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男人你的 dress code

去宴會,西方文化,向有習慣在邀請卡上列明大會主題衣著——Dress Code。

Dress Code 沒有正式的中文翻譯,因為中國人社會根本沒有這套。

香港很多國際機構,從前單用英文請柬好端端地,從來沒有人接到後鬧看不懂,因為英文公務請柬幾乎千篇一律格式:誰請客、上款、地點日期時間都直接清楚,亦付上請回覆誰,聯絡號碼。

不是所有的請柬都必須注明 dress code 的,因為若然都已在請客原因中說了是教堂式結婚禮,或雞尾酒會…等,都已經說明了哪種衣服合適。遇有一些主題玩味的派對、特色宴會…等,主人家會希望客人一到埗即能進入那宴會氣氛,於是訂明 dress code。

Google 硬將這組詞譯為「穿衣規則」;而又有些食古不化的裝文明,硬把英文版中的 dress code 位置,依樣葫蘆在中文版相同處印上穿衣規則;將一件本來是善意的禮儀變了命令。

近年香港的中文改為主文化,英文次要;原先西式的請柬設計精美,就索性硬按英文格式排,填入中文字。

這倒也算了,見過機構的請柬中文版上硬將這些 dress code 作翻譯,笑話百出。

比方說:硬要在中文上訂「行政服飾」、「端裝晚服」、「企業便服」……這些是什麼樣對來賓的服飾所作的指令?行政服飾,我們當成套裝好了,端裝晚服是什麼意思?不能露胸露背嗎?企業便服又是什麼,是公司的制服麼?

其實,香港這華洋雜處超過一世紀的文化下成長的,對於不同的宴會,大概都懂得應請客的身份品位、所選宴客場地、宴會目的…知道如何穿衣,真的極少參加宴會的,身邊怎麼都能抓到個會點撥一下的。穿錯衣服的一般只會是個人問題,例如太過於想表現自家身價,把整副家當都戴到身上 (我在某個教學場合見過某學校的家教會校董,把身上所有可戴鑽石的地方都配有鑽石,可惜不是整套,全都是零散設計,又搭配不上,衣服也不搭配)。

所以,如非特色主題宴會,例如大會希望全場來賓穿動物皮圖案衣服來配襯以非洲大草原的場地設計,又或其中一款最受歡迎的晚會主題:大上海,dress code 注明請女賓們穿上旗袍……之類;否則,這 dress code 大可免了。

我年中收到很多女性朋友打來請教:「我要參加XX晚會,不知該穿什麼?長的怕 Over 太過了,短的又怕不夠莊重失禮了。」單是討論宴會該穿什麼就夠寫一個專集主題博,而且跟時尚一樣,每年都有更新;就是同一個主題,不同年份都可以有不同玩法。女性在宴會中都是焦點,所以花的心思時間都是心飴之。

也遇有男人來問,不過,通常簡單幾個問題就能打發他們。因為,一張圖就清楚表明:

夠清楚了嗎!

不是不能玩味,那是另一個層次的了;如果你的穿衣品審眼光、對自己身型的認知、對自己形象的明確、最基本的自信心都未夠好;就先走穩陣派好吧,畢竟品味不單只靠一夜裡穿件什麼,就成令女人一見注目的紳士男的了。


發表留言

PLAYTIME 出席新界區傑出學生選舉2014頒獎禮後記

「新界區傑出學生選舉2014」頒獎典禮,由新界青年聯會、新界青聯發展基金會及香港傑出學生會主辦之「新界區傑出學生選舉2014」總決賽已於2014年8月2日圓滿舉行。  為隆重其事,本會謹定於2014年8月23日(星期六)下午3時半假香港沙田大涌橋路34-36號沙田麗豪酒店1樓聚賢廳舉辦「新界區傑出學生選舉2014」頒獎典禮 暨「香港傑出學生會第三屆執行委員會就職典禮」,嘉許品學兼優的學生,同時為傑出學生的努力作出肯定。」 這是主辦單位新界青年聯會的官方報導。

