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廣州:黃花崗大劇院看舞台劇《金鎖記》

藍藍從廣州黃花崗劇院走出來時,嘆喟:「每次跟金婆婆一起,都會有好奇特的經驗。」

看的劇改自張愛玲小姐所寫的清末民初的家庭倫理故事——《金鎖記》

雖然從來連廣州有個黃花崗劇院都不知道的母女,竟然有機會在廣州看第一齣舞台劇,已經是一個很難忘的體驗;不過,這程度不能算為奇特。

今次之奇特處是——

竟然這樣長途跋涉,千辛萬苦趕到這麼遠的地方去看的舞台劇;會半途再忍受不下去,而逃離現場。

劇本太爛?非也!這可是張愛玲的故事呢。

場景太爛?非也!這可是許鞍華導演的作品呢。

演員演技太差?非也!這可是演技日益搶眼的焦媛呢,而且,今次是專誠為尹子維而去的。

那究竟誰膽敢把我們從劇院轟出去?!

下車後步入劇院,一幢小矮樓頭頭有幾個大字「黃花崗劇院」,可是夜上月未央,幾個鐵架無燈,只能隱約看出幾個大字來。  樓的外牆掛著幾齣劇的大海報,想不到幾齣將排在下一輪演期的,都是都市小品的愛情喜鬧劇。 驟看,我會猜想廣州人可能就像一般大城市生活的奔波,都希望寄情在這類小品中,得以輕鬆輕鬆。

大門只有單一行人龍,正預備入場;旁邊不斷有人攏近,悄聲問「有XXX的票,要不要?」另外不斷有人把下一輪即將上演期的宣傳單張硬塞給你。感覺不像是在進入劇院,就連入電影院都不像;只像是在羅湖商業城,耳邊無時無刻有人問「要不要修修指甲?」然後同時將手上什麼水晶樹脂甲的樣版本子塞到你手上一樣。

劇院讓我想起小時候的佐敦普慶戲院,尤其那頭頂上老得發黃昏暗的水晶吊燈,那種樓梯,入場前撩起那棗紅色的垂幔……

台景燈光亮起,但場地沒有關燈,是場景正在測試。 (在觀眾入場後才測試燈光,真是首次體驗!還竟然前後有三次之多!)

少女時代在圖書館接觸張愛玲小說,好同學一頭裁進去,迷她迷得瘋了,我一笑置之,看不懂。 後來看周潤發和繆騫人的《傾城之戀》電影,才著迷。

座位統統窄得可怕,像我這高度,還得把腰全直挺挺貼在椅背上,膝蓋得卡在前面兩個座位的中間小空隙。

八時過了,人們還在進場;天哪!我站起來人家還是過不了,我應該爬上合起來的椅上嗎?好艱難逐一挪出去,進回來,坐下,把膝頭塞回去前面兩個座位中隙,這麼一折騰,花了五分鐘。然後,再來兩個要跨過八個觀眾爬進去的遲來觀眾……然後……另外兩個原先坐在行列中段的,站起身要出來!搞什麼呀!(我想叫他媽的!) 原來是霸位制,人家拿了票進場,要得起身讓出。

終於開場了,場地不夠暗黑,看著演員走到自己位置上預備;很納悶!開場第一幕到第很長的第三四幕,還是有觀眾在走廊處行來行去。(極度納悶!)差點連看劇的情緒都統統被趕掉。

焦緩演得非常賣力,也許因為太過賣力,令到同劇的其他演員被逼拖離墮後;她的對白刻薄,的確看出編劇及導演的心思和力量,而且也相當適合焦緩來演這角色;可是,卻也因為這樣,令其他所有人都變成了陪襯,所有人都變得很含糊,很黯淡;而且,她似乎帶動了一個高音腔調;就連尹子維飾演的男主角,也都把他那本來帶英文口音的語腔,顯得更兀突,更加鶴群;幾乎每句的最後一個字都變得尾聲向上;這感覺就像美國女人說話時語氣,把句尾的語調提高了。(二嫂^……七巧 ^……也許全靠這樣,我們才骨頭都酥了吧!)

