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南韓始興市 Siheung Tourist Hotel

今次去首爾,我早構想要其中一天可以自由退團出去玩,不行的話,也在首爾市內挑一晚出去夜浦一下。

於是在出發前追問了旅遊公司取來確實行程,那邊回覆因為是過年,每天要往來景點,交通會有擠塞比較難預算,只能確保所有景點都齊全。

但這滿足不了我,在我一再要求下,他們終於把每晚預訂好的酒店名交來。

一看——頭痛了,每晚這樣跑郊外,我們哪兒都不用去。不過既然無法出外,就得預先去了解下酒店環境、四周設施;起碼大塊先生是否在到酒店前先買些杯麵什麼。

在網上看第一夜入住的酒店在始興市。 Siheung Tourist Hotel,這酒店不好找,原來早前改過名,有些酒店網還在用著舊名字。

看來這是為著次晨出發去華川釣鱒魚所選的,一般酒店網上稱四星,以香港人眼光,就當三星水平好了。

團裡面好多都是家庭,今次奇怪地有好幾家都是三人組合。

所以,記一下今次所選的兩家酒店,因為提供有足夠空間的三人房酒店其實不多。

siheung hotel.jpg

入到房,雖然設計很老派,但還算企理乾淨。有小几、有三張完整三呎的單人床,雪櫃、電視、電腦都備。浴室超大,但出奇乾淨。最特別要算是把洗盥盤卻是放在內室而不是浴室。

酒店也因見我們的團夜到步,特意贈送他們酒店附設的一家炸雞店食品,每房間一家庭盒裝;此舉雖說都是酒店跟炸雞店的推廣,但誠意可嘉。

大堂提供早餐的地方方就是酒店的西餐廳,雖不及五星的豪華,但很平實也齊全,值得一記。


發表留言

那一年在漢城的情人節

現在是2017年的2月14日情人節,零晨。

正在回顧24年前在漢城的跨年自由行旅遊軼事——

自然想起那其中一天,正正也是情人節。

忘了那一天我們去過哪裡,只記得天氣太冷,冷得很難受;從南山塔下來,在明洞街上走不了多遠,就鑽入地下街 (實在冷得無法在地面上走動)。

而且,最令我無比訝然又害怕的是,眼看街上的男男女女,走著走著撲通就直摔下去,是腳下滑倒……因為漢城的街上地面全都是結了厚冰;我是幾夜裡看著入夜就開始下雨,早上陰天厚雲下會透一絲陽光,韓國人不會像日本人那樣,各自把門前雪都推到路旁,於是滿地雪融成冰。

每隔上無幾,就有人在眼前接連滑倒,最奇怪的是從來不見有路人會伸手幫忙摔倒的人爬起來,女的滑跌下去,也沒有男仕會伸出手拉一把;人們也好像見怪不怪,很自然地噗一聲重重的摔,呀呀幾聲,自行爬起拍拍身上衣服,又前行…

我有滑倒,於是大塊把我拉得緊緊的,我也走得非常非常小心,可能穿的是高跟鞋,滑的程度反而不及身邊的大塊,他直摔了好幾趟;於是他也緊張起來,怕的是他滑倒就連帶把我拉下去,讓我受傷。可是,這樣走特別累,我覺得我所有神經都繃得太緊,什麼興致都給打掉了。

聽說明洞夜裡最熱鬧,大塊說這日是情人節,我們在那裡吃晚飯走走夜市。但我已經累得頭痛,我說快快回酒店去,我想浸熱水浴;在回到酒店前,我已經在怨說這地方太冷好難受,我想早一點回家去;這是我第一次在外遊期間,萌提前回港去。而且,也是第一次,在那個城市中旅遊期中說以後都不想再到那個城市去的話。

大塊把我安頓好在酒店,吩咐我慢慢浸浴暖好身,打電話去航空公司看是否可以改回程機票,他要出去再看看附近唱片店有沒要找的黑膠碟。

洗好浴在暖氣房間裡舒舒服服地看書,忽然有敲門聲,正奇怪,大塊不是明明有房匙的嗎?我在防盜眼看出去,奇怪!沒人?!

只好緊張兮兮地小心打開門看看,地上竟然放著一束小玫瑰……然後大塊由旁邊跳出來。我抱著小玫瑰,他把我抱起…

原來他剛才見到明洞有賣花的,他偷偷回去買。雖然當年韓國並不很流行送花,寒冷的國度,只賣小束小束的珍珠玫瑰,相信也是大塊送的情人花束中,最小型一束。

不過,這也是他最是主動花心思,給我策劃一次讓我完全意外的浪漫驚喜。

這天情人節,我終於把整個情節都再記起來了!!

