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南韓首爾的陽智山滑雪場

24年前,還是新婚燕爾,兩口子目標每年外遊最少自由行旅遊兩趟;這一次,大塊主動提議去南韓首都,當時還稱為漢城的首爾;原因,他聽說劉德華跟譚詠麟有韓語的黑膠碟在賣,對於一個熱愛將音樂製作成串燒混音的黑膠唱片收集者來說,有什麼比收集到香港沒發行的香港歌手外語唱片更燃追慕的心?!

而且,那年,娛樂新聞中譚詠麟讚過,韓國的滑雪場很不錯,價錢相宜,所以他們也拉明星隊去韓國大玩一場。這說法就讓大塊先生起意。

為了這個旅程,我已經做了很多功課,把好幾本外國旅遊天書都讀遍,編好了行程,以傳真跟女子大學裡唸英文系的旅遊學生大使聯絡好。

這大學生提議我們去陽智山滑雪場,說是最受漢城人喜歡,離市區最靠近的一個滑雪場,車程不會太辛苦,比較合適我們外來遊客。於是在她幫忙下,租了車去。

作為第一次去滑雪,我們是零知識。以為像日本的滑雪場,什麼都齊備,結果場地就有滑雪板雪靴同雪杖可租,滑雪的衣裝則要自備 (場內很多本地人也是亂穿一通,很多也沒有穿好滑雪裝備)。我們這個熱帶海港前來的「燦初哥」,穿的完全不合格,場內也無法找到懂英語的初學者教練。既然來了,就唯有隨興亂玩一趟。

倒是因為有個外國孩子在初學場裡滾地好幾次,大塊幫他站起來,他爸爸一看我們是初學者,就過來熱心地教了大塊幾個起步技巧。我穿著不合身的,借自舅母的雪褸,亂花力氣,很快已經投降坐到一旁去喝咖啡了。

陽智山.jpg

滑雪場裡什麼都欠奉,感覺就像是學校飯堂一樣的餐廳;我們玩不了多久,已經累極;隨便喝點什麼就只好離開。

這段記憶相比起日後在不同的滑雪場、雪山;無疑變得早已完全忘掉的少量興奮;但畢竟是人生第一次,總還留著點淡淡薄薄的印象。

今年,在沒太注意旅行團行程下,當聽見導遊說次日滑雪這項目就選址陽智山滑雪場;才忽然:「啊呀,人家老爸,那就是我們24年前去過的那個滑雪場啊!」大塊老半響才答我:「就是啊!」其實他根本就沒記住地名。

重臨這地方,首先感覺:「天哪!哪裡來的多人!天哪,怎麼看都像廿多年都沒裝修過改進過的呢?這地方老得比我還要快!」

幾乎清一色都是國內遊客,全都擠在滑雪具租借櫃檯。看來滑雪場裡依然不設滑雪裝束租用處,旅行團在轉上山前的一列租衣店子前停,導遊協助各團友去租衣;租衣不算貴,雪鏡卻貴得不成正比,租一副要折港幣200,雖然導遊一直費盡唇舌說沒雪鏡怎樣怎樣危險要責任自付,但幾個團友都說:「只不過玩玩,不致於會眼盲吧,都不租了。」(大家都認為導遊給介紹一家租衣店,本來就不沒打算也不可能格價,但也不要過份吧!) (有時導遊在這些事項上賺一筆無話可說,但可否放聰明點,不易為人察覺突兀呢?) 跟旅行團去滑半天雪,只能當順道試玩一下,可以自備滑雪套裝,還是自備的好。

滑雪場給我的感覺很不爽,首先,大量國內過來的旅行團全都擠到這裡來,其次,他們貫徹把「從不知規矩為何」的文化全情表現,在滑雪具租借櫃檯前打尖,擠人推撞,把換下來的鞋子四處亂放,把所有可以坐的地方都霸著。整個內場亂七八糟,完全是個戰場。而扣成這樣的環境,當然也因為場地管理不善——