台景設計簡潔,高矮位置尚算有層次有變化,倒是值得讚。可是劇院台板之霉爛,就真的叫人再一個納悶。 還好說廣州是中國文化地之一,就連這樣的舞台都搞不好。

不過,這些本來在落幕前,都絕不能把我從觀眾席拉走。

怎麼身癢起來,頭癢起來……噗嗤!有小東西撲到我鼻樑上,一手按下,擠死了兩小蟲,圓圓的,硬硬的;好大可能是小跳蝨。

天啊!快走呀!


 

原文記於:別緻BEE | 01/12/09

[1]

黃花崗劇院, 好像童年時去過,但已經忘記得乾淨.現在變得那麽不濟啦,好歹是歷史建築,總應該好好保護吧.廣州有別的劇院,設備很好的,下次要連同劇院素質一並考慮啦;)

[引用] | 作者 嚴明 | 01/12/09 19:45 PM


1 則迴響

廣州南沙十九涌

聖誕大航假期辦的兩天台山遊,當導遊在起步後不久提到回程會帶團友去十九涌;即時已經引起車內一陣哄動。

我出遊國內廣東省比較愚笨,一直問:「什麼地方值得如此大的反應?」聽導遊跟團友阿姨們的往來對話,這裡是個鮮市場,賣的蓮耦、蕃薯特別好……

我不禁芫薾——帶一條蓮耦回家吃足一週嗎?還是扛一箱蕃薯嗎?由這裡買這些回去,玩笑吧!我找不出興奮的沸點。

然後在星泉溫泉酒店每客人在溫泉享用過後,送上一碗蕃薯糖水;遇上同團另一對夫婦,那位太太又一次很雀躍地跟我們介紹在十九涌那裡賣的蕃薯才夠好,這面前的嘛,粗吃吧!

好!我好奇了!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能令一眾太太心動如斯。

先由名字上去估量,涌是指江河入海口的河汊;聽導遊說這區是由數字一直數下去,十九就正正是中間數。那我猜——這就正是因珠三角河汊所形成肥沃土壤,兼納鹹淡水的豐富水產的一個大型市墟。

車停在一個沿岸處,沿路步入,地區已發展成一個漁市場模樣 (事實上近年已口傳改稱為十九涌漁人碼頭)。

19涌2

導遊早一再叮囑大家先別忙看仔細,直入到晚餐點的餐廳,才解散自由活動;可是,一見眼前狀,大夥已經忍不住,隊尾消失個無形無蹤;害得導遊在市集前大揮隊旗良久才集回全隊。

DSC_3785

冰冰導遊發現團友只顧著購物而跟不上隊,重又走出大路上揮著旗熾。

事實上也難怪大家,單是沿途走來,賣的水果全都碩大壯實,香氣撲鼻;就連兩最入旁的水產店,和前頭沿岸填地攤小漁船直鋪地面兜售的鮮鹹海產所散的腥氣都能蓋過。

店裡有賣上述的,還有很多乾果、生猛貴價海鮮、入口與本地生產種植的,紛陳面前;販家叫賣,還有這裡除海鮮外,統統都設試食。蕃薯、蓮耦、芒果、木瓜、香蕉……統統都可以。試問,人步進,哪可以不管向前行呢?!

