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雞年吉祥物開出好果子

去年仁寺洞是嘆個下午茶

今次同藍藍去,當然第一時間衝去筆莊買丹青啦。

她總於買了她想要的黏土塑形的滑粉;我笑她,人家去韓國都巴不及去搶買塗面護膚品,她卻去買給塑土模型用的護膚粉。

IMG-20170130-WA0011.jpg

大塊先生總是忙著吃,沒耐性等我們在筆莊出來,自顧自在外邊每一檔都買來嚐;還拉我去看龍鬚糖。

我也本來認為香港沒有龍鬚糖嗎?在首爾見到也要吃吃,有沒這樣喜歡呀?但這個小店的店員實在好玩,他稱會說八種語言,問我們哪裡來,果然會說廣東話,不過其實只不過會說:「呢個好好食架,餡有花生啦,有芋頭,有朱古力…」後來跟我玩了會,也坦白,每種只會說那幾句;不過笑容可掬又會逗人玩笑,已經很夠。因為手要全程忙著那粘手的拉糖粉,他會請你在透明小抽屜自行找贖,有時間不妨也買來玩玩。

兩母女,餓,見有一家賣和式果子,栗子餡的,紅豆餡的;連忙就買;是有點失望,只能說造的不及日本的好。

仁寺洞.jpg

仁寺洞的飾物還是很吸引,新建兩幢樓裡都是當地小手藝師的展賣品。只是相對起前幾年,眼前的已經少了半寶石的貴氣,多了旅遊區的量產味兒。

一般手作已經不能引起我們興趣,不過總算終於給我們找上了一家——

三個人在店裡挑來挑去,好東西其實很多,只是我想要個小的,香港人嘛,家居哪能容許大東西?何況只不過冬天打打硬果殼兒。這家全手造木工開乾果殼器,好可愛。

今年雞年,只好選了隻頂著雞蛋的,應應節賀賀年。

nutcracker.jpg

 


發表留言

春園花花環

早前一篇《尤加利葉乾花環》後,我不單把完成品掛了在家門上,還把它掛到我博,這個小窩入門頂框了。

好友們都讚好,說要來我小工作室學學。這要學不難,但準備卻要費些功夫。

上週末見反正要替媽媽買備拜山用鮮花,也順道去花墟買些尤加利葉;把閨蜜約在家裡作這個習作。乾花一時間沒花藝室所存放的種類繁多;我早一星期已嘗試在家裡趕製乾花,但因為新手,有些花枝太幼花蕾太小,乾了後太過容易散開。可是大頭的鮮花,如玫瑰;放花環又似乎不夠小花可愛趣致。

2016-03-19 21.59.56_副本.jpg

這些黃梅天,平常三四天可以乾透的小花,竟然一星期都還是沒完全乾得透。於是,我跟閨蜜說;這天可能乾花不夠,只好在我工作室存著的一些手造絲花裝飾吧。

2016-03-22 17.26.47_副本.jpg

結果,意料之外,我們一天裡造了——

2016-03-26 23.01.58_副本.jpg

藍藍說:「來個奧運花環吧!」

其實製作這些花環,的確很個人化;就是材料也是那麼些的,各人拼配的、手法、喜歡的色配、排位、形狀也會有自己特色,這也是手藝最好玩的事。

mimi wreath.jpg

閨蜜好滿意地捧著兩個作品回家,自己掛一個,送一個給她妹妹。

餘下一枝插在花瓶,渡了兩天假期回來,忍不下手,把它也造一個,不過,今次不能作圓的。

DSC_3974_副本.jpg

不過,誰說花環必須是正圓的?扁扁的,像眼睛,一樣可愛。

花環,用的是鮮製乾的天然花朵,天然的形狀,就是可愛。

媽媽問:「造那麼多個花環用來做什麼?」送人呀,我從來不送貴重禮物,都送我親手造的作品。她也挑了個回家去。

 


