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神戶蜜遊」不能不鰻

神戶元町的熱鬧不比心齋橋差;而且本地人還是佔大多數。

元町範圍的食肆固然多不勝數,要吃神戶牛的,大概每百步一家;其次就是最多雞料理。但總算相比關西其他地方,國際色彩較濃的神戶,有著很多不同類型的餐廳食肆,各適其式。

不過我和智子還是比較喜歡 三宮駅前 地下街的食肆,這邊相對本地老派一族的餐廳為主;這幾日走地下街,經過鰻屋都忍不住看一下,因為七月有鰻節;幾乎有供應鰻的餐廳都會主攻推廣。

然後,店前掛著一個海報,饅祭正正就是我生日正日。好友說:「就在妳生日那天陪妳吃吧!」她應該是看我每次路經都探著頭看裡面的饞樣。

吃過鰻屋的都不再想吃鰻魚弁当快餐,看準了這家。

鰻是我當年一開始跟智子工作,初接觸日本菜,最先愛上的一道;不能多吃,要吃最肥美時,造得最細烹的,滿足過,等下一豐收季,不貪多,只求善。

不過藍藍在whatsapp傳來忠告:「可能會因為珠玉在前,要失望的。」珠玉是我們幾個月前在宮島吃的海饅

誰知生日正日,以為自已很聽明,提前五時就過去吃晚飯。結果……

「抱歉啊!今日全部饅都沽清了。」

好失落啊,結果附近隨便找一家,卻中伏了。賣酒的,饅魚做得可能比快餐的還差。

念玆念玆,智子說:「我打電話過去訂座,妳臨別來個秋波。」

這店本不接受訂座的說,不過智子說解釋了我這位遊客那日沒緣吃專程再來,結果她們替我們安排了。不過,到步時店裡還是很滿,也得在門外等了15分鐘。

嘴刁不諱言的我,會說這不能跟宮島的比,但卻比前幾夜的那碗好上百倍。

 

鰻,全部都是鰻;因為日本的饅屋,是單一只提供鰻魚飯,沒有菜單,因為統共就只得尚品、大客、碗上…大小弁当款式可選。

脂香啊,肥美啊!片片都軟綿綿的…

不能不鰻,面前肥膩膩的一片片,怎能手慢;扒下一大碗白米飯;在日本,我永遠都能吃完整碗的白米飯。

最初到日本時不明,直至有日在知子家,她媽媽煮好一大鍋飯,我由玄關跑入去廚房去問:「好香啊,好香啊!」白米飯真的可以好香,令人大感好餓的。從小就少飯,被媽媽責為對飯誓願的小朋友,竟然是人生第一次為著白米飯電興奮,回港後一直跟好友們說這「奇遇」;只是當年能在日本有相同體驗的朋友不多,於是大家都免為其難地唯唯諾諾……直至很多年後,有一位好友去完日本後回來說:「日本的米飯真的特別香!」我那刻樣子是:「不是早說過了嘛!」


丸高 鰻 專門店

神戶市中央區雲井通7-1-1 (即三宮 JR 往地下食街的通道中)

11:00-21:00 不定休


1 則迴響

四國滾動藝術遊:極上海鰻

「極上」這詞很日本吧!

但要我形容這次吃的海鰻,我找不出另外比這更恰到的形容詞。

吃鰻魚不少,藍藍長大後,愛上吃鰻魚,嘴刁,在東京吃每日只提供十份的「國產」關東流蒲燒鰻魚,吃過後念念不忘,直到——

這天,我們在一天前忽然心血來潮,拐個彎轉去廣島宮島,然後,我在途上給這家老鰻屋寫個電郵,看有沒這樣幸運能預訂一桌。

皇天不負有心人,餐廳很快回覆,說為我留了,提醒我別遲到。(我還以為只不過是日本人一向重視守時守約,這個提示只例行溫馨提示)殊不知,我們真箇太幸運,得到店經理特別眷顧,給我母女倆留了唯一的雅致廂座,這受寵若驚。

而更驚訝的事——

宮島海饅.jpg

坐在廂座看到一堆穿著隆重和服正裝的仕女們都得在店外或站著,或借坐花圃邊石墩上…等,等了又等!不單止是等位,有些只為等外賣的。

感恩!