19涌1

跟團,加上黃昏到步,晚餐在即;我和大塊逐家攤檔看是可能,但逐一細問研究產物就是絕不可能。

單是蕃薯,一個檔口都讓你試吃四五款,每款兩全手指大小的;這樣走來吃來,怎不興奮?!當中有款稱之「一點紅」的蕃薯,是黃種蕃薯,內心由頭到尾有一線紫薯芯貫穿,相信是將兩品種混在一起,口味也帶有兩品種的特徵,兩味集成,自然是味覺層次豐富了;不過檔主稱這款還是最宜隔水蒸;而這類蕃薯都是沙地所種,肉質較挺,隔水加了水份,吃來不黏不乾,恰到好處。

這裡由於位處是廣州;廣東人營商向來以處事摩登,講衛生,磊落大方見稱;就連大塊都嘆說:「他們都把日本販賣秘技都學來了。」走埋去,非常熱情談天,不單教你如何吃、如何保養水果,如何是包裝得好帶回港;你問種植的法兒,他們天文地理農耕都跟你笑談;好吧,我們倆怕攜,最後只幫襯了一隻芒果、一梳火龍蕉;店主夫婦一樣笑容滿面。團友一家上下買的多,那邊店主知是旅遊團,索性送他一隻木瓜跟團友分享。這樣做生意,能有漏網魚嗎?

說回去那火龍蕉,我雖住新界幾十年,附近地區都識有原住民家園前長年種有本地大蕉,我也愛吃各式香蕉,但在港就從來沒見識過這樣一幾梳密疊式,還每隻都肥壯到這個樣子的,而且是紅色的。原來這種稱之火龍蕉是廣州果農培植,超過五年樹才能種得出這樣的果,啡色是未熟透時(竟然!)而熟透之時皮橘紅色鮮艷;裡面果肉比世界馳名世紀的地捫 (Del Monte) 香蕉還要壯實肉感。店主說這紅艷時摘下細梳,回家包保五日不變黑;哇!這說我好懷疑!要知道在香港,香蕉由青買回家去放至轉黑,都過不了五日啦。

為求証,我故意放在家餐桌水果盤上監察,三天過去,除色澤暗了點,的確沒有發黑的跡象,而果肉也沒有壞軟下來;不得不讚啊!

2015-12-29 15.16.42

蓮耦怕吃不完整條,沒買。但見團友都買一條,檔主把果連泥入在長的藍膠套中,套好,頭尾用繩綁好,讓客人揹在背上,一如劍客游走市場煞是趣怪。

 

 

看來這漁人碼頭很快會繼續擴充範圍,入口處已有號稱港式海鮮扒房餐廳,看來也相當不錯,價錢也只是香港花園餐廳左右。而碼頭檔口,岸邊也有家依日式佈置的三文魚刺身店。也見有其他出入口經貿的特色食品,廣州老文化的涼果更加五花八門。

按導遊說,近年港人自駕遊都總會在回程時停這裡,買個夠上車,直畢回家,滿載而歸;也確實是個好景點!

長居深圳和廣州的好友都說:「賣的看來貴了啦。」這個沒辦法!我們可是鴨仔團,只道買的開心,價錢還是比香港買得的平宜了,就是好東西啦!有時候,出遊只圖高興,比本地人出高一點價,何妨呢!

於是,導遊冰冰小姐就相當滿意,說帶我們這團超好;買的爽手,談的高興,相處客氣,氣氛愉快,老老嫩嫩都有說有笑。

旅遊嘛!難道就是要鬧出;掌擱導遊,團友大打出手,拳來腳往,送院救治,企硬索償,逐項計算,精算回報嗎?


發表留言

廣州:海珠廣場仙踪林

仙踪林這類台式快餐原本不是我喜愛的類型,但面前黑雲密佈,大雨快臨;面前五公里完全無瓦遮頭;藍藍說:「先下午茶唷!」

廣州的仙踪林比深圳幾家都來得清靜,這家都開有快十年 (可能更久),以前好多時經過,都快上樓去,於是直接跳過。

鄰座的是幾位穿著很優雅的中年女仕,難得說話靜靜的,令我有一刻錯覺自己身處日本小咖啡室中;這一來,感覺大好!

2015-07-29 16.48.24

點了芒果蘆薈綠茶、蜂蜜蘆薈綠茶、白汁忌廉雞肉面包盒,和香甜地瓜條。

雖然在這種新派小餐店,別寄望太高,以分別人民幣¥26、¥22、¥30、¥18;這樣的價錢來說,這簡直就該熱烈拍掌!

