾經說:「見週末手邊閒著無事,辜且陪妳兩母女去吃個英式下午茶。」他見到那塔甜品就皺眉:「我還是喝杯雞尾酒算了,這些都是女人只愛的事情。」我打了個哈哈,這不是女人愛的事情,只是因為你沒興趣女人們坐下就沒完沒了的的那些話題吧。

不過,觀乎今日餐廳裡的,男性來嘆下午茶,絕不比女性少。看來,很多男性除了陪著女性來之餘,也開始喜歡三五個聚聚,嘆個茶,食件餅了。

2016-03-12 09.27.19

Afternoon Tea 小評:咖啡只屬普普通通,甜品裡並非因為我個人最愛栗子,但確實只有那栗子和紅苺的最精彩,小方杯的是盬漬野苺配慕思算是有本體三個層次,但味道跟旁邊的 Rasberry fruit tart 撞了。頂層的鹹點 pastries 只有捲狀的三文治比較具心思,但整體來說,就是沒哪個印象深刻。Macaroon 不是我所愛,但我覺得這個還算好,不太甜,軟靱度不錯。要數最差,就是結果給我咬了一口丟低的,那個在最底層,看上去像迷你杏仁圈的,一半是朱古力另一半是脆曲奇,可惜咬上去太厚又硬,感覺不好。

整體,配果茶、薄荷茶之類比配咖啡來得好。

 


發表留言

英倫遊:穿越三代的琉璃餐具

想到明日要告別倫敦,睜開眼睛看著小窗外整亮夜未曾片刻停過的大雨,心裡想著的幾件事——

  • Rains cats and dogs…今早還能再見廠長嗎?(注:廠長是鄰家小貓,每日過來跟我們打招呼的。)
  • 這樣的雨,我們還能順利和好心情去遊 Portobello Market 嗎?
  • 雨下得這樣大,看來藍藍還是不可能在海德公園 Hyde Park 裡完成一次寫生吧!
  • 要把女兒叫醒嗎?還是就讓她好好的眠?她是那樣睡得好愜的,這小樓閣好像根本就是我們的家,只不過只住上這麼幾個晚上,我們卻好像住在這裡很久了。

旅程上看躺在身邊熟睡的女兒正好夢,看了幾回床前小窗,雨豆大在斜窗上滾下;情感很糾結。

終於藍藍醒了,我問她:「今日這樣雨勢,還要去古董市場嗎?」「去!」「那我們悠悠閒閒的造早餐,就看天會不會收起一點雨勢,讓我們去一趟吧。」

其實在倫敦的這些天,母女倆有哪一天不是悠悠閒的呢?倫敦總是隨時會下點雨,反正每個早上都密雲。我們總是先後下床,我洗漱過就下樓去做早餐,她去洗澡,然後早餐過後,她收拾洗盤子,我開始化妝更衣。天天如是,就比平常在家裡的早晨生活還要協調,自助互補。

2014-05-31 08.40.50

 

去 Portobello Market 之前是有談過想為家裡置一套銀茶壺,小號的就好,用來裝飾用。看上好的可能買幾隻手繪花陶瓷茶杯吧。會不會給我們踫上 Wedgwood 的古派玫瑰花繪骨瓷呢?

由 Ladbroke Grove tube station 出來,進入 Portobello Market 範圍不久,我們已經快速鑽入一家古董什貨店裡,全都是幾及高至天花的木櫃子列排滿整個店子,家居品、曾經時尚的各式名貴平宜都有的飾物、碗碗碟碟……隨便的,有個空位可以擱著就那樣的擱在那裡。

我們是幾乎同一時間看到它——粉紅色琉璃餐具。看到它,很明顯是因為先入為主,因為那顏色似曾相識,不!根本就很像我媽媽送我她的一隻由少女時代所買,一直珍藏到送我的「嫁妝」的那個糖果盤。

