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深圳:春滿園粵式茶樓

深圳的業務夥伴推薦,說我得一定要來嚐嚐。

春滿園是老店,開業有廿年了,現在深圳有幾家分店。

第一次去,我還是有點戰戰競競,盡挑些最穩當的基本型點心。

既然沒有味精問題,再去時,已經可以隨同行朋友挑選。

點來粥品,我還是不太敢吃,但不得不推薦幾款不易做得好的:

叉燒酥、炸雲吞;就是連炸兩都水準之上。

酒樓環境管理得非常好,洗手間也潔淨,門前有海鮮池,但地面完全乾爽。

服務員有禮也關注細心的。

的確很值得推薦。

?

?

?

2015-09-15 12.54.272015-09-24 10.50.32  2015-09-24 10.50.10 2015-09-24 10.45.23 2015-09-24 10.45.00


發表留言

深圳:贛雲軒

2014-11-11 12.48.40

這夜約了兩位年輕的男性朋友在深圳萬象城裡晚飯見面,把他倆介紹認識。

這夜話題是慈善籌款活動的合作目的,但也因為兩位都算是我親厚小弟,菜由我來選,大家都遷就我。

這家館子未來過,但我偏愛地方特色菜。偏我味精敏感,兄弟力勸小心選擇,不要太過大意見圖好就選。於是先選蓮耦排骨湯,見還算用心的。再點我喜歡又合季節的板栗炒雞,炒荀尖,鐵板燒大鱔。其實後上一碟燒魚,大家忙著談都忘了拍照。

整體都不俗,值得推介。不過,我還是需要用冰凍的可口可樂來「送飯」,只是還算不嚴重的。

注:赣-江西,中国省级行政区,简称赣(gàn),别称赣鄱大地,是江南“鱼米之乡”,古有“吴头楚尾,粤户闽庭”之称。

贛雲軒:深圳萬象城五樓


發表留言

仿形無神的極致

很久沒到萬象城,最初開業,曾經一度成為我跟大塊喜愛的深圳假日勝地。

今日,繁華依舊,高檔消費無變,品牌仍然讓人眼花撩亂。

可是……

有點不對勁!

之前很清楚分辨出國內上攀的本地品牌、來自香港耳熟能詳的合法複製店;然後就是入口的離地泊來品!

先看看高級超市裡的小咖啡閣,半亭咖啡半亭香茶。明明咖啡吧檯都客滿,香茶正拍蠅;對不起,咖啡請坐那邊,沒位,請等!

剛才進入超市前不遠有家在門前很有法國甜品專店樣的cafe,蛋糕師背面架上還有一列幾瓶甜酒,像樣啊!入去一列蛋糕冷櫃也像樣啊!

竟然有栗子慕司杯,也有造檸檬泡芙;看來都主力些不輕易品。好!一位吧!

然後被帶到內堂;熱鑊炒得乒乒乓乓,不是Cafe 嗎?大蓬炒飯味道襲來。嘎!服務員,我來吃甜品的。(胃口被倒了一半!)

image

重新被安坐在靠入口處;好多了,起碼對著甜品櫃。胃口回升兩點。

可是甜品未上,旁邊食客一碟豉油熟油煎蛋飯真不得了;那蓬濃稠稠的豉油味道把我在想的咖啡香立即打散。想像一下,你眼前是美麗的法式糕點,但鼻端神經傳來的是豉油雞蛋!

點檸檬泡芙辟辟氣(味)氛!