也許,今後不該再投訴他從來不會浪漫!

就只不知這老夫何年何日會忽然也同樣省起,給他老妻策劃另一次讓她完全意外的浪漫驚喜罷了。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祝各老夫老妻都記起以往甜蜜時光,有情到老!

img0967_副本.jpg

 

 

 

 


發表留言

首爾華川冰雪節冰魚

「燈登蹬凳…!!」

這個五天旅行,為的就是大塊這個重點節目——釣冰魚!

他跟團裡的大男人們都異口同聲說道:「參加這個旅行團,就是一算,帶著又大又小的,冰天雪地的跑這麼一整日,單是車程就抵算了;其他的懶管他。」

我們這一晚,住到京畿道的 Siheung 始興市,方便清晨出發去華川。入住的酒店不算很華麗,但因為每房都是三張不太小的單人床,配備電腦,就能令旅行團中的大小家庭們滿意。在我眼中,這種酒店在韓國只算三星,但還算乾淨企理,空間夠大,在來去匆匆忙忙的家庭旅行團來詳說就已經很足夠。

*始興市(韓語:시흥시始興市 Siheung si */?)是大韓民國京畿道中部的一個市。

這日,酒店為夜臨的團友們每家送上一大盒炸雞,男人們在大堂裡的便利店買啤酒汽水,每個房間都充滿難得一家輕鬆出遊,隨意吃喝談天,就是心滿意足的時光了。

車出發時,早上7時半,氣溫-2°C。

華川沿路.jpg

前一夜下過雪,沿路鋪著白雪;心情大好。幾次嚴冬來首爾,都是滿街滿地黑雪,這由25年前第一次自助遊到今時今日,還是很讓我納悶的。韓國的雪相對日本的都濕,雨雪的時候居多,尤多夜裡下,早上陽光一照,統統溶得一塌糊塗。加上韓國人很少處理門前路上的積雪,隨由它在車輾出一攤一攤黑雪、溶成冰層,滑不滑倒是個人自理問題。(25年前看著男男女女在路上撲咚滑倒,無人有意欲會伸手去扶,管你是六十大叔還是妙齡少女,滑倒就像丟件垃圾一樣的普遍;當年也因為街上人這樣的態度,令我說過:「我不想再來韓國」的話。)

冰湖倒影.jpg

這幾年,來多了首爾,看著這個城市地方文化和人們生活的變化,那種惡感早已沒了。只是要跟日本在我心中的評價相比,還是差去好大一截。

今次入山看著結了冰的湖,才算是對韓國重新燃起一份興奮感。導遊說他今年帶了好幾團遊客來這個冰雪節玩了,但只我們上一團,冰才真的結好了,之前的都只是白來一趟。

華川冰雪節.jpg

在停車場處等導遊替我們安排入場票,大家在那樹下積出6-8厘米的乾淨新雪找出玩點,那位年屆50多的司機先生也下車來跟團裡小伙子們玩擲雪球;我也弄了個Snoopy小雪人。

我們外人眼中,這冰雪節人不少,導遊卻說這日算不人多,畢竟已經是尾聲,而且準備過年;無論如何理由,對我來說也是高興的。

天氣很好,有點點陽光不致太寒冷,這時戶外氣溫只得-14°C。

%e9%87%a3%e5%86%b0%e9%ad%9a

原來外國人被特別劃分一個小區,方便能說英語的工作人員能提供協助,一般本地遊5000圜,可以釣三條,自行拿到場內餐廳裡排隊烤魚。我們這些旅行團的,也是可以每人釣三尾魚,不過,因時間關係,吃的不會是自己釣上來的,把魚交去烤魚場,卻吃那裡已烤好的。大家只是享受那過程;之不過,團裡有朋友釣了十多條,也有一直嚷著要吃自己釣的。

華川冰雪節裡.jpg

場內其實有很多不同的冰上玩意,有滑冰撐板、有滑雪梯,有家庭的雪橇車…不過,我比較喜歡盪遊,試不同小吃;也另有風味。

還是那個評語,相比起日本的,韓國的民風比較老派,很多有利遊人的方便設施都會理所當然地欠奉,往來的通道會很濕滑,也黑雪滿地,吃喝的款式不夠多元化……

不過,理解這是韓國,不是日本;就是了!