「不!太大了,而且來到英國當然是找骨瓷啊!」我們當時異口同聲:「才剛到,當然先走走看看,好東西總是在後頭的。」

好吧!當我們終於買到了想要的銀茶具後;在 Alice’s (專賣糖果風的可愛茶具,就像愛麗絲夢遊仙境 Alice in Wonderland 裡的茶壺茶杯風一樣的) 店裡見到在賣的都是產自中國的杯子後,我們站在街角討論:「買那種印度的花式套具?」「我不贊成。」「沒看上哪套 Wedgwood 的。」「是啊!失望呢!」

DSC_0228

 

四眼對望!還是那個它吧!「好!」

毅然立心,就是在進入市場第一眼看上的那套琉璃的吧,走了那麼多家,越看就越覺得那套才是真命品。我們再也等不及,要以最快步速,穿過開始綿密的細雨,沿路快步回去,母女心一致,要快過去,要是這麼巧就讓人買了,那就是這旅途的遺憾了。

可沒想過,那東西可能已經擱在那櫃裡超過十年以上,可也沒遇上它的新主人吧。

兩人反向穿過重重人潮,重認回那店。不是誇張的,兩人停在那櫃子前時,確實有點微喘;也可能是太興奮了;指著它,說:「We want to have this set, please.」

2014-05-31 12.04.18

這套東西以件頭計算,可能是這店中數一數二的一套,店務員連忙把亂七八糟的收銀櫃檯收拾出空位來;與其說收拾,倒不如說他是粗粗魯魯地把把一堆東西撥到盡可能的盡頭,勉強騰到可放這套餐具的最大一隻盤子,然後逐一把其他件疊上去,讓我們檢查。

世間有句老話,叫:「瘦田沒人耕,開耕有人爭。」也許大家去過古董店偶爾都會遇上這情景。

就在我們把第一件捧在手裡細細檢查時,旁邊有人伸手摸檯上另外的杯子,說:「Oh this is good stuff!」是一位華人樣子的太太,她問我:「會說普通話的嗎?」

我們就這樣開始交談,她人優雅,談吐得體;是真心為我們找到這套好東西而高興。她是第三代由北京移民來到英國的,已婚根居了英國,這日跟兒子來想找點小東西。

這時,店員在乒乒乓乓的,企圖把大疊的琉璃餐具放入一個大膠袋中。我連忙向他要求要包裝,需要盒子。但他竟答:「我們沒有包裝的材料,你要自己辦。」「那也得替我找個盒子吧!」

「他們不提供盒子或包裝的。」那女仕也說。

我一再堅持,指著其他還沒有拆開放入櫃子的餐具盒子,要求把那些挪出來,把盒子先讓給我。那店員沒我辦法,只好照做,但堅持沒有可以包裝玻璃的合適物料如氣泡膜之類。

「給我一些報紙吧!」他只拿了三兩張。「宣傳紙呀,什麼紙也行!」他又去翻翻找找,還是找不夠。好吧!勉強他,也只是得到他一臉無奈。我決定自行解決了。

「看妳也挺會處事,難得英語跟普通話也說得這樣好。我見過很多香港人說的普通話我都聽不懂,他們都索性跟我說英語了。」「香港已經回歸中國十多年了,現在很多人也說一口流利普通話的。」「Really?」「就是!妳看我本來是土生土長的香港女生,現在也算說的不錯。」「那我得找個機會去香港看看啊。」「是,妳必須來香港一趙。」

我把一疊餐具逐一按大小套著放好在盒子裡,店連繩子也沒能供應。那女仕問:「妳們沒車?怎麼帶走這麼大一個箱子?」然後,看來有點神奇的,我竟然從手袋中拿出一個厚帆布旅行袋,把整個60 x 40 x 25 厘米箱子放進袋裡,看似輕輕鬆鬆的攜著去乘 tube。

藍藍問:「媽,怎麼今日忽然會帶上袋神?我也不知道妳有帶著呢!」「可能是今早感應到袋神召喚啊!」哈哈哈哈!

