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北海道的蒟蒻皂

在2016年之前已經初遇這皂,在京都,但當時只當是手信;自己回家用了,覺得不錯,可是,不記得自己在哪裡買得回來。結果再遊京都錦市場時,仔細的聽完店員講解,試用各款不同美容材質的蒟蒻皂;才算是被深深吸引著。

每年去神戶,我都盡量抽個一天半天到京都走走,也總不忘在錦市場大買特買一番;於是順理成章,我就會買夠一這皂在理解上是純精油及金泊,我相信有加入純米化妝水之類,凝結很可能是寒天粉。我自己版整年夠用的量。也試過轉介好友後,自己存量不夠,就請去京都旅遊的朋友代購,但皂始終有點重量,有些朋友不太願負上這個責任,尤其是男仕啊,他們覺得專程為女性朋友走這一趟,身邊老婆怕要生氣了。(買給老婆不就是好嗎?哇,妳說啊,折兩百塊一片皂啊,最好還是別讓老婆見上,妳還說要我帶她去那裡!)表弟去關西遊,我支使他去代我帶回來,一口氣帶回來幾種不同香味,也給他媽媽買幾塊(看!還是小表弟聽話。)也試過不想麻煩人家,在台灣找到網上代購,可是最後還是要麻煩台灣的好友代付代寄。

究竟有多好,要這樣勞師動眾啊!

試用過眾多不同味道美容功能的材質中,金泊一款是最適合我皮膚用。我用這金泊皂已經有五年不間斷,每早用這皂在手心搓泡洗面,用手舀冷水,用毛巾印乾(緊記不要擦面不要用溫水,除非室內溫度都低過十度,我才會用微溫的水拍上面)。秋冬洗完會再拍上爽膚水(我最常用不外乎萄正宗/ 廣源良菜瓜水)(無錯,我花在面上的不是很高消費,實用就夠)。早上洗面很重要,但也不必繁複,做對的事用對的東西,一件就夠。這皂洗完不會覺表皮拉緊、乾燥或脫水起小粒狀(這些我從前捱了好多年,覺得好討厭,大家可能記得我是表皮好薄好易脫水而敏感紅的混合敏感皮膚)。

不過到今日,香港看來只有一家專賣入口各地肥皂的專門店有售,賣價是原日圓價的接近一倍。而且很多時也沒有金泊那款。

最後,科技的方便,讓我看到淘寶上竟然有賣。鑑於對淘寶上的假貨充斥,實在不敢妄然去訂,畢竟訂貨、溝通到運送所花的心力金錢不少。結果找到這家,堅稱是日本原店授權。但基於淘寶對海外賣家的限制,只能賣給中國境內買家(香港是境外在這不想再深討了)。所以在購買時,就必須經由國內的親朋友幫忙了。

https://baixuebenpu.world.tmall.com/p/rd837382.htm

皂碟內,舊有的是原裝在日本京都店買得。新的一皂是在淘寶賣家處運到。經由我以多年經驗認證,是百分百的真貨。因為所有包裝真實無誤,皂碟內一件快用完的名為京都金箔,新的是神戶北野金箔;視覺質感上也完全一樣。

好幾年前,我已經在企圖解構這皂的成份。不過試驗出來的不是太硬那質感不及他們造的好,就是過快融掉。所以,我依然向他們訂購,依然在用他們產品。

#來自日本的手工潔面皂
#蒟蒻皂


發表留言

按摩

前言:看見蔡瀾先生一篇《按摩癖》,我也記記我跟按摩的故事。

第一次接觸按摩,是我與大塊先生旅遊昆明(1993)。這個旅程在出發前已經鬧了個小烏龍,而且一回憶又會連上智子的相處時光;那些年,像我們這種年紀,這種凡事都問 why 的年青伙子去旅遊,每一天都有很多疑問很多趣事。