1 則迴響

大航假期華川冰雪節旅行團

對於這家公司,真不知好氣好笑…

大塊先生很喜歡他們的短程大陸旅遊,幾次參加旅團都覺得安排很不錯,參加的團友都很合拍,大家都很友善很容易有說有笑,氣氛不錯;兩三天嘻嘻哈哈說說笑笑渡渡假不錯。

他最欣賞他們的報團方式,網上看好了團,報名,再去便利店付款;負責那個團的領隊就會經由whatsapp 跟團友聯絡,處理旅團出發前的聯絡工作,及大小問題。

這次,他見了大航假期有個首爾華川釣鱒魚的行程,正合他意。我向他提議的台中藝術自由行,給他一句「我要去釣魚,妳有多少機會好心情陪我去釣魚?」就打住。

好吧,出嫁從夫!

同樣的誇年,前兩年一家仨已經自遊行去過首爾,還去牙山探望我表妹與兩個娃娃,對於首爾過年的狀況很清楚。大塊假期有限;明知這些天去不要寄望可以血拼,明知這些天去都只有異常濕冷,明知跟旅行團自由有限,選擇有限,享用的好點都不見得會多好…算了吧,都依他。

如常,在線上表格填好資料,今次因為出國,要小心填好所有名字和個人資料,都得以護照上一切無誤;為了核實無誤,系統每隔兩分鐘就把我扔出去,再得重新填;往往來來做了五次,才完成。在這時,我都幾乎想罵粗口了。

今次數目大,去便利店付款,都把店員嚇倒,說未收過那麼大數目。原來平常只會收國內短程團,那些數百元的小帳單。我們轉選用銀行網上轉帳,然後,次日,大航假期的客服給我回覆。

先來一張欠款單,我立時跳起來:「我才剛知會你們已從網上銀行轉帳付清了,你們不是給我收據卻給我欠款單!」

接著,是一列個人資料叫我核對!我再跳起來,今次更高,因為客服將我辛辛苦苦在他們網上表單填好核實好的個人資料,全換了普通話編音的仿若英文名字,那些跟我們護照上名字完全無相連的編音名!

要知道,出境出機票,所有名字是依據護照上名字無誤。他們系統胡亂替我安名字,我幹麼花那麼些時間在系統上填資料?我沒鬚都被氣得碌眼!在whatsapp跟客服對話,牛頭不答馬嘴,沒辦法,只好專程直踩他們分店。

分店櫃位職員倒很有禮,把我的給的預訂資料一一核對,然後一疊聲抱歉,然後告訴我:「幸好妳決定過來一下,系統上的存檔跟你手上的都大混亂了,系統上報名的都是錯的資料…不要緊,我現在給你全矯正好,確保你出機票沒誤。」天哪!這是說,我之前在網上報名上花的時間,跟在whatsapp上跟那客服對話統統都是白費的!

櫃檯客服抱歉:「我們會同公司反映,但內地同事有時不大了解我們運作,是會出現這些問題。」幾乎可以想像我那刻除出$&#*Q@^#RT,實在不想說話,結果說了三十遍:「你們公司那麼笨死,就別搞什麼網上報名好不好!」

旅行團是完成了,但問我好不好玩?安排可滿意?我只能說:「不要參加這家公司外國旅遊,他們還沒到這個資格。」依我看,根本就是家內地公司在香港掛個名號,把國內那套管理搬過來,一切安排手法都是國內慣性旅遊的模式,大概就是港人天十年前的外遊模式和層次。

旅遊期間,不愉快的都是來自這公司的安排,不過不算什麼大問題,也就隻眼開隻眼閉了,得過且過。

愉快的是幸運同團的團友並無難搞麻煩的,大家都是家庭遊,性情倒相投,幾日間大家也互相幫忙,熱熱鬧鬧的。

20170127_133442_%e5%89%af%e6%9c%ac

 


