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導遊初一沒到手的紅包

由於大家沒想過我竟然還忽然會跟遊行團去首爾遊,都紛紛問我感受。

而也由於我是那種不聽話的團友,大塊暗底也總是安撫著我當一個乖乖別吵別撒野的低調團友;當然,我是個高貴優雅的女人,撒野這些動靜,只會向老公耍。導遊未到身份,我才不會亂來。

全程我連自己近年幾次到首爾自遊行的隻字不提,卻因為偶爾在車遊時途經最早年跟大塊先生膽粗粗在首爾自遊行到過的地方,而兩人悄悄話當年——

被編坐在整團人最前座,偏偏導遊先生時時自言自語沒有得到後座團友回應,於是對於我們一家三口的私對話特別注意。當然,他之所以沒有得到後座大部份團友的和應,也總有原因的…

例如他犯上最敏感最讓港人暗討厭的說話:「都不明你們香港人心態,為什麼一定要堅持說自己是香港人,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這句話一出,他是入藉韓國多少年,廣東話說得有多靈光,也都暴露了自尋原藉。又例如當大家提到韓國美女全智賢究竟是不是全自然,這種笑話說來根本毫無傷害全美人之意,只是針對韓國人對於整容的普及程度,可是導遊立即擺出一副「不要侮辱我們的國際大影后」姿態,接下去說的就是「我們也不會說成龍什麼什麼,鼻大就是假的。」他也許沒搞明白,香港人的在這種評論談笑只一笑間,從來沒覺得很損那位巨星,又或許這麼說,香港人大概在見到成龍時也當面跟他說:「你鼻那麼大啊!」因為在港人眼中,就是老朋友一樣。再下去,另一段他自以為搞笑的也踩中了屎,當他問大家迷不迷韓劇,大家沒反應,有的就說不多看,回答明顯沒對上他預期,他尤自不甘,繼續以預設的演稿大說哪齣哪齣馳名中外是哪位韓星哪位韓星的作品,在過哪裡拍吸引很多人。

其實幾天下來早起晚睡,幾天假期,平常忙碌過活的港人都只希望在車好好偷睡,導遊先生棟篤笑上身,堅定認為自己的練習多時的話題一定「好殺得」(大受歡迎);大家沒好氣回應他,確實也不好運,團裡的太太們不是要帶孫就是工作女人,沒幾個追得上他提到的那些韓劇和韓星。我跟他打圓場說:「香港的棟篤笑表演家黃子華就說過:『韓劇總是有瘤(粵音與樓同)有車。』想不到我這句一出,引來後座大家大笑,原來大家對黃子華認識比韓星多。」這本來是打算助導遊打破悶局,誰知他卻答:「哎也,這個黃子華說好Out (過時),都好多年前的事,這個就不要說啦,妳就別老是說舊屎(粵諧音舊時同)啦。」

這一句一出,後面靜下來,變 dead air (死靜了),我自然拉下面調頭,我好心出手你不懂好歹,接不上,亂出答題,反諷我卻又不知自己錯在哪裡…我原以為背後一陣即時停止笑聲的靜止,只是我板了面冰罩了耳,卻原來——

團友也不滿他;由他的態度 (早上總是最遲到大堂集合),到他的說話方式,到他明顯擺出「順我者好,逆我者藐」,而最令大家反感是犯上「自己犯了不該犯的錯誤卻嫌大家勞叨問題」——

黃昏很勉為其難在仁寺洞停一小時,時間一定不足購物,家庭遊未必喜歡太多購物,仁寺洞又以藝術味濃的飾品時尚品為主,未必合大眾胃口,行程趕,原也難怪;導遊叮囑接下面要趕看秀,沒晚餐時間了,這是自由餐,說仁寺洞很多小食大家就當晚餐吃好再去看秀。之後看罷秀,要是回酒店想吃宵夜,酒店樓下有炸雞店。於是大家就真的只吃小食,返回酒店夜深,大家都餓了。這時導遊發現:「啊!不巧呢,那炸雞店今天關店過年。」大家起鬨,怎麼辦,沒吃飽呢。