櫃檯的工作人員,比80年代大陸國營事業人員還要慢條斯理,導遊替大塊先生量腳的數字報錯,害他在長人龍排完了還要重新再排一次換鞋。然後發現連帶滑雪板呎碼也就不對,得要再排隊換,排到了又發現沒合碼的雙條滑雪板了,得要換成單板滑雪板。我這個不滑雪的奴僕,只好侍候兩父女換出來的鞋。好了,場裡的儲物櫃嚴重不足,有些櫃格是沒上鎖 (明明鎖匙插著),裡面卻擱著鞋的;最初還以為內地人不願付500圜,就把鞋子放入儲物櫃裡霸用 (因為此舉在北京南山滑雪場中普遍得很),我看了就生氣,於是把沒有鎖上的儲物櫃裡的人家鞋子拿出來丟下,放入我們的鞋子,以正常邏輯,正確付款正確使用啊!結果呢——

原來場內的不單止,很多就連入錢自助鎖都是壞的,我只好替人家的鞋重放入,拿著兩父女的鞋尋尋覓覓,而最後,我還給騙了1000圜,也沒法找到一個可以正確付款正確使用的儲物櫃,獨自氣鼓鼓啊,我只得一雙手,又得帶著自己大手袋,大外套,事有湊巧,這天沒帶著BYOB啊,還得提著兩雙大鞋子,怎麼辦!

陽智山2.jpg

回頭找工作人員幫助,櫃檯人潮退去後,一個工作人員都不見。試試售賣滑雪裝備的商店吧,他們說沒有可以提供的袋子。幾家都是小吃檔,更加沒可能值得大袋……

靈機一觸,走入洗手間,向清潔大嬸買了個垃圾袋;好了!我終於可以像聖誕老人那樣帶著兩雙大鞋子去找個好地方,嘆杯咖啡,慢慢等。(這幾年每次陪他們兩父女去滑雪,我也是在咖啡室裡呆著。今次早有準備,帶了筆和紙,決定靜靜練字渡光陰。)

滑雪場多設了很好些小吃站,樓下停車層入口有漢堡包店,但別妄想可以坐得久。穿著皮靴的我,要穿過厚厚的雪地,到滑雪場的餐廳處並不容易。陽智山滑雪場四周的行人路,竟然沒設防滑的路墊,於是外來鞋子跟雪靴在那些行人路上亂踩,黑雪處處,有些木階級更加地滑非常,洗手間也沒有分開更沒有乾風機,於是四處都濕漉漉;配套設備只能評為既老又差。

餐廳主要部份,也是設席最多的仍然是食堂,不過,過年假期不開門營業。一家拉麵店,食品不多吸引。半露天處設有自助飲品販賣機,一列木長檯及凳,統統被國內遊客用無限行李及睡姿強霸。不過,要我坐這外頭,濕濕冷冷的呆幾小時也實在受不了。我只好一直向最遠盡頭走,幸好抬頭望見遠處有oliy oliy,是家要攀過長長木階級的小山崗上咖啡室。

%e9%99%bd%e6%99%ba%e5%b1%b13

坐下練字,跟遠方拜年的好友們網談,等到父女倆玩累了回來,意料之外,食品是意外驚喜;尤其是那盤子一般大小的吉列豬扒 (8000-13000圜一個套餐)。大年初一的午餐,沒預想的豐富!

可是,問我,會再去嗎?不會!