忽然靜悄悄傳來斷斷續續歌聲,柔和的,隨意的——

原來是鄰旁幾位女仕在練習手語歌曲表演……

近距離,沒聽明白她們的歌詞;但不要緊,這樣的下午茶,拌了點愛,有意思。


1 則迴響

廣州:御江苑國際公寓

親子遊,最重要是洗衣服——這是我常說的。

雖然,今時今日,藍藍已經不再是由我帶著,而是一個陪著媽媽出遊的少女了。

能洗衣服的地方,仍然是我最喜歡,因為即使入住酒店,我還是改不了把內衣褲、小襪子都手洗晾乾;要是流過汗的汗衣褲子也都能洗次日穿乾淨的,那實在帶少很多衣服卻,卻能保持每天清爽嘛。

旅途洗衣服,不煩嗎?!視乎帶的衣服是什麼料子,旅遊選配搭,收拾打包,統統都是學問!

我就試過同朋友們去泰國玩,同房的女性朋友將我的行李箱驚見事件在早餐桌上說了一遍又一遍:「她每日都穿不同的,用的一應俱全,但行李箱還要比我小兩號……」我並不神奇,只是長年慣性日本人收納方式,對旅遊所用的每一項都精算過編整過。這友人嘛,什麼都是一大瓶,內衣褲統統一堆塞入索繩布袋就當整理好,帶的不是牛仔褲就是高跟鞋;跟我一比較,自然覺得我匪以所思。

要比,還不是她還是獨身美女,我則早已是個帶孩子四處去的媽媽嘛。

今次雖只不過是兩天行,大炎夏;半天汗衣已經濕透又乾好幾次。

現時各城市都流行小家式的公寓,也是有道理的。我今次選了2014年才裝修好的御江苑公寓。

在內地選住宿地點,重點是要新!通常過了三五年,內部裝潢很多都殘舊有破損。室內設計的工藝用料都還是虛有其表的多,保養功夫也總是學不會,他們往往標榜新的,也自不免裡面有壞的門、爛的牆角……見怪不怪。

這家所謂國際公寓嘛,也別要求前堂會說英語;不過,倒還友善幫忙的。

倒是欣賞他們的設備;入房的佈防器是真實的,因為我們一入住就搞得它誤鳴;原因是沒有指示,旁邊的燈控制鈕又像沒反應,我們誤以為先進到了佈防器是入屋的總電控制台。浴室有日本人發明的全自動便所控制系統,熱水爐也是電子標板控制,不過省電模式,洗澡前要15分鐘預熱水;浴室也備有衛生用品全套也算是齊的了。

房裡空間夠大,有書桌、有茶几、有足夠的電插頭;不是就更好用了嗎?

設有小廚房、小冰櫃、水槽、消毒碗機…不過沒有餐具、煮食器;好吧,這是給人家真的長住的設施,不是我們一夜情懷享用的。

回到洗衣項目,用的可是 SIEMENS 全自動功能洗衣乾衣機啊,而且是新的啊,櫃裡也備了洗衣粉!雖然我看不懂他們說的「溫馨提示」——只提示有洗衣粉,如何操作洗衣機嘛,要靠天聰!

位處算高,房間大窗台容我整個人爬在上面站著,變成落地玻璃窗,靜靜觀賞醉人夕陽晚霞《廣州:晚霞時分》。

?

大床算相當舒適,布草類不算很高衛生水準;不過啦!這些在內地五星級的酒店也別太奢求,用自家的總是專家提議。

?

藍藍在忙調電視,硬件配套是新淨可喜,但要是對那些網絡電視接收器、電視調台等不懂的;確有可能沒電視看的。

除出以上,位置也算不俗;由這裡沿江長堤走。又或穿過海珠廣場的公園,就是海珠地鐵站了。轉角也有家7-11便利店,跟沿河路的鴻星酒家非常近,鴻星側也有家港式燒味茶餐廳;轉角不就是喜喜酒吧,喜愛夜蒲的其實也方便。

不過一提,打的要在沿河路;這地方打的,就是不易啦!


