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神戶蜜遊」不能不鰻

神戶元町的熱鬧不比心齋橋差;而且本地人還是佔大多數。

元町範圍的食肆固然多不勝數,要吃神戶牛的,大概每百步一家;其次就是最多雞料理。但總算相比關西其他地方,國際色彩較濃的神戶,有著很多不同類型的餐廳食肆,各適其式。

不過我和智子還是比較喜歡 三宮駅前 地下街的食肆,這邊相對本地老派一族的餐廳為主;這幾日走地下街,經過鰻屋都忍不住看一下,因為七月有鰻節;幾乎有供應鰻的餐廳都會主攻推廣。

然後,店前掛著一個海報,饅祭正正就是我生日正日。好友說:「就在妳生日那天陪妳吃吧!」她應該是看我每次路經都探著頭看裡面的饞樣。

吃過鰻屋的都不再想吃鰻魚弁当快餐,看準了這家。

鰻是我當年一開始跟智子工作,初接觸日本菜,最先愛上的一道;不能多吃,要吃最肥美時,造得最細烹的,滿足過,等下一豐收季,不貪多,只求善。

不過藍藍在whatsapp傳來忠告:「可能會因為珠玉在前,要失望的。」珠玉是我們幾個月前在宮島吃的海饅

誰知生日正日,以為自已很聽明,提前五時就過去吃晚飯。結果……

「抱歉啊!今日全部饅都沽清了。」

好失落啊,結果附近隨便找一家,卻中伏了。賣酒的,饅魚做得可能比快餐的還差。

念玆念玆,智子說:「我打電話過去訂座,妳臨別來個秋波。」

這店本不接受訂座的說,不過智子說解釋了我這位遊客那日沒緣吃專程再來,結果她們替我們安排了。不過,到步時店裡還是很滿,也得在門外等了15分鐘。

嘴刁不諱言的我,會說這不能跟宮島的比,但卻比前幾夜的那碗好上百倍。

 

鰻,全部都是鰻;因為日本的饅屋,是單一只提供鰻魚飯,沒有菜單,因為統共就只得尚品、大客、碗上…大小弁当款式可選。

脂香啊,肥美啊!片片都軟綿綿的…

不能不鰻,面前肥膩膩的一片片,怎能手慢;扒下一大碗白米飯;在日本,我永遠都能吃完整碗的白米飯。

最初到日本時不明,直至有日在知子家,她媽媽煮好一大鍋飯,我由玄關跑入去廚房去問:「好香啊,好香啊!」白米飯真的可以好香,令人大感好餓的。從小就少飯,被媽媽責為對飯誓願的小朋友,竟然是人生第一次為著白米飯電興奮,回港後一直跟好友們說這「奇遇」;只是當年能在日本有相同體驗的朋友不多,於是大家都免為其難地唯唯諾諾……直至很多年後,有一位好友去完日本後回來說:「日本的米飯真的特別香!」我那刻樣子是:「不是早說過了嘛!」


丸高 鰻 專門店

神戶市中央區雲井通7-1-1 (即三宮 JR 往地下食街的通道中)

11:00-21:00 不定休


發表留言

【神戶蜜遊】深宵食堂本格燒鳥五官忙

夜機到步,餓,找到民宿,爬了樓梯,再爬下去找吃…

走不遠了,隨便找處深宵食堂的,有啤酒,最重要!神戶這七月,氣溫不比香港好出多少,背爬滿汗;惟差沒有招牌大燈追著背上照罷了。

週五的快樂時光,最好看的不是面前的烤翅(這個在日本的燒鳥居酒屋,很難會做不好的),是四位原坐在我們身後的少女,笑話聲相當放肆。

神戶向來是日本最多華洋集處的地區,這省份的男男女女,遠在 80s 也相對其他地方的豪邁爽朗。這夜是週末前夕,向來是日本人相約友好出來喝一杯放輕鬆佳時。

不過,最亮眼的是,她們站起來,一列排開站在我們面前的收銀台前;哇噻!每位都身高超過168cm,連同高跟鞋,都175cm以上。連我們這兩位在中環生活多年的儷人都忍不住怔怔的看著,像X光在上下來回透視。

自己也是女人,年青時好歹都漂亮過,不要這樣一副怪叔叔模樣好了,出埠別丟架,露一副「前世未見過靚女」相。

面前的食物雖不比美女秀色,但卻真正可餐!

toriyaki.jpg

兩個人吃的都不少,只是都忘了相機先吃;不過炭火秘製汁燒雞翼,與深夜吃的豆腐依然滑嫩豆香濃的;實在不得不說句——超讚!


