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1 則迴響

四川行:私心的手信

雖然早說過出行為工作,這行又獨來獨往;不打算買什麼伴手禮呀、手信呀。

不過,媽媽想念;幾乎每隔一天都來短訊問天氣是否不隱?是否太乾太曬?吃的是否太辣?在外要小心身體及安全!要多喝水……

就算我也早已經是另一個成年女子的媽媽,我媽媽還是把我當她那個第一次出去秋郊旅遊的女兒。

於是,每次在外地,總會掛念著在什麼地方見到特產、好吃的;就買回去給媽媽嚐嚐。

當然是人家媽媽,在途上也盡想著自己女兒;不放過什麼她可能覺有趣的,喜歡的;可以的都買下來——只要自己還拿得動的。

偏偏我這寶貝,喜歡的東西都是……有點重量;就像我年輕時,去日本工作或旅遊;捧回家的不是陶碗陶碟,就是毛毯雨傘;只要它設計獨特,別具心思的;哪管自己扛不扛得來!

首先就在那天,替英國氣球老師 Colin 的幾場表演裡當現場翻譯助手兼司儀,換場間溜出去吃吃甜品休息;就看上這個——

20160821_104249_副本.jpg

成都華潤萬象城負一樓 Ole 超市入口前的早安巴黎裡 Bon Matin 的法式焦糖燉蛋…的小陶杯;RMB22小小一杯,只不過三兩甜品匙的份量,並不算便宜;而且,杯子是陶,易碎品。可是,那顏色,那外型,就是可愛。

工作完滿前一天有半天空閒,偷了個日間溜了去環球廣場,一頓下午茶,又給我找上一對鹽和胡椒瓶子;貼圖給最愛收藏 Coca Cola 週邊小商品的好友看。她一看,不得了,即著我要給她帶回去。

20160823_153651_001_副本.jpg

這個命令,殊不好辦!不要說這兩小瓶東西有點重量,最意料之外是——

當餐廳服務生願意把這對小調味瓶賣給我,還細心為我包裝好,把胡椒及鹽好好封包了;我就把他們當易碎品用衣服捲裹好,收了在隨身器材用的小行李袋。誰知我忘記了該先將鹽倒了,在機場海關安檢,被懷疑,要翻出來把所有包裝打開,海關人員倒出來,確保是鹽才批準放行。

當這對瓶子送到朋友新居時,看見她好開心收這禮物,倒還算不枉我辛苦把它們帶回來!

兩個小瓶的懷舊風厚玻璃,確實精致。

20160823_152145_副本.jpg

然後,給爸爸媽媽的呢?當然有,就買吃的,輕的……例如,峨眉山的竹葉青茶葉呀;重量不重要,重點是合用嘛。

 

 


1 則迴響

父親節

今早見到一個朋友在面書貼了這個:

13450230_10153743247642705_3835064543537176013_n.jpg

夜裡,藍藍在看醫生,等待執藥時,在商場裡的醫務所那落地玻璃外人影沸沸,配藥員笑說:「今日商場好多的人。」我答:「父親節嘛。」她卻說:「母親節那天,人多更多,不過母親節時人流都堆在那酒樓外,今日卻堆在KFC 和爭鮮啊。」

我和配藥員相對一笑,藍藍有點疑惑:「有分別嗎?」母親一向被喻為比父親相對來得付出更多,犧牲更大;然後,重點,母親節,是父親付款來討好嫲嫲、外婆、丈母娘、媽媽、老婆;但父親節嘛,也還不是父親付帳,慶祝自己,實惠的就好。

其實,沒分別——只要窩心的就好。

今年,大塊的業務的旺季來得有點早,這當然是好事,但也就說,這週日,他這個父親需要上班工作;連他最愛的釣魚活動也不能。我前一晚問別緻爹:「要一起去吃早茶嗎?」我知道他了解我最怕上茶樓,怕排隊等位。不過,他最關注的應該是:「等女婿一起才慶祝啦。」大塊與丈人的關係有時比我這個女兒跟爹爹看上去還要親厚多。每一年我問大塊:「父親節你想去哪裡慶祝?」「問妳爸爸想去哪裡啊。」而最重要的是,平常能陪我爹爹說最多話,討論賽馬貼士賽果、結伴去釣魚…都是大塊。