廣州市南堤二馬路38號


發表留言

廣州:百回味老港式茶餐廳

曾經有過這樣一篇《茶餐廳與我》記載在 mysinablog 裡。(由於mysinablog 要關閉服務,我也好順把這原文記回在這文章最下面。)

雖說已經不再如從前怕入茶餐廳,但一間能教我一而再、再而三會主動走入去,或把朋友帶去吃的;絕對罕有。

要介紹的這家,並不是隱世般的奇味;某程度是地區之利,在它位處的地方附近沒什麼好選擇,而它又實在相當不俗。

廣州百回味——一家老派港式茶餐廳

我統共去過四、五次吧,每次感覺大好。第一次對他們的裝潢、潔淨還很猶疑,第二次已經明顯裝修過。第三次員工的友善給印象再添上好多分。我把台灣的朋友帶去嚐過他們的小瓦盅原盅燉湯,讓她們都意外驚喜。

這次,我把藍藍帶去;而且吃得比較挑。

原盅的燉湯是必然選擇,今次試他們店推選美食——牛雜!

藍藍第一嚐牛雜拼是廟街那家每天都店前擠得水洩不通,買一小盤都得要站在車多的小路上十多分鐘的【廟街牛雜】;只不過初試牛「腥」,因為是從爸爸買的那包挑兩件。見她不討厭,再後帶她去試吃灣仔的【十三座牛雜】,那是很多饞嘴的好友極力推薦 (注,這店現已關了)。這時,藍藍已經開始會分牛雜盤裡幾個重要部位,並對之感興趣;反正都是牛魔王一個。

但上面兩次,都沒有像今次吃的齊全。我們的要求也高了,並對這盤牛雜挑惕;湯底裡的蘿蔔不夠甜,牛雜的湯也入未夠深;不過,時節原因,也不能太過要求。整體都仍然教兩母女驚喜,就是了!

¥68一客牛雜拼盤

蟲草花燉肉湯、花旗蔘燉烏雞,都只各¥20

2015-07-29 05.08.45

地址:廣州海珠區一德路萬菱廣場對面


別緻BEE | 20/07/08, 23:07 PM | 隨筆也別緻二(08-10) | (631 Reads)

要不是 Middle 的一篇《文華》,引起金婆婆的《文華女主角》,大抵我有可能出現「別緻BEE 這BLOG 中從來沒有提過茶餐廳」的紀錄。

這個下午,跟爸媽在深圳大漁享受日式鐵板餐,老公正吃得興奮時,我收到金婆婆電話:「喂!妳是那種不入茶餐廳的人嘛,對不對?!」

其實她那個不是一個問題,她早已知道答案,她只不過來跟我說 Middle 那篇章所寫的女主角。

我想——除了她,我可從來沒有親口承認過自己是個「不入茶餐廳」的人;的確很多老朋友都已經感覺到我是這樣子,而且,年青時,我也遇過好幾次被認為異類的時候。

嗯……那時,我應該還沒有能力剖析自己這個心態的原因;不過都這個年紀了嘛,難道我還要裝可愛嗎。 所以我現在會直言不諱:「對,我不會主動選擇就是了。」 不是絕對不入,只是要看跟誰去吃飯,又值不值得去這一趟;這說起來,的確有點像備有「誓要去,入刀山」的氣慨。

引我在《文華女主角》的留言:「我真的自小都不大去茶餐廳,就如思見所說,這不是因為貧富問題,只是對它的整體感覺;例如座位、餐具、氣氛、甚至他們那包羅萬有的餐牌和那非常自由彈性的組合,都會使我不知如何是好。」