所以,還是直接由第一晚入住石林附近的賓館那兒說起吧。這家當年以本地最高級大型國賓級賓館,僅次於隔鄰假日酒店集團的外資合營酒店;但對於我們肯定更具「探奇性」與「樂趣性」的。我們在這賓館會停留三個晚上。

第一個晚上,旅行團中有三個「單位」最為活躍,在起程不久已經自行認識、交談、熟絡;有大塊在旁,我總是要順著飾演很和善很熱情很健談的太座,因為以上幾點是大塊先生的招牌式(應該很多人沒想像得到)。另一個單位是三男一女的組合,比我們年青幾歲,大學同學們畢業後聚首出遊,活潑人。另一個單位我們稱為uncle auntie 的夫婦,大約四十出頭。這棚人哪能聽聽話話到賓館吃過晚飯就入寢休息呢,有人就問導遊哪裡有夜市?

導遊其實不太敢膽過大地帶著我們亂跑,出租車停在夜市街頭,整條街只不過像榕樹頭那麼大的;可是,短短的窄窄的,也夠我們目不暇給,有木凳圍坐小圈對著台擴音器的在唱香港情歌(街頭卡拉OK)、有賣一元一大碗的米線(沒有肉,只有一些菜碎,和桌子上有一瓶榨菜類的味菜、地豆,悉隨尊便)、自然有賣遊客紀念什品的;因為完全不可能吸引五十歲以下的遊客,我們很快就直接要求找個地方夜宵(米線大家都覺得只看過就行了)。導遊把我們帶了去家酒家,導遊有點尷尬(有點裝)說這裡沒夜宵的習慣,所以酒家就是吃酒家的菜。不過與其說夜宵,不如直說像大塊先生這號男人,旅行團的晚飯,無論色香料味都根本不能滿足;這十人就索性每人點個最豪華的過橋米線,酒丸子當甜品。

吃完,叫出租車回程酒店,酒店正門外坐著一男一女身穿有點髒的白醫生袍,檔口掛著「推拿按摩」;這是我第一次見到這種服務。導遊有說昆明有很正宗的推拿按摩,大家可試試。然後,大夥一看檔口放著張小木凳,兩位技師的模樣,開價人民幣10元全身按摩,45分鐘;大家聽完就散去了。大塊先生可能覺得口袋裡的人民幣好像沒多機會掏出來付有點不爽,就說他要試,叫我也試,我有一刻猶疑過就這樣坐在街上給人摸身,讓人家路過在看,怪不好意思。只是夫君說有他在不怕,我只好很不情願地叫那女的師傅隨意按按就好。

結果是,師傅的手一貼上來,就像會魔法的,人旅途勞累,肌肉給一推一捏都軟垮下來,還好因為坐在街頭,勉強省著個意識。完事只覺全身骨頭又酥又散,於是問兩位師傅能否上房服務。男的師傅很樂意答應,女的師傅有點猶疑,問我她可否帶著女兒一同來房間。

其實當年,我們也沒幾戒心,當然也恃著大塊高大,有恃無恐;夫婦倆只商量一下貴重物品要如何收好不要被人趁我們意識迷糊就扒走;卻還沒想到人心可以更險惡,引狼入室類的問題。

還算是走運,也許當年的昆明還是民風非常純撲,技師兩夫婦都是專業技術,只是活於那個國度,還沒有專業的包裝而已。

由昆明回程後一年,一直念念;後見有一家開在山林道,連忙上去幫襯,收費$120,只有半小時。手法也遠不及昆明的體驗,夫婦倆意猶未盡,兩個月後發現另一家開在旺角,又連忙去幫襯,這次感受更差,雖不致筋骨有受損,但硬吃肌肉痛了兩天;只好暫消了念頭。直至兩年後生下女兒坐月子後不久復工上班,彎了腰後幾近不能回直上半身,連忙跑去辦工地點附近的那山林道店趕忙求診減痛。一連兩週每個午飯都不吃,就去推拿半小時。

