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四川行:方所

別緻BEE的文章向來寫的長,文字多。

不過,在說這家本來就藏滿文字的地方,我的文字用不著。

這裡,在我短短留在成都一週間,來了三次;然後,我還是覺得不夠——

%e6%96%b9%e6%89%80

摘自維基資料:方所是總部位於中國的一家民營書店,分布於廣州市、成都市、重慶市、青島市。書店名「方所」,典出於南朝梁代文學家蕭統「定是常住,便成方所」。

這不止於一家書店,也有精選的時尚品牌衣飾、日本藝術家品、文具精品……等推薦商品。

方所2.jpg


成都遠洋太古里負一層。

全店面積4000多平米,布局和廣州一樣,以獨特的廊橋設計,於2015年1月29日始營業。


1 則迴響

四川行:拿破崙再不失落了

如果沒有遇上,就沒有忐忑;沒有遺憾,就沒有想念——

因為那塊拿破崙與那把破壞力強的膠叉,我可能沒有那麼渴望著再吃一塊;成都,我希望我能在離去前給你多一次平反的機會。

這天,跟蒙蒙約在太古里;我人生至今還沒有長時間獃過在內地,卻能在內地認識幾個疼我的朋友,我應該很榮幸;愛屋及烏——是我認識的那幾位內地朋友也是很得人愛,所以愛她們的,一聽到有個大姐要幫忙,都來跟我親愛一番。蒙蒙就是我內地認識一個小妹的大學裡好同學,是成都人;聽說我要到成都來,立即先行在 wechat 裡替我速速補習補習。

她一直在當我線上即時旅遊指導,對我的行情很細心關注,每天也很體貼,給我來訊看我適不適應,吩咐我別要忙壞。

我提前在峨嵋趕回來也為著要跟她見面;可是,這天我沒有了網訊 (這在另一篇裡會說說我的窘況,港人的中港通竟然就會出現這樣!) 從峨嵋回到城市,完完全全沒有電訊的陌生地生活,心裡一直不安穩。也怕蒙蒙認我不到,相約時出錯…忽然像回到中學時第一次見筆友,那種不見不散的約…

不同的是,我們約在 GUCCI 店外,而我早到,就穿著一身破爛的走入這家名店裡逛;還好,沒受白眼之餘售貨員都很有耐心陪著我遊逛了一趟。這很可能我穿的實在太怪誕,他們一眼就知我並非本地人。約到這裡來,其實無非只為好讓蒙蒙容易找到我。

可能因為這些天都一直跟蒙蒙在網聊,甫見面她已經認出我;而我們反更像大學裡的同學沒見多年一樣,太多太多話要趕著聊。

只好趕快找家咖啡店。

「姐,星巴克嗎?」蒙蒙問,見我皺皺眉,她說:「那邊有家好像靜一點,容易讓我們談個天昏地暗。」然後,就在拐那角過去那家,她踫上真正的大學同學一家,蒙蒙回頭說:「姐,跟著妳也交運,給我撞上這老朋友,她大學後結婚都沒再跟大家連絡過啊!」

我覺得我才沒這個彩,不過,看她跟老朋友遇上很高興,我也在旁感覺高興。有些朋友,就是明明白白彼此都在同一個城市裡,十年廿年卅年不再踫上一面的還是比比皆是。我也有這麼些同學、曾經很多一起經歷的好朋友…也如是。

The Temple Cafe 是家意大利菜餐廳,餐膳那邊裝潢典雅得讓人有點氣為之一窒,旁邊只做早餐咖啡的輕食間也相當寧靜;服務生告訴我她們店裡有賣拿破崙餅,而且相當受好評的。

我這一天去到這裡,都太順利了,感恩!

的確,在這樣一個好地方;一杯紅茶,一件高水準的拿破崙餅,一個好聊的美人兒;這個午後,實在美好!

the-temple-cafe


The Temple Cafe,成都太古里

 


發表留言

澳門:金沙城喜柏

好幾次都在金沙城的喜柏 Palms 裡吃下午茶,主要是約了客戶開會;今次,我才發現我一直誤會這家名字叫 TWG。

原來喜柏是屬於喜來登酒店的酒店餐飲,有點像酒店大堂咖啡室,但只供應小食及下午茶點;最多人被店前的 TWG 展視的品茶擺設及三層英式下午茶 (MOP298/兩位) 吸引了,就像我早幾次都相同錯覺了。

今次很餓,時間奇怪,不想吃甜;問有沒供應三文治,侍應答:「有啊,有好幾款。」原來不止,有精致的海南雞飯!雖然是有點肚餓的遲了午餐,不過,這是很罕有的一個讓我吃個「美人照鏡」的海南雞飯,連三個醬油都幾乎給我舔乾淨 (MOP138)。

芝士火腿三文治 (MOOP118) 也造得很精美,不過如果配的不是薯片,而是粗條薯條,我們會更加歡喜!

