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嗅出香還是嗅出臭

話說,前幾日,有位第一次到我家來朋友,甫入門(還沒看到我家裡掛著放著的一些乾花擺設)就說:「妳間屋好香啊。」

我向門側掛著的尤加利乾花環:「應該是我近日常在造這些乾花,所以家裡存著天然乾花的味道。」(近年我減少了在身上噴香水,所以肯定不是來自我身上。)

但由於我從前長年都使用香薰香水,我和家人早已習慣了我的衣服、身上都帶著一些淡淡香氣。雖然我自小有管「香水鼻」(即對氣味比較敏感,濃烈的味道反應會比其他人來得劇烈,不好嗅的味道有時甚至會令我鼻管發麻發痛,甚至作嘔或暈眩感)。平常自己身邊已適應的香味,可以令我情緒被騙著穩定。在自己家裡,我不需這樣騙自己嗅覺,常保持空氣通爽就是最好,而且贕特別喜歡屋被太陽曬過的乾爽味道。

可是,嗅覺是一樣很奇妙的培養。

試過一次去看房子,那是一個同區但比較密集但靠近鐵路站的屋苑,單位在高層。但一進屋,一股很久沒開窗戶的霉氣。這種氣息並不奇怪,本地家居房子十有八九如此。 一般都是家裡長年日出工作,窗戶關得緊緊,晚上回家可能太忙太累,冬夜冷夏日熱索性就開著冷空調;於是家裡就浸淫出揮之不去的霉濕氣味。

然後,奇怪的說話來自屋裡的兩個小孩,若七歲和五歲的男孩;他在我身邊轉了轉,走去跟他媽媽說:「她們好臭。」藍藍當年初中生姐姐,瞪他們眼睛。

走後悄聲跟我說他們這樣說話,好奇怪。好認真嗅嗅我的身、同行外婆身上,自己身:「為什麼說我們臭?」

這樣的情況在我青年時替救世軍青年中心當少年戶外活動大使時,也體驗過。當時在戶外大夥女生在對一堆野花草說:「這裡的花好香啊。」引來一班小男生也過去湊興,大家紛紛稱新鮮事,狂對著野花在嗅。其中一個一嗅就說:「哇!好臭呀。」大家都以為他是故意唱反搞鬼,於是起哄。作為他們的大姐姐領袖,要把他們擺平哄動。於是把唱反的男生拉近我,邊走邊跟他說話;當時我也認為他是故意惹人注目,所以說話也帶點訓話。但後來他將山上沿途聞到的氣味變化跟我分享著,我才發現他不是在故意唱反搞對抗,是他對氣味的形容詞和感受的表達,是跟其他一般理解並不一樣。而這些理解好大程度來自他家庭,他父母從來不會跟他去分辨/分享,從各種東西所發出的氣味,而分享感受、如何表達喜惡。而他父親幾乎對所有具氣味的東西只得兩個表達:「有陣除。」「臭嘅。」家裡也從來不會買花,媽媽也沒有帶他賞過花…

當自己帶孩子,我很著重要藍藍先聞一下,舔一下;嘗試用自己會的形容詞去解釋那是什麼味道。雖然藍藍患有鼻敏感症,自小嗅的不及舌頭的感覺強。雖未必能一嗅可分出白牡丹與藍苺混著,薑與甜橘裡面有一點點橙花…這種靈度,但也懂得形容香味:花香/果香/肉香…

嗅香,也是一種要從小教育的品味生活的家教;而且,也絕不是一台板腦,網上教材能賦予的!

