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加拿大卑詩高叢藍苺

雖常說自己很少以博客寫食評,但近來承蒙各方愛錫,有好吃的都不忘預我一份;於是最近踫見的朋友們都問我:「看你的博,好羨慕妳四處去吃;看妳寫吃的就開心。」

有博友好認真的叮囑我把博文快好好整理下,索性打正旗號當個美食文撰。這個我真不敢當,而且我的味精過敏,有時並不跟我說笑;去餐廳試菜的話,我有時還有點猶疑的。吃了出現過敏,怎麼辦,寫不得寫不得!

當然,也可以反過來想;餐廳請我去試菜什麼的,就先証明全天然,沒有味精。不過每次都要說在前頭,是有點耍傲似,搞不好,人家可能覺得:「是誰來的,未吃先就來指指點點,說要求啦。」

不像這個,多多我都願試食!這可是全天然的,一顆顆大如姆指指頭的天然藍苺啊!

看見已經興奮!

今日替加拿大卑詩省藍苺理事會,在香港推廣他們全球第三大的高質藍苺,請來美女大廚 Zoe Tsang 在她的烹飪教室,示範由她設計的藍苺美食。

(注:加拿大卑詩省的藍苺是全加拿大最大的藍苺生產地,也是現時最高產量得獎最多的高叢藍苺。)

原來是因為卑詩省的獨有地利環境,才能種植出這麼些碩大壯實,汁多肉厚的高叢藍苺。

今日 Zoe 幾道藍苺菜式都好吸引,不過我和藍藍最欣賞的還是這個——藍苺鬆餅。

IMG_1770

IMG_1986

Okay,我得承認,我確實具備一個美食家的福氣象徵——有一個看來很會吃的雙下巴。


 

【感謝 Chef Zoe 送我的鬆餅食譜,讓我可以跟大家分享】

BC Blueberry Muffin 卑詩藍莓鬆餅 (10個)

材料

軟牛油 170g
砂糖 120g

全蛋(室温) 2個
低筋麵粉 200g

泡打粉 1茶匙

蘇打粉 1/2茶匙
卑詩藍莓 150g
牛奶 60ml

黃糖 適量

做法:

  1. 預熱焗爐200度
  2. 軟牛油加入砂糖用打蛋器拌勻
  3. 將蛋打散, 分3-4次加入牛油中拌勻
  4. 加入牛奶再打勻
  5. 粉頪過篩後放入牛油中慢慢用橡皮刀攪拌
  6. 加入卑詩藍莓拌勻
  7. 將麵糊放入模中, 面灑上黃糖,放入焗爐焗20分鐘即可.

 


發表留言

與來自澳門的 JE Handcraft分享 Jewclay教學

上年十一月初在澳門創意文化遊樂展中,認識了澳門手作人協會的幾位幹事。

不久,應他們新置的工作坊——邊樹工作室,把 JEWCLAY 帶過去分享

想不到這週再接到澳門的手作朋友邀請,再次作教學分享。不過,來自 JE Handcraft 的幾位主腦,今次專程過海來訪。臨時借用了朋友公司裡的偌大會議室,充當工作坊;一同渡過一個愉快的手作午間。

將興趣教學連同朋友相聚,是初心。將這玩意推到更多懂欣賞它的手作人手上發揮也是本意。

更多 Jewclay 珠寶黏土設計,請看 b.gi design

10559725_10152843872501896_7543585757179906684_n


發表留言

在 Kidotown 回望十六歲

今日不是我生日,但我好想回望自己十六那年,我做了些什麼?

