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神戶蜜遊」不能不鰻

神戶元町的熱鬧不比心齋橋差;而且本地人還是佔大多數。

元町範圍的食肆固然多不勝數,要吃神戶牛的,大概每百步一家;其次就是最多雞料理。但總算相比關西其他地方,國際色彩較濃的神戶,有著很多不同類型的餐廳食肆,各適其式。

不過我和智子還是比較喜歡 三宮駅前 地下街的食肆,這邊相對本地老派一族的餐廳為主;這幾日走地下街,經過鰻屋都忍不住看一下,因為七月有鰻節;幾乎有供應鰻的餐廳都會主攻推廣。

然後,店前掛著一個海報,饅祭正正就是我生日正日。好友說:「就在妳生日那天陪妳吃吧!」她應該是看我每次路經都探著頭看裡面的饞樣。

吃過鰻屋的都不再想吃鰻魚弁当快餐,看準了這家。

鰻是我當年一開始跟智子工作,初接觸日本菜,最先愛上的一道;不能多吃,要吃最肥美時,造得最細烹的,滿足過,等下一豐收季,不貪多,只求善。

不過藍藍在whatsapp傳來忠告:「可能會因為珠玉在前,要失望的。」珠玉是我們幾個月前在宮島吃的海饅

誰知生日正日,以為自已很聽明,提前五時就過去吃晚飯。結果……

「抱歉啊!今日全部饅都沽清了。」

好失落啊,結果附近隨便找一家,卻中伏了。賣酒的,饅魚做得可能比快餐的還差。

念玆念玆,智子說:「我打電話過去訂座,妳臨別來個秋波。」

這店本不接受訂座的說,不過智子說解釋了我這位遊客那日沒緣吃專程再來,結果她們替我們安排了。不過,到步時店裡還是很滿,也得在門外等了15分鐘。

嘴刁不諱言的我,會說這不能跟宮島的比,但卻比前幾夜的那碗好上百倍。

 

鰻,全部都是鰻;因為日本的饅屋,是單一只提供鰻魚飯,沒有菜單,因為統共就只得尚品、大客、碗上…大小弁当款式可選。

脂香啊,肥美啊!片片都軟綿綿的…

不能不鰻,面前肥膩膩的一片片,怎能手慢;扒下一大碗白米飯;在日本,我永遠都能吃完整碗的白米飯。

最初到日本時不明,直至有日在知子家,她媽媽煮好一大鍋飯,我由玄關跑入去廚房去問:「好香啊,好香啊!」白米飯真的可以好香,令人大感好餓的。從小就少飯,被媽媽責為對飯誓願的小朋友,竟然是人生第一次為著白米飯電興奮,回港後一直跟好友們說這「奇遇」;只是當年能在日本有相同體驗的朋友不多,於是大家都免為其難地唯唯諾諾……直至很多年後,有一位好友去完日本後回來說:「日本的米飯真的特別香!」我那刻樣子是:「不是早說過了嘛!」


丸高 鰻 專門店

神戶市中央區雲井通7-1-1 (即三宮 JR 往地下食街的通道中)

11:00-21:00 不定休


發表留言

【神戶蜜遊】有米

生日當天,清晨就經過住的旅館附近一家小社區米鋪。

我在面書上打趣地寫:「生日祈願最重要有什麼呀?當然是要有米啊!」

跟店家夫婦打個招呼,禮貌地問可否在店外拍照?

店很小,裡面都是打米穀的機、溝米機和包裝機,很原始,誰會想得到這年代的神戶市,竟然還有這種老米店存在。

店沒太多空間,我就站在店門口;店主很客氣親自由工作桌走開來,遞上名刺。

其實,單是用眼瀏了店裡陳設一眼,也已經夠滿足;這種店的裝潢,我活了四十多年,就是小時候會被媽留在街市的米舖老闆娘,跟扛米的大叔們聊天;也不曾看過。

可是,我這來已經夠打擾,連忙退出去。

希望有機會可以去跟武田先生糴米,再請他夫婦仔細指教各式米的分別和用處。

這刻想起好友 Bowie (燒房焗)每次我說要去日本,都說替他搬些日本米回來送他,就是最好的手信。米當然不會扛回來,不過,如果有機會跟他一起去日本遊一趟,倒是美事(咿,好像有人曾提過要拉隊去喲,那班人呢?)


