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花樹與咖啡睹物思人

image

一客咖啡,一個檸檬鬆餅。
一束鈴蘭…

一田田的迷你櫻花樹。很多年前曾經在朋友娘家的玄關處見過,很驚奇問:「真的會開花嗎?」「樹苗,遲下會種入前園的花圃裡,希望它長大,每年開花等妳來。」

睹物思人,也是這種。

這年後沒有再跟這日本朋友連絡了,她結婚了,所有時間奉獻給家庭與孩子;最後一次通信,她寫了很多個抱歉,說再沒用英語,開始看不太懂了,要花很多時間去看一封信,所以實在抽不出餘暇回信給我,繼續聯絡,也生活中著實沒什麼好寫。

人生,也許總遇上些太容易放棄友情的朋友。只希望人生越往後走,越少這樣的丟失友情。

2016-02-24 16.52.37

@旺角花墟道62號地下花粉熱鮮花附設的小咖啡座

放鬆,香港人!


發表留言

日本:呷一口櫻花茶

我是櫻狂,對櫻花有著難明狂熱。

喜歡櫻,不止於它的粉紅美;相反,更欣賞一系列由櫻花所產生的香氣產品和其他創意美味。

近年一些甜品師也會應用春季櫻的特有粉色,推廣很多以櫻為主題的甜點。但可能因為港人本身對櫻漬不是太普遍接受,於是櫻的甜品都只偏向取其粉紅色,卻不廣用櫻花本體。

在關西機場找到這款,鹽漬櫻花茶。只賣…¥600,一盒有六包。用來當伴手禮,輕巧又特別。

英文名叫 Sweet Sakura Tea,但因為是鹽漬關係,本身會淡淡的鹹味;視乎吃很甜的甜品還是鹹的小吃,可以配少量砂糖,糖不會掩過那淡鹹,卻多了層次。中國人飲花茶都偏向著重其花味之清香或功用;這茶卻是全新耳目,小試自有一番大和風味繞繞裊裊。

如同賞櫻,味未滿,視覺與感觸能補替。

image

image


1 則迴響

女兒的快樂生辰

已經好些年沒有刻意為女兒生日挑禮物。 同樣地,我生日也從來沒有讓女兒給我買禮物。 不過,當然慶祝活動總是有的,我們都只當是一個去吃一餐精心的、又或買個新趣的創意蛋糕許個願而已;有時精巧點,有時很隨意。

這不是刻意釀成,但卻是一種自然的默契;因為在生日前,總沒想到有什麼特別需要買,又或說平常生活已夠充實,對額外的物質也沒有太大的渴求。

我了解在藍藍的年齡,這看來是怪常的;少女時代,應該總有很多個人渴望和追求吧。 有時我也會問問:「有什麼想要嗎?」她卻答:「想想吧,又不急著的,需要才買吧。」

是,我們都寧願選擇有需要時就買需要的用品,禮物嘛,都是些很額外的奢侈品,可有可無。

我和大塊都成長在七十年代,少年時生日禮物都像是每年必須的期待和激情;有時藍藍這些沒所謂回應,都讓我隱隱有惴惴不安;加上有些友人一而再跟我說:「女兒這應早就那樣豁達無為,太過份早熟,是不正常的?妳別硬蓋她壓力啊。」這些有時都令我滿腹疑慮。

是嗎?她這是過份早熟不正常嗎?思想早熟不是比努力讓身體早熟、卻又時刻在做著幼稚行為的,成長得更正常不必樂家長擔心嗎?

幾個海外好友們跟她相處過都說:「我倒很喜歡她,她有一份內藏的自信,她清楚自己需要什麼,不需要什麼,是很強安全感呢,不為一些無謂的東西,為想佔有而強變成慾望,都是現在年青女生常犯上的啦。她對金錢的不浪費信念比很多成年女生還要強。」

母親,總是對孩子的評論出現偏差,我也有時會反問:「是嗎?可是她洗澡還是會很費水,說了好多次世界好多地方食水短缺,她就是彷若不聞啦。」

「那妳想女兒怎樣?她還總是一個年輕人啦,嘎,她已經很好,很自律,不愛夜遊、不崇品牌、不戀購物、不希罕物質比拼;妳還想恁!」

也是。細觀周圍,這樣品性的孩子在現世代確實不易,我們都笑她是恐龍了。但笑歸笑,那卻是默許與讚賞的笑。

只是,哪個母親會充滿信心完全滿意;就是藍藍有時也說,控訴多嘮唆著,好像才像一個阿娘。

不!我不想當那種阿娘!像之前跟藍藍去看一個舞台劇 「國家級話劇 傳情香港 慈善首演 【四代同堂】」— 裡面的飾演娘親的演員一直在大嚷:「啊!娘心頭的肉耶——!」誇張死了! 那天,我們兩個笑翻了,完場一直模仿著演員,。