發表留言

【神戶蜜遊】頂樓的苦與樂

這一遊,訂的非常匆忙。

原先就根本抱著「反正就是去看病中休養的智子」嘛,說走就走;又反正都是住在她家裡,訂個機票,在家裡抓兩把替換衣服,不就是嘛。

結果在訂機票前三兩天,一位好友就跟我問起智子情況,說也有好些年沒見過她,想念。我說我正準備飛過去,要不要同行?本來是戲言,沒想到好友說:「也好,反正我都打算出遊一下。我明天跟老闆請個假,批出就走。」

結果不夠24小時,她說:「就跟著妳走,反正我還沒有去過神戶。」為與她同行,我連忙去找住的。當然神戶好的酒店不少,不過,按我的需求,我喜歡住民宿住宅,自己洗衣服造早餐。她說:「就這樣吧。」

然後,我為求要住一處靠近車站(這本不是我常做的選擇)但因為好有沒有來過神戶,我怕其中一些日子大家要分頭行動;而且,另一位好友M也說今年與老公的暑假,就選了關西,日子剛好跟我們的接近,大可在大阪踫個頭,一起去大吃。

這下好了!

我選了這家,靠近車站但又要走一點路,附近的商店都較寧靜;附近有兩家大型便利店;而最重要的是,樓底好高,是在頂樓。

一切很好,就只有一件事,我很後悔;沒想起好友患哮喘,這小舊樓的頂樓是位於5樓(即等於香港的四層樓,日本人的地下一層已稱一樓。)還好一點日本老房子很矮,四層樓每層走兩段7級梯級。

屋主很友善,能操中英日語,這幢樓一樓有家中醫骨科醫療所,樓上幾層都是這種出租的小民宿,猜大抵也是中華人氏擁有的物業(因為智子說這設備和設計都一點不日本人作風,其實我也覺得是,尤其一見那幅肖像畫好明顯就是「奧黛麗·赫本」熱的作品)。不過,一切安排也算很細心體貼(先冰好一大瓶冰水、鮮果汁),住的舒適(傢俱的擺放有點怪怪,但沒所謂,只要有足夠空間和設備,我在外頭一般都比較隨意)。

高樓底(最重點,好怕日本老房子的矮樓底),小露台可看到 JR 駛入站的慢行經過。餐具充足,備有小吸塵機、比較大的垃圾分類箱,連清潔用品…等等都一應供全;對於要住上幾天的兩位媽媽,總是忍不住要稍稍整理起居用過的地方。

這說是可供3-4人用,我們兩個女人用剛好;另外潔淨的床被、替換枕套、毛巾都備好在角落收納箱裡,我們這種自助式暫居主婦,這樣才夠自在。

airbnb Aoi.jpg

第一天,先停一下我很熟悉的 OPA 地庫裡的 MINT 超市;買好麵包、水果、肉丸……早上起來,兩人相間在廚廁裡忙;嘆一個自煮早餐,悠悠然展開一天旅程!

