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笑話:師傅我明白了

小女藍藍八歲就喜歡看冷笑話集,而本身就承傳了大塊這個老爸的天生爛笑話本領。

兩父女的笑料,在家裡無日無之。藍藍成人,開始反過來吐糟老爸的爛話,兩父女也常用之互嘲。

藍藍說笑話開始得早,很多時她表面上一副毫無笑意的冷面孔,雖未到冷面笑匠那些程度;但惡魔式說著笑攻人就肯定早通用。

前幾天,陪我爸媽喝早茶,那天正是一個早年嫁到香港來的新移民的社區朋友,帶同她父母一起跟我爸媽喝茶聚舊。這位霞,現時已改嫁的女性朋友,在香港住下來已經十多年,當年媽媽見她一個帶著一雙幼女情況困難,常幫忙代為日間暫管兩個小女孩。

這兩個小女孩今日都已經是中學生;時間過的真太快。提到兩個少女也愛繪畫,卻不願正正經經去畫室學畫技;霞知道藍藍也是唸這科,很想拉攏一下,讓女兒多向藍藍請教。

然而,每次提起這位藍藍姐姐,兩位少女都仍難禁稱之為惡魔姐姐。這得名,除因藍藍從小已經很兇,雖只不過是家裡獨女,但總是端出大姐姐的氣勢,說話也老成持重,對道理、儀態、操行都很執著。高小到初中時已經以大姐姐命令各式儀態規矩,兩個小女娃若有爭玩具、打罵、固意弄壞東西…等,都會被姐姐責罰;因為說話總有道理,婆婆都只好不插嘴偏幫。可是,只要兩個小娃乖巧沒犯錯,惡魔姐姐還是會教摺紙、說故事、陪玩小玩具、說說她所知的冷笑話。

藍藍說冷笑話,要很熟我們的老朋友們大概都有機會聽到過,而最多的莫過於會說她媽媽的烏龍事,給她改編,說更誇張地,變成各式笑話。

近年她常被學業中的創作所困,已很少像少年時,跟媽媽說笑話。今日忽然來一個,我得要好好記下來:

話說某人在見完舊同學之後,問師傅道:「不知何解沒見多年,這一重遇,他竟然高大了那麼多,整個人呀,看上去都變很高大啊。」

師傅指一指面前的叉子。

某人側頭一想:「啊!師傅,我明白了,你是指那舊同學去了外國,用叉子吃西菜多了,又在彼邦生活久了,同外國人打交道久了,生活習慣都跟外國人變得一樣,所以就也都變高大了?」

師傅輕輕嘆口氣,搖搖頭;拿起叉子在某人頭上輕輕敲了一下。

某人彷彿又聽到寺院的銅鐘省覺之聲,覺得自己忽然又有了新的領悟,正想開口說。

師傅卻說:「係…關你叉事呀。」(廣東話)

993696_10151509448141896_1575798489_n

想起幾年前拍下這照,配的妙。


發表留言

借錢

話說藍藍去天水圍一家小學的應用學習計劃的視藝科授課;第一課後,回家的晚飯就跟父母說日裡教學的事情。

「學生都很皮嗎?」

「沒有呀,都很乖啊,比我想像中好多了。」她之前同系的同學也同樣在另一區裡授課,卻整天說學生皮得完全失控。「只一個比較愛受注意,但也很容易處理,他就是愛活動,然後想要老師讚句乖啦。」

「學生程度都很參差嗎?」

「還好,整體都能明白。」

「那麼,下一課妳就可以放鬆點給她們多訂些啟發啦。」她原先擔心小一二孩子們的程度,先訂第一課讓他們先畫畫簡單線條的。

「那看來很不錯啊。」

「不過,有個學生比較特別。原先一直好靜,我在旁督看過她,見畫得不錯,也就沒特別留意著她。突然她舉手:『老師,我想借錢!』嚇我一跳。」

借錢?

「借淺藍色。」(注:廣東音,錢與淺同聲) 「她吃掉了藍色那個字。」

大塊說:「安信兄弟有沒有立即入來?」

 

04ed10p29c

借自網圖

 


發表留言

把壞氣氛板過來的高手

跟藍藍談起「能掌控 / 改變現場氣氛的高手」。

話說藍藍有天上的課,全班同學都到齊,有一個同學遲到。

現在上大學的課堂,遲到成風;雖說遲到還是會令出席分被扣,但年輕人們都似乎不太上心。

這天,講師也遲到。新學期,老師跟學生之間都未算很熟絡。

這位老師大抵想打開一個輕鬆的話題:「大家吃了早餐了嗎?我今早遲了,只好早餐也不吃急趕回來。」

大家本來只笑笑,但遲到那位學生竟然會提出:「Sir,如果我請你吃早餐,我的遲到是否可以被豁免?」

這課堂學生雖不多,但對於竟然大膽這樣提出的,大家都有點側目。

老師盡力表現出:「哈,這同學在搞笑話了。」可是全班熟知這位同學說話模式,她是認真 mode 中。

「對於只敢怒不敢言,或只會怨不會爭取的,被環境氣氛控制著的那些呆子們;這女生明顯算高一籌了。」我笑說。

藍藍明顯不大滿意我這意見。

「當然。對於能靜靜地起革命,抓準機會,取得特別優惠的,來個神不知鬼不覺的,就算高手。」我補充。我這女兒不屑低樁,說是好事對於現世界會有點過時。我是希望多方向/ 反向評論,要讓藍藍不要太執著於單一個主觀。