被稱之為臭草的其實是只要在清水下就濯出獨有香味;最著名自然莫過於配綠豆可以煮出美味經典的臭草綠豆沙。


發表留言

神戶探親記:好友與她的小男生

友於15年秋面對了一個令她非常難受的診斷結果,她患了胃癌,醫生囑她立即進行手術,把三份一個胃切除。

兒子正準備考大學,先生比她年長很多;這個消息令這個家庭很震動。從她的電郵裡,我能見到她從來沒有的徬徨。

可幸的是家裡男主人們這時給她的力量,面對手術是第一重難關,面對康復才是第二關的難。我只簡單告訴她:「年前我也做了個手術,雖不是癌,但也知道面對這種手術的忐忑。這時候什麼都不要去想,只要乖乖聽從醫生指引,一步一步走過去,康復,適應,一切會很快回到正常。」

收到她手術完成,在按醫生指示,一步一步地進行復康中。我在電郵跟她說:「好好休養,我過來看妳,檢查妳有沒好好的康復。」

遠隔重洋,文字能表示的真的不能多;況且,自從我們彼此建家育兒,中間十多年其實書信往來不多,每隔上幾年,我過去日本,還是她有機會停一停香港,我們就見面,滔滔不絕地互說近況;可幸是,相交早年,大家清楚對方性情行徑,很多事不必詳盡解釋,幾句話就能領會全概。

自從女兒十歲後,她決定兩件事,一不設生日會邀請客人慶祝,生日只留為與最親家人慶生。二每年新春必定一家三口出遊。原打算這16年新春,是想過去北海道。可是,心懸著好友的情況,我提出去是去日本,不過去關西;而我率先出發先幾天去相伴一下這好友。感恩大塊很支持,說到底,認識這友人時,我還沒有答應下嫁他;這友人也算是其中一個看著我們戀愛成家的一位。

為爭取時間,我選了夜機,在神戶三宮市中心裡睡一晚,次日,好友駕車去醫院覆診,先順路來接我;對於要客人陪著去醫院覆診,日本人覺得很過意不去;我花了很多話告訴她,我不是客人,我是朋友,我來的目的就是要監察一下她的康復進度。

這個是我,就從廿多年前她認識我時一樣;當時,我跟著她和另一位來自大阪的傳統日本男仕工作,跟她就時時執拗:「這裡是香港,日本傳統那套不能100%套用的。」「我是香港女生呀,我不認為一定要跟著日本女職員那樣呀。」當然,當年,我是個很勤奮,很好學的小丫頭,也很為日本人做生意上的禮儀心折的。只是在一些私下情況,我會對智子這個上司很堅持;她受學於美國多年,雖然在日本那過百年歷史的總公司裡很得寵,她也很受傳統日本文化禮儀規限,但畢竟是留洋過的年輕駐外交重員,只要有一點可行使權力範圍,她也很寵我,讓我去。這廿多年過去,當中,我比她早婚早育兒,這種上司下屬的關係早就磨滅盡。她人本來就相對我來說比較柔,對我這妹子又比較多偏愛,於是我們就有這樣的對話——

當她又盛讚大塊好男人,看來這些年也一直寵著我時,我說:「大塊愛稱我女皇,因為他認為我愛下達命令,他自己做的什麼都不對。說的我像 Alice in Wonderland 的紅心女皇一樣。」

她卻說:「丈夫和兒子總愛私下稱我公主,因為他們也總是抓不準我喜歡什麼,想要什麼。不過,我又從來不會說我想什麼,不對,我就扁扁嘴。」

女皇也好,公主也好;都是受著家裡男人寵著的女人就是。我們相對一笑,對這樣的命,是感恩的。

上次來神戶時,她兒子還小,天天忙著上學,跟同學去公園玩;對於海外來說英語的阿姨沒留太多印象;今次來,互相觀察著。

幾日下來,看他對媽媽的叮囑,對她吃藥、飯後靜休、一天裡忙著什麼?有沒有累了……都關注著;小紳仕主動為我置床鋪;他睡在我貼鄰的房裡,第一個夜裡聽得我清晨在咳,早起第一件事就問我睡得好不好,要不要為房間加放濕機。這個男孩很窩阿姨心,有這樣的孩子,我為他媽媽我好友放下心。