住的酒店是設在工廠區的一幢新改裝成住宅式酒店,樓下確是有家便利店,但酒店開業太新吧,便利店半開門裡面沒什麼貨品。正當大家追問附近有沒哪裡有吃的小店食肆;導遊顯得不耐煩,說就只有便利店。

向來多事的我忍不住私下提大家,車剛才駛進這個彎之前,正經過一列霓虹燈的地方;依我記憶導遊提到的地鐵站就在那邊方向,又依多年自由行旅遊智慧,地鐵站附近必有食肆。事實上,大塊怎麼可能不吃飽去睡。

大家決定走十來分鐘的「探險」,而不再理睬導遊。

最後,奇景就在酒店向霓虹燈方向直行5分鐘的街角,一家阿珠媽牛肋骨湯店裡——

八成團友都聚在裡面,比幾天以來任何時間更顯得親切友好;大談對導遊的不滿。

這一團,由年廿八出發,正中那天就是大年初一;按道理,家庭遊大家都備了利是,導遊接團時的陌生感已過,年初一後又有幾天共處,那利是紅包是必然給的;可是這團的團友男仕們,都圍起討論沒幾個給導遊開心利是;依我看,這團的男仕都是好爸爸,很客氣,大都彬彬有禮,早上見面互有說早;身邊太太們都很和靄健談。帶這樣的團而不獲好感,這位先生的確該好好檢討一下自己。

大家私論,這位導遊太年輕,太自我,太不懂香港人的心理及傷處;一而用內地旅遊團的手法待之(安排你去買你就該好好的買,我介紹你的手信就好快快給我訂幾盒,我說笑話你要聽要笑要好反應…)對不起,香港人有香港人的一套文化,尤其這種家庭遊,消費的都是當年英式教育下,經歷半生,多多少少早外跑過萬里的老途手。

年輕人,你實在太年輕。

說穿了,這大年初一的紅包哪裡難賺;目標該是各位男仕的太座和孩子嘛!團中只兩個孩子,討好人物當然就是各位太太。年初一逗得眾女仕們歡心,男仕的利是還會小嗎?

 

 

 

 


