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較剪之裁剪刀

左起:行淳作(韓國「長」裁剪刀),日本Kai-H裁剪(早代,來自媽媽初年學藝,快60年了),紅布包了的有刻我的名,是庄三郎,是我初年去學裁剪班,媽媽交我用的。接下來正中的是日本廣吉作,也是來自媽媽的收藏。

右三把是布用牙剪,純銀色的是勝家,不錯選擇。黑柄的是當年在內地裁縫替我在JINLIQI (內地著名跟外地品牌合作的剪刀廠)所買得的,我覺得損耗快,應該是鋼水不夠好,上手也較輕。藍色的是近年在日本購得CLOVER 細牙布剪,性價比高,是我近年愛用的一把。

下面兩把,就是我說的剪刀不一定要買很貴價錢,首先搞清楚它的用途,如果粗用、常用、買較剪時秤一下剪頭不要買太輕太薄,不受力,剪刀的鋼水就直接影響剪刀的耐用及可磨耐用性,刀身沉實才會見到鋒口較寬,張小泉是好剪(這剪已過了第一個十年依然鋒利如昔),夠沉實夠墜手,鋒口夠寬可以磨鋒,在中港買,價錢不貴。但一般手工用剪,AEON living Store/ Daiso 賣的$12/ Yen100行不行呢?行!白色那把彎剪(一般使用),我就是購自 AEON,手柄設計好、彎度好,但鋒口較幼薄,不要預算它能捱幾次磨鋒,所以,決定它是用來剪紙,就一直剪紙好了。如何使用好較剪,下面再說。

我正在整理我家的較剪。我算是個「較剪癡」,但因為裁衣可能只佔我工藝科1/3左右,而且有些也是承自媽媽的。之前已經出讓了兩把自己早年買的,但承接了媽媽三把老剪,只好先放棄自己手上的。

我家裡有個習慣,每個角落都幾乎有把較剪侍候,但用途設定是剪什麼就不可另剪其他物料,對於來我家的朋友起初都覺得我好古怪,但我女幼受庭訓,對於較剪如何使用早已經習慣。而上我藝習課的學生,也會知道,我第一課一定會提到如何使用較剪。

這麼年我所策劃及現場處理的活動或花藝佈場等,我腰間一定配備兩把私用剪。任誰隨意取我較剪亂剪東西,必遭我苛責。在活動佈場時,每人所派較剪,若不能按我指示分好用途,或隨意亂放或隨便亂剪而導致那較剪作廢,也都必定遭我嚴責;可能這裡有同我工作過的朋友早見識過。

較剪用得好係非常重要。這圖裡上排都是裁布用,下橫放兩把是我其他工藝的基本常用剪。剪刀未必需要買最貴的就好,開封、保養及專用才是最重要。

這些年一直有好多朋友來問:「一把較剪本來好好的,但突然一日就不再利,有時甚至就地罷工,再剪不到東西。買把較剪才十元八塊,只好丟了再買。」(於是每次在活動場見完場四處也是作廢較剪,慘不忍睹。)有些朋友也問:「為什麼有些較剪只能用半段鋒口,總是不能爽快一剪就全剪開。」問題s最終其實不外乎根本沒搞好如何使用較剪。較剪鋒口在開封後剪布就剪布(其實剪布料都有分質料,不過尋常家用已不會細分),剪紙的就剪紙,剪完紙去剪布(或交替)起初一兩剪也許還未察覺,但慢慢剪刀再也剪不到布,不信可以去試剪絲帶,剪刀利口的破壞立即可見。更甚者,好多人無為意,隨手拿較剪剪一下碎髮(懶去拿髮剪嘛),於是剪刀一下就死掉了,已不用說剪紙時不為意踫上釘書釘、小銅絲之類。然後,另一問題是,較剪不能摔,不可敲(這個說出來好像很多餘,誰會敲剪刀?但我親眼看過好多學生也有這類習慣,尤其長剪,很喜歡將剪刀頭敲另一手手指或檯面,不知是否是量位、定位、緊張…什麼;總之,就是不自覺在剪前,先把剪頭敲一下)。更多是不小心把剪刀掉落(其實由手上掉到桌面已足夠令刀口受損),剪刀的鋒就已經「休克」了。要急治「休克」了的剪刀,又回到找磨刀專家醫治(現存磨刀人專家真的極少,而且價錢不平宜),而且也得要剪刀本身刀口夠寬夠厚可供「醫治」。所以,剪刀貴買就得要小心呵護,剪刀買平宜的,也還是要小心。之前所說在佈場中,我最討厭亂用較剪的,就是因為好的剪刀一時三刻不能替補,沒有好的工具很多「工藝」都做不好。