我對這個小男生也竭盡所能把我認識的一些時事,他所關心的中日韓港台的世界政治金融關係…等等,為他解說;一個阿姨跟一個男生的關係給建立起來,他為了我能解讀他覺得最困難的大學漢學試題而驚訝讚服,發現這個阿姨懂的竟然遠比他想像的多。

不止呢,阿姨還會教他做非常簡易的甜品,用來哄他愛的女人——現時就是他媽媽。給他造的一席家常菜,讓他表現出他是這個家裡的最大吃貨;吃的好滋味,一直在嚷好味道。

2016-02-05 10.22.19_副本

用前一天在超市裡買得的一包25片的白雲吞皮,加入乳酪、香蕉和蘋果所造的簡易甜品——蘋果香蕉千層。

友一直在旁笑微微,起初小男生還不太會用英語對答,吃過阿姨做的菜,那些蝦碌就給打開了他英語竅門似的,他開始會慢慢試著說;其實這個阿姨還是會看得懂他們漢字和聽到少量日文的啦。結果,次日的早上,他賴著十時多還不願去上課。

2016-02-04 20.31.15

這一席「家常中華料理」要造起來比想像時困難。原先以為可以去一趟神戶的中華街,那裡好買材料。可是友人體力有限,於是我要在小區中的日本超市裡買齊要用的食材,「巧婦難為無料坎」啊!

友說:「他的課在十一時多,但他慣了早上八時多出門,會在學校裡備課的。這日很明顯,他賴著在家裡跟妳談得高興,不願去上課。」

想起有一年,他那雙生表舅父當年只有五歲,也是因為我和大塊在他們家裡,這對孩子詐病鬧不去上課。

「這雙孩子已經結婚了啦。」友說。

大塊與藍藍來的那夜,友又一番爭扎;她認為大塊是客,她好想大家好好坐下吃一頓好的。但她體力又不能應付,出外吃大多她都不能吃。兒子下課回來又晚,時間上無法把所有都遷就妥當……她堅持要讓大塊來挑選去哪晚餐。

我只好來小妹子使蠻的特權:「不用他來選,由我來決定,就回去妳家吃,買點什麼容易的,就鍋物吧,隨便買些肉 sabu sabu 就是,一邊吃一邊等兒子回來吃就好;反正在家裡,一邊弄一邊可以談。我們回酒店夜一點也無妨,在日本,我們不怕。這裡是神戶呀,有牛肉,大塊就可以的了。」她終於安心了。

2016-02-05 19.29.25_副本

Toshi 一下課也比平常提早趕回來幫忙。一回來就問媽媽遵天辛不辛苦,對媽媽的情感很細致,讓人安慰。

sabusabu.jpg

這晚時間其實很趕,在超市裡趕著買的都不能太講究。可是,兩家人能暢聚在一起,就是最好時光。

她這些天一直都很介懷沒有化好妝,因為藥物令她皮膚敏感,醫生叮囑不能使用化妝品。但大塊來作客,她刻意上了妝,大夥才一起拍照。

查看友前一個月的照片,她還是瘦得樣子都變了。難怪她一直不願給我送照片過來;看了就心痛。本來身型已經嬌小的帑她,這時她還是瘦得一如初中女生。她卻說:「為了妳來,我已經很努力把原先丟了的20kg,長回2kg。」我肯定那2kg都是先在面上長成的,起碼這時看她樣子還是回來了。

看著她這幾天裡很雀躍,很高興,時還主動喊肚餓,好想吃;我覺得這旅程很有價值。

 

 


