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峇里:什麼儀式

一篇被遺漏在草稿簍中的文章,不貼有點浪費

峇里的街上,正熙來攘往。

忽然遠處一隊婦女軍團,整整齊齊地操近;人人頭頂竹箕,捧著不同的物事。

步伐輕鬆整齊。

峇里什麼儀式1

大家正好奇間,聽見鑼鼓之聲與喝叱之聲,隱隱由遠而近。

一大隊壯丁,扛著正中井字大亭台,台頂上站有個年輕壯士。

來到路中心,壯丁們更是荷荷叫喊,把台扛著沿地轉圈,像要給四周駐足觀賞的遊人表演。

峇里什麼儀式2

這區本來就是遊客區,眾遊客翹有興味,連忙舉機追隨大隊在各方位拍照。

我問面前時裝店收銀台:「是哪家貴族娶親?」

「是殯儀隊伍。」

哦,我連忙噤聲;跑出去把正在拍照的大塊叫住。

這時看見那站在亭台上的壯士手上一挽祭白,當台在我們面前轉到背面時,才看到一幀不大的奠照;看來是位雍容詳和的老太太,也八十有多了。

這等風光,照猜要不是家族中顯赫之輩,就定是貴族之身吧。 如果隊伍中都是兒孫媳等,這陣勢才真箇叫人瞻仰這位仙遊者的芳容;起碼,全馬路上的汽車統統都得靠邊停……

一路子車和人,都盡堵在那裡。

 

在路邊巧遇這情景,作為遊客,視為百無禁忌。 不過,心裡也遙禱過,把這難得情景與友分享,希望這位前輩不要見怪,好好安息。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雅加達:對峙

大道上,遇上雅加達的工人示威抗議;軍裝驚察在戒備,兩方在對恃中。

雅加達對峙1

再過一個路口,一個賣雜誌的小販,手拿著幾本中文英文入口雜誌,在繁忙馬路上的車輛間穿梭。

雅加達對峙2

 

同事說:「初來時,有次向他們買了本香港的X週刊;卻竟然是本舊得離譜的雜誌!」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派駐海外

在我工作早年,我時常認為自己應該會在海外生活的人。

這可能性因為我通常總是在一家公司擔任最多與海外事務接洽的人。而我也總是作好了打算,如果一日東家派我到海外去駐守;我的家庭,我的女兒又應如何作出安排呢?我對自己的應變和適應能力很具信心,於是我從來不認為人在外頭,會是煩愁。

早幾年,有一家來自美國矽谷的電訊企業,跟我磋談過,有意想邀請我替其分別於台北、東京、吉隆坡以及何志明市四個地點建新辦公室;為期可能需及幾年完成,更有可能最後需要決定於台北或東京裡駐守。

在談的過程中,工作的刺激感令我躍躍欲試;我幾乎把家庭都擱於東閣。

最終這個機會沒有成就,原說是集團在美國的行政架構決定有突變;不過,我竟然也心裡高興,原因是回家後深思熟慮過,發現我個人奔波不難,但要顧及心肝寶貝就絕不輕易。

現職的公司,有個不明文的文化;老闆都不會點選已婚女人派駐海外,好明顯排列方式先選單身漢、再選已婚男仕、最後才選單身女仕。「家」的思想文化,原來比我想像中的奠基更深更遠。

有緣結識了對面公司的主席太太,她既是跟隨丈夫打天下的賢內助,也是管理公司內務一切的掌舵手;女兒比藍藍大兩三歲,有時也見她放學後來接父母下班。

這位主席太太有時相遇,我們會閒談幾句,有時見她風塵撲撲,也訴幾句苦實在無太多時間陪女兒;見我跟女兒上專題訪問談親子,她一臉羨慕。

前些時候,終於跟派駐雅加達一家分行的同事太太 Ivy 見面,跟這位同事曾共事多年,早已成為好友;這幾年他一直在外,結婚生女,我也一直無緣跟他太太交往,這次旅遊幾天,謝謝該市嚴重塞車,令我們有個無所不談的機會。女人見面,不外乎都訴說家庭事孩子事。