 


發表留言

那一年在漢城的情人節

現在是2017年的2月14日情人節,零晨。

正在回顧24年前在漢城的跨年自由行旅遊軼事——

自然想起那其中一天,正正也是情人節。

忘了那一天我們去過哪裡,只記得天氣太冷,冷得很難受;從南山塔下來,在明洞街上走不了多遠,就鑽入地下街 (實在冷得無法在地面上走動)。

而且,最令我無比訝然又害怕的是,眼看街上的男男女女,走著走著撲通就直摔下去,是腳下滑倒……因為漢城的街上地面全都是結了厚冰;我是幾夜裡看著入夜就開始下雨,早上陰天厚雲下會透一絲陽光,韓國人不會像日本人那樣,各自把門前雪都推到路旁,於是滿地雪融成冰。

每隔上無幾,就有人在眼前接連滑倒,最奇怪的是從來不見有路人會伸手幫忙摔倒的人爬起來,女的滑跌下去,也沒有男仕會伸出手拉一把;人們也好像見怪不怪,很自然地噗一聲重重的摔,呀呀幾聲,自行爬起拍拍身上衣服,又前行…

我有滑倒,於是大塊把我拉得緊緊的,我也走得非常非常小心,可能穿的是高跟鞋,滑的程度反而不及身邊的大塊,他直摔了好幾趟;於是他也緊張起來,怕的是他滑倒就連帶把我拉下去,讓我受傷。可是,這樣走特別累,我覺得我所有神經都繃得太緊,什麼興致都給打掉了。

聽說明洞夜裡最熱鬧,大塊說這日是情人節,我們在那裡吃晚飯走走夜市。但我已經累得頭痛,我說快快回酒店去,我想浸熱水浴;在回到酒店前,我已經在怨說這地方太冷好難受,我想早一點回家去;這是我第一次在外遊期間,萌提前回港去。而且,也是第一次,在那個城市中旅遊期中說以後都不想再到那個城市去的話。

大塊把我安頓好在酒店,吩咐我慢慢浸浴暖好身,打電話去航空公司看是否可以改回程機票,他要出去再看看附近唱片店有沒要找的黑膠碟。

洗好浴在暖氣房間裡舒舒服服地看書,忽然有敲門聲,正奇怪,大塊不是明明有房匙的嗎?我在防盜眼看出去,奇怪!沒人?!

只好緊張兮兮地小心打開門看看,地上竟然放著一束小玫瑰……然後大塊由旁邊跳出來。我抱著小玫瑰,他把我抱起…

原來他剛才見到明洞有賣花的,他偷偷回去買。雖然當年韓國並不很流行送花,寒冷的國度,只賣小束小束的珍珠玫瑰,相信也是大塊送的情人花束中,最小型一束。

不過,這也是他最是主動花心思,給我策劃一次讓我完全意外的浪漫驚喜。

這天情人節,我終於把整個情節都再記起來了!!

也許,今後不該再投訴他從來不會浪漫!

就只不知這老夫何年何日會忽然也同樣省起,給他老妻策劃另一次讓她完全意外的浪漫驚喜罷了。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祝各老夫老妻都記起以往甜蜜時光,有情到老!

img0967_副本.jpg

 

 

 

 


3 則迴響

回想93年漢城自由跨年遊

1993年。

聽說韓國曾被日本統治,很多人都會說日本語。膽粗粗,決定跟大塊在冰天雪地的日子去漢城跨年自由行。當時,去韓國的族行團本來就不多,更不要說像這些年的廉價團、掃貨團。

對於漢城,資料只能來自英文旅遊書籍 Lonely Planet,當年只有大韓航空與國泰有航機飛漢城,大韓航空票價比國泰平宜一點點。知道他們已設地鐵,於是酒店就選住在交通要塞的 City Hall 附近,而棄當時很名燥國際的樂天酒店。

滿滿信心,自以為在日本和其他城市多次自由走動的經驗,韓國就應該不會多難。

卻原來,此想差矣,大大差矣!

一到步,貪靚,穿一身白毛線手織冷帽、冷上衣、冷長裙,小短靴;以少壯要靚可以不要命的習慣,一腳踏出機場已經冷得頭痛、牙關一直打顫 (當年還沒有普及羽絨)。從來沒想過一個地方的機場外就竟然冷得這樣子。當時只能乘機場巴士或計程車去市區,能想像,我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請的士司機看懂英文酒店名 (沒錯,我很大意,沒有把韓文地址和酒店名稱印出來,因為當時電腦要將英文視窗顯示及指示印機印韓文是相當複雜程序)。

