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雞年吉祥物開出好果子

去年仁寺洞是嘆個下午茶

今次同藍藍去,當然第一時間衝去筆莊買丹青啦。

她總於買了她想要的黏土塑形的滑粉;我笑她,人家去韓國都巴不及去搶買塗面護膚品,她卻去買給塑土模型用的護膚粉。

IMG-20170130-WA0011.jpg

大塊先生總是忙著吃,沒耐性等我們在筆莊出來,自顧自在外邊每一檔都買來嚐;還拉我去看龍鬚糖。

我也本來認為香港沒有龍鬚糖嗎?在首爾見到也要吃吃,有沒這樣喜歡呀?但這個小店的店員實在好玩,他稱會說八種語言,問我們哪裡來,果然會說廣東話,不過其實只不過會說:「呢個好好食架,餡有花生啦,有芋頭,有朱古力…」後來跟我玩了會,也坦白,每種只會說那幾句;不過笑容可掬又會逗人玩笑,已經很夠。因為手要全程忙著那粘手的拉糖粉,他會請你在透明小抽屜自行找贖,有時間不妨也買來玩玩。

兩母女,餓,見有一家賣和式果子,栗子餡的,紅豆餡的;連忙就買;是有點失望,只能說造的不及日本的好。

仁寺洞.jpg

仁寺洞的飾物還是很吸引,新建兩幢樓裡都是當地小手藝師的展賣品。只是相對起前幾年,眼前的已經少了半寶石的貴氣,多了旅遊區的量產味兒。

一般手作已經不能引起我們興趣,不過總算終於給我們找上了一家——

三個人在店裡挑來挑去,好東西其實很多,只是我想要個小的,香港人嘛,家居哪能容許大東西?何況只不過冬天打打硬果殼兒。這家全手造木工開乾果殼器,好可愛。

今年雞年,只好選了隻頂著雞蛋的,應應節賀賀年。

nutcracker.jpg

 


發表留言

四川行:方所

別緻BEE的文章向來寫的長,文字多。

不過,在說這家本來就藏滿文字的地方,我的文字用不著。

這裡,在我短短留在成都一週間,來了三次;然後,我還是覺得不夠——

%e6%96%b9%e6%89%80

摘自維基資料:方所是總部位於中國的一家民營書店,分布於廣州市、成都市、重慶市、青島市。書店名「方所」,典出於南朝梁代文學家蕭統「定是常住,便成方所」。

這不止於一家書店,也有精選的時尚品牌衣飾、日本藝術家品、文具精品……等推薦商品。

方所2.jpg


成都遠洋太古里負一層。

全店面積4000多平米,布局和廣州一樣,以獨特的廊橋設計,於2015年1月29日始營業。


發表留言

四川行:花醉裡淘沙

工作中的午飯,主辦單位選了這家,吃的雖不能說是匆忙,但反正就本來無心要為餐廳作介紹。

食品質素相當不俗的,只是大家忙著,沒人細心品嚐,只想填飽肚子。

不過,這餐廳有一樣事情,卻好想記一下——

花醉.jpg

餐廳入口長廊,置的不是餐廳等候區,桌椅或食品介紹;而是,六張沙畫檯,每張沙畫檯分四格;可以同時供應廿多個孩子在那裡作沙畫的一個兒童遊樂區。

我最初也只以為是孩子玩樂桌那些,因為燈光,我也近距細看才知小孩們或跟家長親子在繪沙畫。

當我留意到是沙畫時,我也不自覺對地上瞄上瞄,看看是否滿地沙泥,始終這可是個餐廳入口處。可是,竟然沒有。

一家位處在高級大型購物商場裡的高級食肆設這麼個遊玩區,坦白說,我覺得此舉真的很具大膽的創意!是讚的!