我出席了兩屆,2013 與 2014。

2013 為大會引薦唱作歌手姚嘉兒,是一個恰巧機會;當然也是因為我認識嘉兒,知道她唸書時學業成績非常優秀,也得過類同的傑出學生獎項。於是,很順理成章,大會委任嘉兒為2013 年度的傑生大使。在頒獎禮上,嘉兒分享讀書時的奮鬥過程;這些在我們日常交往中未必能有機會詳細提到;那天在台下,我是她聽眾之一;而我當然早已不是一個學生,我也從來不是一個唸書很厲害的好學生 (也許初小時是吧,幾年裡得全級頭三名排名的,不能這刻抹剎那幾些老師、我的表姐為我補習的一番辛勞);但同樣地會感受到,只要經過無比勤奮後,總能有些值得跟大家分享的光榮;無論是我這個在學校沒什麼學業成續,只憑社會上打拼的無極勤學精神;還是台下我身後那些剛得了獎的品學兼優學生。

今年年初,大會請我再提名合適的演藝人受委為2014傑生大使;就在 PLAYTIME 四子拉隊到我新辦公室為我打氣的那個下午。 對於 Anjo 對我的友愛,我不諱言我總會有點偏心;提名他們的一刻,我也並沒有太多信心,畢竟那時他們好些作品還沒有正式在市場中讓公眾所認識。

有緣份的,也許都是會在最適當的一刻把一切合該發生的拼合;今屆傑生委員會遲遲沒有跟我問及 PLAYTIME 資料,當我還以為他們大抵都落選了。那邊廂打來說抱歉呀,以為之前已經回覆我了;結果,時間也吻合,PLAYTIME 四子很高興被委任為 2014 傑生大使;而且這時,他們很多作品都在學生群中很到支持。

他們說:「可以讓我們有20分鐘的表演嗎?」這可不是大會習慣啊,我試試看吧,那為什麼要這麼長的時間?他們只打算讓你們說說分享啊!

「就是『說說』呀,那是我們的新歌歌名啊!那麼,我們可以唱新歌嗎?」當然是表演你們新歌!

合該緣份,大會回覆,今年開幕及頒獎嘉賓都可能遲點到,前後相差時間有點長,正在煩怎麼不讓得獎學生悶坐,但又能等齊嘉賓。

結果,以為是難處的,結果湊巧地得到完美達成!

2014-08-23 15.15.50 2014-08-23 15.29.34

10292467_354581384695770_6262626222610719348_n

PLAYTIME 這廿分鐘中的分享中,花上心思鋪排了戲劇、輕彈結他的小段獨奏、棟篤笑式的自談來歷;目的都是以自己進入演藝的一些經歷和過程,跟台下得獎學生互勉;最後送上他們新曲「說說」。

結果沒有令大家失望,前段對象是台下學生;他們的那種闖娛樂圈的蠻勁,不怕挫敗不怕被澆冷水,到最終都達到自己理想,在理想的目的地繼續推進;我回首見很多學生都在微笑。 後段,嘉賓都到齊了,歌的節拍打動了台下任何年齡,大家都拍掌和應;PLAYTIME 帶為以往都相當嚴肅的頒獎禮來了一抹清新。

(有興趣率先聽聽他們當日在典禮中演唱的這首新曲,可擊以下之前在奧比斯Super Power 嘉年華的演出) : 19-7-2014 PLAYTIME-說說@奧比斯Super Power嘉年華

表演後,一些籌委的學生都來後台問 PLAYTIME 的那齣電影「夏日國際電影節 曖昧不明關係研究學會」;呵!這下,連我都產生了莫大興趣。

當然,更喜歡這四個大男孩,是因為他們對工作的態度。

噢!我忘了說;在典禮後,我代收到很多個對 PLAYTIME 的讚美,都說:「佢地好靚仔呀!」

會後,我在手機裡轉告他們,傳回來四個快樂的聲音留言,哈哈不絕。

的確,輕輕鬆鬆,兩小時完成兩個任務(這天其實後台只那麼一小節時間,也趕拍了另一個錄影),就該覺得快樂!