黃昏前,大塊致電回來,急著叫約爹爹媽媽去晚飯慶祝;於是,我準備好的這份禮物,終於在這正日裡送給爸爸。

其實是我好想念小時候坐爹爹大腿上學寫大字的情景一種感情投射;現在,當然不可能坐在老爹腿上了,從前被同事朋友稱為「大隻佬」的爹爹,現在比我還瘦。

13427726_10153799890411896_6664900620453941009_n

今日也替他設定好他新轉用的手機,這機其實是我之前用的,他一直不太會用智慧型手機,記不住太多的圖示所代表的功能。我們為求讓他一步一步感到興趣去學習去記住去試玩,只好將不同程度但界面是相似制式的幾支手機給他去習慣。今次我將 Note3 替他改了簡易版面,設定大字顯示。

有朋友問:「為什麼不是買新手機?」之前我們都是買新的,然後每次爹爹都不滿意 (不是說鈴聲太細,字太小…反正他就是不太享受使用手機),沒興趣的事情他就是覺得好煩,你還要他記著什麼圖示暗了就沒了響聲,什麼app沒在線就不會動,什麼開著出境後就變數據……對於一位向來愛靜,雙耳關掉多年的;不是方便他是煩著他。

不過,當賞他知道這款手機附有枝筆,可以讓他無限地練字,也又可以畫圖畫時,佢終於像小朋友表示有點興致,表現出可以開始去學習同這支手機多作「溝通」。

我什麼時候可以收到爹爹係 whatsapp 給我們第一句留言 (他說他會用 whatsapp 就是沒興趣給我們留言寫句什麼的)。其實,他隨便給我們畫點什麼我也高興。

想起少年時,爹爹總喜歡在報紙上練字,仿著政治漫畫來繪畫那種美式漫畫人物。藍藍說:「我見過,我真的見過,我小時候跟外公住時,他還是那樣的。」

 


發表留言

高跟鞋

前幾年某天收到好友送我兩雙 GUCCI 高跟鞋;她知道我是這種高跟鞋女人。

這種高跟鞋最難穿,不是它設計不夠好;也不是太高我不懂穿,走路不好看。相反是跟太高,雖然設計也舒服的,但閒常日子不可能穿著它上巴士趕地鐵去。要穿就得配好衣裳,要搭配得恰恰好的裙子配飾,穿得這樣隆重的,一年沒幾次,有時場合對了,身份又不對;我不是名媛,有時在隆重場合,我卻忙著有崗位;這種時候,要穿得好也要穿得舒適更要穿雙好鞋子,否則不到四小時包保如受酷刑。公關的工作,只要在會場當過一兩次小職的俊男美女都會懂,一雙腿有多難受。

其中一雙,在兩三年後一個華麗晚宴中終於配到完美;那是個復古20年代主題晚會,大家都刻意盛裝;我那雙翠綠搭麻色的尖頭幼跟還要搭手繩結的,放著就是件古董。

然後一雙橙色大花花高跟鞋,本來是我較喜愛,誰知那個扣,每次都是很艱辛一頭汗的才能扣上,可是走不到幾步扣裡針就倒退出扣子,帶子就掉出。別以為名牌的就必定完美!

(我又想起另一位好友的世牌皮具,兩排螺絲帽刻著 logo,走過天橋,名噪過一時。然後一邊用,螺絲帽一邊鬆出,有試過噹一聲跌出打在鐵地板;還好恰巧是鐵地板,要不那袋上面就有個洞。送回去品牌店維修兩次,後來店裡教她袋個小螺絲批,久不久就給上緊。嘿!)

橙花高跟鞋給我收到鞋盒收藏到沙發下,於是又歷經數載。就是自己都記不起那個扣有問題;這次有機會穿,那扣走不到出門就丟出帶子;記起了!

終於(粵)的起心肝,帶著它去吃下午茶,隨即就直去找修鞋師傅給整治它。

這種鞋子不好找街頭巷尾老伯,怕他們未必有合用合色的配件;連鎖修鞋店好像會穩當些。結果這店師傅跟我說:「這個難度好高啊,還是這麼貴的鞋,整修費會好貴的;而且弄好,那帶幼,也不會耐穿的。

師傅,我這鞋子乾放著已經好些年啦,怎麼不耐穿都比我沒得穿來得好,是吧?!