發表留言

四國:藝術展之豐島美術館

兩母女在2016年深秋的日本四國瀨戶內海的藝術展之旅,其實拍了大量照片。

可是,回來後一直在對話中回味,靈魂甚至像一直留在那裡,懶得回程。

更加懶於整理照片,甚至在大塊先生問道:「怎麼相架中還不見去日本的照片呢?」(他指家裡常開動著的電子相架) ;我才隨意挑一些放進去就算。

這個狀況不陌生,上次 2014年母女倆去英法也同樣。回來一直懶整理,除出在 facebook 那些即時揭載外,大半年後藍藍才省起她相機中的照片還沒套回硬盤去。

看來當一個旅程有太深刻感受時,我們反而沒心整理為文字。

豐島.jpg

在寄這明信片回港給老爸的當時,其實也跟小士多裡的婆婆們對話了一陣子。

這個島上除出美術館裡有投遞服務,民用就只得這個郵件投寄箱,設在小辦館門外牆。

「剛才在美術館只管買明信片沒想起應該寫好寄出,那邊應該有特別的蓋章。」

14724522_10154124479236896_2431292265123749152_n.jpg

「那怎麼辦,總不能又走上那邊山坡再排隊入美術館吧。」

「在這裡寫一下,寄出,都還是豐島郵政蓋章吧。」就在人家店前長凳,在名信片草寫幾個字,反正都是家書——習慣去各處旅行都給我老爸寄張當地明信片,讓他開心。

「沒郵票,怎麼寄?」入去問辦館啊。裡面是三個老婆婆在閒聊。我用已經變得超蹩的日文斷字組句問,婆婆們是明白的,問我:「是哪國家的人?」

「香港,現在屬於中國地方了。」

「我知道,我去過。」其中一個婆婆朝我身上下打量:「你們還愛用日本貨?」她指著我身上掛的相機。

「是,還是有很多很多香港人愛來日本玩,對日本的東西很愛。」這非擦鞋,說的也是事實;不過這說來,讓婆婆很樂。

「妳那雙鞋子好漂亮,也是日本買的?」

「不是,是韓國人設計,在中國生產的。」

幾個婆婆啊啊連聲,用快得我再聽不太懂的日文在對話;大概就是慨嘆韓國跟中國都趕上來,日本再不及從前條件,四國裡都都是鄉村地方,都沒怎麼追上,人家已經一日千里……那些話。我當然再插不上嘴,而且這類話題說來甚長篇,足夠寫世界生產競爭導致國家收益及民生質素上昇之類的論文一百篇。

豐島美術館——一個很讓人重複回思的藝術館,但苦無一張明信片能夠表達出那內裡的韻味。那些小水點,怎麼拍,照片中看出來都是很無聊的水珠,這時想,要是能把老爸帶來這裡看,多好。(注:美術館不許攝錄,要完全安靜在裡面進行感觀欣賞或靈修。)

「公公會在裡面釣魚,我肯定!」老爸在這環境裡一坐下應該就盹著了,來到這美術館可是又車又船,攀山涉水的!

嗯,大概神悟,也是一種禪,哈哈。


發表留言

四川行:樂山樂水的半天

網上提議,這樂山玩半天就夠。

我會比較懇誠的說,首先如果自駕,或是跟團而來,半天是可以的。但如果是像我搭乘公交,高鐵嘛,半天只掠看,不是不可以,但你得先要肯定沒太多遊人在排隊吧!

這樂山,是國內旅遊點,單是看高鐵開售已經商務及一等統統已訂滿(之後我企圖在峨嵋午前訂次早回程成都的高鐵車票,也只能訂到下午黃昏前一班最後一個位。)去過內地自由行的港人應該都好清楚,內地駕車遊的多得不得了;我這檔期聽說已經是學校暑期尾聲,但樂山依然遊人不少。

於是,排隊的時間就跟遊玩時間幾乎對等,換言之,你別妄想玩上半日,下半天還可以上哪兒去。

由樂山高鐵站出來,門前已設有大型旅遊巴,貼著往樂山大佛的,私營的,司機會很落力招客上車。不過,正當我打算上車時,司機說這不去旅客中心及碼頭,我正猶疑間,見前面兩個外國人向我問司機說什麼時,司機把我們仨都趕下車來。

於是我們仨個外國人,又很自然集同前面不遠處的一對外籍情侶;他們好像比較有備而來,滿有信心地在公車站前等巴士。

我們就是等樂山三路公車線。由高鐵樂山站到第23站樂山大佛,大概需時半小時。而樂山觀光船碼頭則設在嘉定坊站和八仙洞站之間。所以,我決定先從山上向下眺望,再由船上往上看好了。

bus-no3

下車點,正正就是樂山大佛觀景區的入口處。不過要注意幾點:

  1. 這樂山旅遊區至今還不是很完善的設備,不要妄想有儲物櫃可供租用。
  2. 那個景區講解服務站,其實只不過是個更亭;裡面有著幾個女生輪流接洽旅客伴遊沿途解說服務,要普通話外的任何語言都得先行去訊單位預約。
  3. 票務中心就只售入場票,人民幣90元。官方可能認為那張票上的導覽圖就已經夠用,全世界的旅客一看就能明白。(我看不明白,我應該是外星人。)