發表留言

南韓始興市 Siheung Tourist Hotel

今次去首爾,我早構想要其中一天可以自由退團出去玩,不行的話,也在首爾市內挑一晚出去夜浦一下。

於是在出發前追問了旅遊公司取來確實行程,那邊回覆因為是過年,每天要往來景點,交通會有擠塞比較難預算,只能確保所有景點都齊全。

但這滿足不了我,在我一再要求下,他們終於把每晚預訂好的酒店名交來。

一看——頭痛了,每晚這樣跑郊外,我們哪兒都不用去。不過既然無法出外,就得預先去了解下酒店環境、四周設施;起碼大塊先生是否在到酒店前先買些杯麵什麼。

在網上看第一夜入住的酒店在始興市。 Siheung Tourist Hotel,這酒店不好找,原來早前改過名,有些酒店網還在用著舊名字。

看來這是為著次晨出發去華川釣鱒魚所選的,一般酒店網上稱四星,以香港人眼光,就當三星水平好了。

團裡面好多都是家庭,今次奇怪地有好幾家都是三人組合。

所以,記一下今次所選的兩家酒店,因為提供有足夠空間的三人房酒店其實不多。

siheung hotel.jpg

入到房,雖然設計很老派,但還算企理乾淨。有小几、有三張完整三呎的單人床,雪櫃、電視、電腦都備。浴室超大,但出奇乾淨。最特別要算是把洗盥盤卻是放在內室而不是浴室。

酒店也因見我們的團夜到步,特意贈送他們酒店附設的一家炸雞店食品,每房間一家庭盒裝;此舉雖說都是酒店跟炸雞店的推廣,但誠意可嘉。

大堂提供早餐的地方方就是酒店的西餐廳,雖不及五星的豪華,但很平實也齊全,值得一記。


3 則迴響

回想93年漢城自由跨年遊

1993年。

聽說韓國曾被日本統治,很多人都會說日本語。膽粗粗,決定跟大塊在冰天雪地的日子去漢城跨年自由行。當時,去韓國的族行團本來就不多,更不要說像這些年的廉價團、掃貨團。

對於漢城,資料只能來自英文旅遊書籍 Lonely Planet,當年只有大韓航空與國泰有航機飛漢城,大韓航空票價比國泰平宜一點點。知道他們已設地鐵,於是酒店就選住在交通要塞的 City Hall 附近,而棄當時很名燥國際的樂天酒店。

滿滿信心,自以為在日本和其他城市多次自由走動的經驗,韓國就應該不會多難。

卻原來,此想差矣,大大差矣!

一到步,貪靚,穿一身白毛線手織冷帽、冷上衣、冷長裙,小短靴;以少壯要靚可以不要命的習慣,一腳踏出機場已經冷得頭痛、牙關一直打顫 (當年還沒有普及羽絨)。從來沒想過一個地方的機場外就竟然冷得這樣子。當時只能乘機場巴士或計程車去市區,能想像,我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請的士司機看懂英文酒店名 (沒錯,我很大意,沒有把韓文地址和酒店名稱印出來,因為當時電腦要將英文視窗顯示及指示印機印韓文是相當複雜程序)。

酒店職員,既不像今日懂國語、不諳英語,原來在職那代人早已經不會日語 (當時去韓國自由行旅遊的日本人也少,而且當時日本人必定是跟旅行團,也必定入住國際五星級酒店)。好吧,手語加英語,勉勉強強搞懂了我的訂房,入住了,第一件事不是趕出去玩,是洗熱水澡換衣服。

幸好,酒店房和大多地下商店街都已設有暖氣,沒有大衣,也不致要穿從舅母借來的雪褸走上街。但寬大的毛衣裙下面穿著四五件保暖東西,把自己穿成一個球,卻是印象非常深刻。

當年行程沒怎麼記下,但鐘國站是僅幾個具中國字的車站其中一個,並有很多地攤,夜裡很多黑膠唱片擺賣,攤主們不懂外語,但會聽得懂 Lio Da Wa 是劉德華的韓語唱片,這也是其中大塊先生陪我勇闖漢城的原因之一。

梨泰院已經是當時最多外國遊客去買冒牌貨的地方,不過,當年幾乎清一色是LV包包,其次最多人買的是真絲領帶,一些印花真絲女裝外套。我跟大塊這種亞洲面孔的自由行,在當時來說非常罕見,穿著也不像其他香港人旅行團那樣長雪褸包得裹蒸糉那樣;會因為言語不通,被餐廳或小商店的韓國阿珠媽趕出店,也試過在地鐵向詢問處問路被其他路過阿珠媽一手推開。當然也少不了在地鐵裡看不懂韓字而迷路,在地鐵亂遊。

偶爾踫上來自香港的旅行團,也最好迴避一下,因為攤檔老闆見是旅行團立即叫價漲一倍。

%e6%bc%a2%e5%9f%8e1

可是,也因為我跟著學了說:「衿沙咪打。」而讓麵店阿珠媽特別為我們開爐造麵條,也能跟當地穿著傳統服過年的男女們談話拍照。

我們透過當年漢城女子大學辦的旅遊學生大使計劃,請來了位在大學裡唸英文的女學生,接我們去看了國寶級的韓國民族綜合歌舞表演、去了民俗文化村、賭場;然後租了車去最靠近漢城市中心的滑雪場——陽智山滑雪場。

