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關西追楓遊—神戶訪友

好像很久沒有寫遊記,久得像快要把自己的部落格都丟到腦後,久得連藍藍都說:「媽妳好像好幾次出遊都再沒記過一篇了。」

是的,好像沒太大意慾寫文章了。

生活的時鐘被切斷成小碎片,在家工作有在家工作的煩惱;一天在十多小時不斷轉換身份,然後,上郵局、去銀行、上市場、家居清潔(時間表太亂,鐘點也幫不上忙)、瀏網店也要分公事、家居、食用…等等。

而最大影響寫文章的,是——快樂。我曾經說過,生活上沒不如意事,就再沒有寫文章的衝動。可是,生活平淡是福。

這幾個月中,也忙著外遊,其中關西一遊,雖然地方都是我多年中去過很多趟(比在港去南丫島這類地方竟然還要多)。對於遊記,可能沒什麼值得一寫,但感受卻是很多;多得雖然用人生一些年才能反覆消化。

要記的事自然多,只是那些都是很刻骨的,記不記文,在腦褪化前都應該忘掉不了。

今早,偏想先記一件相遇事。

神戶這地方,2017年我來了三次,都為著去看望一下智子。去年年初新春時,她初跟病魔博鬥,我過去在她家裡待了好幾天。她一個好朋友專誠也過訪,智子將我介紹給她認識,就叫她丹生太太吧。

智子說我跟丹生太太有很多相似地方,working mom,喜歡小東西,喜歡做手工,喜歡佈置家裡,只有一個獨生女,女兒都愛藝術…

第一次見面,在智子家;丹生太太英文幾乎都不太懂,見面寒喧我的日文還能派用場,可是,一個下午談下去,智子可吃力了;在病中的她要替我們當翻譯。我和丹生太太所談的話題涉獵太多,尤其談到剛在選科的丹生小姐希望唸藝術,作為有望女成龍的一般小家庭媽媽該如何決定、自處、支持、調整心態……那時,藍藍剛開始唸多媒體藝術科,我自己也是摸石過河,大家分享一下慰寂一下還可,說是分享也沒什麼可分享。不過,只得一個獨女的媽媽,最大需要只不過是找個大家都有共同心態想法彼此和應一下、確定一下、共鳴一下也就很足夠;畢竟女兒是心肝塊肉,她要決定做什麼,媽媽又能拿她如何。

丹生太太為見面,早上親手造了盒意大利蛋白酥 Meringues,又手造了個小布鳥掛飾送我。那一個下午,就像智子說,有點累,但難得快樂!

2016-02-04-16-35-36.jpg

之後,我給丹生太太寫過兩封電郵,她也沒回;我在小人之心的想:「嗯,大抵那天她只是客氣客氣吧,文化差異,有時也不能一廂情願可以成為跨萬里的朋友。」這事我也沒有跟智子說,免她在病榻中還得掛念我這些事,又或教她失望了。

今次帶著兩個閨蜜遊關西,事前已經商議,行程無論如何走,我都想在神戶停一下。這兩年盡我所能,能夠停神戶,我都希望可以去見見智子,一天是一天,一個晚飯也就一個晚飯,能聚就聚。幾十年交情,來到這年頭,身邊好友都不易見面,她來到生命在博鬥時,每次跟我說:「B-chan,見著妳我都覺得好開心,我覺得要努力,下次見面妳帶我一起去玩。」我心都好痛;想到早年我是小妹時,她天天帶著我去開會、去午飯、假期調換我帶著她出去四處遊訪香港。我認識日本,也全因為她,每天跟我說著日本的過去、現在。

閨密知道我想法,都在努力替我構想行程怎麼靠鄰在關西範圍,讓我有週日全日安心陪智子去。這天清晨,我在兩位閨密還在睡夢中就起,一個人帶著聖誕松去探望,竟然踫巧智子在神社晨禱完回家時(為了早一點見到我,她這天不等媽媽完成神社工作駕車送她回家去,改為乘巴士),在巴士中相遇,她聲音好高,在日本公眾地方我從未見過她這樣高聲說話,她異常興奮,就像我從前在日本總是忘記肅靜,說話聲不自覺在高,她會笑著皺眉提我:「小聲點,B-chan!」

我自買了麵包在她家裡烤熱,我們做了咖啡;我倆最愛這些時候,每次在她家裡住,大家最能專心傾談就是這個時候。我就像個鄰居著的老朋友,智子丈夫下樓來笑著說:「哦,是B-chan,來了啊。」「買了些麵包,你也來吃。要咖啡?」「妳還造了麵包啊?」「才不哪,我住酒店哪,怎造麵包,都是在車站買的,合吃的嗎?」「妳就是什麼都會造,我不懷疑你會造麵包。哦,那家的,嗯,好吃,妳也總是很會買。」「B-chan已經像住在神戶很久啦,比我還懂地方。」……