武田商店

神戶市中央區琴之緒町3丁目1-370


1 則迴響

四國滾動藝術遊:極上海鰻

「極上」這詞很日本吧!

但要我形容這次吃的海鰻,我找不出另外比這更恰到的形容詞。

吃鰻魚不少,藍藍長大後,愛上吃鰻魚,嘴刁,在東京吃每日只提供十份的「國產」關東流蒲燒鰻魚,吃過後念念不忘,直到——

這天,我們在一天前忽然心血來潮,拐個彎轉去廣島宮島,然後,我在途上給這家老鰻屋寫個電郵,看有沒這樣幸運能預訂一桌。

皇天不負有心人,餐廳很快回覆,說為我留了,提醒我別遲到。(我還以為只不過是日本人一向重視守時守約,這個提示只例行溫馨提示)殊不知,我們真箇太幸運,得到店經理特別眷顧,給我母女倆留了唯一的雅致廂座,這受寵若驚。

而更驚訝的事——

宮島海饅.jpg

坐在廂座看到一堆穿著隆重和服正裝的仕女們都得在店外或站著,或借坐花圃邊石墩上…等,等了又等!不單止是等位,有些只為等外賣的。

感恩!

不過,更感恩的是,能吃到那樣教人感動的 穴子;每一片的味道都是神聖的感受。日本人的烹調態度,就是吃的藝術。而這藝術不單是製造的精工及每一步驟的堅持和歷久的堅毅;就是吃的時候從不同感觀,也能感受出裡面的一份終生崇敬的專注,這種生活藝術感應。

然後,望向在外面優雅地等著的太太們,她們就像正向著麥加朝聖的信徒一樣。

不斷的相片急送在港的大塊爸爸,他說:「看到女兒那滿足的臉,就知道這碗饅魚飯太值了。」

有關《河鰻穴子大不同》可參考文章,或讀一下蔡瀾先生的《海鰻》一文。

1505498252

摘錄:德華商行有限公司官網


發表留言

韓楓遊:新村鐵板炒雞肉

這餐廳的門口有點隱秘,在這區年輕新店雲集,它都算是老韓式食店。

DSC_3189

食店正是位於這家時尚店側小樓梯下去地庫,有點隱秘。

新村鐵板炒雞肉

地庫陳設都比較老派,不過,開店的時間比起附近新派食店來說相對勤奮,我們來的時候已過午飯時段,很多食店都在休息中。而且弘大梨大新村的區分,都是以年輕人消費對象為主,放眼處處都是咖啡店輕食店。

我們餓,這下機第一餐正式的,還是希望可以吃個熱騰騰的,飽飽的。這炒雞肉正好滿足我們。

鍋子燒熱,一大盤雞肉和菜……大家合力鋪開肉,拌勻,炒堆;又重複地做著;也就夠忙了。

店裡有會說少許粵語和流利普通話的店員,而且店員們都好熱情的。價錢實惠。

離去前,剛有一小團香港旅客到,他們還自行帶蟹來請店師傅造醬蟹。

嗯,醬蟹——A 在嚷她好想吃啊!

 


發表留言

老太婆一樣的生活

近年,我把工作地方遷回家裡;初時我覺得這樣實在有點不像樣,盡可能都不對外透露,只有很熟知我的好友們知道。

隨著很多工作夥伴,因為租金高漲高企高,結果也先後遷進那些活化工廈裡,很多本來是團隊的拆開小隊,有些藝術人索性租個開放式小套房模樣的作為工作室;雖不致於索性搬到那裡長居,但也設張沙發床,很多工作至深夜的晚上,索性就在那裡倒頭睡去。久而久之,為方便,小廁間要加上蓮蓬頭,附個微波烤爐、一個小煲;洗浴煮食同在。

我辦不來!我還有家人要照顧!

