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點餐時侍應大聲應諾喊聲好!我就知沒點錯。

給我在一天忙碌中,偷得一個小小的四十分鐘午飯。

「辛苦搵唻志在食!」係一句廣東人老話。

辛勤四處奔波,我把選家別緻小館坐下吃午飯,還是去喝杯咖啡,還是吃一個小甜品;視為整天工作的小酬勞。

這日行程實在趕,本不敢奢望。

卻竟然給我踫上一家馬來小館——班蘭小館.

午飯時段剛過去,店裡靜下來,但午餐牌上還是有第一號的:招牌海南雞飯,

想起前幾天,才跟伙伴說過最近一直好想吃海南雞飯,這正好。

原本手機已經收好,決定在午飯間專必一意吃。

可是,飯餐一到,舀了一口湯;忍不住伸手去叫相機。

不能不推介啊,湯裡–好大塊糖心蘿蔔(這大概不算出奇,食材不貴)但湯竟有濃濃鹹香,而且湯帶點厚度。難得啊,只不過是個例湯罷了,這訝,先加分!

雞好滑好白,未入口整碟在面前已經傳來陣陣芝麻濃香,單這樣賣相加這香氣已經得分非常高。用筷子翻一下,下面的手切薄青瓜,兩層疊,雞汁都入去瓜片了。

以為薑油香飯,這下應該只好敗陣,竟然也沒被比下去。誰能想到,雞太滑口,我竟然吃得忘了扒飯。結果,湯、飯、雞都給吃個我美人照鏡。然後…才發現,我今日午飯是絕少吃那麼大的一碗白飯。這碗裡,幾乎等於我兩個晚餐的飯量呀!

抬頭見他們皇牌推介星州黑胡椒炒蟹,還真有兩秒想點菜。這裡還有供應星州桔子冰。

要讚一下店面,乾淨企理,空調涼快;對於這悶熱的夏,這太重要了。店員都好有禮。再檢看一下他們的 facebook;呀,怎麼只得五百多個喜歡,這不是太隱了嘛。

進門時,我未坐下就跟侍應說要招牌海南雞餐,他大聲應諾,響亮自信的喊了聲「好!」。我就知我沒點錯菜,沒走錯店了。

19060151_10154891742246896_1421880168001027820_n


1 則迴響

紅豆阿妹

我很愛紅豆冰——這愛,是由未懂事開始,是由隱隱有記憶的日子開始。

這種愛包含很多很多的回憶,是一種經年累積的愛。

可是,我愛的紅豆冰,越來越難尋找得到;就如很多饞嘴好友所感嘆的一樣:世界在變,食材在變,造法也在變;記憶中的老味道都快流失得無影無蹤。

在這文章之前,能夠懂得我最愛吃紅豆冰,又能知道我說的是哪種紅豆冰;這個人,即使不是我情人,也必定是我相交至深,很用心愛我的人。

初戀的小男友,是第一個知道我這心事,陪著我專程去吃一杯紅豆冰;我一直好感激。

丈夫多年來都好努力在家裡造紅豆冰給我吃,可就偏不了解我獨獨要的那模樣。

其實,不就是這樣子嘛——

今日,終於無意中在一家由1945年營業迄今的老餐廳找到了。

Picture

時間倒數……

70 年代的香港,佐敦道碼頭;

夜幕繁星,輪船緩緩由灣仔駛進碼頭;

這個鏡頭,很慢——很慢——

慢得足夠把整個渡船街上一列文景樓住宅透出的燈火,數個明白。

慢得讓媽媽對爸爸把一整個星期的事情都討論了一遍。

慢得我把一至一百數了又數,A又唱到Z,反過來覆過去,三數十遍。

不過,時間對於一個還沒有上學的幼兒來說,其實並不太清析方

只記得我總是奈不住要站上長凳手舞足蹈,又或是纏著媽媽讓我伏到船最前方窗緣上去。

由輪船上下來,媽媽和爸爸各一手拉著我;走過日間用來停泊重型要過海的車輛停候廣場。

我們就沿著佐敦道,轉入廣東道——

嘿,就是那裡了!

抬頭,好大一個垂直掛著叫「雲來冰室」的地方,那裡有為我專設的紅豆冰——

專設,是因為只有我這個小街坊,就是站到長椅上還是不夠高,總是不能把杯裡的紅豆舀出來;因為他們原是用最傳統的紅豆冰高杯,還有一枝好長的甜品匙。

那裡的侍應伯伯特別為我轉用了香蕉船的杯。

直到一個晚上,那裡的侍應伯伯說:「哦,夠高了,可以轉用這款啦。」

這款就是吃雪糕新地用的,就是上面圖中的那種。

幼滑的紅豆蓉,細致的手削刨冰;四十年的今日,我重新讓兒時眼中的那杯紅豆冰,放到眼前來!

南亞餐廳 (自1964)


後序:此文記於 mysianblog 別緻BEE | 26/05/11

南亞餐廳已遷往銅鑼灣堅拿道西10號1樓B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