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南韓始興市 Siheung Tourist Hotel

今次去首爾,我早構想要其中一天可以自由退團出去玩,不行的話,也在首爾市內挑一晚出去夜浦一下。

於是在出發前追問了旅遊公司取來確實行程,那邊回覆因為是過年,每天要往來景點,交通會有擠塞比較難預算,只能確保所有景點都齊全。

但這滿足不了我,在我一再要求下,他們終於把每晚預訂好的酒店名交來。

一看——頭痛了,每晚這樣跑郊外,我們哪兒都不用去。不過既然無法出外,就得預先去了解下酒店環境、四周設施;起碼大塊先生是否在到酒店前先買些杯麵什麼。

在網上看第一夜入住的酒店在始興市。 Siheung Tourist Hotel,這酒店不好找,原來早前改過名,有些酒店網還在用著舊名字。

看來這是為著次晨出發去華川釣鱒魚所選的,一般酒店網上稱四星,以香港人眼光,就當三星水平好了。

團裡面好多都是家庭,今次奇怪地有好幾家都是三人組合。

所以,記一下今次所選的兩家酒店,因為提供有足夠空間的三人房酒店其實不多。

siheung hotel.jpg

入到房,雖然設計很老派,但還算企理乾淨。有小几、有三張完整三呎的單人床,雪櫃、電視、電腦都備。浴室超大,但出奇乾淨。最特別要算是把洗盥盤卻是放在內室而不是浴室。

酒店也因見我們的團夜到步,特意贈送他們酒店附設的一家炸雞店食品,每房間一家庭盒裝;此舉雖說都是酒店跟炸雞店的推廣,但誠意可嘉。

大堂提供早餐的地方方就是酒店的西餐廳,雖不及五星的豪華,但很平實也齊全,值得一記。


發表留言

南韓首爾的陽智山滑雪場

24年前,還是新婚燕爾,兩口子目標每年外遊最少自由行旅遊兩趟;這一次,大塊主動提議去南韓首都,當時還稱為漢城的首爾;原因,他聽說劉德華跟譚詠麟有韓語的黑膠碟在賣,對於一個熱愛將音樂製作成串燒混音的黑膠唱片收集者來說,有什麼比收集到香港沒發行的香港歌手外語唱片更燃追慕的心?!

而且,那年,娛樂新聞中譚詠麟讚過,韓國的滑雪場很不錯,價錢相宜,所以他們也拉明星隊去韓國大玩一場。這說法就讓大塊先生起意。

為了這個旅程,我已經做了很多功課,把好幾本外國旅遊天書都讀遍,編好了行程,以傳真跟女子大學裡唸英文系的旅遊學生大使聯絡好。

這大學生提議我們去陽智山滑雪場,說是最受漢城人喜歡,離市區最靠近的一個滑雪場,車程不會太辛苦,比較合適我們外來遊客。於是在她幫忙下,租了車去。

作為第一次去滑雪,我們是零知識。以為像日本的滑雪場,什麼都齊備,結果場地就有滑雪板雪靴同雪杖可租,滑雪的衣裝則要自備 (場內很多本地人也是亂穿一通,很多也沒有穿好滑雪裝備)。我們這個熱帶海港前來的「燦初哥」,穿的完全不合格,場內也無法找到懂英語的初學者教練。既然來了,就唯有隨興亂玩一趟。

倒是因為有個外國孩子在初學場裡滾地好幾次,大塊幫他站起來,他爸爸一看我們是初學者,就過來熱心地教了大塊幾個起步技巧。我穿著不合身的,借自舅母的雪褸,亂花力氣,很快已經投降坐到一旁去喝咖啡了。