中學畢業,那時之前,我已經很頻繁地出現於區內的救世軍青少年中心。最初我是去參加他們的領袖生訓練課程,(他們和我自己也是) 糊裡糊塗,讓我和好友兩個黃毛丫頭,變了中心裡的半個職工;正確來說是義工;可是,我們又因為在那裡同時擔任小學補習班老師,和籌備暑假兒童興趣班的導師,於是,我們某程度也真確在那裡支著薪的。

當年這小區像我們這像年紀的學生不多,在這區中學上課的學生大多住在元朗或九龍其他地方;騰得出課餘時間教學的,全區極之少數。我第一個補習學生,是在我中二時候 (哇!真不得了!中二就能具有教學經驗的,在現在看來有點不可思議吧!);一位住同幢大廈低樓層的小四學生媽媽上門敲門,問我媽媽可否讓我替她兒子補習。中二教小四,現代除出親哥親姐,恐怕是不可能發生的委任。

所以中五畢業,我已經具有三年高密度排程的補習老師,同步教救世軍兩級小學班,也教女青年會拔尖班,還在教那初升中的小男生。不過,我這些教學排程還不及我一位同學;當年,我們都這樣,這麼早就要賺自己零用,能夠教補習已經是優差。於是記憶中,中三後已經沒有跟媽要過零用錢。

十六歲,會為中心辦活動,提議喜歡的活動,不斷構想新的玩意,提議想去的地方旅行 (當然得帶著那班常把我膝蓋當坐墊的初小學生,他們都是我興趣班裡的學生們,或是長期報名參加我們辦的戶外活動班的小孩子) (粉絲相當多的),提議中心把成人班的廚房給我們辦小朋友甜品班。真的!這膽粗得很,自己都不怎入廚房,竟然去逐一打電話給中心會員推銷孩子興趣班,解答如何保証孩子在做甜品時的安全,編課程項目,盤點工具,買材料……(中心主任又讓我們瘋,現在想想也覺得離譜的吧!)

應中心開設的少年閣,自行造兩套白蕾絲花邊白圍裙,十足十現今動漫迷的小蘿莉,設計少年閣飲品吧裡的飲料清單,還跳蹦蹦的去當俏女侍應。那些繪海報、油宣傳板、派傳單、電話行銷……統統都做;而且做得不知多興奮。

女青年會的辦學班風格不比救世軍那邊給我們的創意無限支持,那邊都是一班比較保守的女社工。當年還未主倡標籤尖子生,但他們基於一些管理操作,集了一班都是在學校中考十名內的學生。在那裡,我開始面對家長的要求,家長的期望,學生的抗拒……但我戰勝了,學生無一不愛死我,家長主動跟中心職員說不讓他們的孩子上補習,他們會犯燥,統統第一次發現子女不必催促,自行關掉剛播完的卡通片,趕著來上我課。

這些全因——我顛覆了補習班的教學方法。方法在這快三十年後今日道來並無任何稀奇;不過當日,這些小法門在香港還不普及,我也不是受過什麼海外教育人員專業訓練;我只基於三個原因:

  1.  我也是個大不透的孩子,我愛玩,愛鬧;我只是他們大姐姐;所以,我覺得好玩不悶蛋的,他們都喜歡。
  2. 我多年都是坐不住的外表乖學生,內裡夢遊的學生;要對付跟自己一樣的學生,還不太容易了嗎?
  3. 他們成績都考得那麼好,我幹麼太緊張他們考高一個名次?還不如玩著學?

當然,還有好的書本,都在圖書館裡找來,學會的。

誤打誤撞也好,我從自己身上學習的真理也好。總之,我的十六歲充滿了教室中的創意、玩樂和笑聲!

今日這一切回憶回來了!

我去了九龍城 Kidotown ,去鎮長也是我偶像的 Harry wong(Harry 哥哥) 聚聚,誰知他在會議中忙著,要等他開完會後再跟我一起午飯。Kidotown 的工作人員帶我參觀這偌大,佈置非常有趣的教學中心。我興趣盎然,跟這位少女無聊下,暢談起我對兒童啟思教學的感受,又分享了當年那些顛覆的活動教學方式。事實上,這個教學中心的佈置,正正就是當年的夢想地,要是當年能有這樣一處地方出現,我想我會改變人生,全力將自己投入兒童教學的工作中。

