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網購

我是一個在1999年開始,同時使用 Yahoo 香港拍賣、點點紅、台灣奇摩拍賣、HK & US eBay…還有兩三個現在名字都再記不起來的網購及拍賣平台,以商戶身份營運貨品的海外銷售。

PAYPAL 在獨立營運(即還沒有被 eBay 收購時代)我已經是其中的合作商戶。

那些年,我甚至經歷在收到歐洲一些網購客人郵寄我銀行本票,然後寄貨。現在看來很不可思議;事實上,2003以後,網上騙案太多了。呃騙電郵說很需要某全球熱門型號的手機,稱已把錢打入你HSBC帳戶,請寄出貨品,賣家結果錢沒收到,貨又失了;這類後來在世界新聞中都有報導過,受騙人仕眾多;這種電郵我都收過三五七次。

大概2005,我停止了所有買賣帳戶;因為網購對我來說——貴貨品的,被盯上的機會太高;無論最後損失的是買家還是賣家,都不是划算的事。平宜的貨品,答郵解說的對話太費時間,郵寄事務也不方便,再沒興趣。

當中,我當然也會以買家身份一直保持網購。淘寶,自然是很會玩這個遊戲,但是不是好玩?不!

我只覺很奇怪,到這年頭,一些社交場合,竟然還有發現:

  1. 跟我差不多年紀,但從來不懂使用淘寶。
  2. 超喜歡淘寶,買得家裡一天一地的垃圾平宜貨;卻還很自豪天天淘到好東西。
  3. 將淘寶視為這世紀最偉大發明。

這三種人,希望他們發現我沒有搭嘴說話,因為我真的不能茍同。抱歉,第一種,我還勉強可以接受為沒這個需要,懶得去花這些無謂時間,在香港店裡買到跟淘寶貨一模一樣,好歹有摸過,測試過,給貴一點還是划算的。好!這我同意!因為淘寶確實太花時間;尤其當你並不懂跟淘寶的客服交手的話。

但第二種,老子有的是錢,也是不關我事。我不想一來就答:「這種瞎買,倒不如去見見心理醫生,應該已被歸納病態購物狂。」

第三種,我沒時間說教,正如有些人覺得馬雲是本世紀最偉大的創業家一樣;人各有志,我不想置評。

不過,對於淘寶的,由2010至今,我還算相當活躍使用,也因為一些客戶加入網購市場策略的查詢,加上早幾年中資另有集團在港散佈想另組新一個網購平台,誓要將騰訊的頭馬拉下來;我就得對淘寶的賣家部份進行一些探索和分析。

不過更多的時候,我只是一個很簡單的買家——

然後,我相信也同所有人一樣,受著因為淘寶賣家的銷售服務態度而生氣到頭頂冒煙、整批貨被丟失而完全投訴無門……

然後,眼看著,世界被這種本來應該算為「不知所謂,完全不入流的客戶服務和銷售管理」,隱隱變成社會潮流,服務水平基準——

不知所謂的,其實是人的接受能力可以無限下調。

阿裡旺旺圖片20180617185936

要寫的故事可以不少,只是一直覺得為這些寫文值不值。最近見有些新結識的街坊朋友實在盲得可以,然後我勸說著、勸說著、解說著……自己也覺好累。

事情當然可以少理,少煩惱。

但作為紀錄警戒自己,倒是不能懶。

一個錯誤發生一次,就絕不能重犯。

自勉!


發表留言

【蜜遊宜蘭】懷舊中秋伴手禮

台灣人稱伴手禮,香港人稱之手信。

記得第一次去台灣,幫襯當時還沒開始號稱「香港人終於有自己嘅手信」的奇華;買了滿滿兩手大大袋的奇華各式嫁女餅與最熱賣的餅食,送IY的媽媽;跟她打趣說:「我先送廣東嫁女餅來讓妳嚐嚐,比較比較;希望過些年,妳就請我吃妳真正的嫁女餅。」逗得阿嬤樂樂大笑。

今次再專程去訪,打算會跟阿嬤再見個面;預先問IY有什麼想我由香港帶過來給妳嗎?IY這幾年來過香港幾趟,也交有些中國廣東、深圳跟香港的其他朋友;對香港也不陌生的了。

她說一直愛在香港買得的鹹檸檬,早兩年來港在茶餐廳一喝那個龍鳳冰,一試難忘;上次—親戚來港玩,也替她手提了兩瓶回台,吃完了;心裡就只念著這東西好喝。

以為家住小區有些南亞食品店會有,誰知找不上。只好在 Zstore及hkTVmall裡試試找;他們有些打正「香港製造」的產品。

認識的鹹檸檬沒找到,卻有好些不同手工品牌的鹹檸檬蜜(醬),可以調在溫水中喝,說是對氣管特別有療效。

我猜這應該比較好帶著吧。好!買一瓶。

再在「香港製造」裡找些特別具特色的餅食吧,香港應該不止一家奇華的。結果給我看上了兩樣很特別的物事:

  1. 紹香園的芫荽蛋卷
  2. Cookies Quartet 曲奇四重奏

都有很濃的香港情。而且也是我吃過而覺得需要推介給海外朋友一嚐的好東西。

適逢中秋,Zstore 竟然還可以用$1,換取一包中秋懷舊玩意。

原包裝很可愛,不想拆開變為轉送;跟 IY 說:「我不知裡面實情如何,就讓她家裡大孩子們拆開,再回頭告訴阿姨好不好玩的。」

IY 回報:「大哥哥一打開就看中了那兩件鐵皮玩具了。其他也好玩得很,很久沒見過這種還附著臘燭台的紙燈籠,現在台灣都再沒賣這款。那毽嘛,我還沒見過那樣豪華的,我們家公公給我們小時候造的都沒你們這些漂亮彩色羽毛。妹妹看不懂那束籤的玩意,說看了說明書說, 要堆在一起很難, 一放手就全散了…」

那個很好玩的,都是一束抓在手裡齊好。打開手,散開。每人挑一支,動了其他籤就輸。
要玩有難度的,是要選自己所屬隊色,
再加難度的就按上面隊色加減分。
香港我們那年代的孩子一般「桌遊」都是這類型的,不是挑籤,就是挑小膠劍…
桌遊——這個詞,當年,當然還沒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