然後,他搖搖頭;報了價:「$100,明日來取吧!」

13346409_10153756808116896_487480856142549925_n

太化算了,在我來說。不過,大塊也搖頭,鞋已經貴,放在到儲存倉倉租貴,打開那小皮帶換一兩個扣,一大場工夫可能只穿三兩次;$100算來當然不平。

我不管,好友送的好東西,不穿它三五七次,我不會甘心的!

女人的高跟鞋,是一樣男人永遠不能明白的東西!


發表留言

台灣娃友的聖誕禮物

對於我是一位「娃友」這個話題已經說過不少。

(有興趣翻翻我舊文我是個怎麼樣的娃娃玩家可擊這連結裡的幾篇文章。)

或許有些朋友已經慣了我這麼大一個人還玩娃 (恐怕還夠膽量在我面前說這個話的,一定得給我吵著個小時);可是,還是有朋友認為玩娃是我堅持天真的原因。

給大家介紹一些我因為玩娃娃而認識的各方各地朋友;近我年齡的人們,如果你還是覺得自己的社交世界很寂寥,可能就是時候認真地去發掘你的興趣,別再閉起門來呻吟難交友,難有知音,和老化得太快。

上次與一班中學同學聚舊,有位比較少見面的問我:「看妳 facebook 裡,認識的朋友可多哪,妳交遊廣闊呢。」我笑說我有好幾個朋友圈,他們可以完全無關連的;就像玩洋娃娃的都一大堆。

「那她們都是妳女兒的朋友嗎?」不一定,雖然藍藍都是洋娃娃收藏家,收的比我還多,但跟我交友的,未必就認識她。

朋友聽來一頭霧水——

來!今日讓我介紹一位——台北的娃友阿茶。認識2009於網上娃娃的圖片分享,以及在一些以娃娃為論壇的討論區;剛項我2010有個半工半私的台北旅程,可以騰半天時間,就相約一聚。

DSCF7203

談笑當然是共歡,才能繼續發展友誼啦。

之後大家都時有往來,在 facebook 裡互相開始有了更多娃娃以外的交流,又隨著她的女兒成長,我們有時也會說說孩子的事情,已經不單止於娃娃孩子(愛玩娃的都儘喜歡稱自己的娃娃為孩子)。

今年十二月初,茶給我短訊:「姐姐,我想送妳聖誕禮物呢。」

一直都好喜歡茶所拍的娃娃照片,「娃娃向前跑」裡的娃的照片都可愛得很。要知道,跟娃娃拍照,可以像初手那樣隨便把娃娃站住,隨手用手機拍;但,也可以是找場景,量好比例角度,穿好配場景的衣裝,調好光,拍了還得回去做電腦後製……是否很專業?像極了正式拍影片的?

的確是!可能只有更麻煩的,因為娃娃好處是不會動,任憑處置;但同時也就壞處不會動,要擺合適甫士表情就是要多做很多功夫,有很多制肘。

以為她在女兒出生後,也難像從前那樣熱愛替娃娃拍沙龍,可是2014 年幾張更叫我訝然她的心思更勝從前。

10259746_1627952550764860_1438640549178863569_n

這日收到她寄來的桌曆,裡面是以一個她改了容貌的娃娃為三眼觀音佛相,專題「月下菩提」所拍的十二幀照片集成。

照片都花過很多心思,是一件藝術品。

收到這樣遠方寄來一份心意,為這個聖誕添上一份特別的感受。


發表留言

聖誕薑餅人曲奇

經過三五輪製作及修訂份量,這個是大家都覺得鬆化度及味道最好,而我又覺得粉糰黏度及曲奇切模最易控製的組合:

份量:(小曲奇模) 可造大約50-60個

  • 不含鹽牛油 unsalted butter – 60g
    • or optional (或以40g 固體菜油 shortening + 20g 不含鹽牛油代之)
  • 橄欖油 – 兩湯匙
  • 純蔗糖 – 75g
  • 雞蛋 – 2隻 (一隻白連黃,另一隻只要蛋白)
  • 蜂蜜 – 170g
  • 低筋 / 全效麪粉 – 460g
  • 薑粉 – 10g
  • 玉桂粉 – 10g
  • 泡打粉 – 7g

要點:

  • 先將牛油放室溫下軟化,切小塊方便連同糖和雞蛋打起。
  • 試過用兩隻雞蛋,中間部份會較實,用一隻雞蛋,粉糰難以黏結。
  • 如不太喜歡玉桂味道,可以將薑粉減至8g,玉桂粉減至7g

 

2015-12-21 13.23.49_副本


 

Recipe of Christmas Gingerbread

  • 60g – unsalted butter
    • or optional: 40g shortening + 20g unsalted butter )
  • 2 table spoons (30ml) – olive oil
  • 75g – brown sugar
  • 2 eggs (1 whole egg and another egg-white only)
  • 170g – honey / molasses
  • 460g – all purpose flour
  • 10g –  ground ginger
  • 10g – ground cinnamon
  • 7g – baking powder


發表留言

DIY:寄遠方甥孫兒的新生禮物

因為大塊是老么的關係,我這個 B姨姨,在夫家這兩年已經陸續被冠上婆婆級;變成了幾個新生兒的舅婆婆和叔婆婆了。

大塊那遠嫁了在澳洲的姨甥,剛誕下了漂亮的小女嬰。

對這個小姨甥感覺比較親,跟大塊結婚時,他說過大姐從前最疼她,他成長一身的衣裝都靠大姐來打理;二姐雖親厚,但當時還沒有孩子。

於是婚禮上,這個還是要手抱著的小娃娃,就最惹我多注意。

夫家不多女孩子,這個就最會撒嬌,她身體不好,大人都讓著她些。

聖誕節我在夫家裡為一班孩子辦聖誕派對,替他們買禮物都頭疼得不得了;唯獨是她,每次都摟著我挑的禮物好喜歡。

想不到,日子就這麼一晃眼就過;她都要當媽媽了。

想一套新生禮物在她孩子出生前送到她那裡,誰知越急就越手腳亂,鞋子造來造去不合意,最後,在Facebook 見到大眼睛的小嬰都呱呱落地;我造的小裙子還沒搞好。

送新生嬰兒的手造禮物有時真的不好做,因為想把孩子的名字繡在上面,現代父母卻總是遲遲未改好名。孩子的身型大小也不好猜,有時男生還是女生,人家父母又不想預早透露;於是幾件小東西看似容易,實是困難重重,時間掌握也困難得很。

不過,畢竟是代表我和大塊,作為一份長輩的祝福;只好安慰自己先寄這個,裙子日後還是大有時間造新的給這小B啦。

看到那邊回覆,禮物收到,new dad & new mom 都喜歡,那就好。

這點,就是老人家思想——我大概開始懂一丁點了!老人家,看來這一聲婆婆來到時,我已經踏入到人生的另一階段吧。

baby Amber gift

 

2014年的情人節前夕,遠方寄來回來的照片,是這位可愛的姨甥孫女,送我這個舅婆的情人節禮物。

11001915_10155061873950538_3650392348719185570_n_meitu_1

 

「後注:」當我在製作這個頭飾和口水肩給我們這個姨甥孫時,由於家裡也沒有真實BB供我量度。研究了很多次,這個頭花對遠方的她來說會不會太大。但她這戴著好漂亮,跟她婆婆合照的相片來做禮物,讓我好開心,好想用力地親她一個!

 

圍裙「大」製作

發表留言

媽媽不喜歡外面賣的圍裙,只獨愛日本好友送我的那條,因為那是不需上搭下綁,像衣服一樣的穿上身,扣上一顆後腰鈕就成;她貪這方便。

某日,我發現家裡一些之前剩下的傢俱布,於是就造了兩條圍裙,打算捐出去義賣籌款,或轉送朋友也好。

上載至面書跟朋友分享時,收到一位認識多年的博友留言,提到自己因為體型大,一直找不到合身的圍裙。

她近年轉營,成功地創了個蛋糕師的事業。

蛋糕師,怎麼可以沒有一條像樣的圍裙呢?於是,我告訴她,我為她量身訂造一條好了。

她聽到高興得不得了,堅持要付我工錢。我說都只不過是一時技癢,也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她一再堅持後,我提議來個交換禮物吧——就是她送我蛋糕,我送她圍裙。

真湊巧,在工作室找到那些不齊存的字母飾物,竟然又夠把她的名字編好;註定是要為這位蛋糕師造一條她專屬的。

2014-01-08 16.41.542014-01-08 16.43.072014-01-08 16.42.15

Tyson's apron

Tyson’s ap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