每個角落設計都花足心思,連我都忍不住拍幾張selfies

每個角落設計都花足心思,連我都忍不住拍幾張selfies

這是小主播訓練室,但設備已達很多小型電台的水平。在節目進行中,商場的走廊會聽到,大小小孩都會停在窗前觀看播音室裡的一切。

這是小主播訓練室,但設備已達很多小型電台的水平。在節目進行中,商場的走廊會聽到,大小小孩都會停在窗前觀看播音室裡的一切。

用polymer 泥同其他輕塑物料,以世界名畫作主題,引發孩子創意及對學習英語的興趣。

用polymer 泥同其他輕塑物料,以世界名畫作主題,引發孩子創意及對學習英語的興趣。

這樣的 Art Room 莫說小孩,連我見到都興奮到想大叫!

這樣的 Art Room 莫說小孩,連我見到都興奮到想大叫!

十六歲時,我正在跟那班小學生一邊唱「藍精靈」、「一休和尚」、「忍者小靈精」……幾乎每首兒歌都會唱,還一邊做動作,又唱又跳,十跟十 para para dance 一樣……

很傻,但很快樂!

(附注:那年申請我第一本回鄉証,職業上注「導師」。在每次過境內地時,關員總會問一次:「導師是什麼意思?」「教小孩子的。」「那叫老師!」「我不在學校裡教學。」「那也是老師,什麼鬼導師,不明不白的。」十六歲不懂辯白,被無緣無故責不懂中文亂編職稱。)


發表留言

家裡的私塾樂

自從將大多時間撥回家裡的工作間後,手作品越來越多;有時忙著製作,也懶得去登出正式在網上分享。

注:這正式的定義在於小心地鋪陳好展示背景、設好燈光,用專業相機拍特寫,為作品撰述,或編寫創作心得分享或教學步驟。

然而,非正式的,大多作品還是有的分享機會,就是隨意拿個手機拍一張放上 Facebook 在友群中露一手。

這十多年中,因為偶爾在部落格中總會提到一些手作經驗或展示作品,很多博友其實都知道我一向愛這玩意。相反,有些工作上認識的、或遠在唸書時認識的老朋友,則未必知道。

我的 Facebook 把來自不同群組的人,揭露了我的私生活;最初這些朋友會很驚訝:「哇!妳會做那麼多的東西,想不到呢!我還一直以為妳只是個品牌追求者。」

自從我回答:「那是說,你認識我的還遠不足夠多!」驟聽這話真是囂張,不過卻是激發很多老朋友去探究我這些年一直在做什麼;有些前同事會發現十多年來的疑問得到了答案;這個人為什麼可以在那麼大的壓力下都死不掉。

家裡的工作室是我最大的避難所、靜思涯、療養院……

每逢我遇上難題,我都躲起來,狂做一點作品,哪管是縫一件娃娃衣裙、繡一朵玫瑰、串一條項鍊……只要我專心一意在手頭上的製作,我才可以從難關裡避開一下,透一口新鮮空氣。這裡沒有人跟我瞎纏,沒有我處理不到的,更沒有人反對我將它變成怎樣。

就是這樣,無心插柳,我成為了朋友眼中的手作達人,最喜歡研究,把東西拆開重組,把一堆瑣瑣碎碎無無謂謂的,組成新的生命。

以前很多作品自己用不上;時尚的小東西不合我工作中所需要營造的形象——卻成為我不斷練習的好試靶。直至,越來越多的讚賞;直至,我已經好自豪地把自己手作穿在身上上街出去,直至,在送給朋友時,得到朋友的朋友即時實金訂造;有什麼比這樣的成果,更加令自己得到確實的肯定?

好友看了我的飾物,說不想參加我辦的教學班,直接要求在我家裡私學;老朋友看了女兒穿在身的裙子,也說要來學縫紉。

一個從來沒有上過一節家政課的——老師!

現在就在家裡大廳辦起週末私塾;這個手工藝私人教室。而且,這教室總是有最好的紅茶、新鮮的小蛋糕小茶點。

因為,這教室,我才多了機會跟好友們相聚!