由那時開始,就變了骨精強,甚至我曾經有用文章去記錄我去過的大大小小按摩院。後在深圳遇上另九成視障的好手勢女醫師,差不多一年的每個週六早上,我都躺在那裡,曬著日光,讓她把我反來覆去,由也也也吃痛呼叫,到她手按上我腰我已沉沉睡去;我會稱她醫師,而不是按摩師;是她讓我學會如何分辨純正手法,也讓我享受她暖和肉厚的兩手在我身上撫平痛楚。那年,兩小時的服務收費是大約人民幣50-60元,但我以香港的收費額來付她的服務。我成為她的貴客,她沒有多話,只會在開始讓我盡快放鬆時,跟我說些話。她幾乎完全視障,每次我都得預先約好,按摩院會有人領著她來。她有把好長的頭髮,但梳得很貼服的編著一條很長的辮子。她告訴我,她是湖南人;在我接近復健完成,她說是時候要返鄉間,她一直不習慣深圳的生活,她回去可以在正式市醫院裡掛單做整脊治療師。

由於我的傷患已經完全康復,再下來的按摩,只不過是閒情享受式消費;加上深圳的按摩已經大行其道,我也樂於跟其他同遊朋友結伴去試不同的按摩場。開始成為無按不歡的,而且還帶著很多朋友享受按摩。正宗經絡療的、水療式的、美容的、泰式的、印尼的、日本的……最後,因為越遇越多根本不會推拿按摩,而只會將這類貼身服務演變成勒索小費的、色情滲入的……我逐漸放下呢份幾近是習慣的享受。

時間去到2010後,我已經極少去按摩的地方。這年,遇上盤骨傷患,偶然,會想念那位長辮子,每次都很用心為我治痛的醫師。不知道她現下生活可好?

掌握這些步驟「免花大錢上按摩店」 巧手變身「按摩專家」紓壓放鬆不求人! - 每日好文
圖片摘自網上


發表留言

眉骨酸痛

近日無緣無故地覺得眉骨在痛,讓我覺得眼睛好疲倦(還是因為眼睛太疲倦才會痛?)!

從前非常地偶爾在手按上眉骨時,會有輕微漲痛感;一般在一天疲累,在睡前塗眼霜時按摩眼蓋部份,眉下的眼蓋到眼窩會有輕微的漲漲感;但從來沒有試過正正在眼眉那骨位置(穴位:魚腰)在痛,而且不是痛一天,是接連有近一個多星期;再且,並不是沒理會它,而是每天都用手指去揉和按壓;好像都沒怎麼好一點。

今日突然想起 Nuskin Spa,反正那透明軟膏可用於毛髮,不怕有弄到眉毛掉落,也不怕會誤入眼睛(有設想那酸痛是不是塗一點肌肉痛膏、精油之類可以幫忙,但又怕手指帶入了眼睛;前幾天趕時間一時沒為意,手沾了精油,沒洗好,去弄面,結果面的皮膚給精油弄得又燙又微刺痛,難受了一回)。

結果 spa 機推了左右眉骨大約五分鐘;眉骨的漲痛終於散去,但眉上的小肌肉就像突然放鬆,眼簾好累,好想睡。看來晚上在臨睡前大可再做一次,可好睡。

credit: 穴道經絡庫

另外,在眉骨上推壓 spa 機,連帶推到額角,發現徐人體微電流會衝激陽白、本神、臨泣同目窗一帶的位置,有點小電流擊感。

credit: 穴道經絡庫

Nuskin 的 Facial Spa 機所配用的潤滑凝膠,在這位置用時,沒有平常的出現什麼乳白狀、水狀…等顯示;反而好像都滲透了被消化了。

在做完這小小療程,一小時過後,眉骨都再沒有復不適感或酸痛了。


發表留言

Nuskin Spa 的個人體驗記錄

【不是廣告】

話說我近日投資的 Nuskin Spa機,本來係打算我同個女用;咁現時係我手當然我先享受。玩咗兩個禮拜,究竟有咩係真實覺得要記下(大家都知我係個問題大嬸,一個連美容院都唔去,對美容美妝抱勁多懷疑的孤寒大嬸):大個啲功能我未有梘著到,但一些小作用已經有出現效果:


1) facial spa 機的波浪頭,第一次在手背上拖幾下,已經成個手背一條紅痕,係嚇一跳,以前見阿姨幫阿媽係背同頸狂刮的所謂「砂」同樣,但我表皮從來好易紅腫會痛所以從不受落咁樣刮砂。我拎隻手畀大塊先生睇,佢都問我痛唔痛,叫我停唔好搞;但因為完全唔痛,老友話可以理解為「刮砂」,於是我由佢。大概15分鐘後紅退了,之後一個星期我再做一次。手指再無格格聲(因為漲痛我好多年都有推hand cream時柔柔o拍手指骨,我知這是不好習慣,但不o拍走那些「骨氣,手指會好硬,做手藝時唔舒服),近年夜裡手指會漲痛,早上起床一段時間手指都幾乎曲不到。為了保持手指靈活柔軟,手背「去砂」我要時時一得閒就用hand cream左右手推拿,有時一日要做兩次。這兩個星期,我沒有手指漲痛、沒有半夜和早上漲得曲不得,手背甚至沒有「砂」,而且我突然驚覺我幾日沒有塗hand cream,手指骨到表皮柔軟度好好。


2) 自2019年,我開始進入更年期,我開始大量掉髮,掉得心驚肉跳,原先的量髮厚而天然鬈是我年少就有的標誌;所有認識我經年的朋友都見識過我的髮量。但近年掉髮掉到我覺得恐懼,頭髮變得很幼很弱,剪了幾次短髮,髮絲的幼而無蓬鬆感是我人生覺得非常陌生的感覺。雖然我聽從我妹妹提議用一個按摩髮爪每晚都做10分鐘按摩,也買了好幾款養髮的用品,儘量減少染髮次數;但掉髮沒減,只是加速新生髮;於是我想,起碼得到平衡吧。這兩星期每次洗完髮,用facial spa機的梳頭把養髮的營養液來做頭按摩,這星期早上梳頭據髮已好明顯大大減少,頭髮的柔靭度,手指叉在髮裡能感受髮粗度。所以,近日我可以重又束馬尾了。


3) 昨晚磬臨睡新嘗試,我將之前買的那瓶雪肌精全無香無色的 hydro sleeping mask 加了露華濃最基本的anti-winkle essential 用facial spa 的波浪頭推面。今早塊面真係同剝殼雞蛋,個保濕係全入裡面(這種感覺,我大概係1X年前用韓國某款蛋白撕膜係做到嘅),近年用韓國的金泊撕膜都仍做到滑但就明顯水份無入到裡層。所以我幾乎肯定咁樣效果已經能幫我做到係日本最乾燥日子不再表層脫水(呢個係我一直好煩惱的問題)。我接落去做每晚做足一星期睇睇個變化。
我,從來不是 beauty blogger/KOL,所以,我只係同知道我狀況的朋友們講。唔好再「笑」我天生麗質,我受不起;但我真心懶整我塊面就係人都知。呢度識親我嘅都「好幾年」,重點係個個都見過我真面目。我當然私心想話幫我閏蜜推下佢產品,因為佢超有耐性等我呢個超級懶人同問題大嬸主動同佢講:「喂,我想買…」所以佢deserve 我給大家的分享。我上面講過啦,我對於美容係好孤寒嘅,我向來乜都可以搽上面,從來無追定一個品牌,除咗「金泊苣蒻皂」所以阿閏蜜都從來唔逼我。