我終於發現當 lemon tart or lemon puff 不夠檸檬酸,是那樣中袱!那邊 cream 像……咬著塑膠!

image

再好的玻璃碟都買不回失分!最後還要被我發現這竟然是 Simply Life 旗下!oh too much localization!

image


發表留言

文錦渡口岸

探望好友及她兩頭愛犬,她和的士司機都極力建議我試用文錦渡口岸過境回港。

這口岸,由高遠樓層上遙望過,但從來不知道讓港人通關使用。

的士在口岸外停下,立即有幾人衝上來跟的士司機問價;我只留意到一個女的要去東莞;遠程。從幾個搶的士的乘客看來,這裡沒幾輛出租車經過吧。

沿指示牌入去,只有一條往上電梯,但沒有標示;唯一的標示是指示過境學童的。事實上,在我前面的只有兩個穿校服的孩子和他們的同行家長,都是從香港過境回程的。

靠常識,往上電梯應該是往出境大堂吧。

出境大堂很冷清,佈置也比較像出境碼頭,而不太像其他繁忙的陸路交通總樞的口岸們。港人使用的「e道」是跟國內同胞使用的電子通道是同一列閘機,上面註明「港人使用4-10號閘」。

我在使用「e道」犯了個很不該犯的傻瓜錯誤,我把小行李放在身前,結果那閘機一直沒核對好。不過,若果這發生在羅湖或福田(這下班開始繁忙時間),我後面應該已經有人在破口大罵或指指點點。但這裡因為沒有人,於是兩位海關人員立即過來為我解圍。

清閒的關口對於受慣了羅湖和皇崗口岸那種人擠人的氣氛的來說,實在太可愛。

口岸因為沒打算為大量人流提供服務,閘機到乘接駁巴士處距離都很短,非常簡潔的流程。

電梯下來,就是選乘接駁口岸的巴士,選用的是大型旅遊巴士;前往沙田中心RMB30,上水廣場的RMB15;可使用八達通購票。

不過,這些旅巴可乘載客量有限;這時,隊不算長,但我也等了兩台巴士,平均5-8分鐘開出一台。

就像皇崗口岸過境相仿,到香港相連口岸時,人要連同行李下車,同行的嬰兒車也自然要手攜過境。進了香港口岸,巴士未必是剛才那台,於是乘客會出現焦急,內地同胞的打尖爭上車,自然是常例。

這時那巴士埋站,那巴士行李倉門一打開,一班手持大行李的已經衝著趨上前去放行李,這怪不得他們;在我看慣了國內同胞那種爭先趴頭的搶飯格,這十來個已算很禮讓。不過,他們另一壞習慣就是認為自己站在那行李倉,即車中前段,就等於已同時排了在這個隊位;行李一放轉身就逼上車去,也不管後面原先在排隊一個跟一個上車的人。於是,很自然地,他們把原先很整齊忍耐的隊打散;然後,我身邊無緣無故多了位「裝模作樣的師奶」在扮著排在我前頭。

我行前一步,她立即爭在我前面;這真惹我氣,一連幾次我瞪她,擺擺頭示意她好自動自覺排回去後面,她當我隱形。結果上車前一刻,我把小行李一檔,喝了她一下:「站回去後面!」

她還在裝冤枉,但我已見另一個男仕也正在氣她死命佔進來。

這程車前往上水廣場,車就停在上水廣場下的巴士總站外圍;車上面大多是急不及待要在上水搶購東西的人吧,車子只消在交通燈前停一停,我身邊一群女仕已經忙不迭在探頭張望,對著街上的藥房指著討論。

想起初年到深圳,羅湖商業城也曾有過這樣的畫面;不過那滿眼渴望買買買買的都是港人太太們。那年 1997。

2014-09-18 14.25.25

深圳:購物公園裡的巴蜀風月

發表留言

image

之前在深圳工作,因為味精敏感問題;開設法國私房菜的房東太太,很熱情為我挑選在房子和工作地區裡,我可以安全用膳的餐廳。

購物公園 Coco Park 是向來我所熟悉的,而且,裡面舒適食肆也多;大多我都有吃過了。

但這家是川菜,平常一個人用膳都不會太敢來。

今日記起她說這家是很不錯,於是趁這是一個肚子正餓,還有兩位男仕同行,就決定親身體驗。

餐廳設計自然前耑美奐,只能因為我們的桌布破了洞,才被扣了點分數。

點的果然是我味精可接受程度,起碼,我今天不用多點罐可口可樂伴餐。

也許,我應該說,這是我有史以來在深圳吃的水煮魚,而沒感到味精的反應。

母親節,一進來,服務員給我送來一碗蛋茶;感覺大好,總比送我康乃馨更有點意思!