一件事的得益,往往在很多年不斷默默耕耘後,可能是無心,只要是盡最大努力把它做到最好;它總就能帶來意想不到的附帶收穫;而這些收穫,可能就是從來無法預想的。


10645282_10152388127791896_3647310021850803503_n

送給自己一個低沉時的勉勵——做好今天,明天總有最好的回報在等著!

中學時跟上面這天當學員的同學在家裡玩耍時,不是就戲說過將來我要當一個好老師嗎?現在有學生來求學啊;老師——這名詞,呦!現在先讓自己暗暗裡,驕傲一下嘛!


發表留言

新行居的有緣家

因為一個深圳項目,我需要在深圳駐守一段長時間。

深圳跟香港,說遠不遠,說近不近;每天上下班,各需兩小時車程;除時間消耗外,精力更不是每日能穿著高跟鞋穿畢挺行政套裝的我所能抵耗的。

縱使捨不得甜蜜溫暖的家,但更為有機會在新環境下全力學習及適應;最後決定在深圳覓一個臨時但安全的小窩,方便我的思想及衣裝的安頓。

說要北上學習這大時代的祖國文化已有好幾年,只是一直無緣把時間及身段遷移;縱努力交國內新一代朋友,但一日不親自在彼市生活,一日難真正學會融合。友人得公公留下深圳小房子,開始跟新退休的丈夫過自由過境兩岸交替的生活,羨慕她轉入優哉悠哉的,也萌起我把在港的盲忙的生活開始調慢,為將來跟大塊退休後,找一個適合的、退而不休的定位處著想。

女兒長大了,下年就要完成中學課程,成年了,有她自己要走的人生路。 這個新轉變,事前沒有刻意去細致策劃,反而緣來了,反正也不壞,就讓自己嘗試看看。

在深圳找房子不容易,要靠近往來口岸及工作點,一般都是空間太大了,而且房租一點都不平宜。 那種方便各省同胞到深圳工作所租用的個人公寓,空間的狹小實在叫我受不了。 於是,我就被卡在這中間的水平中。 地方太舊太臭,不能住。 地區不安全不能住,地方太大,不想太大花費,更不想耗心神打理,也不想住。 地點太遠的,不想浪費時間,太寂寞也不想住……找了個多月,都不想作出決定。

在工作點的大廈群相隔一條馬路的住宅區,見地產貼出來的小單位合價,可是,經紀的約去如黃鶴;助手提議我上網自行找合租的、小公寓的或另找經紀行代理的。

原來,深圳不比香港,地產經紀行,就算同一商號,各分行分區互不會通消息,懶懶閒,有見張貼你就要主動問,就算你找上個比較醒目的對口經紀,他也只會把手頭上給你硬銷一遍,你別妄想他像香港的,會根據你的要求,替你翻遍各區,為你找可能合適的單位。而且,那些港人熟悉的地產經紀行,不見得在深圳有像在港般的班霸地位;大家都直接在網上貼招租,租客自行逐一洽談,檢定網上照片真確度,自行議價,逐一約見看房,逐一單位比較……總之,租客如我諸多挑惕的,未見其利先見其累垮。

兩天下來,我索性不能心多,鎖定一個地區;原定如果是分租的,就找一間主臥房連浴,最好有個小陽台。如果是小公寓的,就靠近有朋友往的小區好了。

當中一位房東本身,正出租一個單位裡的三個房間,目標只租白領斯文不吸煙的女性。見到我超合乎她所求,卻聽得我說到需要有煮食設備,因為我有味精敏感;這也是我唯一最擔心自己在深圳生活不周的事情;房東主動說:「那妳不要租妳原先看上的那個房間啦,就租我家樓下的吧。你先上來我家裡坐坐吧!」聽得我一頭霧水。