而且,我嘅問題天天都多,佢嘅售後服務耐性少啲都應該都畀我激鬼死。哈哈。

我唔能夠話大家買啦,始終買一套咁樣Spa機,成幾千大洋;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要相對市場價格,豐澤同幾間按摩椅品牌都開始積極開拓這種美肌小儀,而且都係三兩千有三兩件任選合用的組合價。 我個人好相信這類美肌儀科技會越來越普及,越平宜。

不過,若然覺得這個幾千元,能像我這樣,貴買平用,其實也真的算物超所值的。


發表留言

Versace Yellow Diamond

我向來對 Versace 的香薰品有一點抗拒,那些味道都不是我杯茶。

但今次選來 Versace 的黃鑽石 Yellow Diamond,有點意外驚喜。

是它的柚子和佛手柑的味道吸引了我——

2016-03-13 21.55.58

細讀官網Fragrances-Women-Yellow Diamond 的裡面的 Notes 詳解,發現這香水值得我一再細細品味。

第一重香調:是來自佛手柑與柚子的清爽香氣,就像官網所形容的,輕輕有點像香梨造出來的雪葩那種,帶微微的甜甜酸酸的清新。

第二重香調:則由花香拼合的,橙花的味重較重;按官網所列的其他伴襯著小蒼蘭 (即平常我們愛稱較剪蘭的那種),含羞草花(是密集的小黃花,這花只見過圖片沒親聞其香,不敢判斷),還有荷花的清香。這幾款應以小蒼蘭的香味較出,但也不及橙花的甜。拼合起來,就是夏天花香。

第三重香調:就沿用一般較沉實的香,琥珀木、麝香及帕洛桑托香木;都是大多香水的基調。

這香水由香到意,都結集著一片春花之調,直仿如置身一片黃田田滿山崗連綿的的油菜花裡。

 

“黃色的鑽石",這圖中的拼湊卻比較近乎我的感受。yellow diamond.jpg


發表留言

韓遊:PSY熱

這年頭去過韓國的,甚至沒去過韓國但聽過一首名叫「江南Style」流行歌曲的,可能都認得 PSY;又或者有些像我,完全沒有迷上韓劇,也沒留意那些韓星的,並不知 PSY,也知道有個胖胖矮矮的男人彈跳著像馬舞的舞步,旋律響遍街頭巷尾。

去到韓國首爾,自然不得不到流行地江南。這個地方強調是潮流聖地,高級品牌店、高檔特色食肆、潮流聚腳點的集中地;也是首爾漢江以南最聚焦的地方,交通要塞。

地鐵站一出已經設有一個閃亮亮舞台,上面有個熟悉的人像,是歡迎遊客站上那個閃光舞台,裝著跟PSY同台表演,拍照留念的。

去到Everland,場內第一家禮品店,就有PSY人形大紙牌,迎賓。

PSY

PSY

一位韓星,又不是樂隊組合,為什麼名字是三個字母;儼如江南區代表,吉祥物之類的象徵。

今日一位朋友剛去完首爾,回來給我送回我借他的旅遊指南。

送我一件小手信——

PSY mask

驟看,我還以為是夏天把扇,原來又是韓國強銷的美顏面膜;用這麼醜的一個闊面男來呈獻讓女人美顏的護膚品,這對比實在令人芫薾;也佩服韓國人這種「這樣也行」的行逕;這產品還真平宜的,折合港幣廿多元。不過,遊客買這當手信 (伴手禮)都只為取其趣怪吧。這價錢,有代表性、有得玩 (把一雙眼睛挖去〈撕走)先玩玩面具拍拍傻仔照)、還有護膚用途;就當值回票價了。

如果香港也來仿效,大家認為有什麼選擇?

我提議:

  1. 劉德華 (有港人牛一般的代表,狂耕地養蝗蟲。)
  2. 梁振英 (面具不是帶的,是丟的。當然可以悉隨尊便。)
  3. 可愛點的吧!就麥太啦,麥兜媽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