一直以為能隨丈夫駐守外地;住屋、家傭、司機……等一切舒適安排下當全職主婦,生活定無憂;卻親眼目睹原來要適應外地生活,打點著一個在外地的家,倒也絕不容易。

孩 子不能入讀當地學校,必須入讀國際學校;所謂國際,也跟香港情況一樣,大多學生席位其實是被當地富豪霸佔下了。 跟富豪的孩子做同學,先不要說學成一身驕燥氣,更不用說對家傭的呼喝,對家裡的生活水準要求都相應地高出幾倍不正常的水平。 踫巧同學們都是當地超級富豪華僑之後;出入名車車隊、大宅園花園噴水池、一行列隊的女僕傭人……還有同學家長親戚那比X-光更銳利的穿透式勢利眼光。

「某日在茶樓踫上女兒的同學家長,說了聲嗨,那邊回贈一桌子瞟著我看的眼光。看妳穿什麼衣服,是不是名牌;看妳身上有沒有首飾,是哪一號的大小;她們的眼神像把我整個脫得精光似。」

當一個暫居當地受薪海外人員的兒女,除要在學習比人家多了學習不同語言的機會;也多了增強彈性去適應生活的強制性學習。

「學 校裡都是回教家庭,他們以『清早要洗澡上學』為重點潔淨題目,每日問我女兒:『今早有沒有洗澡?』女兒答沒有,她們就訓話她不潔淨。我們華人都不會在早上 洗澡啦,早上六時就要她起床,洗臉刷牙換衣服背書吃早餐塞車,哪有時間給她洗澡,再說清早洗澡又怕她易著涼。可是,跟學校解釋了,老師還是這樣問個不休; 終於孩子答:『洗了。』了事;可是啊,這不是教育了她說謊嗎?」

「我們一直教育她有禮、寬厚待人、要跟他人分享;學校教她,什麼也不能跟人分享,那是不衛生的,就連個別包裝的小零食也不行。」

「我們教她不能直呼家傭為『工人』要稱呼名字,正奇怪,幹麼我們叫家傭往往叫喚幾次無回應,但女兒小小年紀卻一呼總應;原來她學了同學般要高聲喊『sou-s!』家傭們就好欣喜地高聲回喊一句『Yes!』。這裡把我們的家教統統打亂!」

全職照顧尚且有這些困擾,要是我既職又母兩項同步於海外環境下,直不敢想像。


發表留言

峇里:Seminyak

峇里的 Seminyak (沿著 Jl Raya Semiyak 大街的) 是很出名的購物區,就跟我們的銅鑼灣區相彷。

這裡自然也是遊客消費專區,晚上海邊有小攤夜市,偶爾還會有一些街頭藝人賣藝表演。

如果你請的士司機把你載到 Seminyak ,卻又沒有指定的地點,他們就大多會把你停到整條路的正中段去。 情況就像外地遊客來港,請的士司機停在彌敦道,司機可能抓頭老半天話都不知該把車停到哪裡給他下車一樣。

我會提議大家請司機停在 Jl Abimanyu 和 Jl. Raya 交界那邊,然後信步沿著這條購物大街一直回向 Kuta 方向走。

沿街兩旁統統是小商店。大多數明顯受了日本女生影響,把小小的一家一家店子櫥窗都裝修得像日本時裝店模樣;很多家店前設有脫鞋處,女生們都脫了鞋才進去。

IMGP3638

大家一家一家的推門逐間店子逛逛,就夠你由早逛到夜。(只是得要注意九成店子會在日落前關門,不及Kuta 開至11時凌晨啊!)

雖然大多都形成高級時裝店模樣,可是還有不少我最喜愛家居小品、小飾物等店;這地方我就不得不去啊!

很多貝殼造的小精品、銀造首飾、鏡子造的、用木造的、用小珠串成的……統統都能在這裡找到,而且這裡比峇里任何一處地方裡賣的更具藝術感。

在這裡找到一家皮具店。 說坦白的,以這家店的外貌,真不敢恭維,活像山區賣拖鞋的店。門前直排四列鞋架;店裡省電黑壓壓地;要不是我督見兩個日本少女一直往裡鑽,每一對鞋都端在手手,我才不會跟著進去。

可是,吸引我的倒不是鞋架上的小牛皮木跟高底涼鞋;而是架最高所陳列的幾個用馬毛、小牛皮、蛇皮造的手袋,竟然是 Patrch-Work Design 的:一問價錢,天哪,才只折港幣七百不夠。  我賴在店裡晃來晃去不願走,可是最終沒有買成——真可惜。

跟我在峇里所有店子中見到的編籃手袋一樣,想買但最終沒買——

因為不能了解,為什麼所有袋的帶子都要那麼長!就不能設計手攜的嗎?  而且,這些真皮皮具——統統都重得要死了!(唉,手肘在痛,替代了正站在店門外等我的大塊,警告我快快放下,別買!別買!)