發表留言

媽媽這個名詞在我

我時常覺得我是個極不合格的媽媽,我時時不知道一個媽媽應該說什麼,應該教什麼,甚至不知一個媽媽應該做些什麼。

我絕對不是刻意自謙,也不是故作議題;有時候,我會想:「我可能因為藍藍成長中,給她的時間那麼少;會不會在將來也影響了她去當一個好母親的呢?」

她從小只能在週六日跟著我;說來慚愧,家長日我好像只有那麼兩三次出席過;而且,九月一日開學日,我竟然從來沒有試過一次在這被普遍稱為很重要的一天,陪著她去上過學。

今天告訴一個老朋友,在藍藍上小三那年一個長週六,我去到幼稚園校門才發現自己正在發傻,我要去的是小學耶!去年撥電話去她學校趕急找她,拿著話筒發了愣:「糟糕!藍藍唸哪一班?」

是的,藍藍的媽媽就是這麼的一個「大頭蝦」;辦公時間中井井有條,過目不忘;偏偏最不該忘掉的,自家獨女的事情就給糊塗得透頂。每次夜靜,都自責三千次:「這樣當一個媽媽,該不該打?」

在計程車上家教,訓話待人處世;十來分鐘更勝絮絮滔滔。時時遇有司機在我下車時一疊話:「很少有客人像妳,在車程都不忘教晦孩子。」但就不知背後事實是,我就只有那麼半時一刻,能跟女兒有靜下心情做這件事。

見過太多人家媽媽,都不是我這樣的,就是藍藍她同學的媽媽們也不是。

我有問過自己我這樣還算不算一個稱職媽媽,都說兒童畫最寫實心裡感情;藍藍由小畫的「我的媽媽」,就從來沒有穿過圍裙,從來沒有在做飯;她畫的媽媽,永遠是戴著一對珍珠耳環一串珍珠頸鍊,一套端正的套裝。

多年來,我的確有點愧意,我時時覺得有欠她的很多——為何我就不可以締造一個「好媽媽」的標準模樣?為何我總令她的週末跟著我瞎忙?為何我就不能好好造個叫女兒很嬌傲對同學說最愛媽媽的好菜式?

幸好,她最優良的遺傳來自佢爸爸,懂得知足。

原來她不謹懂得安慰我,還會安慰自己;媽媽不很一樣,有點特別,但因為她就是她,她可以有自己的喜愛和感覺,正如媽媽從來沒有給她壓力,她不必像媽媽,可以好自由建立她自己。

她成長了,我也必須學會放鬆沒有做好媽媽的壓力,轉而盡一切努力去好好當她的朋友。

甚至有時她會覺得她才是比較像一個媽媽,因為我有時會不乖,有時會傻傻地,只要不在工作時間,個大腦像丟了在辦公室一樣。於是出外旅行會行錯路,更加會看錯地圖,甚王會亂購物;甚至有時像今日忽然失了控,好端端地看戲,人家流淚我又跟著淚珠滾滿一面。

不過,越來越多像今日的對話;討論著香港法律與內地法律的大不同、法庭上的佈局和禮儀、立法會裡的司法制度、立法會裡出現的不同聲音、什麼叫問責制;再進而討論人生的真愛應基於什麼度量衡;不止,還有論及各色人 種在同一個城市中生活的的諧和與接納……

很天馬行空,但無窮享受。

針灸腦門為我再次打開夢中夢


 

此文原記:別緻BEE | 28/09/0
[4] Re: 藍mama

藍mama :
一直認為能夠與子女維持朋友關係的父母,定是好父母!

Yes, I agree! 😉

8241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02/10/09 09:08 AM

[3]

一直認為能夠與子女維持朋友關係的父母,定是好父母!

[引用] | 作者 藍mama | 30/09/09 21:02 PM

 

[2] 不要緊

我的媽媽也從來沒有在9月1日送過我上學,可是我也很明白啊!

我依然覺得她絕對算是一個好媽媽!

聽你一直說的,包括跟藍藍相處的事情,我都覺得你是一位好媽媽呢! 😉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28/09/09 09:40 AM
有你這段話令我好過一點。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28/09/09 13:05 PM

 

[1]

係每一個子女心中,媽媽永遠都是好媽媽!