palms

咖啡嘛,不好喝的,我也不會一而再約人兒們去這裡嘍。我會說,這個下午茶絕不比那三層英式下午茶低分數啊。

小提示,怕吵的,選入一點,靠近賭場那邊,不要靠近路邊,在那查詢船票及往氹仔碼頭接駁車的櫃檯前總是堆著很多很多很緊張的內地自由行。

這家在鬧點裡,倒是闢出一分清靜。


澳門金沙城中心度假區大堂酒廊


發表留言

貴人

這天有工作在澳門,出發早上,下著雨。

大塊比我早出門,給我訊:「外面下雨,涼,帶衣帶傘。」我看一下我的手袋……

已經好重——

手機、叉電線、女人見客不能少的補妝工具、已經是最小號的水瓶、高跟鞋不能遠行所以得穿方便鞋把高跟鞋帶著、板腦、給午飯小相聚的朋友帶件手造禮物、外套、傘…每一項都有相當重量;可是唯美,當然不能帶著拉箱行李;可恨,帶個真皮造的大手袋 (已經是最輕的羊皮了),還是重得要命!

愛美的女強人,寧死不屈!

瞪著手袋半響,決定換上雙可以走半天路的布質粗矮跟鞋,不帶水瓶;其他的實在減無可減。

古曰:「貴人出路招風雨。」我希望這樣想,心比較寬。

為懶乘一個小時車程去中區再趕在人潮裡搭上信德碼頭的船去澳門;選用早上只得三班船期的屯門往澳門的;比預訂會面時間早出很多。

雨粉粉密綿綿,比香港更清冷;穿著的外套只勉強可以應付。但手裡打著傘又拿著重袋,有點吃不消。很多食肆都只開十一時;抬頭見葡萄園餐廳的燈亮起。想起這家餐廳實在不錯,之前兩次都跟朋友在這裡午飯,印象很好。於是辜且試試看可否讓我安頓。

拾級上樓,餐廳剛有員工上班,在準備中——

但難得服務員很熱情:「外邊天氣不好,妳不介意我們廚房樓面都未準備好,妳先坐下,我看看咖啡機應該已可以,那妳先點杯熱咖啡。要是妳打算一會點我們的行政午餐,我們都包了餐飲,我待會給妳扣除就是。」

我就這樣靠窗,嘆著咖啡,享用他們店裡的WiFi,看窗外雨景;坐了一個小時,中間還在他們店裡把手機再充電。我忽然覺得今日其實是遇上貴人才對。

朋友工作中的午飯時候趕來相會,服務生又替我們換了較舒服的檯,一直樂意服務週到。

這餐廳之前都只有行政午餐,起步價是70多元,再進一級別扒類是100左右。但今日竟見由50元起步;可見生意比前難做。

我選的葡國雞飯,相當不俗,才只不過70多元;比起上次在漁人碼頭工作,被逼在金沙的餐廳吃的,實惠多了。

葡萄園.jpg


發表留言

花樹與咖啡睹物思人

image

一客咖啡,一個檸檬鬆餅。
一束鈴蘭…

一田田的迷你櫻花樹。很多年前曾經在朋友娘家的玄關處見過,很驚奇問:「真的會開花嗎?」「樹苗,遲下會種入前園的花圃裡,希望它長大,每年開花等妳來。」

睹物思人,也是這種。

這年後沒有再跟這日本朋友連絡了,她結婚了,所有時間奉獻給家庭與孩子;最後一次通信,她寫了很多個抱歉,說再沒用英語,開始看不太懂了,要花很多時間去看一封信,所以實在抽不出餘暇回信給我,繼續聯絡,也生活中著實沒什麼好寫。

人生,也許總遇上些太容易放棄友情的朋友。只希望人生越往後走,越少這樣的丟失友情。

2016-02-24 16.52.37

@旺角花墟道62號地下花粉熱鮮花附設的小咖啡座

放鬆,香港人!


發表留言

Banoffee @the Green Door

好友 Louisa Lee 某日在 Facebook 推介,在修習咖啡師証書時的同學,開了間小店;引起了她和一班朋友的一陣白日夢,我也在其中。

於是,總記著有機會得要去過訪一下。

踫巧今日相約一老朋友偷個午後小聚,我把在這附近有辦公室的一個新交朋友一同叫來;把不同人際網域的朋友交錯介紹相識,是我其中一項專業。

不過,今日重點是來試咖啡!

green_door_1

我對非洲咖啡一向口感一般,但反正晚上的中餐飯聚應該油膩,所以,以果香為引的非洲咖啡,又恰恰迎上好時機。

試了Kenya AA Muranga Kahindu,和 Yirgaheffe。

Kenya 帶酸,但這裡的比我之前常在金鐘那家所喝到的 Kenya Coffee 清新,也較薄,易入喉。

Yirgaheffe (耶加雪夫) 跟我之前在Aliba 試食會中的推廣裡所試的同樣,充滿花香,有一點像離遠嗅上半鮮不老的柑橘皮的香氣 (很會勾起少年時媽媽在露台裡曬果皮時的氣息) 。喝下去還算滑,但花香不再,舌頭回味時能感到輕輕一點 bitter chocolate thin 的味道。

不過,今日讓我最驚喜的是它——

banoffee

按平常習慣,我會敗於 Lemon Tart 上,但今日赫然見到很罕見的 Banoffee;細問店員這確實是 Banoffee,立即把 Lemon Tart 的念頭丟掉。

不止於特別在少見,更是未曾見過有這麼厚的一層 Banana 果底,好好味!就為它,我必定會再去!