我寧願在家裡闢出一角,家裡永遠最舒適,最符合我需求。

家裡,自然是要附帶很多家務,也附帶有家人的生活時鐘和習慣的忌憚;這是其他使用工作室的所不願的;而慶幸我沒有太多這些忌憚。硬要找出的,應該是鄰居會對我有點不滿吧——

我心情煩燥,會開著大喇叭播音樂;各式歌曲也有,看我心情而定。

電話會議,火起來,肯定全層樓都能聽見:「…說好了要在什麼時候送到會場呀?人家會場不會因為你而特別提早安排人員在那裡等著的…」「…那是張公司本票,你究竟是不是銀行呀?分行收了票你現在說要退我的票嗎…」「…跟你說了這設計不成,你不改,現在算人家一次修改,你是什麼專業呀你…」

有時,覺得不好意思,電話太多,太雜亂;家裡日間傳出來的聲音,像足一個老太婆在漫罵;當然我比老太婆中氣好……

事實上,也怕到外頭去,尤其要獃在旺區,等開會接開會之間的空隙時間過去;街上的食肆不願接我們這這類填空隙時間,一杯咖啡坐兩小時的客人。樓上咖啡座,十居其九,「差到沒朋友」即入黑名單還好,起碼還賺過我一杯咖啡錢;有的,我過門掙扎三五秒,決定還是轉身走吧。

為什麼呢?

座位破的,我不高興!要不我的裙子被拉掉紗也不好吧!

窗框都是積著塵垢,我也不高興!我來喝杯咖啡,還得替你鼻孔吸塵乎?!

一蓬煙味道,我自然也不高興!不是說了室內禁煙嗎?那些樓上座,誰能管?我坐上一會,人家也能從我衣領嗅出煙臭,我多無辜!

入口的,更不得了,飲品永遠對不上門前的照片,咖啡不像咖啡,奶水的胡搞;喝了還要拉肚子,還得最後付足錢,更不高興!

年輕的經營飲食平台的朋友說:「都不見妳寫分享呀,不好的該記下讓大家都不要去。」你要成為上位的評論家,首先你什麼都讚一番!也得先有神農氏嚐百草,閒時平白無端不知誤吃哪草,昏掉十天八日。我才不想用自己做試管!要記下中袱遇害,我有最好的智能手機還不夠嗎?

幾個飲食分享的平台其實都跟淘寶網的評分一樣功能啦,大家還沒發現嗎?只供讚,不許彈!你要彈嗎?賣家來跟你瞎纏:「求求你!我們小本經營好慘,賺的極少,請改評分,不要給負分,跪求你啦…」其實用不著,你以後不要再賣劣貨不就行了嗎?可是不成啊,再沒有那些劣貨,他們還能當什麼賣家?

是道理嗎?!現世代裡,是的!似是而非的,就是道理!

有時候,我的確已經有感我像足一個老太婆,尤其是明明白白享用過成長那些年最好的東西!

雞蛋就是那味道;而不是口裡說:「啊!雞蛋有蛋味啊!」的今日。

你懂的,老太婆一族 (拍拍肩)!

old-woman


發表留言

家造甜品朱古力香蕉香芒窩夫

買了那台 KENWOOD 的窩夫機回家後,只一直使用那個 Griddle 烤板 (可造 Penini 烤包) 來玩兩小口燒烤、三文治烤板做囡和她小友們最喜歡的飛碟三文治外;就一直未試過用它的 Waffle 烤板。

適逢今日閨密大假期中,過來相伴,囡又不用上課;於是大家就商議今日的下午茶來做做 Fruity Waffle。
2015-06-25 18.25.23家裡有一隻水仙芒、一梳地們香蕉;正好!