發表留言

龍耳「無聲有星顯才華」T-裇義賣日

籌備兩個多月的的龍耳【無聲有星顯才華】終於在昨日,屯門市廣場的中庭正成完滿結束。

這是我第二次協助龍耳籌畫這類戶外大型活動;當日答應龍耳創辦人之一的好友李鸝,一個年度兩次大型籌款活動,當時一沒打算龍耳活動之規模擴展步伐會這樣迅速,二沒想過可以全身投入為他們統籌。

「無 聲」代表著他們這個志願團體所服務的都是一班,患有聽障,卻一直未得到社會正視的,總是被歧視和忽略的,總是無機會發展其與正常人無異的才華,也沒有被正 視一個表面上說成融和的社會,卻往往被帶進聽疾小孩得不到合適教育的錯誤安排中,於是他們被逼加倍艱難的追隨著正常教育。他們需要共融、但更需要適當的給 予幫助。

「有星」是感謝一眾明人明星一直大力支持,像唱作歌手姚嘉兒,匯同一班聽障手語表演組一同以手語合作演出歌曲《這種愛》

「有星」是感謝一眾名人明星一直樂於支持,今次不單止得到草蜢親自為大會設計那些具備他們個人特色的大會限量售賣Tee,更身體力行前來大行Catwalk秀,又為在場支持者在Tee上面簽名。

信和集團免費提供暑假檔期的黃金週六,給大會這麽一天義賣Tee以籌慕經費,當日熱賣的Tee除草蜢的限量版外,還有龍耳的聾人設計師 YC 及 Zita 所設計的,以Tee去表達出關愛互融的精神。

除此之外,就連三位亞洲小姐、亞洲電視感動香港藝人義工隊也前來幫忙,亞姐們雖同樣穿上聾人設計師YC所設計的大會主題 Tee,卻以不同形象配搭展示出不同心思,就連一眾藝人也刻意巧心思一番,而且在攤位前幫忙叫賣,熱心一片。

舞臺上有李志剛, 和之前已經跟龍耳和合作過的 Suki 擔任司儀,在兩家於聾健共融教育中辦得相當出色的學校;分別是一班來自 九龍灣聖若翰天主教小學,及(牛頭角)平安福音堂幼稚園的學生,也不嫌路遠,家長學生一大隊,清早已經到達會場排練,舞台上表現賣力。還有一班來自 生活態度舞蹈團的團員表現一段名為 Over the Rainbow 的手語舞;令到整個下午,現場氣氛繽紛熱鬧。

今次的規模盛大,但籌畫的預算和時間都非常緊絀;場地大、聯絡多、場地規限多、明星多、表演多……還幸好一班好友弟妹,跟我拍一拍胸口就說:「好!我來幫 忙!」一切不問回報、不問難度、無條件聽從安排,這種友義,讓我好生感動。後台小組竟然全是有經驗的俊男美女達人義工,一列排開,個個精靈醒目。

有幸再一次完成作品,感激這次每一方一直緊密攜手合作的夥伴們,感激一班可能還未很認識龍耳這個只成立了三年多的社會團體,卻因我三言兩語,就信賴我而千里趕來相助;這個週六,非常充實喜樂!

 

繼續閱讀


1 則迴響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下班

凌晨一時半。

整整一天的開幕禮,到這刻,才是自己的時間。

我泡在浴缸裡;這是一個很寬敞的浴室,長五角形的浴缸前是一列木片百葉窗子,可以打開跟睡房互見。 很可惜,這樣美麗的渡假酒店房間,住的是兩位各懷心事的女人。

我躺在浴缸中泡浴,累得根本無力伸手去擦自己身體,或許根本早已不再覺得自己還有肢體連著。

腦海跟溫水也一片混沌,胡思亂想著。當一切以為功德完滿,把差不多最後一口氣都吁出時,才忽然發覺好戲原來在後頭。

就如翻過一個山又一個山之後,明明白白見到前面不遠處就是終點;忽然發現原來真正的終點在前面幾座山之後;那種洩盡氣的皮球,還要努力充作會彈地而起的無助。

思跟我談了一會,衷心地說著這些天對我徹頭徹尾的改觀,如何由對我這個空降將軍有著最明顯的不滿,至今日親眼目睹我過人魄力,和對我出色表現之由心折服——可惜,無論她對我有多少讚美,我還是在為幾小時後的未知之數而愁煩。