剪刀原先好好的,突然變得只可剪半段,3成可能就是曾跌過剪,是撞了內傷。另外7成就是正中曾剪過頭髮或硬物;不要看輕頭髮,頭髮對鋒口的傷害絕不小於幼如絲的銅絲。這類「鋒傷」肉眼是看不見的。一把好剪刀不論買價多少,只為一根頭髮而廢掉,我會認為是一種極端的浪費。


發表留言

DIY 欲善其事

很多朋友都來過我家見識過我那小隅的工作室,總會奇怪那麼小的空間如何可以出產到那麼多不同的作品。 當然我對日本或歐洲很多手藝創作大師的工作室欣羨不已,也曾企圖為自己的嗜好而想過要家人遷就我,搬到村屋去住,把天台上的空間闢成一室,方便我為所欲為。

可是,深思過後,這畢竟只是我個人喜好。 家裡現時工作室,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近年開始鑽研布藝,常與縫衣車作伴,大小布料又開始在小隅工作室中的地上書架上堆起來。

我喜歡的手工藝很雜博,最喜歡使用不同的物料配組而成,但這一來,物料的存放量都令人苦惱。

收納的功夫、歸納分類整理一定少不得。不過最得我心的是置放縫衣車的流動小抽屜。宜家傢俬有一台相似的,但高度不對,檯面也過大。這個是訂造,我是看準了藤籃呎碼和收納量,簡單就是最好,想起年少時同學媽媽見她喜歡縫紉,去勝家買了一個縫紉箱給她;我看見羨慕是羨慕的,但也覺得好煩人,那一間隔是放剪刀就是一柄剪刀,你別奢望多放一柄挑線錐子;那間隔小盤裡放十個線轆就是十個,誰叫你再買第十一個線!

我知這那麼沒靈活性和擴充性的東西,再漂亮都不會是屬於我的東西。

image

在我工作室裡的設置,以各式工具最貴;當中又以剪刀最嚴謹。這是秉承媽媽製衣的智慧,幼受庭訓;跟我工作過的都知我對剪刀有多緊張。(在我家或辦公室不要隨意拿柄剪刀就去剪東西,很有可能下一秒就得捱我罵。)藍藍上家政班,回來說整個班上的同學都幾乎被老師罵過亂用剪刀,只有她對每柄剪刀都分得出;也是耳濡目染的結果。

(之前在深圳一個婚宴展現場;幾日籌備中傳說有一名後褲袋長期插著一把狗牙剪刀,手拿著一柄長刃剪刀,游走整個現場,刀不離手的。讓很多原先並不認識她的其他單位工作人員,都聞風而來說要拜會這手持兩剪刀,戰遍現場每角落;又或在現場因發現有人隨意借用剪刀,不懂用好,或沒有把剪刀送歸原處的,都被罵了個狗血淋頭;那可以為區區一把剪刀,一副兇巴巴,殺遍天下的女人;正是在下。)

一柄裁衣用的剪刀剪過一絡頭髮後,就再不能如之前鋒利,這對很多不會做手工的人來說不容易理解,同樣,像我們手藝人不能理解很多人隨手拿起剪刀去剪鐵線、剪肉骨頭、剪花枝、剪電線……剪一下就把剪刃崩了,就是連一張紙也不能剪得好;值嗎?那只是不負責任的表現。

在工程趕騷中,一柄剪刀因為錯剪銅線壞了鋒口,補不回來就是補不回來,所以,正如所有的工程,工具才是主腦。

我工作室的剪刀價值不算貴,但卻用上經年,鋒利如常。當中一柄更是跟隨我媽超過35年,現在駐守我工作室依然健壯如昔。

工具就一如軍容;管理曰,工欲其善,必先利其器也。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