藍秋哥哥
[引用] | 作者 藍秋哥哥 | 28/09/09 02:35 AM
感謝您,藍秋哥哥,你總是會來安慰鼓勵我。我曾經跟媽媽關係超惡劣,曾經覺得有機會我就一定飛出去不回家。所以我一直害怕我會步我媽和我的關係後塵。雖然現在我已經跟媽媽關係好了,但有一段成長的日子令我的少女時代有很大的迷失,我不希望我跟藍藍有這個情況。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28/09/09 12:08 PM

 


發表留言

是苦是甜

女兒越長越高,於是……

媽媽本來已習慣多年在週末讓兩腳履回平地,現在只好都堅持與惡魔高跟鞋不離不棄。——喂!媽咪,妳好像連我嬰孩時都穿著高跟鞋帶我上街的啊!(咦,又好像是這樣呢!)

媽媽本來隨身帶備一個肚型咕臣讓女女可以在長途車程躺下,又練有麒麟肉臂方便女女依傍。——喂!媽咪,妳上兩次車程好像一直睡在我臂上啊,還大叫好冷,要吸我體溫啊!(所以是時候要拿走那個肚型咕臣和麒麟肉臂囉!)

媽媽本來被要求在家住地區,必須穿得一個標準媽媽模樣,怕老師們見到會訝然!——喂!媽咪,現在我的老師不也是妳的老師嗎?(咦!那麼我以後可以穿得跟女女一般樣囉!)

媽媽本來想將一些自己再無機會穿在身的青春潮流款式,把美麗幻想投射一下在女女身上。——喂!媽咪,妳買這衣服誰穿得下呀,妳看我小腰有腩會凸出來呀,妳別再買這種裙子好不好呀,好短呀!領口好低,太暴露啦! (所以媽媽還是叫娃娃穿啦,她們不會大呼小叫投訴啊!)

哈哈哈哈,以上情況並無虛假,只不過將生活中小節誇大了點;實情是,看不慣藍藍比我長得高,說話還要比我老成 (她說:「媽咪,你乖啦!」),穿衣還要比我保守 (她說:「我是個阿婆嘛!」);但其實我心裡怎麼可能不甜甜的;看著她長高長大,我還是老懷安慰的啦(究竟有沒有形容詞沒有老這個字呀,老老聲!)

 

下載


 

此文原記:別緻BEE | 24/07/09

[1]

好溫馨呢, 藍媽媽!

傲雪
[引用] | 作者 傲雪 | 28/07/09 12:01 PM


發表留言

掛念

今早特別想念我的小天使。

也許因為今日是週五,週末候群症。
也許因為腰痛得令我想起十二年前懷著這個巨嬰。
也許因為昨夜見了 William 的兩個孩兒,與牆上一幅貼得滿滿的孩子成長照。
也許,也許……

統統也只不過是自己給自己的藉口罷了!
想念孩子,根本就是媽媽的本能。
也只有他們才能解下媽媽的疲累與哀愁。

孩子,您可知道媽媽對妳轉眼長成;
忽爾的無奈與慨嘆。

我的孩子,我的心愛;
但願時光停留,但願妳仍然愛賴在我懷抱;
喚聲:「媽媽,我愛妳,我想抱抱!」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PICT4282


此文記於別緻BEE | 20/02/09

[6]

真的長得很像啊!