思跟我處境不同,甚至她是那種大情大性的傻大姐本色,加上這兩天她視作自己理所當然的假期,很快就把她領入夢鄉。  可是,我輾轉一夜,無法入睡。

六時四十五分,手機只震了兩秒,我就已經拿起喂了一聲;謝謝蒼天!那邊是個好消息。

「小姐,我的好朋友已經覆回來,車子會在九時正在妳酒店大堂等妳,我也會過來替妳安排其他的;可是,能找來的導遊,只會說國語而不懂英語的,這點妳會介意嗎?」不!一百個不!我還可以介意什麼?

當下,連忙翻身起床梳洗,去辦好付那行李生的現鈔;也順道替所有要參加環島遊的客人,訂個電話響鈴提示,擬好集合指示的手稿,叫大堂職員替我送入每個參加旅團的客人房間去;看見思還在熟睡著,我也不忍心叫她跟來,一個人受罪都比兩個受罪好,我想。

一切辦妥,我走進酒店泳池旁的咖啡室去。 那裡,早坐了一班預備去打高球的一隊,包括我的幾位大老闆,正在悠閒地晉餐中。

「大家早!」眼光先落在老闆Y處。

「今早約好了大家去環島遊?」他問。

「是的,都安排好了。」

他微微一笑,我希望我沒有錯失了那一絲閃過的讚許:「妳得跟大堂那裡檢查一下各房間的簽帳,要知同事們花了什麼錢,公司不打算付每人私人消費,別讓他們享受一個水療按摩後,就把帳都掛到公司頭上去。」他忽然又想到新任務。

沒辦法,難道我去跟他說「老闆,我還沒睡過三分鐘,是不是可以讓我休息一會」不成!我只得唯唯諾諾。

「吃了早餐沒有?你跟井上那邊坐吧。」老闆Y忽然命我坐到日本的生意夥伴那邊去,或許是昨日發現我還能說上幾句日文,不必讓這兩位日本遠道而來的客人悶著無聊吧。 辜勿論如何,我還是如獲大赦,踏跳著走開去;不能好好地睡,也應該好好地吃一餐吧。

可惜,坐下不多久,老闆們要出發去打高球,起程前又過來吩咐我一些事情;剛開始吃的胃口又倒了。

環島遊行程於準九時起程出發,再美的風景、再怡人的天氣、我都根本都無心欣賞;沿途就是要充任翻譯,身心縱倦疲,只要一相對前一夜的煎熬,這一程環島遊就還算挺不錯啦。

最天幸的,莫過於讓我有點喘息回氣的一個早上,同行大多是海外同事們和他們的太太,沒有幾個是老闆們生意夥伴層面的那種貴賓,所以大家都可以輕輕鬆鬆一 點;不必花太多精神和事前準備去把導遊小姐的名勝介紹,逐一傳譯過來,他們說不要緊的;沒有頂級的午飯安排,不要緊的;只要大家都在工藝品中心買個暢快, 也就很值得呀。

所有人都集合到大堂去,原來請客那位銀行高員只管說會安排,其實都沒有打算過這一行五十人,怎樣由酒店接送到市中心食肆去。老闆Y急得跳腳,連忙吩咐酒店 叫計程車,可是四位、四位地上車,車子已經不是多得夠一列排開出發,還得要確定所有車子都知目的地;因為大多上了車的客人其實要往哪裡去都不知道,還有很 多阿庇的司機還是只說馬拉語的。