陽智山.jpg

滑雪場裡什麼都欠奉,感覺就像是學校飯堂一樣的餐廳;我們玩不了多久,已經累極;隨便喝點什麼就只好離開。

這段記憶相比起日後在不同的滑雪場、雪山;無疑變得早已完全忘掉的少量興奮;但畢竟是人生第一次,總還留著點淡淡薄薄的印象。

今年,在沒太注意旅行團行程下,當聽見導遊說次日滑雪這項目就選址陽智山滑雪場;才忽然:「啊呀,人家老爸,那就是我們24年前去過的那個滑雪場啊!」大塊老半響才答我:「就是啊!」其實他根本就沒記住地名。

重臨這地方,首先感覺:「天哪!哪裡來的多人!天哪,怎麼看都像廿多年都沒裝修過改進過的呢?這地方老得比我還要快!」

幾乎清一色都是國內遊客,全都擠在滑雪具租借櫃檯。看來滑雪場裡依然不設滑雪裝束租用處,旅行團在轉上山前的一列租衣店子前停,導遊協助各團友去租衣;租衣不算貴,雪鏡卻貴得不成正比,租一副要折港幣200,雖然導遊一直費盡唇舌說沒雪鏡怎樣怎樣危險要責任自付,但幾個團友都說:「只不過玩玩,不致於會眼盲吧,都不租了。」(大家都認為導遊給介紹一家租衣店,本來就不沒打算也不可能格價,但也不要過份吧!) (有時導遊在這些事項上賺一筆無話可說,但可否放聰明點,不易為人察覺突兀呢?) 跟旅行團去滑半天雪,只能當順道試玩一下,可以自備滑雪套裝,還是自備的好。

滑雪場給我的感覺很不爽,首先,大量國內過來的旅行團全都擠到這裡來,其次,他們貫徹把「從不知規矩為何」的文化全情表現,在滑雪具租借櫃檯前打尖,擠人推撞,把換下來的鞋子四處亂放,把所有可以坐的地方都霸著。整個內場亂七八糟,完全是個戰場。而扣成這樣的環境,當然也因為場地管理不善——

櫃檯的工作人員,比80年代大陸國營事業人員還要慢條斯理,導遊替大塊先生量腳的數字報錯,害他在長人龍排完了還要重新再排一次換鞋。然後發現連帶滑雪板呎碼也就不對,得要再排隊換,排到了又發現沒合碼的雙條滑雪板了,得要換成單板滑雪板。我這個不滑雪的奴僕,只好侍候兩父女換出來的鞋。好了,場裡的儲物櫃嚴重不足,有些櫃格是沒上鎖 (明明鎖匙插著),裡面卻擱著鞋的;最初還以為內地人不願付500圜,就把鞋子放入儲物櫃裡霸用 (因為此舉在北京南山滑雪場中普遍得很),我看了就生氣,於是把沒有鎖上的儲物櫃裡的人家鞋子拿出來丟下,放入我們的鞋子,以正常邏輯,正確付款正確使用啊!結果呢——

原來場內的不單止,很多就連入錢自助鎖都是壞的,我只好替人家的鞋重放入,拿著兩父女的鞋尋尋覓覓,而最後,我還給騙了1000圜,也沒法找到一個可以正確付款正確使用的儲物櫃,獨自氣鼓鼓啊,我只得一雙手,又得帶著自己大手袋,大外套,事有湊巧,這天沒帶著BYOB啊,還得提著兩雙大鞋子,怎麼辦!

陽智山2.jpg

回頭找工作人員幫助,櫃檯人潮退去後,一個工作人員都不見。試試售賣滑雪裝備的商店吧,他們說沒有可以提供的袋子。幾家都是小吃檔,更加沒可能值得大袋……

靈機一觸,走入洗手間,向清潔大嬸買了個垃圾袋;好了!我終於可以像聖誕老人那樣帶著兩雙大鞋子去找個好地方,嘆杯咖啡,慢慢等。(這幾年每次陪他們兩父女去滑雪,我也是在咖啡室裡呆著。今次早有準備,帶了筆和紙,決定靜靜練字渡光陰。)