酒店職員,既不像今日懂國語、不諳英語,原來在職那代人早已經不會日語 (當時去韓國自由行旅遊的日本人也少,而且當時日本人必定是跟旅行團,也必定入住國際五星級酒店)。好吧,手語加英語,勉勉強強搞懂了我的訂房,入住了,第一件事不是趕出去玩,是洗熱水澡換衣服。

幸好,酒店房和大多地下商店街都已設有暖氣,沒有大衣,也不致要穿從舅母借來的雪褸走上街。但寬大的毛衣裙下面穿著四五件保暖東西,把自己穿成一個球,卻是印象非常深刻。

當年行程沒怎麼記下,但鐘國站是僅幾個具中國字的車站其中一個,並有很多地攤,夜裡很多黑膠唱片擺賣,攤主們不懂外語,但會聽得懂 Lio Da Wa 是劉德華的韓語唱片,這也是其中大塊先生陪我勇闖漢城的原因之一。

梨泰院已經是當時最多外國遊客去買冒牌貨的地方,不過,當年幾乎清一色是LV包包,其次最多人買的是真絲領帶,一些印花真絲女裝外套。我跟大塊這種亞洲面孔的自由行,在當時來說非常罕見,穿著也不像其他香港人旅行團那樣長雪褸包得裹蒸糉那樣;會因為言語不通,被餐廳或小商店的韓國阿珠媽趕出店,也試過在地鐵向詢問處問路被其他路過阿珠媽一手推開。當然也少不了在地鐵裡看不懂韓字而迷路,在地鐵亂遊。

偶爾踫上來自香港的旅行團,也最好迴避一下,因為攤檔老闆見是旅行團立即叫價漲一倍。

%e6%bc%a2%e5%9f%8e1

可是,也因為我跟著學了說:「衿沙咪打。」而讓麵店阿珠媽特別為我們開爐造麵條,也能跟當地穿著傳統服過年的男女們談話拍照。

我們透過當年漢城女子大學辦的旅遊學生大使計劃,請來了位在大學裡唸英文的女學生,接我們去看了國寶級的韓國民族綜合歌舞表演、去了民俗文化村、賭場;然後租了車去最靠近漢城市中心的滑雪場——陽智山滑雪場。

這一篇重記,為兩個原因;近年遊首爾都成為港人熱點,上次攜兩兒時好友去時,好幾次因為所踏足的地方當年就已遊過,自然在話題上免不了比較,當年回港口述分享,但對於當時沒太多人注意這個城市,自然也就沒什麼感覺。近來整理舊照,決定把一些當時拍來,以今日早已難得一見的照片,跟大家分享,比較一下當年的民風。

二來,後來2014年與剛過了的2017年,也恰巧在首爾跨年;心裡不免作很多比較。

下一章,就是為著要將陽智山滑雪場來個24年的對比。

漢城2.jpg


發表留言

四國滾動藝術遊:藝術展之豐島美術館

兩母女在2016年深秋的日本四國瀨戶內海的藝術展之旅,其實拍了大量照片。

可是,回來後一直在對話中回味,靈魂甚至像一直留在那裡,懶得回程。

更加懶於整理照片,甚至在大塊先生問道:「怎麼相架中還不見去日本的照片呢?」(他指家裡常開動著的電子相架) ;我才隨意挑一些放進去就算。

這個狀況不陌生,上次 2014年母女倆去英法也同樣。回來一直懶整理,除出在 facebook 那些即時揭載外,大半年後藍藍才省起她相機中的照片還沒套回硬盤去。

看來當一個旅程有太深刻感受時,我們反而沒心整理為文字。

豐島.jpg

這個看來像 Teletubbies 所住的小土墩的就是美術館的核心展廳,然後整個展廳就是展出這個建築物而生產出的天然展品——地下水的小水珠。(展館內嚴禁拍照、飲食、說話)