後注:這滑雪場就初學者的所設的圈場地方不夠,其實並不合適大量旅行團遊客使用。


發表留言

澳門:金沙城喜柏

好幾次都在金沙城的喜柏 Palms 裡吃下午茶,主要是約了客戶開會;今次,我才發現我一直誤會這家名字叫 TWG。

原來喜柏是屬於喜來登酒店的酒店餐飲,有點像酒店大堂咖啡室,但只供應小食及下午茶點;最多人被店前的 TWG 展視的品茶擺設及三層英式下午茶 (MOP298/兩位) 吸引了,就像我早幾次都相同錯覺了。

今次很餓,時間奇怪,不想吃甜;問有沒供應三文治,侍應答:「有啊,有好幾款。」原來不止,有精致的海南雞飯!雖然是有點肚餓的遲了午餐,不過,這是很罕有的一個讓我吃個「美人照鏡」的海南雞飯,連三個醬油都幾乎給我舔乾淨 (MOP138)。

芝士火腿三文治 (MOOP118) 也造得很精美,不過如果配的不是薯片,而是粗條薯條,我們會更加歡喜!

palms

咖啡嘛,不好喝的,我也不會一而再約人兒們去這裡嘍。我會說,這個下午茶絕不比那三層英式下午茶低分數啊。

小提示,怕吵的,選入一點,靠近賭場那邊,不要靠近路邊,在那查詢船票及往氹仔碼頭接駁車的櫃檯前總是堆著很多很多很緊張的內地自由行。

這家在鬧點裡,倒是闢出一分清靜。


澳門金沙城中心度假區大堂酒廊


2 則迴響

只要有心思,小小空間還是可精準利用

台北的朋友在日本旅遊,傳來相片分享。

我一看,這對於我們在香港時常掛在口邊的「土地問題」不是太好了嗎?

土地問題,並不是香港獨有。日本人對於小巧空間,地盡其用的智慧比香港早開發不知多少年,可是呀,恁香港跟著日本潮流走了那麼些年,人家對生活上所花的心思,我們又學來多少?

首先,給大家看看這家在神戶的東麵房,每廂座旁放著的織籃——是讓客人放手袋用的。就是一份貼心呀!

這店位於關西,看來空間還是很寬敞,相對起香港一些食店,這樣走動的通道空間已經相當不錯了吧。

2016-02-03 13.58.46

神戶東麵房

好的,看這張:hoop

這是 阿倍野筋大阪府大阪市阿倍野区阿倍野筋1-2-30あべのHoop 1F 的 Cafe キルフェボンあべのhoop店

動一下腦筋,一點小配件,就能解決店小不夠空間,但又令食客舒適的;何樂而不為?!

 

 

 


發表留言

長洲:一家大細 Cafe

DSC_1944上船去長洲前為怕週日船期緊逼,又或太多人沒趕上船;碼頭上那兩家沒能吸引我和藍藍,我們就打算索性到長洲找吃的。

市區租太貴,很多外藉人氏,有意經營有心思的家庭式美食店,都索性隨自己搬入離島住,就在附近開小餐館。長洲熱鬧,近年都變成了國際美食集中地。

到達時離活動集合還有一小時,看來時間正合。記得上次東堤方向面海大路上有兩三家挺吸引的;上次大家都坐在露天茶座裡喝大杯冰茶啊!

選上了這家,店堂前毫不起眼;可是遙看客人在吃的漢堡,好像很不錯。

DSC_1929 DSC_1932

幸好是店員提醒我們漢堡要不要切開四瓣;哇,能夠切開四瓣的還會小碼嗎?於是兩人只加選了燒吞拿魚凱薩沙律;於是,這個份量實在太完美。

薯條教我們立刻想起英國之旅的時光;香港有多久沒有輕易吃這樣的薯條啦。

漢堡也85分,雖比 #OWL Station 的稍遜,可是這裡收費 HK$50,又值得另加10分啊!

燒吞拿魚凱薩沙律——一絕!必須一試!

不過,「隔離飯香」作用正大盛;鄰桌上的梳乎厘 Souffle,令我禁不住歡呼。

不許可,是因為時間!必須再來一次!不過,今次一定不能只有一個小時!

注意,這家店主慢活出品,如果午餐少於一個半小時,還是找天寬裕點時,再來吧!

一家大細Cafe: 長洲新興海旁5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