滑雪場多設了很好些小吃站,樓下停車層入口有漢堡包店,但別妄想可以坐得久。穿著皮靴的我,要穿過厚厚的雪地,到滑雪場的餐廳處並不容易。陽智山滑雪場四周的行人路,竟然沒設防滑的路墊,於是外來鞋子跟雪靴在那些行人路上亂踩,黑雪處處,有些木階級更加地滑非常,洗手間也沒有分開更沒有乾風機,於是四處都濕漉漉;配套設備只能評為既老又差。

餐廳主要部份,也是設席最多的仍然是食堂,不過,過年假期不開門營業。一家拉麵店,食品不多吸引。半露天處設有自助飲品販賣機,一列木長檯及凳,統統被國內遊客用無限行李及睡姿強霸。不過,要我坐這外頭,濕濕冷冷的呆幾小時也實在受不了。我只好一直向最遠盡頭走,幸好抬頭望見遠處有oliy oliy,是家要攀過長長木階級的小山崗上咖啡室。

%e9%99%bd%e6%99%ba%e5%b1%b13

坐下練字,跟遠方拜年的好友們網談,等到父女倆玩累了回來,意料之外,食品是意外驚喜;尤其是那盤子一般大小的吉列豬扒 (8000-13000圜一個套餐)。大年初一的午餐,沒預想的豐富!

可是,問我,會再去嗎?不會!

後注:這滑雪場就初學者的所設的圈場地方不夠,其實並不合適大量旅行團遊客使用。


發表留言

的溜溜的美

「學校暑假前的試後課外活動,今年安排的相當吸引啊。」那日考完了大考的藍藍喜孜孜地在晚飯時說道:「我期待跟同學們去溜冰,還有去看那個 PIXAR 展覽啊。」

這兩個活動的確不錯,就連我聽了都有點動心。

雖然溜冰對我來說是一個不太好的記憶——那年大概女兒年歲時,也是跟同學們去溜冰,被摔在地上,眼前一黑,看不見聽不見,恐懼襲來,幸好幾秒後慢慢回復正常;可是同行的同學們個個漠不關心。  可是,溜冰這回事,的確只有這個年紀才最有集體去試玩的樂趣;我只好一再叮囑藍藍要小心。

「可是同學們似乎都不太感興趣,他們在嚷著要取消,說都玩過了,沒什麼好玩啦。人家爸媽都會帶去溜冰,我爸都不帶我溜冰,只帶我去滑雪。」

差點噴飯!

「別叫人家笑話,聽了以為妳家有多富貴啊,要知道有很多誤會就是這樣出來的,人家不知妳說笑,就會以為妳那麼大鼻子,多囂張!」我當然知道正在一臉騎騎笑的女兒是把後面兩句作狀,那是跟爸媽的飯桌笑話。

「事實啊,爸爸都不教我溜冰。」

大塊也不示弱:「妳媽媽平衡力差,不讓我們去。」

哪有這樣的事,父女倆去滑雪,我不是一直在雪場一角捨命陪君子嗎?要知道,滑雪場遠得多冷得多啊!

一直沒有這樣明確衝動去這樣玩動是真的。到這刻,又已經不再需要爸媽陪同啦。

「同學們都識溜冰了嗎?」

「也不見得。我反而覺得大家不想去是不想讓人看到摔摔跌跌的糟糕模樣,尤其在男生面前。」也許是吧。那麼,女兒就不怕嗎?「沒所謂呀,摔不摔在男生心目中也向來很糟糕呀。」哇哈哈哈,這個女兒最叫我佩服的是,在她這個年紀已經這樣豁達,一直很能保持真我。

她沒有青春女生的忸妮作態,從來沒有太在意男生的評價;相反地說,就是媽媽時時帶投訴的嘆息:「囡呀,妳可以少女一點,優雅一點嗎?」

這樣一個被喻為相當高貴優雅的媽媽,偏偏教不出一個優雅的少女。還是,在媽媽眼中的女兒,總是「應該更可以漂亮一點嘛」這樣呢!


原文記於:別緻BEE | 11/07/11

20120709_091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