 


成都華潤萬象城二樓 花醉


2 則迴響

四川行:讓夢飛翔

這是一個很特別的工作旅程——

在港好幾次都無法達成合作;工程的團隊好希望我親歷其境,讓我好好了解這樣大型的製作過程;方便我日後能更確實地向客戶呈展氣球大型製作工程的整個流程、相關的技術問題及後勤安排…等等。

來自日本的氣球師,早在去年於上海見過面;英國與美國的氣球師,也在網上成為朋友,只是無緣踫頭。今次好時機,大家都帶著期待,在成都遠來相會。

這個名為「國際氣球表演賽」設在成都城華區的萬象城mixC 裡;整個商城四處已佈滿氣球裝置藝術,主題是「讓夢飛翔」;正入門中庭懸掛了三對超大的天使翅膀,偉為其觀。現場地面上設了最佳拍攝點,為能讓孩子們/女友們,能像天使般展開美麗純潔的白翅膀,很多人都不惜蹲在地上,遷就角度;單是這種觀賞反應,已經就夠成為城中熱話。

mixc.jpg

內中庭的透明升空水泡,另一個內中庭的白氣球組成如雲一樣騰空,隨燈光影出不同的雲霧顏色——都像是如夢如幻的浪漫氣息縈繞著整個商城。

與其論氣球佈置的花巧、編織等技術;卻反不如回到純樸,牽引人們的夢想。

氣球在內地發展蓬勃,大多商城地處都不及香港那樣直接跟地鐵站相連,佔地比較大,在藝術品展示、空間填滿、招商吸睛的作用、牽引遊覽情緒……都比香港商場的需求來得更大;於是造就了更多氣球藝術的挑戰、讓更多夢想能夠飛翔。


發表留言

日本:93歲依然活躍藝能界的內海桂子

在友人家裡造飯,見到友人電視機裡一個老婆婆在接受訪問;訪問的主持人是我認得的黑柳彻子,我有拜讀她一系列的窓ぎわのトットちゃん〈窗邊的小豆豆〉。這系列書,我常有提議育有孩子的家長要看;裡面最好看的是黑柳媽媽的育兒想法,黑柳彻子是受惠人,但也因為當日種的因,日後的黑柳彻子完美表現出與別不同的氣質來。

2016-02-05 12.05.06.jpg

然後,我被標題吸引了;93歲的內海桂子與徒兒們接受訪問。我第一感覺裡猜想這些徒兒在接受訪問而把老師請出來;原來不是!

電視隨即在播內海桂子的最新演藝節目裡擔演的角色,及飾演她那角色裡的年輕版的女演員。

那麼,意思是說,她現年93歲,還仍然是位活躍的演員?!友人答:「是啊!她在日本映画大学裡當講師,滿門桃李。」

回家,試試翻查一下這位老人家的作品,能讀得的中文介紹不多;但單是她的個人wikipedia,已經夠教人佩服。她不單止是演員(藝人。女優)活躍於電影電視節目,還是相聲(漫才)家。

怪不得以這樣高齡還那樣得到行內後輩的尊崇與愛戴;從她的晚婚(在花甲之年下嫁比她小24歲的丈夫內海)、現時還是親自回覆刊載Twitter裡的短文及消息發佈,網上一些提到上她的課的學生也盛讚上她的課,常有很大得悟。網上更有文章提到當時內海桂子的晚婚婚訊,很是轟動,由於丈夫比她的長子還年輕,很受兒子的反對;可是,很快地她所居住的地區,鄰居都很接受這對新夫婦,認為他們生活很和諧。

在日本藝能界中跨越70年的演藝事業,當中生命出現多次大型健康波折,幾次大型手術,但仍然堅持演藝與教學;是真正的將一生都奉獻於舞台的女優。這日在電視裡見到現年已93歲的她,腰依然板直,反應靈敏,與徒弟們對答如流,時作補充;單是這樣的表現已經不易。

反觀我們的演藝文化,越趨「只單一年輕化樣貌」全線演員無論是演孤寡老太后,還是原著明明註寫老醜婦的角色;統統都要以不死青春駐顏術演之;飾演太后的女演員跟新選入宮的才人要鬥年輕鬥艷,終要將觀眾的關係連想邏輯打亂為旨。

看見也屆年長輩的黑柳彻子(現年82歲),與93歲的內海桂子訪談;我真心的覺得一個國家對年長的尊重,不應只著重於提供「老人優惠」的硬件發展上。

一個時時號稱自己是國際城市,對年長的敬重——就該有更深層次的樂納、鼓勵與支持。

回看我們的城市,人口平均年齡一直推高;可是我們的政府對老人敬意,又有多少?又有多深?我們對家中老者,莫說視之為寶,又其實有多少關注與自豪?

“It`s not how old you are, it`s how you are old.”
Jules Renard

 

 


發表留言

神戶探親記:国立神戸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

清晨,等不及見好友,著她去覆診前先車停酒店,把我接走。

見她,先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她抱歉,臉上頸項都紅通通,是新在用的藥物帶來皮膚敏感,她很努力在讓它們褪掉紅腫,但實在還不宜上脂粉……

日本女人!