這一篇重記,為兩個原因;近年遊首爾都成為港人熱點,上次攜兩兒時好友去時,好幾次因為所踏足的地方當年就已遊過,自然在話題上免不了比較,當年回港口述分享,但對於當時沒太多人注意這個城市,自然也就沒什麼感覺。近來整理舊照,決定把一些當時拍來,以今日早已難得一見的照片,跟大家分享,比較一下當年的民風。

二來,後來2014年與剛過了的2017年,也恰巧在首爾跨年;心裡不免作很多比較。

下一章,就是為著要將陽智山滑雪場來個24年的對比。

漢城2.jpg


發表留言

首爾華川冰雪節冰魚

「燈登蹬凳…!!」

這個五天旅行,為的就是大塊這個重點節目——釣冰魚!

他跟團裡的大男人們都異口同聲說道:「參加這個旅行團,就是一算,帶著又大又小的,冰天雪地的跑這麼一整日,單是車程就抵算了;其他的懶管他。」

我們這一晚,住到京畿道的 Siheung 始興市,方便清晨出發去華川。入住的酒店不算很華麗,但因為每房都是三張不太小的單人床,配備電腦,就能令旅行團中的大小家庭們滿意。在我眼中,這種酒店在韓國只算三星,但還算乾淨企理,空間夠大,在來去匆匆忙忙的家庭旅行團來詳說就已經很足夠。

*始興市(韓語:시흥시始興市 Siheung si */?)是大韓民國京畿道中部的一個市。

這日,酒店為夜臨的團友們每家送上一大盒炸雞,男人們在大堂裡的便利店買啤酒汽水,每個房間都充滿難得一家輕鬆出遊,隨意吃喝談天,就是心滿意足的時光了。

車出發時,早上7時半,氣溫-2°C。

華川沿路.jpg

前一夜下過雪,沿路鋪著白雪;心情大好。幾次嚴冬來首爾,都是滿街滿地黑雪,這由25年前第一次自助遊到今時今日,還是很讓我納悶的。韓國的雪相對日本的都濕,雨雪的時候居多,尤多夜裡下,早上陽光一照,統統溶得一塌糊塗。加上韓國人很少處理門前路上的積雪,隨由它在車輾出一攤一攤黑雪、溶成冰層,滑不滑倒是個人自理問題。(25年前看著男男女女在路上撲咚滑倒,無人有意欲會伸手去扶,管你是六十大叔還是妙齡少女,滑倒就像丟件垃圾一樣的普遍;當年也因為街上人這樣的態度,令我說過:「我不想再來韓國」的話。)

冰湖倒影.jpg

這幾年,來多了首爾,看著這個城市地方文化和人們生活的變化,那種惡感早已沒了。只是要跟日本在我心中的評價相比,還是差去好大一截。

今次入山看著結了冰的湖,才算是對韓國重新燃起一份興奮感。導遊說他今年帶了好幾團遊客來這個冰雪節玩了,但只我們上一團,冰才真的結好了,之前的都只是白來一趟。

華川冰雪節.jpg

在停車場處等導遊替我們安排入場票,大家在那樹下積出6-8厘米的乾淨新雪找出玩點,那位年屆50多的司機先生也下車來跟團裡小伙子們玩擲雪球;我也弄了個Snoopy小雪人。

我們外人眼中,這冰雪節人不少,導遊卻說這日算不人多,畢竟已經是尾聲,而且準備過年;無論如何理由,對我來說也是高興的。

天氣很好,有點點陽光不致太寒冷,這時戶外氣溫只得-14°C。

%e9%87%a3%e5%86%b0%e9%ad%9a

原來外國人被特別劃分一個小區,方便能說英語的工作人員能提供協助,一般本地遊5000圜,可以釣三條,自行拿到場內餐廳裡排隊烤魚。我們這些旅行團的,也是可以每人釣三尾魚,不過,因時間關係,吃的不會是自己釣上來的,把魚交去烤魚場,卻吃那裡已烤好的。大家只是享受那過程;之不過,團裡有朋友釣了十多條,也有一直嚷著要吃自己釣的。

華川冰雪節裡.jpg

場內其實有很多不同的冰上玩意,有滑冰撐板、有滑雪梯,有家庭的雪橇車…不過,我比較喜歡盪遊,試不同小吃;也另有風味。

還是那個評語,相比起日本的,韓國的民風比較老派,很多有利遊人的方便設施都會理所當然地欠奉,往來的通道會很濕滑,也黑雪滿地,吃喝的款式不夠多元化……

不過,理解這是韓國,不是日本;就是了!