以前是媽媽和寶寶,現在也是媽媽和寶寶,但又像多了一重關係,就是越來越像如姊妹般的親。

Bee媽媽不用愁,女兒漸漸長大,可以跟你分享更多話題啦。:)

[引用] | 作者 桔子 | 26/02/09 11:20 AM

[5] Re: Frostig

Frostig : 艾力 :你地兩姊妹好似樣。 :)雖然照片不太清楚,不過看眼晴和笑容都很像啊! 😉 有更清楚的照片一看嗎? ^^

是貼紙相啦,一定好矇架囉。但貼紙相成日會影得我好後生嘛,哈哈。

別緻BEE
[引用] | 作者 別緻BEE | 25/02/09 16:17 PM

[4] Re: 艾力

艾力 :
你地兩姊妹好似樣。 🙂

雖然照片不太清楚,不過看眼晴和笑容都很像啊! ;-)有更清楚的照片一看嗎? ^^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24/02/09 16:19 PM

[3] Re: HaPPy

HaPPy : 我媽媽從來沒有和我講過類似的說話

上一代的感情都比較內斂,我媽也從來沒有跟我說這種話,但我覺得愛孩子要讓他們知道,一個懂得愛人和珍惜被愛的孩子不會學得壞。而且我也好需要渲洩一下這種感情,小時候我會覺得既然媽媽在我小時候會說「過來給媽咪錫錫」幹麼大了卻不會叫我們:「回來給媽咪錫錫」呢?就是因為我們長大了?有時我傷心失意,也真的好想躲回去給媽咪錫錫啊。

別緻BEE
[引用] | 作者 別緻BEE | 23/02/09 10:30 AM

[2]

你地兩姊妹好似樣。 🙂

[引用] | 作者 艾力 | 21/02/09 19:21 PM

[1]

我媽媽從來沒有和我講過類似的說話

HaPPy
[引用] | 作者 HaPPy | 20/02/09 22:02 PM


發表留言

Changing Partners

某日,我同藍藍提起現時大學新聞裡不少的,涉及桃色事件,甚至學生宿舍裡淫風亂盪的不道德風氣;實在叫作為父母的好心煩意亂。

話說某年,她爸的工作,處理兩個來自星洲作交流研究的大學生所運來隨身的物品,拆開統統是色情影碟,色情刊物書本;泛濫程度連結婚十多載,家有妻女的大塊都不禁有點面紅。

兩個星洲大學生是對情侶,反毫無愧意,還大刺刺的在跟大塊討論;一把塞他幾片光碟當贈禮!有次他處理的是把在某港大學的教授宿舍的東西入包裝寄運清關文件,車轉校園一辟靜轉角,見一對年青學生在激吻狂撫,幾乎等同真人表演。

年輕情狂,相情相悅,激情處難免;只是香港校園能有多大,那裡有多蔽掩?都過份猖狂了吧!

我常跟藍藍討論的,反而不是這些被喻為有法定成年身份的大學生;他們顧不顧念羞恥,當眾表演,我且無從說評。 我只想女兒明白,近年不斷有少女當上媽媽,糊里糊塗地生產;又或糊里糊塗得連誰個經手人不知道;又或糊里糊塗到滿屋孩子但每個爸爸出處不同;又或糊里糊塗地以為把初生嬰孩包片毛巾塞入個袋便攜出街,就像帶個玩具上街一樣;又糊里糊塗認為生出來有徒具勇氣就能做個好媽媽……諸事種種,現代年青人對愛和性的無知,著實太過叫人驚訝得合不上嘴巴。

歸根究底,都是都市性的開放,孩子們的越加早熟,電視、電影、漫畫等等等等的不斷誇張渲染下的「成果」。 有了知性教育,他們不再擔心親了嘴巴,會在腋下生出一個嬰兒。 他們也不再擔心被父母發現了戀愛甚至初嚐了禁果後會給父母痛打趕逐出家門。 他們也不再擔心「中學生應否談戀愛」會被設定為辯論的題目,因為今時今日要辯論的可能要變成「中學生應否在進行性行為時要堅持戴上避孕套」,或是「中學生應否在墮入戀愛及失戀時向家長匯報並去醫生處進行驗孕」。

年青人變得不再忌憚,相反家長不能從善如流就是落後,沒有EQ。

愛情的咒語在女生們間閃著魔幻星爍,性趣的好奇也在男生的思維中如蠱咒的寄生蟲不斷繁殖吞滅了思考。 孩子,你願意明知結果還在當中沉迷嗎?