於是,新任務就是要把客人逐一請上車,確定司機知道目的地;然後我是乘最後一班車前往。不過,當司機說到步時,原來計程車都一列排著在——等我。

因為大家根本沒有現鈔付車資,司機們都在等我付款。唉!這類忽發奇想的玩意,就統統由我來收拾爛攤子。

這是一家港人合資開設的海鮮城,外型如一家茅屋搭亭般,採用開放式海鮮市場,有點像香港鯉魚門那種模式,讓客人自行先挑好,再訂烹調法。

坐下,老闆Y就說他那邊兩檯都已經挑好菜,這邊要我替大家點菜就是啦。 可是,我還只是剛坐下,我連這裡是什麼來頭也還未搞清,我怎麼點菜? 把責任推到K那裡去;坦白地對他說,我其實還沒有睡夠神過來,太要動腦筋的,我怕要出錯啦。

大夥喝啤酒吃海鮮,我根本沒胃口,也怕這樣心神俱疲的時候喝啤酒,怕更壞事;大家不了解,還說我大過拘謹。

飯後老闆Y請大家上夜總會,我聽了就愁! 用什麼理由可以甩掉?! 同來的三兩位海外同事的太太都勸說大夥去見識一下,不必怕。

是怕夜總會地方複雜嗎? 我當然不是!

是從來乖乖女沒到過這些場合嗎?也不是!

我只是想問:「我的陪客工作究竟幾時完成」

罷了!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放工10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放工9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放工8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放工7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放工6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放工5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放工4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放工3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放工2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放工1

 

————————————————————————————————————————————-

2003年10月

有關這個旅程的文章:

納民之旅一阿庇的機場

納民之旅二大陸小巴式飛機

納民之旅三綜合大樓的綜合文化

納民之旅四休息和憂心

納民之旅五週日小鎮風情

納民之旅六開鑼鼓了啦

納民之旅七開幕閉幕再開幕

納民之旅八高潮一夜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下班


1 則迴響

納民之旅八高潮一夜

酒會中,正跟納民那邊一家註冊秘書事務處人員,和由他們引薦的報章記者在寒喧時,老闆Y叫人來召我過去,問:「一會兒我們大隊去阿庇那邊的行程都辦好了嗎?」

我點著頭報告一切都沒問題,因為人多螺旋機機位少,所以由我們請來的一大班賓客,會分四個航班先後飛抵阿庇,入住預訂好的豪華渡假酒店裡。

我想這是他的問題。 可是他接下來的說話,就將我的微笑和自信統統打掉:「訂了哪裡晚飯?」他問。

晚飯?大老闆J說不必預訂任何節目,這是前一天才跟他確定的指示。

「怎麼行?人家跟我們過去渡週末,沒晚飯怎麼行。 立即撥個電話過去訂好晚飯,就讓大隊人馬到酒店那家XX去吃吧。」他命令道。

我連忙把銀行的秘書思拉到一旁,傳令各方開動最快馬力將這一事辦妥。 這個時候,酒會都差不多完成,是下午六時過後,亦即是第一批要到阿庇的賓客,得要準備起程。

跟我同樣跑最後一班航機過去阿庇,最快也得在十時半才能夠抵達渡假酒店,我想不通如何令一眾賓客由七時直待至十時半的集齊人晚飯。

這個突然而來的任務,就令我差點連跟一班籌委舉杯說Cheers 都辦不上來。 思悄悄告訴我,其實她早約了朋友在阿庇那邊週六聚面,要是有需要,我是可以撥她手機求助的。

我想反正我在阿庇住的是個雙人房,就請她跟我一起過去住到我房間來,好個照應;畢竟我對阿庇完全不認識。

這一刻,我還只是在想方便人方便自己而已;即使這天的晚飯安排得這樣急忙,也不見得會再有什麼突發新事吧。

賓客一批批被歡送到機場去,剩下幾位是我公司裡較稔熟的海外同事,一同順利踏入阿庇的酒店XX餐廳時,大家還在說說笑笑地。

宴會間門一打開,老闆Y就說:「你們搞什麼的啦,這麼晚才到。」兩頰酡紅,正飲得暢醉:「這餐廳的大廚要下班,你們都沒東西吃啦,你幹麼會訂這間的啦。」

我獃在門外,完全八丈金剛摸不著頭腦;這餐廳不是老闆你說要訂的嗎?我們也不想乘這晚機,作最後抵步啦,都不是逼不得已嗎?