The Green Door – Green Door Coffee, Granville Cirt 3, Tsim Sha Tsui, Hong Kong


發表留言

Le Gouter IFC 茶聚

跟藍小姐茶聚,亦公亦私。

近年自己跟自己打工,莫過於最嘆是會議訂在下午茶時份,挑個好地方,一邊談一談喝茶。

至於商不商機,開始看化;人坐在辦公室,偌大會讓室裡開會也好,自己房間裡也好,統共也不見得每個會議都是有商機。打工時,會議開久了,上司還小題大造去總經理那裡要求我每次會客前都先跟他預報。幸好,董事會老闆出聲替我擋格,給予我特別批準,我會見什麼人都不必通傳。為什麼在這些小事上頭都搞得程序複雜無比,無非都為個辦公室政治罷了。而辦公室政治這回事,也跟要玩的對象是誰,他負責的是什麼,和他在為著省下哪些人的功夫 (正所謂不看憎面看佛面);而扣成起事的成功機率有多少。

無論如何,起事和被逼參與都耗心耗神,最划不來。

反正我本來性格就最討厭坐得直直的開會,別看我平常長年端正秀麗,我卻最喜歡懶洋洋;其實誰會不是?人總是惰性的嘛。

吃下午茶,最不想踏足IFC;今天適逢黃昏另要見客,被逼穿戴整齊,沒錯,端莊秀麗——去!

藍小姐這個老朋友甫見到我,就一連炮讚我這天好漂亮,她說:「都說妳真是生就一副中環國金相。」看這算是什麼的讚美?其實,我能聽懂,她意思是這兩年很多時見我都一身散漫便服,認真穿上品牌的套裝,我又回到那種看上一副高貴仕女標準模式。可是,有些漂亮偶而為之不錯,重回這種天天扎著、畢直的板著腰,四吋高跟鞋,扭呀扭呀在厚毛地毯上婀娜;其實等同慢性自殺。

要不是她得要在中央郵政局辦點事,我們彼此偷出這中段午茶時份聚一聚,我們都不想挑 IFC Mall。

IFC 有什麼不好?!大抵還是有些拜慕中環金融核心消費區的人還是會說。

貴呀!貴得不值啊!有人身行動自由空間如我倆,大可離開這核心區,中上環有的是寧靜的小Cafe呢!

Greyhound 桌子都排得背貼背,說些東家長西家短就給聽去了。  對面的 Open Kitchen 就更吵,看來在 IFC 上班的、內地來的遊客都統統在裡面落腳。 轉上去樓上的 PANINO GIUSTO 沒有茶點小蛋糕,而且大多都是長凳,沒靠背的女人茶聚,會吃力的嘛。

Agnes b 在裝修,說是2015春才重開。

看來只有 Le Gouter 可選擇;但這家嘛,商場走廊路邊,都總是坐滿滿是人;而且,我其實對這種座位有點抗拒。 恰巧,室內有一張二人桌,藍小姐說今日她一直走運,叫我沾她的好運氣。

結果,港裔的男生忙得不可開交,一臉沒精打采。一位南亞裔的高級侍應生,面口不善;我們這兩個在90年代香港黃金期裡職程成長出長的女仕,不敢抱怨今時今日服務態度,只慨嘆今日的香港服務業早不如舊,又或者說,亞洲城市都一統在服務態度上不斷下滑,早已慣性認為態度傲慢,但說話上有用禮語,有照時回應就已經是優良級別。

小小空間中,空調冷得人發抖;瘦小的藍小姐要了三杯熱水才能勉強支撐;這天要不是我帶著正規行政人員套裝外套,也都受不住了。還有,藍小姐請教了我,為什麼小小空間都打著那麼多的燈,黃而強的小射燈,近距離強打下來的光罩,就連帳單都看不清楚,這又為著什麼呢?

「不就是為令妳面前那件蛋糕閃閃發亮,展現咖啡杯晶瑩的白瓷和裡面一如明星蛋臉般的咖啡特寫嗎?」

「好吧!但我坐下來不久就開始眼痛了!」其實我也是。

蛋糕是優,咖啡是良;服務是一般,環境勉強,氣氛甚冷——就是評語。

2014-09-05 17.1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