原來,房東父親早年看上這小區,一口氣在這屋苑樓上連樓下兩層買了這兩單位,打算子女在深圳生活時使用。弟出國還沒回國,這位大姐早年也遠赴巴黎唸的時裝設計,畢業後下嫁了法國籍丈夫一直相夫教子,近年丈夫為服務的品牌到中國發展而回國;兩個女兒長得聰穎可愛,房東每日為兩女兒安排膳食及午休,同學家長們見狀,就請她順便安排;於是她順勢將樓下的單位改裝而成一個兒童休息間及興趣教學室。 一位遠房阿姨也有個同齡女兒,也想留居深圳讓女兒得較優越的國際教學,房東就讓阿姨為這教育中心當總管。而裡面有個房間,本來是後備遠方朋友來訪用,這時提議讓我租下來,就方便她樓上樓下好照應我。

她十多年來在法國生活,學得一手烹調好手藝,正打算在深圳找個好地方試辦法國私房菜。想我多在菜式設計、品牌推廣……等等多跟她交流給她意見。 她先生另有品牌設計的業務,在這方面跟我也好投契;彼此可以交流的話題更多。

決定租那房間,不因為它設備或空間,它其實只恰夠用,設備也不算得很完善;不過,房東和總管阿姨人都熱情熱心真誠。

尤其是房東,比我小足足小一個生肖年,但卻把我當成她姐妹,每隔天就來個電話問我有沒吃飯,又或如沒午膳約,倒不如回去跟她一起吃。她喜歡造菜,喜歡有人懂得欣賞,陪她一起吃。

這友緣難得,決定先跟這家人交友;不過,讓我尤其有所期望的,倒是那三個小女孩。

問房東:「我房間那幾面牆;如果我在上面繪牆畫,妳介意嗎?」

「歡迎之至!」

「那,如果我邀請三位小女孩跟我一起畫呢?」

「呵!求之不得啊!」她連忙拿出小女兒的畫讓我看:「小女兒最愛亂畫一通。」

其實爸爸是設計師,媽媽也唸時裝設計,我深信她的兩個女兒也自有遺傳。況且,我也亂畫就是。

「妳會考慮把妳的DIY手藝在我們教室設班嗎?」她反倒問我。

「稍後時間安排到,倒可以考慮的。」我沒教手工藝好多年了:「但或許我們一班氣球師會有興趣辦班授課。」

「哇,那實在太好的啊!」

好好好!什麼都好,得先讓我好好安頓吧!

我對人比較慢熱。還有,我此來,目標本來是緩一下我的工作量,多休息,多養生,多交友的啊!

讓緣隨我,也讓我隨緣就好。

k2547813


發表留言

媽媽是好友

每個家長都想成為子女的朋友,但說是容易做是難。我聽過好多家長跟我說:「看見妳和藍藍一起的甜蜜,好羨慕。」

從前我仍然好努力去培養這個「習慣」,也不想太公然在博裡自稱我很懂做女兒的朋友;但隨著她真的長大了,對「媽媽是好友」甚至「藍藍媽媽也是我朋友」的形成與來自各方坦言;藍藍媽媽是藍藍知心友這個名字,我可以勇敢地去對其他人說了。

這分水嶺其實在於,作為家長心裡期望,還是孩子在日常交際中自信的表達。

小學時,藍藍說:「老師老是問我偶像是誰?我想說媽媽,但被取笑,老師叫我再想一個,我只好隨口答容祖兒吧。」媽媽輸了給樂壇天后。我聳聳肩,就跟她說了一番打從我第一次跟容祖兒見面對她的感覺到她在樂壇的勤奮目標不變全速前進的勇氣。

如果看官也是父母,就會明白,心底不是不酸溜溜的。

中學,藍藍又說:「同學都覺得我嘴邊常掛著『媽媽說過…』很作狀,為什麼整天要把媽媽當擋箭牌,但我真的覺得媽媽說的有道理,為什麼硬要因為我說媽媽話就不選用那方法而去挑個無理由又錯誤的方案啊。」

我嘴巴裡答:「那既然是妳消化過的道理,下次就不必再當面加上媽媽話,那是妳決定了。妳覺得是最行得通的就耐心點解釋給其他同學聽;他們不採用,那也沒辦法,須知每個小社區自有少數服從多數制度,而且年輕人也需要由錯誤裡成長。錯了一次下次妳再提出時就有理據。」