不過,更感恩的是,能吃到那樣教人感動的 穴子;每一片的味道都是神聖的感受。日本人的烹調態度,就是吃的藝術。而這藝術不單是製造的精工及每一步驟的堅持和歷久的堅毅;就是吃的時候從不同感觀,也能感受出裡面的一份終生崇敬的專注,這種生活藝術感應。

然後,望向在外面優雅地等著的太太們,她們就像正向著麥加朝聖的信徒一樣。

不斷的相片急送在港的大塊爸爸,他說:「看到女兒那滿足的臉,就知道這碗饅魚飯太值了。」

有關《河鰻穴子大不同》可參考文章,或讀一下蔡瀾先生的《海鰻》一文。

1505498252

摘錄:德華商行有限公司官網


發表留言

【神戶蜜遊】深宵食堂本格燒鳥五官忙

夜機到步,餓,找到民宿,爬了樓梯,再爬下去找吃…

走不遠了,隨便找處深宵食堂的,有啤酒,最重要!神戶這七月,氣溫不比香港好出多少,背爬滿汗;惟差沒有招牌大燈追著背上照罷了。

週五的快樂時光,最好看的不是面前的烤翅(這個在日本的燒鳥居酒屋,很難會做不好的),是四位原坐在我們身後的少女,笑話聲相當放肆。

神戶向來是日本最多華洋集處的地區,這省份的男男女女,遠在 80s 也相對其他地方的豪邁爽朗。這夜是週末前夕,向來是日本人相約友好出來喝一杯放輕鬆佳時。

不過,最亮眼的是,她們站起來,一列排開站在我們面前的收銀台前;哇噻!每位都身高超過168cm,連同高跟鞋,都175cm以上。連我們這兩位在中環生活多年的儷人都忍不住怔怔的看著,像X光在上下來回透視。

自己也是女人,年青時好歹都漂亮過,不要這樣一副怪叔叔模樣好了,出埠別丟架,露一副「前世未見過靚女」相。

面前的食物雖不比美女秀色,但卻真正可餐!

toriyaki.jpg

兩個人吃的都不少,只是都忘了相機先吃;不過炭火秘製汁燒雞翼,與深夜吃的豆腐依然滑嫩豆香濃的;實在不得不說句——超讚!


發表留言

荔枝豚肉卷

喜歡吃荔枝香煎鵝肝,但這個不能多吃。

也喜歡用豚肉捲著車厘茄來烤……

今日買了鹿兒島豚肉,卻沒買到車厘茄;不過,雪櫃裡正好有幾顆荔枝——

2017-07-01 19.46.01.jpg

2017-07-01 19.55.01.jpg

捲好,用小籤定好。

我是使用 echome 電熱板把它們烤熟,掃上 OK甜酸烤醬,就成。

2017-07-01 20.29.49.jpg

甜甜的,夏日夠清新,大人小孩子口味。

 


發表留言

櫻花、鰻魚與玉子在元朗的共聚

大廚向 J.O.B. 特別推介:櫻花鰻肉玉子燒

J.O.B.——是我跟氣球師 Jeff,與另一伙伴 Oku 的合稱 的合稱。這三個人聚起來開會時:商議、吃和喝總是同步。近年 Oku 有前世小情人急召回家抱抱晚安,不許夜歸。這 J.O.B. 已經好少聚會,而且每次都約在元朗;不過,元朗近年早就變身新界西的美食匯,每次借個題目飯聚,來挑一家餐廳,也不容易的。

今次選了新開張的「豊洲刺身日本料理」;一於去看看有什麼新噱頭。

這個櫻花鰻魚玉子——果然一出,奪個頭彩。

驟聽三樣不關連的,走到一起。可是,我們這個 J.O.B. 不也如是。本來各有自己的專業、自己社交圈;忽然走到一起,也就能拼出另類火花。

用料的豪邁,大家都哇出了聲;鐵板上,鰻魚還在吱吱響,脂香滿滿的,醬汁在鐵板上繼續灌入玉子。男人們說這種大碼食物特別叫滿足;以為一定係粗豪的?不是啦,上面一層帶甜味的桜でんぶ,又剛好把整件事鋪出一層浪漫。

絕對是主打無疑,看了就直流口水,饅肥美,厚甸甸的,玉子也絕不馬虎。兩個女生來吃可能來一盤已經要搖白旗。

大廚來打招呼,問食感如何?向有氣球界大食王之稱號的 Jeff 連聲讚好,我比較擔心這個格價 (才賣$108啊!)會不會要虧本?大廚笑指 Jeff 面前的:「還不及這龍蝦拉麵要虧本,但這沒辦法,大老闆喜歡吃這碗,說是虧也得要同街坊們分享。」望一望這拉麵賣多少,才$98,怪不得他這麼說。

大廚阿喬很年青,對造菜、研新都很有勁兒,坦言說著元朗餐廳眾多,大家質素都好高,要佔得一席位就得要多加新意思,他跟老闆們都著緊食客反應。還提我樓上設有兩個派對房,新界區多大家庭,聚會都喜歡多元化多款式的,他們這些都注意到了。

與面前兩位好伙伴每次飯聚,都會點很多款式的菜;我這單一女人就有幸每款都先嚐;偽食家就是這樣育成啦。當然我另有任務,就是擔任私聚攝記嘛。

吃的好,照拍好,時光就只記著好!