學生時代,我寧願去粥麵館、西餐廳吃學生午餐、酒樓炒粉麵;也絕少到茶餐廳。 而且我也搞不清楚茶餐廳、快餐廳和冰室的分別;直至很久的後來,我才終於明白,吃我喜歡的紅豆刨冰,是要在冰室裡吃。 後來工作中要常接待外國客人,我才研究出「蛋撻」應該是哪一家做得好,又菠蘿油、絲襪奶茶的背後文化。

而令我有最多茶餐廳體驗的,可不是大塊老公;這個人真不可不提,他是由我網友變成我的網球教練,這小子每每堅持要我跟他去茶餐廳吃午飯,然後就好得意地取笑我:「姨姨,妳什麼都識,就是對這些『香港人飲食文化』完全盲點!哈哈哈哈……」看著我要花上十來分鐘都想不到吃什麼,把那個餐牌反來覆去,頭部轉動360,即場上演一段《麥兜叫魚蛋粉》;他就在旁一直笑得彎腰。

現在,偶爾也會入一下茶餐廳的,只不過一般不會是我選擇 (正如金婆婆說我被逼自願 );要是遇上朋友提出或推介有特別好吃的,我還是會去。 至於被發現我那「畀蟻咬」的樣子;沒辦法呀,老友,我在這科還是實習生嘛。

[11] Re: 貓空子

貓空子 :
哈, 我每次帶我家公主回"香"探親時, 都會帶佢去茶餐廳食~~ 我就懷念下小時候的茶餐廳文化, 公主就俾茶餐廳美味的飯食吸引~~~
其實而家香港茶餐廳都唔會好似以前咁污糟架啦~~

現在有很多文明茶餐廳其實已經一改從前作風,沒錯茅廁是改良了,侍應的態度儀表也改良了,裝潢也改良了;可是,卻連兩件事,我覺得是港式茶餐廳的始祖改了就不好;那是現代太少茶餐廳仍保持新鮮出爐靚蛋塔同菠蘿包,而且大多的菠蘿油的油不再是冰的厚牛油片了啊!雖然很多仍然保持奶茶的獨有,但沒有了以上兩樣,實在好遺憾似的。

別緻BEE
[10] Re: Dozy

Dozy :
果然…女人都不喜歡去茶餐廳!
沒有甚麼好吃、多油煙、多麻甩佬、周身唔聚財…我也聽朋友講過啊,也為此寫過一篇文章…
在茶餐廳中伏…決戰偷心男(一)
http://anthony_chung_is.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086128

其實看到你留言我立時飛過去看了這篇,真是,也被你描得太細致了吧,我以為在看到我自己啦。哈哈,幸好我沒偷心男。

別緻BEE
[9]

哈, 我每次帶我家公主回"香"探親時, 都會帶佢去茶餐廳食~~ 我就懷念下小時候的茶餐廳文化, 公主就俾茶餐廳美味的飯食吸引~~~

其實而家香港茶餐廳都唔會好似以前咁污糟架啦~~

[8]

果然…女人都不喜歡去茶餐廳!
沒有甚麼好吃、多油煙、多麻甩佬、周身唔聚財…我也聽朋友講過啊,也為此寫過一篇文章…
在茶餐廳中伏…決戰偷心男(一)
http://anthony_chung_is.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086128

Dozy
[7] Re: 別緻BEE

別緻BEE :
正是,我就係相反入到茶餐廳時時都猶豫很久都不懂叫什麼,因為茶餐廳那些組合…… 我真的搞不懂也大多總夾著些我不太喜歡的東西,現在細想我可能對雪藏冰鮮肉的本來就麻麻,飯、炒意、米粉都無啥興致,油淋淋就更怕,於是乎除出火腿通粉就唔知吃咩好。不過正如Frostig說,市場大勢所逼,我都一日一日放下顧慮,有朋友主動的,我也會去,最多蟻咬咁樣囉。Frostig,你最想不到我跟你有咁多相似,包括呢項呢!