不怕重的皮好者,不妨!
A&A Shoes (Made to Order) (Abimanyu) Dhyana Pura Street No. 1 Email ari_anggre@yahoo.com

不過,既然是遊客購物區,自然會貴一點;注意的是一眼看見銀碼只有兩個位,就知道他們是以美金計算 (依我觀察,他們一般都不寫貨幣符號,不知是否一個遊客陷阱),而價錢牌上有很多個零,自然就是以本地盧比計算,同樣地,沒有 “Rp" 這個貨幣符號。 (現時匯算約 HKD $ 1 = IRD Rp 1,561.2)

來這裡,我只看不買!不過,看一下這樣古今一身的裝潢,也不枉吧!

IMGP3643

除了購物,這區也是峇里的酒吧區,愛夜蒲的一定不能不來看看。

大塊不蒲酒吧,我們就午後來這街旁小酒吧喝一杯 refreshment,歇一下好了。 看!酒吧老闆把人客喝光的啤酒瓶連上水晶塊,掛到樹上去,日裡陽光下也閃閃發光呢!

IMGP3640

還發現一樣新奇事 (真大鄉里出城!),這摩托車停下,商店的售貨美少女紛紛走出來啊!不是駛摩托車的是俊男啦,而是他車上那些甜餅麵包耶! Mobile Bakery!但我有點懷疑那些麵包好像是在車上宿了幾宵似的呢!(速逃!)

IMGP3644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雅加達:巴東菜

前一夜跟前輩伉儷吃飯,被問到在香港有沒有吃過印尼菜;我夫婦倆面面相覷,從來都沒有留心過香港哪兒有印尼菜館,莫講是嚐過。

只好搬一位遠嫁而來港的印尼表舅母出來,說偶爾她來我媽家也會帶上一些印尼特色糕點,像那種「千層甜糕」罷了;之所以有請賢伉儷把我夫婦大鄉里帶去吃一頓傳統印尼菜。

這一下,倒把話題帶過。

不過這一頓印尼傳統菜,除了餐廳裝潢典雅美麗,琴師聽說有遠客來自中國香港,彈了好幾首廣東名曲外,食物乏善足陳;而且環境太高檔優美,我實不敢貿貿然拿出相機拍食物照,就怕連賢伉儷都嚇退。

早知如此,我就應該贊同賢伉儷最初的提議去吃法國菜,那家位於我們入住的 Park Lane Hotel Jakarta 的RIVA 是米芝蓮審評的世界級排首之一的著名法國餐館;大抵應該比這頓印尼菜吸引。

只不過,旅遊本來就應該先嚐地道嘛,對不對。

被公司派駐印尼的一位朋友,她太太就提議試一下印尼另一特色菜——巴東菜。

菜館位於唐人街頭,是她跟一些新交本地朋友去過,覺得地方還相當潔淨而推介。  對這種當地特色,我們都顯得異常興奮。

甫入店,被安排到四人席去;因為塞車花時,我們連忙趕著上洗手間。待我從裡間出來,大塊頻叫:「快過來看,好誇張!」

桌面已經排滿了碟子,哇,誰叫這麼多菜?