發表留言

懶貓曲奇

在日 Tokyu Hands 見到這一套三個曲奇模。

e2c4aaf5729a4329bcc680c31a35b029

我一向愛狗多於愛貓,這套東西在手上反來覆去在研究要不要買。大塊在我背後說:「當然買!這個可是我的標誌。」指著綣縮一團的貓樣——這個的確正是他年少時最愛畫的一個小標誌。他同學們愛稱他貓仔,說是源自當年有迪士尼卡通富貴貓在上畫,而每次籃球賽有他在的話都隊勝,故稱他富貴貓。當年我一聽這典故就噗嗤一笑:「人家那富貴貓是說那女的,不是說那男的流浪貓呀。」我意思當然是說他跟那流浪貓相當類同,作為他女友,我當然才自喻為那隻嬌生慣養的高貴貓啦。

不過他這個畫標倒是出現在所有他當年的畫作裡。

買一套,只用一個好像很浪費。「妳那麼多貓奴朋友,總有喜歡妳轉送的。」藍藍說。好吧,先買一套再算。

回家來,大塊先就追問:「何時造曲奇?」當然他是緊張他的懶貓曲奇模。

2016-02-16 15.26.41_副本.jpg

好了,就造我喜歡吃的檸檬海鹽黑胡椒曲奇吧。

曲奇製法,請參看:超鬆化牛油曲奇DIY

只需將香精油換入適量黑胡椒、海鹽及濃縮檸檬汁即可。


1 則迴響

尤加利葉乾花環

JCCAC 的定期藝術活動推廣中,這個抓準了我眼睛。

20151125_174731_p7vsqput2t_p_600_300

是用尤加利葉造的花環。

我的大門上,由過農曆年後,需要一個新的掛飾;就它吧!

JCCAC 的地點對於我來說並不算得很方便,但不要緊,為它專程去一趟吧。

這夜,大雨,傘子在地鐵出口時弄斷了一骨。正好,希望就去 JCCAC 裡一些店子買新一把具設計玩味的更好。

誰知,沒有工作室有向雨傘方面的發展。

這家叫 Goodmonday 是以乾花設計製作各類花藝飾品。

goodmonday

花藝的工作室永遠充滿著一份浪漫的香氣。

2016-02-19 19.12.35_副本.jpg

花藝都是我其中一樣由中學時代已經鍾愛的興趣;這夜跟工作室的導師分享很多年以前我用石灰粉來製作乾花,沒有一個花的工作間,搞得家裡很灰濛濛,很難清潔,後來心也淡去了。

這夜,製作乾花的心又回來,認真地重新學習;感謝導師替我拍了張很專注工作的照。我喜歡這樣的照片,每次在「製作中」我總是在忙著上課,或獨自在忙著,這樣的照片有人替我拍的好,其實很難得。

2016-02-19 19.51.30_副本

2016-02-19 13.54.35_副本.jpg

我總是個不大聽話的學生,覺得導師給我的黃色、橙色乾花不好配,一直賴著不動,導師很好,給我換了麥穗,我又懶去慢慢配襯,把穗隨意地連葉扎在最下底。大家笑,這個倒隨意得很特別。

做這個尤加利花環,手裡滿滿是那香氣,很能攝靜心靈;過程除能有視覺上的治療,實質上那香氣也令人非常放鬆。

這是很愉快的晚上,另外兩位同學也談得起勁,我忍不住給她們看了我平常的作品。上這類手藝課最終目的,在我,是多交一些同樣愛製作手藝品的新朋友。

完成,雖然導師已經額外給我加了配飾,但我還是不夠滿意。

回家,又去翻了點東西加上去。

2016-02-20 10.56.07.jpg

加了幼藤織花,又把日本新交朋友真理子送我的小布鳥放了上去。

花環豐富了,色彩多了,感覺更像別緻家裡的所屬。掛了一個晚上,今早花環上還餘有淡淡香氣。這種半鮮花環利用天然風乾,等待定慢慢轉換顏色,也是一種生活慰寥。


發表留言

相片剪貼簿

女兒初生那年,還沒有電子相片的年代。

由於長期把 EOS 備好在餐桌,方便捕捉任何時刻。

大塊很喜歡用那個三連拍來拍他的寶貝;於是曬照片,總是—張存底、一張送人(這個超過九成都是歸外婆擁有);然後一張給我用剪刀,人手去底;剪貼到黏貼的相簿中。

好友們送來的禮物卡、賀卡上總有很多很趣致的小圖;都統統給我剪了下來,黏到相簿中去。

小時候的藍藍,整天捧著這相簿看自己;把親人逐一認出來;把它當成玩具一項。

相片剪貼簿

十幾年後的今日,相簿中白色的黏頁面有點點的發黃。

藍藍的同學們卻很驚訝:「哇!現在正流行這樣的剪貼簿,很有創意的呢。」

誰不知從前我們都沒有電腦改圖,一把剪刀就是把搜羅的寶物,重新整合編排過,有時加入一些手繪的圖案線條,很簡簡單單的,很東拼西湊的放在一起,就是一種——很個人風格的手作。