「我覺得我們班裡,能即場把壞氣氛板過來的高手,還看阿希 (化名)。他在老師正在逐一評我們的 presentation ,輪到阿美(化名),阿美的那份看來惹得老師有點慍意,一直在狠評得起勁;忽然一聲『砵~』的放屁聲,大蓬異味。阿希立即舉手:『是我,對不起,是我的。』全場都笑不可支,又要笑又閉氣;到得停笑了,老師卻問:『有無人可以告訴我評到哪裡了。』大家又轟笑不止了。阿希這人,已經不止一次在我們緊張得不得了時就會放屁。」

……


發表留言

傻媽的無聊二三事:生得

(這類家中無聊事,當然只用廣東話,先能明的啦!)

浴室洗澡中的大塊,忽然想起廚房中的爐火;大叫:「BB,收火呀。」

在浴室外經過的阿女,狂笑:「BB喎,叫妳呀,阿媽。」奸笑不止。

在大塊補上句:「叫別緻,唔係BB呀。」的同時,別緻也在工作室對阿女喊:「叫妳呀,BB。」

當然,笑歸笑,別緻走向廚房;在爐上正在煲湯用的已經是細火啦,還收細什麼呀?

「刪細?定熄咗去?」

「刪得!」大塊在浴間大叫。

但在廚房裡的別緻還是聽不清楚。

於是藍藍又在廳裡喊:「生得啦。」

「生得。姑娘,仔定女?」別緻笑著出客廳來問藍藍。

「太太,恭喜妳,生咗個火。」

CHB205_副本


發表留言

家庭小趣事:大白鯊與香港小姐

藍藍長大了,家裡很多年沒有嬰兒出現;但自從弟弟的女兒出生,家裡又多出很多笑笑小事情。

這天,小侄女剛學會走路,蹣蹣跚跚的左蹬右跌的在廳裡正坐著的大人們之間玩路障遊戲。

這小嬰由爸爸的腿邊向著姑媽這邊走過來,姑媽身旁的姑丈配樂:「♪沉襯、沉襯、沉襯…」(經典電影〈大白鯊〉主題背樂)

哼的很悄聲,就只有一旁的藍藍表姐聽到,不禁笑了笑—-小表妹像大白鯊啊。

誰知,但當這小嬰又由姑媽腿邊要走回去她爸爸處時,她爸爸竟然也隨意哼起:「 ♪鄧凳燈…」(經典〈香港小姐〉主題音樂)

這時,藍藍小姐再也忍不住大笑起來:「表妹對於我的大塊爸爸是鯊魚,但她的爸爸眼中卻是香港小姐啊。」

「那妳要知道妳小時候走近爸爸時,爸爸眼中的女兒是什麼嗎?」我問。

「斷想不會是香港小姐,大塊爸不來這個的。也是大白鯊嗎?」

「Teletubbies!」

「為什麼?那麼醜嗎?還是我走路像Teletubbies嗎?」

「不!只不過妳天天要電視播著妳喜歡的Teletubbies,我們連睡夢都能背那曲罷了。」


發表留言

青蛙一家

話說最近我吃撐了腸胃,胃氣作怪,整天「嘓嘓」地叫;大塊就會說:「妳是隻青蛙嗎,整天嘓嘓叫?」

今日輪到藍藍,吃飯途中,嘓嘓叫。

我和她的大塊爸異口同聲說:「妳又裝青蛙嗎?」

藍藍裝模作樣的:「我有青蛙的基因!」

我也答:「想不到妳終於發現了事實啦?」望向大塊,決定也裝一番:「想當年,我就是在花園裡玩呀玩,就發現妳爸爸一身綠色,我見他樣子雖然醜一點,但也好可愛呀,就免為其難親了一下,他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啦……」

接下去,那個說青蛙基因的,和領先說我是青蛙的–都反了眼。

哇哈哈哈!


發表留言

一心一世紀

今晚是元宵,大塊造了湯丸出來,指著檯面說:「…一心一世紀…」

「哇!爸爸的嘴,今晚幹麼那麼甜蜜蜜的啊,好浪漫啊!」

「是啊,爸爸今晚好浪漫啊!」女兒也答上。

「什麼呀,我是說『這粒心在新世紀買呀。』妳想多了呀!」他指著那塊心型Brownie在笑。

想多了也好,我其實沒聽錯只是大塊別扭也好;我們都吃了好甜的元宵湯團,祝大家都有個甜甜蜜蜜的中國情人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