女同學忙於埋頭在那些愛愛愛愛的小說裡,藍藍評為:「很無聊,內容很空洞,文詞也不見如何引人,整天不是說那個男子如何迷人,女主角如何地漂亮出塵;統統都悶出鳥,我看不到幾篇直打呵欠。」當然如果一個中一生旅程中被衛斯理的科幻推理系列迷倒,誰還有愛愛愛愛的興致。

「男同學都像色狼,由早到晚不是借意去翻女生書包搜出那小包衛生墊,就是在說這個胸大那個沒發育;什麼日本AV女優……無聊透頂!」她又說。

我為藍藍有這麼一班同學覺得可惜,不過也為這班同學有一位這樣看來相當無趣的藍藍同學覺得可惜;我深信我女兒大抵會不時為他們送上一個「你們真無聊」的黑臉。

「之前坐在我前面的男生叫他旁邊的女生為前度女友,他前面的女生是現度女友,左邊一個女生是前前度女友;但跟他死黨跟他的『女友們』都有crossover 呢;想想都噁心。」

「女啊!這不叫 Crossover,這叫 changing partners。因為別要亂用 Crossover 令這個名詞變成噁心,我比較喜歡兩個品牌的設計師大玩慨念交流啊。」我儘在笑。

其實,心裡不知有多推崇藍藍的見解;正如早年她爸爸對我說:「我不會承諾不變心什麼的,我覺得男人口裡儘說這些很無謂;不過,我是個不愛上公廁的男人就是。」

「這是什麼意思。」那年我有點傻兮兮地。

把這個引來給女兒啟蒙:「誰去希罕一張公用的嘴巴?衿貴來自自重啊!」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此文原記:別緻BEE | 04/05/10

[1] Good!

Such conversations are interesting and enlightening!!!

What a good example as a pair of mother and daughter!!! 😉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07/05/10 14:58 PM
近年藍藍已經開始話我、她爸,甚至身邊一班好友uncles & aunts 都無當佢「存在」口不擇言呀。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10/05/10 15:27 PM

 


發表留言

遺傳的正義感

自小,老爸家教,人要有骨氣,認為對的事要伸張正義,認

為 錯的,要勇於挺身而出。 最記得小時候有一個晚上,爸媽帶著我,還有仍在襁褓中的弟弟,如常乘天星小輪在夜涼的維多利亞港中穿梭乘涼。 前面有個喫煙的男人,惡形惡相,大刺刺地在船頭位置吸煙噴 霧,迎面的風將煙不斷吹向後頭,幾乎所有人都被逼吸著二 手煙,空氣臭不可當。 (注:當年無人知二手煙禍害,只知道惡臭濁鼻,小孩童因之呼吸困難。但那時代,吸煙似乎有特權,誰都不敢出言攔阻。) 

 我們正於他後頭,我老爸當時正盛年,身型也相當之魁悟,慣 於粗活,只是自小生於詩禮大家,也就出言相當溫文,好言 勸:「先生,孩子們不能吸你的煙,請你停一下吸你的煙吧。」 惡男看一下身後,見全船無人插手相助,自然惡相上面, 喝道:「$&%#$ 這是幹 $&&#@ 什麼的,關 X&$wY 你事!」爸也氣上心頭,我這好言好語,你是來撩打架嗎?你 一言我一語在互罵撩袖,兩方頃刻快要動手;媽見自己手抱 一個拖一個幾歲,怕要吃虧,連忙喝止爸爸,強拉走他到船後一 點地方。

powerpuff girl
最印象深刻的倒是,一下船以為這事就此了結;結果因為要準 備下船,兩方又無可奈何地走近在下船處位置;那惡男一直 惡瞟著我們看,不時加重粗話在搶彩;我老爸也不是猥瑣鼠 輩,豈能忍著一口氣;幾乎又要開戰。媽好辛苦才拉了爸下 船去,走不多遠,發現那惡男如影隨形;這時媽媽才真的覺 得怕極了,想要是這人心有歪念,一家四口這下可就惹下大禍 了。

