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四川行:雷洞坪山庄

我是個不「泡麵」的人。

於是當我在山頂見到只有一個露天食堂,大家在吃泡麵時,我只好決定跟導遊小姐回到雷洞坪找家比較像樣的酒家吃。

我們最後選擇了雷洞坪山庄午飯。

在車上,我們談著天,我告訴她,因為我的味精敏感,我之前幾天在成都沒什麼可吃的。她對我說:「我家裡也不用味精的,我們峨嵋吃的好清淡,不怕。」

然後,她跟酒樓很嚴正地解說,今日客人患有味精敏感,絕不能放味精。

雷洞坪深山庄

點了山上名物:笋,竹笙、毛肚。

名物確實鮮香,但味道淡如水,平素愛吃的我,又看看身邊陪我大半天的導遊小姐,為不想悶壞她和我的胃口,只好再點了個香辣牛肉(少辣)。兩個人當然吃不下那麼多,結果導遊小姐打包了回家。

窗外忽然下起狂風大雨,我就那裡掛單在酒家裡看著雨。

來自都市的女人,下得金頂來,自然就打開手機,打算跟都市的網絡和朋友連一下了……

一直沒能上線……試了…再試…再試…

導遊說:「可能因為還在山上,下山可能會好一點。」但這在我理解是不可能的,她的手機一直在線……


3 則迴響

佐餐音樂

從來沒有這樣覺得 lullaby 是這樣令我難受過——

爭秋奪暑,週日炎夏午後地面反蒸的熱氣已夠讓人難受。

午後躲到小酒吧喝一杯冰凍雞尾酒,逃過了午熱,但距離晚上八時去上環文娛中心看舞台劇《祠堂告急》,看看錶,五時,去shopping 太趕,去吃晚飯太早……

在上環踱了兩圈,看來餐廳都不能坐太久;都恨香港土地太少,沒幾處可以像那些作家前輩,能打坐半天寫上百頁稿紙的茶室了。

與女兒兩個撐檯腳,吃不多,中菜也本非最大熱愛,一般不會選;但這個情況,就只有酒樓可以坐最久。北苑還沒開門,抬頭見富聲海鮮酒家,進去一試。猶幸接待小姐熱情招呼我們進去先安頓,經理和待應們還在旁邊開例會準備。

一切都很好,坐的舒適;看見門前貼著華爾街報曾將這酒家列為香港七大推選酒家;有點踴踴欲試了!

兩母女今日只能小試牛刀;胡椒湯只點一客,料足,胡椒原粒在碗底剩下都有近五六顆,相當有胡椒的辣,但這才正點,愛喝胡椒湯的就知道,裡面還有銀杏、豬肚洗得可跟白肺相比。

咕嚕肉,是招牌菜,叫脆口咕嚕肉,坦白說我家娘親做這菜很有一手,連那醬汁也全手造;不過家裡火喉始終不及酒樓;這菜果然是招牌貨,一送上桌來,垂涎一地,筷子忍不住了!濃但稠得恰好的醬裡有鮮菠蘿汁,鮮果汁可以滿滿一口,炒的是大切塊紅青椒與厚片鮮菠蘿,當然咕嚕肉是真的——脆卜卜!

薑汁芥蘭都是平凡小菜,但老薑粗粒加濃薑汁炒,是平凡中的老師傅。

贈送的糖水還有三款選擇,陳皮紅豆沙、南瓜露與楊枝金露;我們都選楊枝金露,不過,單甜品論,這奶太多,芒果肉很老;畢竟大家都在外頭甜品店被縱慣了;不過,既然是贈品,是算相當不俗。

可是啊!

酒家一直重複播放著一隻滿滿祝安睡、lullaby 樂曲的音樂碟,還竟是當中最慢的版本;聽得人好睏,胃口全無,只想一頭倒下睡去。我一直望著餐牌在暗打著睏,無心點菜,也無心跟女兒說話。睏意越濃,我開始覺得連待會去看劇的興味都快打掉了。問經理可否轉過另一樂碟,竟回答不行,這是公司規定的;但見我說這實在不行,我無意欲吃;他們願意先關掉音樂。結果反而舒舒服服地吃了。

富聲

好認真地提議他們公司,找個專業人仕認真一點選些合用的曲子,這方面不是隨便抓些感覺柔和就是陪吃曲,一個聲音(樂章)和味道,都是觸感一種,會直接影響胃口和神經!lullaby 是太熟耳的安眠曲,由小到大的習慣式,會令思想直接就連到要睡眠去;加上天色入夜,空調舒適……過份舒軟了,什麼都不想做,怎麼有意欲去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