我使用的材料 (4人份,八片窩夫):

  • 2杯  麵粉
  • 半杯原蔗糖
  • 3-1/2茶匙 泡打粉
  • 2隻  雞蛋 (將蛋白和蛋黃分開)
  • 1-1/2杯  鮮奶
  • 半杯  已溶鮮牛油
  • 1茶匙  香草精油
  • 少許  唧花輕忌廉
  • 巧克力醬
  • 一隻  香蕉 (切薄片)
  • 一隻  普通大小的芒果 / 半隻水仙芒,切肉粒
製作程序:
  1. 鮮奶、牛油、香草精油、和蛋白用攪拌機混好
  2. 再將麵粉、糖、泡打粉、蛋黃混好,逐慢注入;用攪拌機混好及快速打至麵漿企身
  3. 烤板在機預熱好,將麵漿倒入,蓋上烤熟,挑出即成。
  4. 待窩夫在碟上稍涼,可先塗一層巧克力醬,疊放好香蕉片,再疊在上層窩夫後,加上芒果粒;並在頂上唧一個忌廉花;即成!

注意:

  • 如想預先在空閒時做好窩夫,隨時翻熱就吃;可把全冷卻的,造好的窩夫,在冰櫃中存放;吃時將麵包烤箱預熱好,調溫至120度,重烤約3-5分鐘。

IMG-20150625-WA0047

晚上,大塊回家,急不及待問:「我的呢?」

由於芒果肉下午一輪都給全售罄;只好用轉替的——

笑稱這是爸爸版本!

2015-06-25 23.11.43



發表留言

來遲了!再見 Homey Cafe

與唸書時的老好友聚舊;她們為遷就下午在深圳開會急趕回來的我,這次選址在元朗。

沒想起哪間適合我們開懷詳談,只想起有家是【燒。房。焗】好友 Bowie 曾介紹過的朋友所開 【Homey Cafe】,就在元朗西菁街23號富達廣場地下15-16號舖。

Bowie 替我打電話給他好友 Homey Cafe 老闆 Philip;替我們幾位女仕訂張桌。

四個女仕這晚吃的不多,如常,談的比較多。

M 掏出她替一個客戶訂了的36個月黑毛豬風乾火腿,跟大家分享;Philip  見我們吃得興起,又來送上另一碟西班牙的黑毛豬風乾火腿。啊!太好味…兩者各有千秋,就是很惆悵,幹麼就是欠了蜜瓜啊。

食物好,女人們談個沒停,直到店裡客人都走了;Philip 也放下工作了,過來打招呼談談天。

卻告訴我們一個壞消息——

這麼好的一個館子,又要關門了;同樣地,也是店租不斷上漲,縱使員工都兄弟般,加倍勤奮,還是無法應付一再漲的店租。

「那太可惜,已找到新地方了嗎?」

「還未有;可能搬到樓上舖去。」

「會保持在這區嗎?」

「不會了,這區的樓上店沒客路。」

「那辛苦建立起的熟客關係,豈不都浪費了?」剛才見鄰座一直上的菜都不是菜單上列的,我看著好吸引,好垂涎啊!我指指客人剛走了的鄰桌。

「剛才那桌嗎?是鄰店的醫生,是老顧客了。今晚跟太太慶祝特別日子,今晚為他們造的菜都是特別為他們造的。」 Philip 說:「我跟 Bowie 也像,最喜歡造非菜單上的菜式給好友們品嚐,那不是日常店裡營運的滿足。」

Bowie 有處新地點,有機會把兩位連到一起,讓我有幸一飽口福嗎?

「好!可以來個挑機大會。」Philip 笑著答應。

可別說了算啊!我可是個很記數的人啊!

謝謝Philip,讓我很興奮的期待這個格鬥一場;我把 Bowie 送我的「BB辣霸」轉贈他朋友 Philip,也換來Philip 回贈我他另一位朋友自造的沙嗲醬。

這樣的饋贈交流,特別難得。

homeycafe combo

「下週二是 Homey Cafe 最後話別了,妳過來,早一點通知我,給妳留碗老火靚湯!」

我好想,可是,已經趕不上了。

不告別,只期待在另一處再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