1 則迴響

大航假期華川冰雪節旅行團

對於這家公司,真不知好氣好笑…

大塊先生很喜歡他們的短程大陸旅遊,幾次參加旅團都覺得安排很不錯,參加的團友都很合拍,大家都很友善很容易有說有笑,氣氛不錯;兩三天嘻嘻哈哈說說笑笑渡渡假不錯。

他最欣賞他們的報團方式,網上看好了團,報名,再去便利店付款;負責那個團的領隊就會經由whatsapp 跟團友聯絡,處理旅團出發前的聯絡工作,及大小問題。

這次,他見了大航假期有個首爾華川釣鱒魚的行程,正合他意。我向他提議的台中藝術自由行,給他一句「我要去釣魚,妳有多少機會好心情陪我去釣魚?」就打住。

好吧,出嫁從夫!

同樣的誇年,前兩年一家仨已經自遊行去過首爾,還去牙山探望我表妹與兩個娃娃,對於首爾過年的狀況很清楚。大塊假期有限;明知這些天去不要寄望可以血拼,明知這些天去都只有異常濕冷,明知跟旅行團自由有限,選擇有限,享用的好點都不見得會多好…算了吧,都依他。

如常,在線上表格填好資料,今次因為出國,要小心填好所有名字和個人資料,都得以護照上一切無誤;為了核實無誤,系統每隔兩分鐘就把我扔出去,再得重新填;往往來來做了五次,才完成。在這時,我都幾乎想罵粗口了。

今次數目大,去便利店付款,都把店員嚇倒,說未收過那麼大數目。原來平常只會收國內短程團,那些數百元的小帳單。我們轉選用銀行網上轉帳,然後,次日,大航假期的客服給我回覆。

先來一張欠款單,我立時跳起來:「我才剛知會你們已從網上銀行轉帳付清了,你們不是給我收據卻給我欠款單!」

接著,是一列個人資料叫我核對!我再跳起來,今次更高,因為客服將我辛辛苦苦在他們網上表單填好核實好的個人資料,全換了普通話編音的仿若英文名字,那些跟我們護照上名字完全無相連的編音名!

要知道,出境出機票,所有名字是依據護照上名字無誤。他們系統胡亂替我安名字,我幹麼花那麼些時間在系統上填資料?我沒鬚都被氣得碌眼!在whatsapp跟客服對話,牛頭不答馬嘴,沒辦法,只好專程直踩他們分店。

分店櫃位職員倒很有禮,把我的給的預訂資料一一核對,然後一疊聲抱歉,然後告訴我:「幸好妳決定過來一下,系統上的存檔跟你手上的都大混亂了,系統上報名的都是錯的資料…不要緊,我現在給你全矯正好,確保你出機票沒誤。」天哪!這是說,我之前在網上報名上花的時間,跟在whatsapp上跟那客服對話統統都是白費的!