還是幾位同來的中東海外同事替我解圍,連說反正不餓,請我陪他們到咖啡室那邊吃個三文治就行。

看來老闆Y情緒還在高漲,揚手招呼廳內各男女賓客:「明早打高球的,就說好準六時在咖啡室早餐集合;去環島遊的就九時在酒店大堂集合……」

慢著——老闆!我沒聽錯吧!環島遊?!之前已經問過大老闆J,說過不要辦什麼遊團的,不是嗎?怎麼忽然改了主意?誰安排了環島遊?

我再沒有一秒的餘閒去思考,那除卻我,還有誰會作了安排;又為何老闆Y忽然動起這樣好玩的念頭,直把我推到摩天大樓頂樓的邊緣去。

「會去環島遊的請舉手。」老闆Y宣佈,大家紛紛都舉著手:「看清楚報名的沒有?」這句是問正站在門外,傻呼呼,兩眼茫然在發呆光的我。

我不知怎樣跟幾位中東同事來到咖啡室的,我腦裡只空蕩蕩一片;十一時半,上哪裡找人和車,明早組團環島遊?!

大家一片好心安撫我別擔心,先吃點東西再去辦;其實這小席中幾位都清楚,大家肚裡正餓得咕咕作響,只是剛才那環境下不便作聲而已。

我 不餓,事實上我根本無暇去理肚子的感覺,我太清楚如果我現在不能立即下決定,辦好這團有三十五人的旅遊團,大抵我明日就得執包伏江湖隱退了,又或快找個高 樓跳下去;這些都遠大於肚子在餓,也管不了胃和腦都正在翻騰,也顧不了招呼幾位也是客人的中東同事,連忙吩咐思留下陪客,我則跑出去清靜一下思緒和計劃下 一步要做的事。

「冷靜!冷靜!你是從酒店裡訓練出來的行政人員,你絕對知道用什麼最快方法可以辦到,先別亂了陣腳。」我不斷跟自己說;但究竟有多少信心,我不知道,只知道除卻哭,什麼事也可行。

先跑到接待處請救兵,卻說了老半天,接待員只答所有旅遊事宜,必須等待明日旅遊櫃檯職員九時上班才能回答,他們不會作這類安排。

九時!我得要大隊上車啦!再跑到行李部,據我所知,那裡的男生最有辦法,也最能用金錢打動去替你想辦法的。

第一位男生對我所說無動於衷,又或許他根本沒有聽得明白我需要什麼。 正在說得氣急敗壞之際,另一個行李生走過來把我的對話接過去,正被我抓著而一臉不耐煩的行李生如獲大赦,逃也似跑開去。

「小姐,別急,我想,我可以幫上忙的。」他說:「我先替你撥電話問我的好朋友一下,他是辦旅遊車生意的。」

撥了電話,說了十分鐘;我站在他面前,緊張得像石柱,只有眼睛還懂得貶著。

「小姐,現下不能確實回答你,因為這已經太晚了,他要明早回到辦公室看了預約表,才知有沒有旅車可以安排得上。」他跟我說。

「不行!我不能等,必須現在!現在答我行不行呀!」我急得比熱鍋上螞蟻還要跳腳。

「這個真的不行,但我叫朋友明早七時回公司去,那麼最遲七時半就能確實答妳;這樣吧,要是他那邊真的不行,我會儘一切辦法替妳安排另一輛旅遊車。不過,我不能保証,畢竟這島上能載三十人以上的大旅車屈指可數,而且明日是週末……」他很禮貌地向我解說著,說的英語也好極了。

可是我不想聽下去,眼睛睫毛的關口快要守不住,眼淚快要決堤出來;胸口快速地換氣,我怕自己在下一霎裡要昏倒:「七時半太遲,六時,請六時回答我。」我語帶哀求。

「我好朋友由家到辦公室去,就是最早也要七時。」他抱歉又憐憫的眼神,一定覺得眼前這個女人快要虛脫:「我誠心幫妳,請相信我,這是能做到的最極限。」

我點頭,現在就只得這樣吧。七時,假設這邊不行,我還有兩個小時另作安排。不行白不行了,我一再細細看眼前這個的年輕人,我得把寄望放到他身上,他是不是一個可以信賴的人?