到底你有沒有甚麼失散了的弟妹甚麼的呢?我也不知道你是否真的是我的「姐姐」啊,哈哈。

其實,我現在比較能接受/(較)喜歡的,會是茶餐廳的早餐和下午茶囉,因為選擇都大同小異,一般會比連鎖快餐店的「新鮮」,價錢還可能更便宜。

跟Bee 你不一樣,我不那麼抗拒炒粉麵,不過要吃這些,又沒有必要到茶餐廳,對不對? 😉 我真的想不到原來我們真的如此相似呢!如果我有你那麼能幹就好了!!! 😀

[6] Re: 旋

:
我實在有眼不識泰山,當年當月當日一個誤打誤撞拉左"姨姨"你入荼餐廳,仲要一坐便是"小時s",真係罪過罪過。

你無發現我蟻咬咁,就係我有進步囉(不過唔知演技進步地對茶餐廳適應度進步唧,哈)坦白講,同你只兩個人在大興坐舒適卡位,只飲不吃還ok的,你之前家附近那家嘛,我也真不敢相信自己坐了那麼久,還挺得下去,也許是因你魅力囉。

別緻BEE
[5] 先多謝Frostig代我答笨爸

正是,我就係相反入到茶餐廳時時都猶豫很久都不懂叫什麼,因為茶餐廳那些組合……我真的搞不懂也大多總夾著些我不太喜歡的東西,現在細想我可能對雪藏冰鮮肉的本來就麻麻,飯、炒意、米粉都無啥興致,油淋淋就更怕,於是乎除出火腿通粉就唔知吃咩好。不過正如Frostig說,市場大勢所逼,我都一日一日放下顧慮,有朋友主動的,我也會去,最多蟻咬咁樣囉。
Frostig,你最想不到我跟你有咁多相似,包括呢項呢!

別緻BEE
[4]

我實在有眼不識泰山,當年當月當日一個誤打誤撞拉左"姨姨"你入荼餐廳,仲要一坐便是"小時s",真係罪過罪過。

[3] Re: 笨爸

笨爸 :
少左茶記呢個百搭既選擇, 諗食飯食乜好咪好頭痕?

我不覺得啊!
倒是,茶餐廳水準不一,不小心去了不好的茶餐廳,點了不好吃的東西,更「頭痕」。
我一般寧願去吃「粥麵」,或者「快餐」,哈哈。(你活在香港敢投訴「想不到可以吃甚麼」?!不會吧?你要是去了外國豈不是會餓死?:-P)

[2] 對啊!

我本來也很少會去茶餐廳的!

可是…… 近年,第一,愈來愈多「茶餐廳x 中低價fusion餐廳」出現(使我已分不出那些是否茶餐廳),第二,好些朋友很喜歡(叫我一起)去茶餐廳吃東西,加上「快餐店愈來愈貴」(=省錢/經濟選擇愈來愈少),我才開始多了去這類「禁地」…… 😛

想不到還有人跟我一樣! 😉

[引用] | 作者 Frostig | 21/07/08 15:29 PM

[1]

少左茶記呢個百搭既選擇, 諗食飯食乜好咪好頭痕?

笨爸
[引用] | 作者 笨爸 | 21/07/08 14:57 PM


1 則迴響

廣州:晚霞時分

很多次來廣州都選海珠沙面區的酒店,但今次將址稍移,雖仍然是海珠區,但腑瞰珠江的角度換了換。

相約一位剛從香港移居廣州的朋友晚飯,趁等他下班來接我們;我好整以暇欣賞面前的珠江夕陽。

看著一抹燒雲橫過,一直把火焰燃向珠江上空。

我花了點時間才避得過了珠江上開航的彩燈遊船;我不喜歡那東西,我一直覺得珠江兩岸的燈把珠江變得過份俗艷。

2015-07-29 19.12.40_副本 2015-07-29 19.08.25_副本2015-07-29 19.12.53_副本  2015-07-29 19.15.47_副本2015-07-29 11.14.19_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