今日,當一切在電腦技術中變得太過工整,往往修改拼貼得近乎完美的,幾乎再無法用肉眼辨出真假的年代;相反,大家卻對這種不刻意,甚至有點胡亂一通的手作,出現一份難以形容的愛慕。

潮流——總是定時在迴轉。


 

原文記於:別緻BEE | 23/06/11

[1]

親手做出來東西,是有感覺、有靈魂的。電腦安排好,然後在眾多的選項中揀出、拚湊的東西,工整之餘,還欠一種獨一無二的感覺。

有幸接觸到两個世代的事物,才能領悟箇中滋味!.

鬍鬚人
[引用] | 作者 鬍鬚人 | 24/06/11 00:09 AM


發表留言

祝開學快樂

九月一日,暑假結束了,學生又要上學了。

藍藍進入高中。

暑假中,一直在嚷要買筆袋,我替她找過很多地方;因為太幼稚圖案款式,有卡通人物什麼的,太彩色,太粉紅粉紅的,她都不要。

結果我買了個Converse黑色的,但她又嫌這個悶蛋。

好了,終於想到要纏媽媽親手造一個。

對於車縫家居布藝不算得很會家子的別緻BEE,為了她的寶貝;斷斷續續幾天在車程上思考,再埋頭在工作室的碎布中翻了很久;終於完成這個。

藍藍還在說:「圓點布裡沒裡布,不夠壯實。」

「那讓我用來盛化妝品用了去吧。」

「才不要!是我的!」還要求:「要在開課後才公開這作品,我要讓我同學們驚訝一下。」

遵命,我的寶貝!

 

原文記於:別緻BEE | 01/09/11


發表留言

深水埗竹目日本料理

雖然這一餐是餐廳老闆邀請多時,但也得要我這麼巧去到這個區才能有這份緣。老闆事忙,我這日入去時全因時間太趕,打算吃個 Quick Lunch 順道捧個場,原是無打算過去跟這朋友見上面。

我相信,有很多手作人,跟我都有相同的煩惱。

我們這些手作人無錯總常去深水埗,為的都是要在最短時間裡,買得最多的材料。在這條號稱「珠仔街」,一頭迷進這些小珠、布、皮、配料…就不會想走遠去找吃;原因是一抽二袋,前面永遠有更多想找,想入手的更多配料!

平常好吃的店子都集中在北河街;珠仔街就得要走好遠路,在街尾盡頭,才有西九龍中心,是有坐得舒服的餐廳,可是,總得例要跟好人逼著排長隊。

而珠仔街裡面,通通都是男人的茶餐廳。

這間日本菜正正就位在廟旁,地點好,門前一列竹樹佈置,將外面的喧鬧隔開。

一看門前餐牌,美味的魚生飯午飯餐才賣$68,以圖片中的擺碟已經好抵吃。還想不到質素非常高,魚生鮮美沒雪久了的味道。

經理也熱誠,我旁邊剛好坐了一檯四位法國人;原來其中一位也是手作人,趁來港探親家就順便帶另外兩位才第一次遊香港的朋友來見識下這條珠仔街。我聽得見經理閒談間,提到今日新鮮入貨的法國生蠔;除了我們常見的 Perle Blanche,提到有 Gillardeau。

我立即感到興趣,老闆在電話也說難得踫到新鮮運到,堅持要我試試;這個午飯忽然嬌貴起來。

老闆娘更客氣,緊持我要個用她的椰子雪葩清新口腔。而且說:「老闆已埋單了,為什麼不多試幾款,裡面還有黑毛豬呢。」

這是午餐耶,實在已經太飽啦 (那個魚生飯非常足料足量),待我下次同老公再來才試吧;一定會再來嘛。

就是下次到珠仔街,都一定會想念起這個好環境同食品質素啦。
3180

竹目日本料理

深水埗汝洲街200號地舖

28863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