我最大的顧慮是我不能背著大背包拾級上山,而又不知需要走多久的路。於是我決定去講解服務中心,花了80元,請了個專人為我導賞,而最重要是請他們讓我把大背包存放;裡面只有衣服個人護理品 (絕不能放稍具價值的東西,因為他們真的只丟在角落,亦不保証服務中心裡必定有人當值的)。

可是,這位年輕女導賞員,既嫌我走路慢,又嫌我要自行隨意拍照,也聽不懂她背誦的所有樂山彌勒、佛教、蘇東坡……長長歷史及文化背景(她一直唸一直唸,認為每個人都應該背誦好整個四川樂山才好來,又或國小就應該對彌勒佛的來龍去脈唸得滾瓜爛熟);她一直以強行逼令的口吻我跟著她步伐,哪裡要拍照,哪裡不能拍照 (沒有指示牌說不能拍照),哪裡要望一眼,什麼角度,哪裡要伸哪隻腳先行……於是向來反叛的我也確實沒好的走山氣力,越走越慢。就是山上有一個茶室備有空調,我說進去喝杯茶,她也說不可以!

於是當我終於到了觀看樂山大佛頭部的觀賞區,排隊沿山往下走的位置,她就跟我說要趕著回去接下一班,否則這一程花太長時間,上級會罵的。(注:在報價確定要這導賞服務時並沒有提過全程要限時,我也沒說過只去到這位置,一般導賞是需要陪同客人拾級下走完成整個觀景區範圍的。我看看錶,其實她說的只是:一,她不喜歡跟我走。二,她要趕回去午飯,因為在國內吃飯及飯後午睡大過天。

我納悶,但只好當¥50是儲物用,¥30是她陪我走上去。算了吧!放行;結果她頭也不回就丟我在山上,自己先溜了,連教我如何「下山」也省了。

%e6%a8%82%e5%b1%b11

%e6%a8%82%e5%b1%b12 我是跟隨大眾從大佛的面右看祂,遊客有足夠時間也可沿高棧道繞到大佛的左面看祂;左那邊地處比較高一點,看來觀景區遊人也不及這邊多,凌雲寺應可入鏡在大佛背後。

 

圖片摘自:美景旅遊網

圖片摘自:美景旅遊網

在凌雲寺竹林後有長級,經沫若堂,回到凌雲山門,即剛才售票及入口起步處,這倒也容易的。於是我在山上寺裡隨意遊遊,下去,取回背包。%e6%a8%82%e5%b1%b13

在大街上先找點吃的,不因為餓,卻只因天氣實在太過炎熱,要找處歇息的先小休一下。

在剛才巴士路線上往回走大概15分鐘,就到觀光船的碼頭區(渡口)。

快船收費每人150元,慢船75元;我一人手帶遠焦鏡和手機拍攝,還是坐慢船比較安全。遊船全程約45分鐘,船家會把船停在在樂山大佛前及遠眺臥佛景色,讓遊客有足夠時間慢慢拍照。

%e6%a8%82%e5%b1%b14

樂山5.jpg

遊船後,在這樣炎夏正午;體力幾乎就被耗盡。媽媽來電問我正身在何處,只好把照片送回給她安心;她卻來訊問:「妳要游泳去看那樂山大佛的麼?」原來她見我相片裡頭髮盡濕,誤會我是剛下水。

這幾天,四川的熱……都是我人生第一次體驗,衣服全日背里全濕透,反手就能捏水。

見到有輛的士停在路邊,連忙招手。上車問司機,這直接去峨嵋要多久?多少錢?

司機開價人民幣150元,一個多小時即可。我知道這開價是境外遊客的標價,網上有說過只80-100元之間。但這刻我覺得實在無力重回到樂山車站,買票等車…


1 則迴響

強逼購物的旅遊團

滇導遊強逼購物 辱罵團友

說滇這地方呀,令我想起 94 年,我和大塊因為在超短的決定下,報了個雲南旅行團。這在當時並不算便宜的旅團,而且當年去滇還真算很遠的路程。

我們只想復活節假,逃離本地,原沒有太多滇這地方概念。

幸好,同團有另一幫年青男女,也有兩位叔叔嬸嬸輩份;跟我夫婦倆投契,沿途大家有說有笑分享小吃。

當年這旅行有幾件趣事,也好趁今日提到,記一下:

