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荔枝豚肉卷

喜歡吃荔枝香煎鵝肝,但這個不能多吃。

也喜歡用豚肉捲著車厘茄來烤……

今日買了鹿兒島豚肉,卻沒買到車厘茄;不過,雪櫃裡正好有幾顆荔枝——

2017-07-01 19.46.01.jpg

2017-07-01 19.55.01.jpg

捲好,用小籤定好。

我是使用 echome 電熱板把它們烤熟,掃上 OK甜酸烤醬,就成。

2017-07-01 20.29.49.jpg

甜甜的,夏日夠清新,大人小孩子口味。

 


發表留言

Homemade Jam 自家果醬

在家製作果醬其實並不困難,只是平常就是貪方便嘛。

不過越來越多注意到市面上太多果醬含高防腐與高糖的問題,加上小區,買瓶比較好的,味道比較合心的果醬也不是十來分鐘去附近超市的事情。

我對果醬的味道比較挑惕,我喜歡特別的水果;可能自小已經是那麼些杏子、櫻桃……我對橘子醬、野苺醬…超市中 R 老牌的那些已經膩了很多年,所以我喜歡組合的,像法國家常造的那些,但又怕法國果醬太甜。

說來說去,就趁空閒自己造吧。

現在家裡有麵包機,那造果醬真的太過易事,頂多最難就是剝果殼、隔水、調味…但最低限度,省了最煩的——就是慢火攪拌著細煮果泥兩小時。都交麵包機去辦,它叫,才去倒出來,省事。

今日,我選了三款水果;說時說,小時候,哪裡想過可以這樣,把櫻桃跟荔枝拼合,明明白白就是兩個完全不同季節出產的嘛。

巨蜂提子Vitis vinifera ‘Kyoho’、(和枝) 荔枝、櫻桃

2015-07-10 16.46.53

三樣水果交換著拼合味道;不過,最後一瓶是自家最珍藏的——是加入 Southern Comfort 的威士忌酒。

造果醬可以說沒有一個準則,全憑個人口味為旨;所以,所有最叫人回味的可能就只有媽媽親手造的那種味道。

我這次用了以下份量配製,方便自己記錄,也歡迎參考:(麪包機附的指示,其實很不錯,糖也用得少,很值得參考)

  • 果泥:1.5 杯
  • 糖:3湯匙
  • 檸檬汁: 2湯匙
  • 魚膠粉:1/4杯

我個人口味喜歡粗果粒,所以我並不造果泥,我把果肉 (櫻桃的去核會一半磨了果肉不要皮,一半是連皮碎粒)(提子則去皮壓果泥)(荔枝當然要去核去皮,也是剪碎粒),果肉果泥混好後,盡量壓出水份,放箕吹乾約半小時。

(那些鮮果汁嘛,冰了去做沙冰。大塊喝得好開心!)

果肉果泥連檸檬汁一起放入小鍋裡,輕輕攪動著煮,最慢火,慢慢分次加入糖,每隔一段時間,輕輕用棒攪動。

約煮半小時後,也逐少平均地加入魚膠粉,保持輕輕用棒攪動;靜火多煮1小時,倒出,涼透就成。

我加入威士忌酒,就會在加入魚膠粉後約煮15分鐘之後加入。

10423726_10153085434781896_5923916209818122409_n

特別版自然給它個特別招紙 (其實是那個瓶原本的招紙太醜又清理不掉) ,加上格仔小蓋布,立時身價都漲了好多!

2015-07-11 11.27.14


發表留言

家裡的Brownie是這樣吃的

昨日在超市難得見到三種野苺子;紅苺、覆盤子和藍苺;都同樣壯實就興奮起來,跟藍藍商議去買一盒芝士餅,就這樣玩「覆盤子」——把野苺統統搗爛,一股腦兒到芝士餅上。

誰知超市裡沒找到芝士餅 (American Cheese Cake)……

做個 Brownie (布朗尼) 吧!藍藍說。

結果今日的境外會議都突然取消,才偷出了時間;造了晚飯,還可以有足夠時間和精力造甜品。

把 Brownie Mixture 拌好,加入杏仁碎;因為我喜歡朱古力裡有果仁。今晚重點不在 Brownie,是在上面的果醬,所以——

我將 confiture de fraises Litchi (荔枝草苺果醬) 用半個鮮檸檬汁開了,加入一點砂糖。再將野苺子們在石臼中粗搗;輕輕在微火上燙燙讓果汁變得濃稠一點。

Gp-5Ym1FUoX7dgxNbVvI8JvvRJrVN7QZWi394El5Yo8

lzkWR7rzNhjI_whyqNEX3EQwVPeD8OqXoN5eQnca1KE

DSC_2425

DSC_2426

Brownie 外脆,裡面還是朱古力漿,淋上鮮果醬;好美味啊!

其實家裡不比咖啡室,當家廚的是爸爸也好,媽媽也好;鎖住兒女的心,就先鎖住兒女的胃口。我家正餐中西菜各半,被藍藍笑稱家中廚是大塊老爸,西廚是別緻媽媽;這不是說她爸媽造菜有多棒,只是因為都造到她心目中的好味道。樣子看起來不好嗎?不要緊。吃起來有點黏嗎、酸了點、辣了點嗎?都不要緊,只要是一家人吃出了那份為一家專心去做,一起吃著讚好味那一刻,就是了。

所以,當孩子的爸爸媽媽,不要再說不會造;只要用心去造到孩子讚,一口氣都吃完;那就是成功。


發表留言

看更伯伯

辦公室位處廠廈,通宵夜班的看更伯伯越來越可愛。

稱作「越來越」是因為在我們最初遷到這裡時,每晚我走時,他都會皺著眉頭,不拘言笑地一再問:「門鎖好了沒?」

我們可能是大廈中唯一不用拉閘的一戶機構;他的緊張兮兮樣子和語氣,令我們在公司裡暗地會打趣說:「自我們這搬來後,這大廈從此多事。一定是我們打擾他沒好覺一眠。」

因為看來只有我們這家公司的同事,總是三更夜半出入,因為大廈入口鎖了閘,就得勞煩看更伯伯踢著他的人字拖來開閘。整幢大廈的其他機構似乎都很習慣按時下班,唯獨是我們的設計師,夜晚工作蟲咬,三點兩點不定時,出去了又會突然回來。

我的留夜時間很飄忽,也有時去了復返;但只要他跟我說話,我總會也抓點什麼話題跟看更伯伯說上兩句。

「出去買飯?」
「嗯,餓死了。」
「還捨不得回家?」
「還不行,也快了。」
「晚晚吃這些不好啦。」

今晚,他就在我說明日放假啦,掰掰!他把我叫住,然後,把一堆荔枝塞給我。
我給他說了個笑話:「我第一次去人家親戚的果園,人家的老太太說話鄉音,我聽不懂,只聽她說:「妳不要吃那麼多,吃兩【粒】就好,很燥火的。」兩粒?不是吧!你們家一整個果園啊,我可是老遠的來啊!嘴巴不敢說,心裡咕噥著。」

看更伯伯眠著嘴笑,好認真的答:「妳們後生女聽不懂那些鄉下話。這裡,多吃點。」

他叫我後生女,嘻嘻!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