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英倫遊:Harrods

在英國到步,原先預計那溫度應該不太冷;都五月底了!也跟每次跟藍藍兩母女出遊,為令行李箱盡量減重,我都總會帶得比較少。

誰知晚上總下雨的倫敦,早晚都氣溫急降,冷得我有點受不了,還怕過兩天去牛津那邊更冷一點;只好提前去一趙Harrods 看看能否找件外套什麼。

見到 Burberry 想起在港時見過某家店裡有件粉紅格的很好看,決定進去看看;接待我看來是操流利英語南歐裔的售貨員;聽了我形容,就說店裡現時應該沒有掛起,請我看目錄,決定是哪款式,可訂購,他們寄到我住的地方去。一聽這樣,我說不必了。

然後他下一句話,更令我有立即離店的反感;他說:「妳先看看,我找個中國同事來幫妳。」我一笑:「不用啊,我們溝通沒困難。我是香港人!」

「啊!不是這意思,是公司的政策。」

公司的政策是中國人樣子的就必須用中國藉的售貨員來招呼?這又是什麼意思?就是沒特別意思,也教我倒胃口。

作為一個會說流利英語,自小接受英式教育成長的遊客,因為是黃皮膚就被「必須地安排」由中國售貨員來處理;雖不致於有點有種族歧視感,但感覺也實在太壞;這廿多年,走世界各地,我何不是以英國語言來溝通,卻好回到英國這個根深關係密切的「某程度老家」來時,被擋在當頭!這是傷心呀!確實感覺,酸苦湧上頭來;卅年來苦學的是什麼呀?!

Harrods 裡賣的太高貴,不是毛裘就是比堅尼,蕾絲睡袍…也許還沒找到合適的部門,我已經被大量中國旅客逼了出大門;因為連買盒曲奇、買個 Harrods 購物袋都要排三、五十人的隊。記得朋友說這些手信呀,在機場候機室的款式還多,我何必巴巴在這裡跟大班在大叫大嚷,手裡都幾乎拿不住的,還在搶著的爭東西,爭了還得去排龍呢?

怕煩怕人多怕等候的藍藍已經嚷了好幾次:「媽!我們可以走了嗎?」對於一個向來不喜歡購物的女生,媽在百貨公司裡磨蹭是對她一種磨難。「整個 Harrods 只有古舊的裝設裝潢吸引我!」對於一個喜歡唸藝術的少女,這是正常的:「還有,洗手間裡有免費的食用水、免費的香水和潤膚露;感覺也好!只是看著有位內地大媽和一位中東大媽在爭著試用;我只好遠望一眼。」

Harrods,還有一樣物事吸引著我;他們為 Al Fayed 與 戴安娜 (Princess Diana) 設了個紀念像和紀念壇。

DSC_9919 harrods


發表留言

港人懷念的維多利亞時代

2014-03-02 Good Bye Victoria

得聞沙田香港文化博物館有個名為「很久不見了,維多利亞」展覽,已經想飛身去看。無它,我就是那種長於香港維多利亞年代的孩子。

什麼叫「香港維多利亞年代」?

首先,我們要經歷過小學時代書本裡誦唸過無數次這句課文,用過在中文作文家課的排句中——維多利亞海港,水深港闊…

然後,我們都跟同學們在維多利亞山頂老襯亭旅行數遍。

還有,乘過電車去維多利亞公園的草地上滾過草、打過球、跟小友們追逐過、小池裡放過船、那個大泳池裡綠波暢泳過喝過泳池的水、不會介意滑梯裡玩到褲子一屁股的黑印,在那些以花朵為型的遊樂場設施上爬過甚至哭過要爸爸來拯救、吃過那裡小食亭的冰條、雪糕車的叮叮音樂……

甚至,跟只會說英語的孩子們交換糖果、奇怪他們冬天幹麼不穿長褲只穿長襪膝蓋冷不冷、摸摸他們金色頭髮是不是真的……

然後,長大了還是愛天星小輪。早餐會吃果醬麫包跟鮮奶,把煮熟的雞蛋放在蛋杯裡。每次看見那紅色的圓柱郵筒都會把眼睛停在上面一下,因為每次投入去的信件都是寄給遠方的好友們的愛。愛英國的紅,覺得那名為China Red 的紅色總有點土氣,連想著紅衛兵就覺得渾身不對勁。夢想畢業就去英國摸摸禦林軍的高帽,看個究竟那是怎麼能頂著這帽一直站而不會暈倒的呢?

還有閱讀的童話故事,就直接把報紙上讀得的一切有關英國皇室中報導的女皇、公主、皇子、習慣……一切套用其上。 看著查理斯皇子跟戴安娜皇妃的婚禮就一直把自己婚禮的幢憬套上,走過婚紗店前皇妃的婚紗照兩眼閃著,在聽到她的死訊時在車裡呆掉。

英國……

如果用乳娘來形容英國在我們成長的殖民地時代生活的香港孩子腦海的地位;維多利亞這名字更加貼切。

去展覽前,有朋友笑說:「這館長可能得被辭退。」在這個政治敏感時代,去主力表揚這種英國人管治香港這小小殖民地時代的光輝,來比較現時香港的敗亂管治陰霾;的確有點背負重壓。 可是,我們都是這樣成長的,我們的腦海記憶不能抹去,不說政治上比較,也無從清除那些年的安定環境,欣欣繁榮之印象。

在這個展,感受很深;勾起很多很多兒時回憶,那些細數,都很美好。

欣賞館長的鋪排,入口那一襲以英國旗上「米」字圖案所造的標準英式淑女連身裙;溫柔的道出我們心目中那位維多利亞女仕, 在她照護下成長的孩子們,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