雅加達巴東菜1 雅加達巴東菜2

「不啦,這裡不必點菜,誰個來賓,同樣招待,他們每一款都放下。
「怎麼個吃法?是每位定價嗎?」
「不要的可以叫他們拿走,那碟就不收費。」

最後,大大小小碟子共疊滿一桌,最高的疊了三層;每碟不同款式,相信也不同味道吧。

「還沒有試過,怎麼知哪個不好吃?」
「那就統統放著,大家盡情試好了。」

雅加達巴東菜3結果四位盛惠折合港幣$450。 值不值得,見仁見智,我們覺得浪費嗎,他們也會把剩餘臉食物倒回「重用」。而且,當地人覺得這菜最好宴客,是高檔次的啦。

就 連蒼蠅都伺機在旁,只要大家一停手,牠們立即進軍佔據;啊呀,一直忘了告訴大家,印尼的蒼蠅非常活躍,即使在峇里的五星級酒店露天咖啡室,客人都得要在吃 之餘,忙於招呼這些「好客」的印尼居民。 這家店嘛,就會在客人需要時,為那桌點燃一枝洋燭,驅趕蒼蠅;這也算是很高級的啦。

繼續閱讀


發表留言

峇里:廁所UmUm冬菇

這幀照片在峇里機場的停車場側小食亭。

TOILET UMUM 原來 UMUM 意思是公眾。好搞笑!

不過印尼文真的在我們慣使用的廣東音去連想的,有很多都相當好笑——就例如我們幾日裡時常會聽到的一句:「冬菇。」

原來印尼文(音) 棟姑,解作等候,或等一等;於是我們必須先學會這話,來跟接載我們的司機們對話時用:「Lobby 冬菇!」

哈,好玩!

resserver.php


發表留言

雅加達:Joker

雅加達印度尼西亞的首都,也是最大的城市。

 

雖 然我入住的酒店距離最繁華的銀行金融區有大約15-20分鐘車程。但是當我們在酒店用早餐時,還是出現了一點窘態;Coffee Shop 中人人西服畢挺,本地女生們都穿著得很保守,是那種十年如一日的基本曼克頓格調,黑灰白裇衫西褲 (甚至不是西裝裙),有些上了年紀的印尼男士依然Batik 襯衣,不過選料講究畢挺威嚴。

偏偏就有兩個穿著寬寬鬆鬆,一臉惺忪的帶著峇里的渡假風情穿梭其間。 酒店侍應生看來也是勉為其難地壓下一份輕視,可是他們那眼神還是出賣了他們的專業,好幾次,我能督見他們用眼神互相交談著討論這兩個客人。

管它呢;我們還是在渡假中;要錯就是錯在把兩天渡期選點在這個城市。

被 公司派駐印尼的朋友,專程在上班途中,堅持先行來把我們接過去,說是好待那些名店購物商場開門,就叫司機送我們出去遊玩;原因還不是因為怕塞車,用車時間 難以掌控嘛。 我說:「你別來跟我客氣啦,我倆慣於四處自遊行,你別這樣擔心我們好不好。」他卻一再堅持:「儘量留在購物商場裡好了,別胡亂在街上亂走,這裡不是你懂的 那些城市呀。」

好好好,都聽你的。

車子在雅加達的金融區寬敞的大路上駛,前望大路看來雖不及香港繁華,倒也跟內地大城市、曼谷市中心的不遑多讓。 前一夜的「塞車」的心理上餘霾都稍稍消散。 眼前就跟所有大城市無異,車多塵多!

奇怪,出現在視線兩旁的,竟然是很多跟整個商業區形相迴異,絕不相配的男男女女老老幼幼,沿路兩旁一直伸延地間或排排站著;細看都老年男人或邋遢少年,更多是婦孺手抱手拖小孩子;衣著雖未致於行乞狀,也相當襤褸。倒是統統有一個共通相——把一隻或兩隻手指高高豎著。

「我 們儘叫這些人作 Joker!」朋友解釋道:「政府頒令商業區大馬路的車子載客流量,每輛車不能載少於三人,我們笑稱這個政策為『三合一』,違法的會受到站崗的交通警員向 司機發告票。票額約折港幣$300 到$500 不等。 由於告票採用即繳制,於是路面會出現『議價』情況。 有很多人為免麻煩,行人路就出現這種民間行業,Joker 舉高的指頭代表可上車當『人頭』數,一般『人頭』每位約折港幣$10 到 $20不等,視乎人頭需要坐車的距離。」

「我還以為你們塞車氣悶,要找些 Joker 上車娛樂一下。」我打趣說。

「不過啦,我見過很多車子還是會選揀『速逃』,反正交通警員只會在後面追幾步,頂多可以用警棍敲打車尾一下,後面的粗話車子裡的人聽不到的啦。」

(廣東話) 吓!咁都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