在寄這明信片回港給老爸的當時,其實也跟小士多裡的婆婆們對話了一陣子。

這個島上除出美術館裡有投遞服務,民用就只得這個郵件投寄箱,設在小辦館門外牆。

「剛才在美術館只管買明信片沒想起應該寫好寄出,那邊應該有特別的蓋章。」

14724522_10154124479236896_2431292265123749152_n.jpg

美術館一切採其天然資源!連食堂也只賣一款午飯,一款甜品。飯餐就是後生所種植的米和蔬菜。十月時份,眼前一片黃金稻田。

「那怎麼辦,總不能又走上那邊山坡再排隊入美術館吧。」

「在這裡寫一下,寄出,都還是豐島郵政蓋章吧。」就在人家店前長凳,在名信片草寫幾個字,反正都是家書——習慣去各處旅行都給我老爸寄張當地明信片,讓他開心。

「沒郵票,怎麼寄?」入去問辦館啊。裡面是三個老婆婆在閒聊。我用已經變得超蹩的日文斷字組句問,婆婆們是明白的,問我:「是哪國家的人?」

「香港,現在屬於中國地方了。」

「我知道,我去過。」其中一個婆婆朝我身上下打量:「你們還愛用日本貨?」她指著我身上掛的相機。

「是,還是有很多很多香港人愛來日本玩,對日本的東西很愛。」這非擦鞋,說的也是事實;不過這說來,讓婆婆很樂。

「妳那雙鞋子好漂亮,也是日本買的?」

「不是,是韓國人設計,在中國生產的。」

幾個婆婆啊啊連聲,用快得我再聽不太懂的日文在對話;大概就是慨嘆韓國跟中國都趕上來,日本再不及從前條件,四國裡都都是鄉村地方,都沒怎麼追上,人家已經一日千里……那些話。我當然再插不上嘴,而且這類話題說來甚長篇,足夠寫世界生產競爭導致國家收益及民生質素上昇之類的論文一百篇。

豐島美術館——一個很讓人重複回思的藝術館,但苦無一張明信片能夠表達出那內裡的韻味。那些小水點,怎麼拍,照片中看出來都是很無聊的水珠,這時想,要是能把老爸帶來這裡看,多好。(注:美術館不許攝錄,要完全安靜在裡面進行感觀欣賞或靈修。)

「公公會在裡面釣魚,我肯定!」老爸在這環境裡一坐下應該就盹著了,來到這美術館可是又車又船,攀山涉水的!

嗯,大概神悟,也是一種禪,哈哈。


發表留言

四川行:樂山樂水的半天

網上提議,這樂山玩半天就夠。

我會比較懇誠的說,首先如果自駕,或是跟團而來,半天是可以的。但如果是像我搭乘公交,高鐵嘛,半天只掠看,不是不可以,但你得先要肯定沒太多遊人在排隊吧!

這樂山,是國內旅遊點,單是看高鐵開售已經商務及一等統統已訂滿(之後我企圖在峨嵋午前訂次早回程成都的高鐵車票,也只能訂到下午黃昏前一班最後一個位。)去過內地自由行的港人應該都好清楚,內地駕車遊的多得不得了;我這檔期聽說已經是學校暑期尾聲,但樂山依然遊人不少。

於是,排隊的時間就跟遊玩時間幾乎對等,換言之,你別妄想玩上半日,下半天還可以上哪兒去。

由樂山高鐵站出來,門前已設有大型旅遊巴,貼著往樂山大佛的,私營的,司機會很落力招客上車。不過,正當我打算上車時,司機說這不去旅客中心及碼頭,我正猶疑間,見前面兩個外國人向我問司機說什麼時,司機把我們仨都趕下車來。

於是我們仨個外國人,又很自然集同前面不遠處的一對外籍情侶;他們好像比較有備而來,滿有信心地在公車站前等巴士。

我們就是等樂山三路公車線。由高鐵樂山站到第23站樂山大佛,大概需時半小時。而樂山觀光船碼頭則設在嘉定坊站和八仙洞站之間。所以,我決定先從山上向下眺望,再由船上往上看好了。

bus-no3

下車點,正正就是樂山大佛觀景區的入口處。不過要注意幾點:

  1. 這樂山旅遊區至今還不是很完善的設備,不要妄想有儲物櫃可供租用。
  2. 那個景區講解服務站,其實只不過是個更亭;裡面有著幾個女生輪流接洽旅客伴遊沿途解說服務,要普通話外的任何語言都得先行去訊單位預約。
  3. 票務中心就只售入場票,人民幣90元。官方可能認為那張票上的導覽圖就已經夠用,全世界的旅客一看就能明白。(我看不明白,我應該是外星人。)

我最大的顧慮是我不能背著大背包拾級上山,而又不知需要走多久的路。於是我決定去講解服務中心,花了80元,請了個專人為我導賞,而最重要是請他們讓我把大背包存放;裡面只有衣服個人護理品 (絕不能放稍具價值的東西,因為他們真的只丟在角落,亦不保証服務中心裡必定有人當值的)。

可是,這位年輕女導賞員,既嫌我走路慢,又嫌我要自行隨意拍照,也聽不懂她背誦的所有樂山彌勒、佛教、蘇東坡……長長歷史及文化背景(她一直唸一直唸,認為每個人都應該背誦好整個四川樂山才好來,又或國小就應該對彌勒佛的來龍去脈唸得滾瓜爛熟);她一直以強行逼令的口吻我跟著她步伐,哪裡要拍照,哪裡不能拍照 (沒有指示牌說不能拍照),哪裡要望一眼,什麼角度,哪裡要伸哪隻腳先行……於是向來反叛的我也確實沒好的走山氣力,越走越慢。就是山上有一個茶室備有空調,我說進去喝杯茶,她也說不可以!

於是當我終於到了觀看樂山大佛頭部的觀賞區,排隊沿山往下走的位置,她就跟我說要趕著回去接下一班,否則這一程花太長時間,上級會罵的。(注:在報價確定要這導賞服務時並沒有提過全程要限時,我也沒說過只去到這位置,一般導賞是需要陪同客人拾級下走完成整個觀景區範圍的。我看看錶,其實她說的只是:一,她不喜歡跟我走。二,她要趕回去午飯,因為在國內吃飯及飯後午睡大過天。

我納悶,但只好當¥50是儲物用,¥30是她陪我走上去。算了吧!放行;結果她頭也不回就丟我在山上,自己先溜了,連教我如何「下山」也省了。

%e6%a8%82%e5%b1%b11

%e6%a8%82%e5%b1%b12 我是跟隨大眾從大佛的面右看祂,遊客有足夠時間也可沿高棧道繞到大佛的左面看祂;左那邊地處比較高一點,看來觀景區遊人也不及這邊多,凌雲寺應可入鏡在大佛背後。

 

圖片摘自:美景旅遊網

圖片摘自:美景旅遊網

在凌雲寺竹林後有長級,經沫若堂,回到凌雲山門,即剛才售票及入口起步處,這倒也容易的。於是我在山上寺裡隨意遊遊,下去,取回背包。%e6%a8%82%e5%b1%b13

在大街上先找點吃的,不因為餓,卻只因天氣實在太過炎熱,要找處歇息的先小休一下。

在剛才巴士路線上往回走大概15分鐘,就到觀光船的碼頭區(渡口)。

快船收費每人150元,慢船75元;我一人手帶遠焦鏡和手機拍攝,還是坐慢船比較安全。遊船全程約45分鐘,船家會把船停在在樂山大佛前及遠眺臥佛景色,讓遊客有足夠時間慢慢拍照。

%e6%a8%82%e5%b1%b14

樂山5.jpg

遊船後,在這樣炎夏正午;體力幾乎就被耗盡。媽媽來電問我正身在何處,只好把照片送回給她安心;她卻來訊問:「妳要游泳去看那樂山大佛的麼?」原來她見我相片裡頭髮盡濕,誤會我是剛下水。

這幾天,四川的熱……都是我人生第一次體驗,衣服全日背里全濕透,反手就能捏水。

見到有輛的士停在路邊,連忙招手。上車問司機,這直接去峨嵋要多久?多少錢?

司機開價人民幣150元,一個多小時即可。我知道這開價是境外遊客的標價,網上有說過只80-100元之間。但這刻我覺得實在無力重回到樂山車站,買票等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