櫃檯客服抱歉:「我們會同公司反映,但內地同事有時不大了解我們運作,是會出現這些問題。」幾乎可以想像我那刻除出$&#*Q@^#RT,實在不想說話,結果說了三十遍:「你們公司那麼笨死,就別搞什麼網上報名好不好!」

旅行團是完成了,但問我好不好玩?安排可滿意?我只能說:「不要參加這家公司外國旅遊,他們還沒到這個資格。」依我看,根本就是家內地公司在香港掛個名號,把國內那套管理搬過來,一切安排手法都是國內慣性旅遊的模式,大概就是港人天十年前的外遊模式和層次。

旅遊期間,不愉快的都是來自這公司的安排,不過不算什麼大問題,也就隻眼開隻眼閉了,得過且過。

愉快的是幸運同團的團友並無難搞麻煩的,大家都是家庭遊,性情倒相投,幾日間大家也互相幫忙,熱熱鬧鬧的。

20170127_133442_%e5%89%af%e6%9c%ac

 


1 則迴響

給導遊罵與罵導遊

我從來都討厭參加旅行團;對於一個80s已開始自由行於亞洲各城市、甚至歐洲各市…日本更是自由往來的人來說,旅行團除出煩一個字之外,我想不出有什麼好處。

不過,我也不是完全沒有參加過旅行團;除出早年返大陸,怕危險之外;第一次國外的就是帶著妹妹去泰國;也是開始了我對導遊的反感 (下列將不計要我早早到機場排隊,清晨就起床,吃的都是中國菜…這些了)。

在此先利申,我一直在旅遊中買很多。只不過,我最討厭人家限定我遊逛購物的範圍。泰國的旅行,在購物上,當時我剛生產後不久,買嬰兒衣物玩具一大堆,買燕窩蛇丸補品又一大堆,珠寶也買了…導遊應該相當滿意吧!可是,她沒有放過強逼我聽她說話,不讓遊客聽耳機,不讓遊客車上睡覺,見我妹妹兩個女的好欺負,把我們安置在酒店最尾一個很差的房間,亦把我換房的要求拒絕。

接下來,可以不選擇參加旅行團,我是—絕不—參加。可是,大塊先生的短假期通常都好突然,很難預先安排或準備,從前比較難像現在方便說走就走旅行;於是,以他那樣懶於預先計劃的,他還是很享受參加旅行團的方便。為了陪他,我這些年都會因為他才參加,但我有三個「不」!不要預我跟導遊說話!不要讓導遊管我!不要逼我買東西!(大塊要肯定能處理這些,我才勉為其難地陪著;而事實上我之能夠有這三個不,全因大塊先生倒是很會跟導遊交際。而不知怎的,導遊一般都好喜歡團裡有像大塊先生那種大男人在。) 當然,我相信,先決條件還在於,參加的,也要盡量挑較有口碑,也不要太過平宜的團。

一直我不願品評旅遊團,因為我認為我是個不太聽話不易受控的團友;但是還是發生過幾次,被導遊罵,以及我罵導遊事件。前者在前篇文章及上面已提,那我罵導遊,則是在我已經慣常四處跑之後的事情了。

那是一個兩女生遊泰國的,本來好端端是自由行,曼谷也去過好多次,只是多在鬧區裡玩。這次把臂同遊的是我那位台北來港工作,又業餘教導我華語的又又小姐。人在曼谷遊至 China Town 時,忽見地鐵站裡有本地一天半天團,她覺得那個昭柏耶河遊很有趣,裡面說可以坐一下尖艇,兩人也出團,就立即報了,果然兩人即時出團,一個俊俏男導遊相伴,還說笑逗我高興。這半日遊很得又又小姐心,於是又決定報了次日的清晨出發的半天水上市場遊。

BCwithboatguide_副本.jpg

其實早年跟團時亦已去過那清晨的水上市場,我個人而言覺得不算好看。不過又又小姐興趣甚濃,我只好陪客。又不是看日出,卻要人清晨五時爬起床,5:30am集合上車,我為這個咕嚕好一會。這小團共六人,裡面有一對已移民加國多年的港人夫婦,一對奧地利情侶。奧地利情侶情正濃,英語不好,基本上只跟我們說嗨而已,加國的夫婦見我跟又又是用華語交談,也盡力使用華語。