食物樣子花過心思,練習拍照的興味就來了。

難得談得投契,就連大廚也同來,乾一杯吧!

 

 

 

 

 

 

各式刺身才賣的超好價啊!那個白味噌黃金三文魚飯團,裡面滿滿都是三文魚的。還有汁燒一口牛肉飯團,才賣$42,不是太優惠街坊嗎?!


豐洲盛鮮刺身日本料理  元朗昌盛徑元通樓地下4號鋪  2443 6638


1 則迴響

日本神戶:東麵房

很多旅遊博客都寫過東京東麵房,那就由我來寫這家神戶的分店吧。

未去過東京的店,但這家相信相比其他拉麵店已經寬敞多了;入口還闢了個漫畫角和一些孩子的玩具;畢竟這神戶店位處小郊,門前設有很多泊車位,自駕遊的就方便得很。

好友叫的鹽豬骨湯拉麵,香氣很濃但湯油不厚,賣相很討好。這是好友兒子最愛的,是常客;今日他正上學,媽媽給他傳照片示威一下。

我點了餐牌上示明全店激辣的,以我理解日本普遍對辣的預設程度,我是可以處理他們最辣一階,但好友在休病中,怕要是味道過份辛辣也讓她嗅到不適,也取中庸試他們店一試,我選中度辣。然而,侍應還是一再問:「是相當辣的,真的可以吃嗎?」我一再保証沒問題,然後,好友說:「她是遊客不是日本人,她吃辣的。不用擔心。」

東麵房.jpg

其實對比起很多真正能很吃辣的朋友來說,我吃的程度也只不過中度罷了。不過,日本人普遍都不吃辣就是。

結果湯麵上菜,我試口湯,辣度是有點失望,但整體卻是美味的。重點是,這樣的湯底,在香港、在內地,甚至在台灣,很多店裡,我都不能直接喝湯了;因為近年那味精敏感令我越來越煩惱;很多食肆的湯頭都含有很重的味精。但在日本,我希望我還是能暢快地把湯麵的湯底直接舀來喝。

不過,侍應生還是過來細心問:「太辣嗎?還可以嗎?需要多一點冰水嗎?」

這辛麵不泛油層,湯底香濃,麵彈,軟度恰好,怪不得好友一家都喜歡常到。

提一下,這店外頭一片山景,這時冬值,紅葉全退但仍隱隱一片紅枝繞山;可見深秋自是放眼一片艷紅。

「下一個秋,我想過來賞楓。」我跟好友說。

「妳什麼時候來,都一樣歡迎。楓自然好看,妳別忘了上次說過會來看螢火蟲。」

啊,是啊!


 

東麵房卡片.jpg


發表留言

深水埗竹目日本料理

雖然這一餐是餐廳老闆邀請多時,但也得要我這麼巧去到這個區才能有這份緣。老闆事忙,我這日入去時全因時間太趕,打算吃個 Quick Lunch 順道捧個場,原是無打算過去跟這朋友見上面。

我相信,有很多手作人,跟我都有相同的煩惱。

我們這些手作人無錯總常去深水埗,為的都是要在最短時間裡,買得最多的材料。在這條號稱「珠仔街」,一頭迷進這些小珠、布、皮、配料…就不會想走遠去找吃;原因是一抽二袋,前面永遠有更多想找,想入手的更多配料!

平常好吃的店子都集中在北河街;珠仔街就得要走好遠路,在街尾盡頭,才有西九龍中心,是有坐得舒服的餐廳,可是,總得例要跟好人逼著排長隊。

而珠仔街裡面,通通都是男人的茶餐廳。

這間日本菜正正就位在廟旁,地點好,門前一列竹樹佈置,將外面的喧鬧隔開。

一看門前餐牌,美味的魚生飯午飯餐才賣$68,以圖片中的擺碟已經好抵吃。還想不到質素非常高,魚生鮮美沒雪久了的味道。

經理也熱誠,我旁邊剛好坐了一檯四位法國人;原來其中一位也是手作人,趁來港探親家就順便帶另外兩位才第一次遊香港的朋友來見識下這條珠仔街。我聽得見經理閒談間,提到今日新鮮入貨的法國生蠔;除了我們常見的 Perle Blanche,提到有 Gillardeau。

我立即感到興趣,老闆在電話也說難得踫到新鮮運到,堅持要我試試;這個午飯忽然嬌貴起來。

老闆娘更客氣,緊持我要個用她的椰子雪葩清新口腔。而且說:「老闆已埋單了,為什麼不多試幾款,裡面還有黑毛豬呢。」

這是午餐耶,實在已經太飽啦 (那個魚生飯非常足料足量),待我下次同老公再來才試吧;一定會再來嘛。

就是下次到珠仔街,都一定會想念起這個好環境同食品質素啦。
3180

竹目日本料理

深水埗汝洲街200號地舖

28863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