先是我當年愛上那些少數民族木娃娃,那些只矮矮的Q版娃娃頭,可以是酒店裡小店賣20元一包四個,也可以同式同款在石林的國家景區店賣200元,而且還附送不睬不理,你問價不買,背後會傳來你聽不懂的叱罵聲。只是,我在這家之前,其實都是逢見也買。

這些娃娃當年送人的送人,壞掉的壞掉丟了;今日省起,只能在網上借人家的圖。 http://www.ipeen.com.tw/comment/198417

這些娃娃當年送人的送人,壞掉的壞掉丟了;今日省起,只能在網上借人家的圖。 http://www.ipeen.com.tw/comment/198417

導遊要你走就走,要你買就買;我在民俗文化村走得太累,到什麼康健研究中心時,我太睏不願上樓去,寧願留在旅遊車裡盹一會,導遊為此大發雷霆,結果因為團裡有很多都跟我交好,勸說由得我吧。看來導遊也有點怕大塊先生,結果只好隨我倆留在車裡;但為這事都爭持了好一會。然後,團友大夥都買了東西下來,有個比我們年少的女生陪她叔叔嬸嬸來,回到車就說:「那些中醫說我血好毒,手腳都現有藍色。我好擔心啊!」然後我攤我的手一看,也遞過去給她看:「我的應該也中毒,我看車裡大家都是中毒啊。」大家也頻頻看手,啊呀,是啊,是怎麼一回事?「我看我們都在民俗文化村把那些藍染衣衫摸過穿過在身,就中所謂的毒啦。信他的就真的好毒!」大家笑作一團。

下一站在石林看過了、玩過了,也在下車沿路所謂旅遊區店買了大包小包滿滿的;車子往前拐個圈,我們發現原來另有一個大笪地當地手藝雲集的地方,我們要求下車去看,導遊不許。我堅持,鬧起了哄,導遊用言語兇我們說:「要是這裡我們不能停車,車子就走不理你們!」他這話不說猶自可,這話挑起了我們一班年輕的更反抗;明明白白很多其他旅遊車都停在一邊,說什麼不能停車?說穿了就是這些沒派利潤給他們吧!於是半車較年輕的都在吵,吵了半響,導遊實在拗不過我們叫停車,才放了我們下車去15分鐘。車內有較大年紀的擔心,細聲勸:「怕不怕導遊上飛機回港前留難我們?把我們丟在中國境內那怎辦?」我記得我們答道:「要是這地方的旅遊是這樣態度,也好叫人以後不要再來,來也是沒意思的!」

導遊要你們買宣威火腿,你買特特級特優級,其實也只不過是一種專賣給傻遊鴨(客)的級別,那些名只是價錢分標。經過幾日相處,我們越益不信任導遊,他一而再再而三每天早上都提我們要盡快訂購火腿,再不截單趕不及送過來讓我們帶走,可是每天早上還是延著訂購死線,當然自有團友買了,也有聽到一些懂貨的叔叔說質量不外如是吧。

我因為受不了天天早上白粥粗饅頭,氣悶,偷偷跑了出酒店外,見對面街市,市場門口就是一檔烤糖麵餅,我買光了伯伯烤好的,回去萬歲全團。然後帶了團友去逛街市,在那裡見上一家賣火腿的。於是大家高高興興的大買特買,因為那裡賣最頂級的火腿,價錢就只相等於導遊賣的第三級的。我們買得令檔主笑不攏嘴,賣完這堆遊客的,索性關門回家慶祝。

香港人多年來去內地旅遊,都是那種被牽著鼻子走;為看山水美,受委屈,貼錢買難受;我這是絕不願的。

90s看滇,山水超美,當地人也多純襆真心,可是利用旅遊點專騙港人外地客的也超多。

想不到,發展到今日,這股臭味還是丟不走,而且,看來越加嚴重。原先我也一直好想再計劃重遊滇這地方,可是,這麼一來,我還是有所保留……

那麼美的景色,近年發展的花圃種植更加追上了原先賣全球的中藥產業;原本是非常吸引人去旅遊的地方,希望不要因為這些新聞或長期存在著的問題而打垮旅遊業。

我知道我是那麼一個不聽話的團友,也是那麼個嬌縱刁蠻的團友,更是最會搞事又偏得民心的團友;為不讓更多導遊操心,我盡量不參加旅行團好了。

當地旅遊業,實該好好檢討一下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