這麼早出發幹麼呢?還不是方便在公路上亂兜嘛;只要沿途風景沒重複,旅遊的人怎麼能知道呢?無緣無故說讓大家停一下上廁所,無緣無故要我們去說送杯冰茶什麼…就停了三個不知名的購物點站。可是,那都是些很落後的種植場,賣的東西很隨便,沒特色;買不下去。

這程還好,因為無論怎麼停,我們都得要在8am到達目的地,因為那市場嘛,10am就要關。那個水上市場很髒,烏蠅四飛,水都是黃黃濁濁的,勉強地說有點特色裝裝樣子表演給外國遊客看的。

watermarket

攝於2003 泰國水上市場

好吧,看完了;說好了這是半天旅行團。

可是回程,我們一直停靠粗布製品廠、副食品攤市、椰子園、木雕製品場……前面的,大家還有點熱情,買一點點,後面的,一整屏床板,櫃門大門…我們怎麼買?看也沒意思。我一再問導遊幾時回到市區,她說午飯前回到去,但公路會塞車,難說得很。我說這樣不斷停靠,那豈不更費時?她說沒關係,避過塞車就好。

終於我在木雕園,忍不住要求不要再停購買站,我在買團時早已經問明白說沒有購物點的才參加,不停不停也被停了這麼多個點,怎麼都夠了吧!然後,導遊還是說要避公路擠塞,這地方回去還要兩小時(那時已經接近十二時,原說好半天是指十二時已回到我們的酒店去),這我火了,別以為車子在來時亂兜路我就會信你鬼話。我吵起來,要求打給他老闆質問,當日我買團時答應過我什麼;這說,一對加國夫婦也緊張起來,他們其實早已不滿,但又不敢發難。

我一直吵導遊,要不叫車送我走,要不打給他老闆,我有話跟他說。在電話裡跟老闆吼:「我早說過我下午約了商務朋友午飯,你說過沒有購物點很準時就能送回去,我才報的團,你現在貨不對辦,我要是商務會議被延誤了,我的損失就一定向你追究,我一定會出律師信告去你們駐港旅遊發展局及泰國領事館,你們一直兜公路讓旅客迷路,你們就方便在裡面催逼購買,別以為我不知道我現在身處哪裡,我已報我曼谷朋友,要是你們不送我回去,他們就開車過來接我…」

我這舉動嚇得膽小的又又小姐好怕,結果老闆只好吩咐導遊把我送上另一輛正準備回市區的旅遊車,就在地鐵總站那裡丟我們下車去。

結果,30分鐘後,我們已經安全地上了地鐵,回到Siam 那邊我們住的酒店去享用自由午餐。

我當然沒有約當地商務朋友,我只是大概能認路,沿途有留意公路標誌、地名;出發前也先略看過地圖,距離…等等罷了。

這此給旅客大話連篇的旅遊公司,比目皆是。

出外旅遊,千萬不能懶!

不過,既然不能懶,現代科技又方便,我更加想不出要參加旅行團來自受委屈去。


1 則迴響

強逼購物的旅遊團

滇導遊強逼購物 辱罵團友

說滇這地方呀,令我想起 94 年,我和大塊因為在超短的決定下,報了個雲南旅行團。這在當時並不算便宜的旅團,而且當年去滇還真算很遠的路程。

我們只想復活節假,逃離本地,原沒有太多滇這地方概念。

幸好,同團有另一幫年青男女,也有兩位叔叔嬸嬸輩份;跟我夫婦倆投契,沿途大家有說有笑分享小吃。

當年這旅行有幾件趣事,也好趁今日提到,記一下:

先是我當年愛上那些少數民族木娃娃,那些只矮矮的Q版娃娃頭,可以是酒店裡小店賣20元一包四個,也可以同式同款在石林的國家景區店賣200元,而且還附送不睬不理,你問價不買,背後會傳來你聽不懂的叱罵聲。只是,我在這家之前,其實都是逢見也買。