「現在,請妳先付款,要付現鈔的,因為這是我私人替妳安排的,我不能接受妳的信用卡。」他說。

「不是可以把款子都算在我們在你酒店的總帳上嗎?」因為這邊一應消費,會先由銀行那邊以他們名下掛帳,為這個週末行程,他們就知會過酒店,賦予我簽帳的委任狀:「請跟酒店說,替我這個安排墊支,我會在帳單上簽字。」

「我們不是XX酒店。」他答:「這裡是AA酒店,所以我們不能跟妳辦掛帳。」

不是吧!別開玩笑啦,怎麼會?我究竟身在何處?

原來老闆Y要訂的餐廳在這家AA酒店,根本就跟我們要住的XX酒店不是同一家,他黃昏訂位子時,大家根本沒有跟我說清楚,這晚飯的餐廳不在我們入住的酒店所屬餐廳。 由這裡過去,要乘車五分鐘,但最要命的是,這位AA酒店的行李員,根本不能替我把帳掛到XX酒店去。

現鈔,折合一萬元港幣的馬鈔現款,上哪裡找? 手電響起,是好同事K,關心我情況,我哭也似跟他說:「我需要五千元Riggits現金,請速替我辦。」那邊一疊聲說,這個時候大家都趕回去上房休息了,老闆正在催大隊起程回XX酒店了啦,且趕快回來報到。

我翻倒身上所有現款交那行李員付訂,答應明早成團前用現款付訖。 這個時刻,我跟他兩人都只得對面前的陌生人,交下一個「信任」。

我回到大隊,乘車到入住酒店,跟大隊說晚安,再跟思開門進入自己房間去時,我人仍如沒腳跟的閒魂鬼魅,在空氣中飄著。

明早,功成敗枯;裁決,都只是六個小時之後的事情……

2003年10月

 

有關這個旅程的文章:

納民之旅一阿庇的機場

納民之旅二大陸小巴式飛機

納民之旅三綜合大樓的綜合文化

納民之旅四休息和憂心

納民之旅五週日小鎮風情

納民之旅六開鑼鼓了啦

納民之旅七開幕閉幕再開幕

納民之旅八高潮一夜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放工


1 則迴響

納民之旅七開幕閉幕再開幕

開幕禮前的晚上,我的直隸上司終於抵步;是七時多下的機,十時半還沒見到他傳召,心想大抵他不必我匯報了啦。事實上,這次我只是受命過來協助人家銀行開幕,一切過程,我早已每天向當地總經理匯報得一清二楚。

就在我跟一位香港過來的好同事K在街頭一處,享受冰凍啤酒和串燒時,急召就來。五分鐘後,我就跟那位香港好同事正襟危坐,在喜來登酒店大堂沙發上;回答上司劈頭來的問題:「搞得怎麼樣?有沒有問題?」

這一刻,距離明早接第一班來賓的飛機,只得十個小時不夠;如果我答有問題,恐怕我才真箇很有問題!