發表留言

大氣傘

深圳。

暴雨天。

我因為要人在深圳,怕頭頂水滴都帶污,又怕街上人擠人;撐一把特別大的傘。

赤い傘を持つ少女

大十字馬路旁,靜候很長時間不轉色的交通燈。

身旁停了個內地男仕,沒什麼特別,是整齊一派的外省人吧。

兩肩盡濕。

「我替你把把傘一會吧,過馬路以後那邊進入商場,你會好過點。」我說,把傘挪一點蓋他。

他看了我一眼,說:「謝!」

綠燈,他卻箭一樣,奔了過馬路。

我一點愕,但管它呢;路人吧。

但正愕間,他又老遠跑回來,塞我一張名片;嘴裡還是:「謝謝!謝謝!」

過了一段時間,我從口袋中再翻出了名片;見上面有QQ號,於是撥過去禮貌交談一下。

卻交了個新朋友,他說:「妳中文底子那麼好,想不到香港人的中文這麼好……我自然看出來,我是辦報紙的呢。」

對方,讓我巧遇的一位朋友,原來正是在澳門辦的中國民聲報的其中一位辦報人。

相約見面詳談,他說:「當日見妳一眼,就知妳不是本地人;肯定不是,妳那麼大氣。」

大氣,這個詞是我在深圳最常聽到的一個形容詞,也卻是我最搞不懂其中真義的詞;內地同胞,什麼都用大氣:這花擺設好大氣、這雕塑很大氣、這女人舉止很大氣、這衣裝很大氣、這辦公室很大氣、這酒店的管理很大氣……

跟日本年輕女生見到什麼都大叫「卡哇伊」都無異!

「拿一把大傘的女生就好大氣?」我笑。

「也是,反正內地女生不會拿得動那麼大一把傘就是。」

那麼,應該還隱了個字;應該是說很大氣——力,是吧!


發表留言

新行居的有緣家

因為一個深圳項目,我需要在深圳駐守一段長時間。

深圳跟香港,說遠不遠,說近不近;每天上下班,各需兩小時車程;除時間消耗外,精力更不是每日能穿著高跟鞋穿畢挺行政套裝的我所能抵耗的。

縱使捨不得甜蜜溫暖的家,但更為有機會在新環境下全力學習及適應;最後決定在深圳覓一個臨時但安全的小窩,方便我的思想及衣裝的安頓。

說要北上學習這大時代的祖國文化已有好幾年,只是一直無緣把時間及身段遷移;縱努力交國內新一代朋友,但一日不親自在彼市生活,一日難真正學會融合。友人得公公留下深圳小房子,開始跟新退休的丈夫過自由過境兩岸交替的生活,羨慕她轉入優哉悠哉的,也萌起我把在港的盲忙的生活開始調慢,為將來跟大塊退休後,找一個適合的、退而不休的定位處著想。

女兒長大了,下年就要完成中學課程,成年了,有她自己要走的人生路。 這個新轉變,事前沒有刻意去細致策劃,反而緣來了,反正也不壞,就讓自己嘗試看看。

在深圳找房子不容易,要靠近往來口岸及工作點,一般都是空間太大了,而且房租一點都不平宜。 那種方便各省同胞到深圳工作所租用的個人公寓,空間的狹小實在叫我受不了。 於是,我就被卡在這中間的水平中。 地方太舊太臭,不能住。 地區不安全不能住,地方太大,不想太大花費,更不想耗心神打理,也不想住。 地點太遠的,不想浪費時間,太寂寞也不想住……找了個多月,都不想作出決定。