這些娃娃當年送人的送人,壞掉的壞掉丟了;今日省起,只能在網上借人家的圖。 http://www.ipeen.com.tw/comment/198417

這些娃娃當年送人的送人,壞掉的壞掉丟了;今日省起,只能在網上借人家的圖。 http://www.ipeen.com.tw/comment/198417

導遊要你走就走,要你買就買;我在民俗文化村走得太累,到什麼康健研究中心時,我太睏不願上樓去,寧願留在旅遊車裡盹一會,導遊為此大發雷霆,結果因為團裡有很多都跟我交好,勸說由得我吧。看來導遊也有點怕大塊先生,結果只好隨我倆留在車裡;但為這事都爭持了好一會。然後,團友大夥都買了東西下來,有個比我們年少的女生陪她叔叔嬸嬸來,回到車就說:「那些中醫說我血好毒,手腳都現有藍色。我好擔心啊!」然後我攤我的手一看,也遞過去給她看:「我的應該也中毒,我看車裡大家都是中毒啊。」大家也頻頻看手,啊呀,是啊,是怎麼一回事?「我看我們都在民俗文化村把那些藍染衣衫摸過穿過在身,就中所謂的毒啦。信他的就真的好毒!」大家笑作一團。

下一站在石林看過了、玩過了,也在下車沿路所謂旅遊區店買了大包小包滿滿的;車子往前拐個圈,我們發現原來另有一個大笪地當地手藝雲集的地方,我們要求下車去看,導遊不許。我堅持,鬧起了哄,導遊用言語兇我們說:「要是這裡我們不能停車,車子就走不理你們!」他這話不說猶自可,這話挑起了我們一班年輕的更反抗;明明白白很多其他旅遊車都停在一邊,說什麼不能停車?說穿了就是這些沒派利潤給他們吧!於是半車較年輕的都在吵,吵了半響,導遊實在拗不過我們叫停車,才放了我們下車去15分鐘。車內有較大年紀的擔心,細聲勸:「怕不怕導遊上飛機回港前留難我們?把我們丟在中國境內那怎辦?」我記得我們答道:「要是這地方的旅遊是這樣態度,也好叫人以後不要再來,來也是沒意思的!」

導遊要你們買宣威火腿,你買特特級特優級,其實也只不過是一種專賣給傻遊鴨(客)的級別,那些名只是價錢分標。經過幾日相處,我們越益不信任導遊,他一而再再而三每天早上都提我們要盡快訂購火腿,再不截單趕不及送過來讓我們帶走,可是每天早上還是延著訂購死線,當然自有團友買了,也有聽到一些懂貨的叔叔說質量不外如是吧。

我因為受不了天天早上白粥粗饅頭,氣悶,偷偷跑了出酒店外,見對面街市,市場門口就是一檔烤糖麵餅,我買光了伯伯烤好的,回去萬歲全團。然後帶了團友去逛街市,在那裡見上一家賣火腿的。於是大家高高興興的大買特買,因為那裡賣最頂級的火腿,價錢就只相等於導遊賣的第三級的。我們買得令檔主笑不攏嘴,賣完這堆遊客的,索性關門回家慶祝。

香港人多年來去內地旅遊,都是那種被牽著鼻子走;為看山水美,受委屈,貼錢買難受;我這是絕不願的。

90s看滇,山水超美,當地人也多純襆真心,可是利用旅遊點專騙港人外地客的也超多。

想不到,發展到今日,這股臭味還是丟不走,而且,看來越加嚴重。原先我也一直好想再計劃重遊滇這地方,可是,這麼一來,我還是有所保留……

那麼美的景色,近年發展的花圃種植更加追上了原先賣全球的中藥產業;原本是非常吸引人去旅遊的地方,希望不要因為這些新聞或長期存在著的問題而打垮旅遊業。

我知道我是那麼一個不聽話的團友,也是那麼個嬌縱刁蠻的團友,更是最會搞事又偏得民心的團友;為不讓更多導遊操心,我盡量不參加旅行團好了。

當地旅遊業,實該好好檢討一下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