但今日,媽媽也只想說句:「藍藍,娘心頭的肉耶!」祝您快樂地迎接踏入成年轉變期。

繼續優化妳本身與天俱來的好品性份子、那些一直被讚賞的正確觀念,但也要朝著將一些不夠好的脾氣、性格、習慣丟棄而努力;因為成長,妳會更加從其他人身上引証我們教育妳的人生格言,什麼應該什麼不應該,什麼是對其他人好,什麼是損人不利己。

好的人,自有懂欣賞的人來愛;隨著妳的人生修煉越好,對妳欣賞的人,才會在最合適的時候出現,且更懂得珍愛妳,發掘妳好處。 朋友如是,愛戀如是。

而父母與家人,則很簡單——永遠愛妳疼妳,給妳最好的,一年365都相同。

image

特別感謝——藍藍契媽的安排,還有Paddy和柴姐姐;讓兩個小女生這天充滿難忘的體驗。

也順帶一提這個在趕急中,新蒲崗 mikiki thru shopping  一田超市 買到的季節限定梅子櫻花慕思蛋糕,裡面有紅豆、海棉蛋糕夾層、櫻花的味道、還用梅子鹽讓甜味的層次更立體,是個很特別的組合。我很少讚慕思蛋糕,但這個一點不膩口,值得一試。

晚飯選了九龍城新開的韓一豆腐鍋,藍藍舅舅舅母趕來,一起吃飯,滿桌前菜;都叫藍藍和好友這代孩子的日韓迷,心花怒放了。


發表留言

日本:千鳥之淵綠道上夜櫻

 

 

 

 

 

 

 

 

看旅遊推介,說千鳥ヶ淵是個賞櫻的熱點,而且它的特點有別於其他東京市都中的其他賞櫻點,正是它的中島環水帶,櫻花沿小島岸倒影在水波中。

我們甫抵酒店,也不管舟居勞頓,連忙丟下行李就匆匆趕在日落前到那綠道。

跟據了網上的行程資料,選了在千代田区北の丸公園駅出口,原來,這個是日本人喜歡走的路線,對於外國遊客其實不算好找。出站後的小社區牌並不清析, 加上晚上,要途經一些悄靜的住宅群,小斜街一兩個轉彎才能到達綠道入口;雖說那些街道上不少商業辦公樓,所遇的都是斯文有禮也熱心的人;可是若像我們去賞 夜櫻的,而又對日本市街了解不多的,這無疑會有點迷惘。

綠道前的指示牌宣告我們遲到了;見是沿路還有相當多雙雙對對戀人,遠看櫻花層層疊疊,應該也不壞啊。

原來,這綠道的櫻比較早熟,夜櫻賞期過了,為夜櫻設定的燈光都撒了。

櫻看上去蒼白無奈,難掩老態唏噓。

幸好,這是我們這旅程第一天,心底希望也足;沿路步過,遊人也不算少,看來是很多工餘幾個同事結伴,吃過晚飯前來散散步。

晚飯——噢!還自恃熟悉日本生活,跟藍藍說,不怕近車站隨處皆有麵亭立食,讓她一嚐東京拉麵風味。誰知,沿路只有地鐵地下通道,長甬道除出兩旁冷清廣告,商店一律不見;聞名的東京拉麵立食店,一直不見。在街上經過兩三家食肆,竟然都是排著人龍在等,也不再是吃拉麵的。

女兒不能餓,倒最喜歡那種在便利店裡買的三角梅子飯團;買了兩個在袋裡後備,卻殊不知成為了第一個晚餐。

綠道的盡頭其實是通向半蔵門駅,對面正是靖國神社入口處,如果行程訂在東京都現代美術館,黃昏時由那邊進入綠道,效果應該更好。

夜,對面靖國神社正熱鬧。跟藍藍對望一眼,倆搖搖頭,這地方太代表著我們中國人一份侮辱,這熱鬧熱不過我們心底那份不屑。

說是受了過熟櫻花的委頓,或說饑腸轆轆的萎靡,這個晚上,面前街道繽紛,情緒卻反而有點點鬱鬱的。如果說作為遊客都犯上這情緒感染,難怪日本人都總為櫻花的花開花落傷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