在工作點的大廈群相隔一條馬路的住宅區,見地產貼出來的小單位合價,可是,經紀的約去如黃鶴;助手提議我上網自行找合租的、小公寓的或另找經紀行代理的。

原來,深圳不比香港,地產經紀行,就算同一商號,各分行分區互不會通消息,懶懶閒,有見張貼你就要主動問,就算你找上個比較醒目的對口經紀,他也只會把手頭上給你硬銷一遍,你別妄想他像香港的,會根據你的要求,替你翻遍各區,為你找可能合適的單位。而且,那些港人熟悉的地產經紀行,不見得在深圳有像在港般的班霸地位;大家都直接在網上貼招租,租客自行逐一洽談,檢定網上照片真確度,自行議價,逐一約見看房,逐一單位比較……總之,租客如我諸多挑惕的,未見其利先見其累垮。

兩天下來,我索性不能心多,鎖定一個地區;原定如果是分租的,就找一間主臥房連浴,最好有個小陽台。如果是小公寓的,就靠近有朋友往的小區好了。

當中一位房東本身,正出租一個單位裡的三個房間,目標只租白領斯文不吸煙的女性。見到我超合乎她所求,卻聽得我說到需要有煮食設備,因為我有味精敏感;這也是我唯一最擔心自己在深圳生活不周的事情;房東主動說:「那妳不要租妳原先看上的那個房間啦,就租我家樓下的吧。你先上來我家裡坐坐吧!」聽得我一頭霧水。

原來,房東父親早年看上這小區,一口氣在這屋苑樓上連樓下兩層買了這兩單位,打算子女在深圳生活時使用。弟出國還沒回國,這位大姐早年也遠赴巴黎唸的時裝設計,畢業後下嫁了法國籍丈夫一直相夫教子,近年丈夫為服務的品牌到中國發展而回國;兩個女兒長得聰穎可愛,房東每日為兩女兒安排膳食及午休,同學家長們見狀,就請她順便安排;於是她順勢將樓下的單位改裝而成一個兒童休息間及興趣教學室。 一位遠房阿姨也有個同齡女兒,也想留居深圳讓女兒得較優越的國際教學,房東就讓阿姨為這教育中心當總管。而裡面有個房間,本來是後備遠方朋友來訪用,這時提議讓我租下來,就方便她樓上樓下好照應我。

她十多年來在法國生活,學得一手烹調好手藝,正打算在深圳找個好地方試辦法國私房菜。想我多在菜式設計、品牌推廣……等等多跟她交流給她意見。 她先生另有品牌設計的業務,在這方面跟我也好投契;彼此可以交流的話題更多。

決定租那房間,不因為它設備或空間,它其實只恰夠用,設備也不算得很完善;不過,房東和總管阿姨人都熱情熱心真誠。

尤其是房東,比我小足足小一個生肖年,但卻把我當成她姐妹,每隔天就來個電話問我有沒吃飯,又或如沒午膳約,倒不如回去跟她一起吃。她喜歡造菜,喜歡有人懂得欣賞,陪她一起吃。

這友緣難得,決定先跟這家人交友;不過,讓我尤其有所期望的,倒是那三個小女孩。

問房東:「我房間那幾面牆;如果我在上面繪牆畫,妳介意嗎?」

「歡迎之至!」

「那,如果我邀請三位小女孩跟我一起畫呢?」

「呵!求之不得啊!」她連忙拿出小女兒的畫讓我看:「小女兒最愛亂畫一通。」

其實爸爸是設計師,媽媽也唸時裝設計,我深信她的兩個女兒也自有遺傳。況且,我也亂畫就是。

「妳會考慮把妳的DIY手藝在我們教室設班嗎?」她反倒問我。

「稍後時間安排到,倒可以考慮的。」我沒教手工藝好多年了:「但或許我們一班氣球師會有興趣辦班授課。」

「哇,那實在太好的啊!」

好好好!什麼都好,得先讓我好好安頓吧!

我對人比較慢熱。還有,我此來,目標本來是緩一下我的工作量,多休息,多養生,多交友的啊!

讓緣隨我,也讓我隨緣就好。

k2547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