「才不啦,他們都只羊群心態;誰個漂亮多人追求,誰個欺欺霸霸裝模作樣,大家都不是討論分析,只一心怕被孤立而一窩蜂地贊同。明明上次大家因為決定出錯吃苦果,下一趟又重複著錯誤;哪,他們要錯多少趟才懂選好方案呀?!」我無言。

家長,即使閣下在外頭強如猛將,率萬軍;對著孩子,閣下也都只能用一雙耳朵–如果你還想有下一段收聽機會。

近年,有一個最大的變化;而我開始有種「修成正果」的安慰。

自從家裡多了弟弟的小女兒,藍藍婆婆總將藍藍叫錯她小女兒的名字;即是她腦裡的直射反應是藍藍根本不是她外孫是她孻女兒。連帶我也總出錯,時時對著藍藍說:「妳媽媽…」是想指她外婆我自己媽媽。不過最妙是,藍藍也很慣地總接上,換言之,她心中的「媽媽」這角色已經由外婆完全換上。

她把我給她隔空的whatsapp對話給新認識的、覺得談得投契的新交朋友看。對方說:「哈!妳媽好搞笑。」她答:「是啊,她是很搞笑的。」又如我倆認識的網友有日在facebook笑我說:「妳真萌!」(某程度由日動漫演變而來的詞,原形容那些很能引發少男性衝動愛念的一種可愛感,後來被誤而廣泛用為可愛解。)。藍藍隔空嚷:「別『萌』我媽媽!」大夥笑得翻了。

現在,她仍然會跟我十指緊扣;會約會我,問我週六日會去哪,好不好相伴去看點什麼的;也會跟我一起去為一個英式下午茶而兩眼亮亮一股作氣去嘆一頓;會商議我工作上難題,討論我見過的哪位……

當她知道誰一位大哥哥大姐姐尊稱我為「老師」、「師傅」時,她會搶著說:「我先入門拜師,我才是大師姐!」然後,大哥哥大姐姐們又很樂意喊她一句:「大師姐。」

我卻送她:「學無前後,達者為先。要保住大師姐之位,功夫就不能落於人前。請加油!」

【分享】
關係是一個很穩定、持久、雙方堅定的互信之成立。收成除出播種、水利、陽光、土壤、每日巡視檢查……缺一不可;家長與孩子都別奢望有空隨便做一下,幾年後自有收成;這是不可能的。

上氣球班去初中班促成

發表留言

上氣球班去初中班促成

好友 Jeff Wong 是創藝工房的氣球創藝師;早前為我新辦公室啟用,送來一座氣球龍的裝飾,令很多朋友都專程為一睹龍的風采,爭相跟它合照。

Jeff 卻整天催促我好快快去學學扭氣球,他覺得我在手工藝上的才華,理應可以多引在氣球的創作上;我對配色及一些藝術性上的觸角,應該也可以幫幫他啟發更多更好的設計。

而且近期因為一些客戶的活動,我們公關公司也開始跟創藝工房合作,那麼,我對氣球的認知也變得更大需要。

趁這日,Jeff 又開班授徒,我也帶上藍藍去當旁聽生。

上課前一些時間,Jeff 先考考我還是否記得很早很早年我自己為替藍藍生日會多添氣氛而動手做的小狗、小兔之類氣球。

多年前啊!現在面前長得比我還高的藍藍一動手都做到八瓣小花,只是小花的編整大小還不達標;而我卻來來去去只能做到達標的六瓣,看來女兒好可能比我學得快而進班耶。

上完課,趕過去匯合在等我們晚飯的大塊。 的士司機先生問:「在哪裡買這些氣球?貴不貴?」 我們說是上課學著做的。他又問:「上這個課貴不貴?」

「大概由$300-$500一課不等,視乎導師的。」 司機吐吐舌:「這些還是留給年輕人,我們手腳不靈光了。」

這刻,我在想,其實,在一些老人教學班,讓老人家學點最簡單的圈花、小狗,他們也夠高興呢;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