而且,搞得怎麼樣,恐怕也不是這個時候出得到答案;所以,我把原來在趕程過來的五分鐘在思想好的匯報,統統骨碌吞回肚裡。 一下子,我且不知所何說起。

還是K幫了我一把:「我今天也到過會場,一切辦得很好,Bee 辦這類典禮是專家,沒事難倒她的啦。」K比我高級,只是向來為人沒架子,把我當好拍檔看待。 一段話,小女子心下感激不盡。

另一位海外經理,也順應道:「我們都只是看一下吧,Bee 一切都搞好啦,我看不到有什麼問題。」他們幾個男的高級經理,其實只是前一天抵步,今早到過會場看了幾分鐘罷了。

上司於是說:「好吧,大家都認為沒問題,那我們去喝一杯吧。」我從來不愛跟在一班男人後頭去摸酒杯底,連忙借詞明早需要大量精力,要先打道回房休息。

這 也是我個人習慣,工程一刻未完成,一刻也不能預先慶祝。 回到房間,謝謝小鹿特派家傭過來,替我把明日穿的旗袍熨好畢直地掛在櫥中。 旗袍本身在這個場合的確是最上乘選揀,行李佔位置少,容易打理;既溫惋又大方得體,東馬仍然是個保守的地方,任何酒會晚裝自少不了一點暴露,作為開幕禮酒 會司儀,我左思右想,最後抓了個好機緣,裝作閒閒地向大老闆問了句:「我那天穿旗袍好不好?」他笑答:「好,當然好囉。」

雖然在訂造時,試穿過好幾次,但是穿旗袍還只是我人生的第二次;上一次是婚禮上,有一大班伴娘姊妹圍在身邊,我只需像個大洋娃娃般笑著就行,但今次我要穿著它跑遍會場每一個角落——唉!不是不為自己擔心的。

明日,會是個很吃力的一天,幾乎可以百份之二百肯定。

早上自行造頭髮化裝,也是我一向習慣;這類場合,我是在工作,不是參會者;再說,身在外地,清晨七時,上哪裡找個形象設計師?

只是,往往越緊張,事情就越糟糕。那個髮髻梳了又拆,拆了又梳;一雙手都吊得快麻掉。 最後比預定出現時間遲了近半小時,把辦公室裡一班女孩子都嚇得像熱鍋中小螞蟻模樣。

原來一班籌委和一班為今日開幕禮而動用的全部女員工,盡皆換好了制服,正忙著互相化裝,當中可有好多女生從來沒有動手化裝經驗,當然不可能自行辦好,大家就為趕著打扮好,讓我逐一檢查。

「這天,要記著一件很重要的事,相對其他都不重要;這件事情就是要——笑!」我說:「大家今日都很美,要有信心!」  這是我在酒店受訓時,最首要的一條。

我趕去檢查所有送來的鮮花擺設,會場最後一次微距掃描都合格了,我才安心跟隨客車,跑到機場當接待。  看看錶,才只不過是十時而已,我卻彷彿有「世上已千年」的感覺。

往 來無限次似的接待來賓、送酒店安頓、安排早餐、打點會所偏廳擺設、檢查一切飲食、安排行李暫存、催促舞獅隊到場、檢查掛青掛對聯、催促會場餐飲備妥、打點 賀花排位、跟各報章記者打招呼……為一切要準備妥當,我就這樣穿著一對四吋高跟鞋,在喜來登酒店到會場,來回跑了五趟,雖然那只是五分鐘步距,兩腳未到開 幕,先就快要跨脫。

當一切最擔心的程序都逐一達成就位,開幕禮那種按稿子唸台詞的時刻,也就相對是全日最舒適的時候。

典禮終於正式完成,呼~沒有失誤,一切順利,當我從台上下來,大班女生簇擁著我,她們眼裡都毫不諱忌,對我閃著崇敬的歡呼,向我舉杯說 Cheers 時,我真有衝動想哭。

對她們來說,這個典禮終於閉幕,好辛苦的一天啊!

可是,在我來說,這一天的行程節目,還沒有完;而且,好戲相信還在後頭;而且我得匆匆換過醒目便裝,還要趕著去另一場的開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3年10月

 

有關這個旅程的文章:

納民之旅一阿庇的機場

納民之旅二大陸小巴式飛機

納民之旅三綜合大樓的綜合文化

納民之旅四休息和憂心

納民之旅五週日小鎮風情

納民之旅六開鑼鼓了啦

納民之旅七開幕閉幕再開幕

納民之旅八高潮一夜

納民之旅九究竟何時能放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