「我這是來看我好朋友康復情況,不是來選美的!妳化不化妝都是我認識的那位,有什麼關係嗎?醫生有嫌棄妳沒化妝去覆診嗎?」她笑:「但妳有化妝嘛。」

「我呀!前一夜就是沒化妝沒塗好臉上飛機,一心就是素臉好倒頭就睡,誰知機場在放暖氣,烘得我臉缺水,敏感紅點爆微絲血管都跑出來,我今天還不上點底妝把它蓋著,我怕下午整張臉都漲腫得像蘋果!」

「妳臉總是像蘋果」她捏我。

「正確來說,我臉像乾皮的紅茄。」

「所以我要把臉封在手術口罩下,妳知道,在日本不化妝跑出街是件超奇怪的事。」

我反她白眼,有多奇怪?日本女人就是這樣;不刮掉全身上下的汗毛叫奇怪,不化妝叫奇怪,戴著個口罩又叫奇怪,絲襪走了絲破了洞又叫奇怪…

女人,見面總是無法先從自己蛋臉上的事情豁出去!

她現時基本的每週覆診地方就是国立神戸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這院每日診症相當多,病院的停車場不夠用,於是停車場外一直停著車的長龍,然後,長龍到了外街,大家就知道不能再排下去,只能一直兜著圈等。就是一輛一輛排著入停車場的直路,也是一出才能一入;友人抱歉說:「我們可能得在這小路在車上等著大半小時的。」

小事呀,香港隨便哪裡一等都一兩小時吧!我告訴她最近紅起來的芝士撻,預約了還得去排隊而兩個多三個小時,為的只是一件甜品;妳這是為覆診呀!

「可是,每次見醫生,有可能中途加見另一位醫生,每個都得要等,有時一等就一個多小時啦。」「放心,香港的同樣,我們都慣了。城市人,見醫生是最奢侈的事。」

終於我們只不過花了大概20分鐘就泊好了車,去到醫院取掛號籌,先去驗血,只不過等了15分鐘。然後等見醫生,本來顯示屏裡,她的籌可以在半小時後見到醫生,我們就去了醫院所屬的咖啡室用餐。

這咖啡室除出用餐後要自行把餐具收拾外,設計完全是一家酒店裡的咖啡室無異,座位的舒適、佈置、藝術飾品的放置,客人們一身高雅,也完全是一派悠然自得,寧靜寫意。

友人想我留在咖啡室裡等她,誰知,她那邊輸候顯示屏提示;醫生在留院病人那邊出診有事延了,要再等。我過去陪了她一會,因為公司裡有點事要處理,我怕手機談話騷攝其他輪候病人,我退了去醫院的 WIFI 熱點處。

那是一個設在咖啡室後的自助休息間,長凳、自助飲料販賣機之外,沿兩牆都設有電源,可供人自行手機充電用。

hospital

其實這病院驟眼就跟香港的、甚至中山、廣州的大醫院的設備、分科、服務流程並無分別;可是,最大的分別應該就是病人的質素,引用素質這詞,是素養與品格質素——整個病院其實人不少,但都非常靜,非常守禮守規。沒有一個人把袋子礙在等候凳上,大家都盡量往中間位子上安坐地等,留下近路邊的空位,要用手機的都自動自覺去WiFi 間去;大家只留意著顯示屏上公佈。不見得病人都是老人家,也不見得老人家都不用手機,就是不會在等候椅裡大刺刺呀!

就是電子付帳,也不見得每個人都一走近那台機就懂用,但大家就是保持那樣靜靜的,找幫忙也是靜靜的,那裡就有工作人員,一個接一個地提問題,未輪到的,不會吵著,也不會搶先。

2016-02-12 06.35.17

醫院的分科路上,就這樣設著三月女兒節的全座擺設。好友說看這套也應算是有相當年份的收藏品。可是人家就這樣放置著,沒有圍欄也沒有高台。

自律——整個醫院好像只那麼十來人存在的聲量,珍藏的東西放著展覽,大家就只會安靜地觀賞,不會企圖去摘下來看,更不會去踫它弄它的。

對於我們這些中國人、香港人;這可是個不可思議嗎?!就是人家的國民意識,所以我們都做不來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