2014-05-31 16.26.25

袋神——這個在我人生第一個旅程 1989年,在日本與好友,花了折港幣三百多買的,一人買一個;車工堅挺厚實的 Snoopy 品牌設計的一個大旅行袋,其容量之巨大,大於一個中型行李箱塞得滿滿的衣服;這幾十年中,幾乎是追隨我走遍每一處地方;平常我很少帶它去購物,因為它總是在最後回程時大顯身手,把所有污衣吞了,讓我把整個行李箱騰出所有空間。

藍藍稱它袋神,它今次更神奇地,為我們把整箱琉璃餐具帶上。

而這套琉璃餐具,跟媽媽送我的過年全盒糖果盤,就像失散多年的親俚一樣——

家傳的全盒

有關這個琉璃全盒的故事,記在《全盒》與《家傳的全盒》中。

回家來,急不及待打開讓媽媽看;媽媽說:「將來藍藍要出閣,就連同我的全盒和這套茶具傳給她吧!」


1 則迴響

西班牙氣息中的靜靜午後 La Postre

週日,大塊先生興致,說陪我去吃下午茶。

他這個人總是不會好好預計一下放假的編排;聽過女友們統統都有怨氣,身邊男人統共一樣,尤其已婚的、過中年的、又或長年相處過後的……

也許,女人的確是完全不一樣的構造;在這方面,年紀越大,就越要求好好的編訂;免得穿得像樣有期望的上街,另一半把妳拉去坐大排檔。免得穿得像去街市的時候,另一半原來給她好大的「驚喜」。

男女大不同——

只要他偶爾願意想起陪陪他內子我悠悠閒去吃頓下午茶,作為廿幾年的伴侶,就該安安靜靜的,帶個滿足的微笑去就是。

la postre

一家設在商業大廈樓上的,以西班牙菜為主題的。

假日都有備午市套餐,不貴,但也不要太高寄望。我們點的黑毛豬煙肉茄汁意粉,茄汁太稀,有點我們小時候吃茶餐廳的茄汁湯燴意那種感覺,煙肉不夠 (可能平時我在家慣了用料多),但幾片鋪上面的黑毛豬。

精致的通常都是在餐牌中尋,我對 nacho 情有獨鍾;不過,看見這款,連 nacho 都要放開。這可以稱為 nacho 變調的,Potato Sabo 西班牙脆片——是在脆片上加入薯仔粒,最重要的一項,就是上面的一隻生雞蛋;蛋漿令脆片有足夠滋潤但又不像重重的芝士醬和香草醬那樣把脆片的香味都蓋了,但這款能吃出每一小片的椒的味道出來。

 


發表留言

戶井北海道米比薩 的意外驚喜

20151002_170823
朋友Y遠道到屯門來訪,相約 Vcity 中食肆層裡的 Toi Hokkaido Rice Pizza 戶井北海道米比薩 。

之前已經來過,吃過他們主推的米披薩。算特別的,但不吸引我這個無米人。

今次正值午茶時份,四處都人潮。剛好見這家靜靜的,門前竟然也有推薦,造有特色潮食雪糕吐司層層疊。

難得服務員都沒有嫌剛生兒一時未慣地方,要奶,一直哭得震天,幫忙送來熱水溫奶;一點點的友善包容,頓時好感大增。

這讚文有一半時分來自他們這天的態度。

說回去吃,這雪糕造的精美度絕不比茶木的差。只是若能使雪糕融化時間再拉長一點更好,相信是碟子的溫度問題。吐司的層層方塊脆度可以有進步空間;以$63一份來算,這價錢是該有刁鑽的客評,繼續修正,這一系列甜品,我看好的。再下來,就是客量!有玻璃窗,有陽光輕輕灑入,縱然窗外景色一般,但主區內悠閒太太聚聚下午,這會是首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