正打算繞個道去警察局,那人也許都發現我們已察覺他一直在 後頭緊隨步伐;又或許只不過是湊巧一段路同道。反正我們到得 警局不遠處,那人已不見了影跡。

小小手一直緊抓著媽媽的手,那誠惶誠恐的氣氛緊罩著一家。 但小小心靈倒是堅強,緊記,爸爸做的對,一會兒見到警察, 我也會將事情細述一次,雖然那時我只不過是個小一生;我 不怕,因為媽媽說,我的誼叔叔是警察,而且,我們沒有做錯 事。

我的確具有相當的正義感,最明顯的實証是,六年的小學生活, 我有四年曾得過「優異服務生」獎項。 可是,往往我也因為有過份強烈的正義感,而令到我慣常被同班同學孤立,甚而因為看不過眼其他同學杯葛一位相貌平凡甚而有點醜的女同學,而同被杯葛。也曾因為一位在過堂時跟另一胖子同學隔空「玩掌風」遊戲而誤撞傷我好朋友,出面堅持我的班主任受理並對這位錯手傷人的男同學作出懲戒,而得罪了班主任老師,被指責為「滋事份子」及「搞小圈子運動」的主謀。

女兒出生,我在這小小個子的成長中見到小時候的我自己。 我稱她為「Power Puff Girl」(注:90年代中一齣美國卡通片,三個會飛天的小個子女警四出警惡鋤奸),她會在見到人家小孩子在餐廳吃飯時,站在椅上高聲喧嘩,又或在街上見到小孩子丟垃圾,又或在公車上高聲不斷地重複著一粧段令人懨煩的童謠……等等,不理自己個子小力薄,會走去出言頂撞:「你這是很不對的!」又或高聲地問媽媽:「他們這樣很不要得啊!」

一般,有大塊爸爸在,又或她根本一直慣於有這個靠山,有點 有恃無恐地,我們都不太約束她這種正義感。 直至一天,我和她在經過某不熟路的屋苑中,一條很靜的天橋,上面有一班童黨模樣的大孩子在圍著大刺刺地抽著煙,當中也有把校服穿得不規不矩地的;當我們無可奈何地要經過他們時,女兒忽然爆出一句:「媽咪,哥哥穿著校服在抽煙,好臭啊!」我立時發現四方投來不滿而且挑釁的眼神時,心一凜,連忙把女兒抱起,悄聲喝止她:「不要說話,待我們到那邊商場後,媽媽才告訴妳理由,乖!」腳底抹油,引一句潮語——「快閃」!

 


 

此文原記:別緻BEE | 30/04/10

[2] Re: Frostig

Frostig :
哈哈,看來你家裏的「遺傳」也挺不錯的,哈哈哈!  P.S.: I LOVE Powerpuff Girls!!! Will probably how my children their series, haha.

probably ‘show’ them the series…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30/04/10 15:13 PM
我是從這樣的教育中成長,自然要挺啦;不過孩子有正義感,其實是好事,因為判斷事非黑白的能力會比較強,對自己的要求也自然會提升。只是千萬不要培養出像多啦A夢的肥仔的小霸王式所謂「正義感」出來就行了。在往後幾篇中,大家可能會發現藍藍的正義感所帶來的人生沖激。屆時你可能得要再三思要不要你的孩子去當 powerpuff girl 啦。 XDD!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別緻BEE | 01/05/10 09:45 AM

[1] 遺傳

哈哈,看來你家裏的「遺傳」也挺不錯的,哈哈哈!
P.S.: I LOVE Powerpuff Girls!!! Will probably how my children their series, haha.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30/04/10 12:02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