阿裡旺旺圖片20171231120832

【小插曲】帶著這個聖誕松掛飾去智子家,的士司機聽到我是外地人日語口音,又帶著一束花不是花的東西,就問起我這樣早起要去哪裡。我說是探望朋友,就把我停在那巴士站就可以。他聽見那個巴士路線去的不是旅遊區,很擔心我去錯,連忙打去總台細問那路線要去的方向,又怕我記錯巴士站位置,先停在附近安全處,叫我等一下,他丟下車跑去站頭看了確定才讓我下車。要不是我能聽懂他所為,我會不會就擔心他不知在做什麼呢?要濫收嗎?(他是先停了錶,收了費,才自己下車去的)。日本的司機有時可愛得令人疑惑,又或者說,香港人是不是太慣於先以「對方為賊心」來衡量人?下車時,松枝掉下一些葉碎在車座上,我連忙在撿,司機先生開著門在等我,以為我是跌了什麼重要東西。我說:「不好意思,這弄髒了你車。」他卻說:「不要緊,讓我來好了,這些是有香味的吧,那很好很好的。」

像這像對話,總是在智子家裡起居間裡響著。有時候,連我都錯覺,我根本就是住在她隔壁。

「你看,B-chan給我帶了這個聖誕松,好香啊!」「妳在香港帶過來啊?!」「今次的在.這裡的花店買的,不過,我應該可以造得比這個好,哈哈。」「是啊。但這個好香…」智子將整個頭埋在那朿聖誕松去。

「啊呀,我省起了,我得撥電話給丹生太太,我跟她說妳來了,她說今天要跟妳聚一下,看是我們出去吃個茶還是去她家怎樣。」智子忽然想起,然後很忙碌去策劃。我或許該說:「妳會弄得自己很累,不要忙著這個嘛,我也只是偷這個白天來見見妳,見不見外人也不重要啦。」但見她很興奮地去相約,我又不好意思,只好隨她……

(續)

 


發表留言

A Summer Foretaste

Summer is here, just a short while before it turns flaming heat.
If fresh green leaves and flowers still not boost our sensation a whit.
How about sunshine…
Watching out at the window-sill, thinking there some fun to be had even go for a little cupcake treats.
It maybe be too hot to stay out but we can’t be good to sit.
A friend always asked me what’s on hand and a pout gives.
Saying let’s go out, a bright sky could make breathing sweet.
Casual picnic on grass, or take a big banana split.
just not to stay in and stick to our sheets.
Those days, Summer was there.
If we are still young, we must taste the Summer breeze.
Stay under sunshine, feel likes you are right next me.

Summer-Flowers-Best-Desktop-Backgrounds-300x225


發表留言

讓生命盛如花

有說:「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可是,現在的花都能在世界各地克服天氣土壤環境;然後,香港可以隨意由世界各地花場輸入任何花種——所以,我們已經再沒有什麼花屬於什麼季節之說;就如時果,時花這種詞,好像成為上一世紀的用詞。

香港。五月中後旬。

朱頂蘭、小牡丹、鬱金香……依然燦爛。

DSC_2555_副本


發表留言

唔值咁貴

網上文章源自: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3/05/101044

not worth

我不打算討論筆者對那些時裝衣飾品牌的價值是否物有所值,或物對所值。

事實上,近這十年,自從很多似是而非的歐洲名字品牌不知何時又不知源自何處的,忽然在海港城裡冒出來;所賣的款式用料根本就有違歐洲貨品的剪裁和用料習慣;我已經開始對哪些品牌應該立在哪個消費價層次中,放棄留意和品評。

然後看著連那一些向往世界頂級品牌,為求滿足一眾中國新堀起的豪奢土著,而源源不絕把老古董設計改改用料,再度推陳出新;這舉本來也算潮流輪流轉的定律,可惜舊設計不是修正或改善用料,而竟然是改用更平更劣質,甚至索性都改成塑膠;這種擺明車馬以最短製作時間推出大量垃圾貨的舉動,果然是這世紀中震驚全球。

全球產品低劣化,目標是鬥快強搶新土豪的錢灘;出現頂尖世界品牌醜相盡現。然後,很多本來只能算是普通貨式的,也為求搶灘,把價錢一直吊高;價值成為完全脫離常規比例。

隨便亂檢都可以記得好些歸納在這種「唔值咁貴」系列產品:

未命名_meitu_0

不過;還不及這件貨品!

2014-11-11 17.21.10

在深圳萬象城裡的高級超市 Ole;非情人節甚至不是任何節日期。只不過是一個一般貨式的禮盒,一朵被剪得剩下個頭的玫瑰,四顆塑膠心型珠;售價RMB298。

若然我的男人買我這個,我肯定立即火焰雄起千丈,罵他個狗血淋頭。

好悲慘的一朵玫瑰,每次想起國內人喜歡這樣把玫瑰花枝在花頭下面統統剪得短過5cm,我就覺得她們都死得太慘!


1 則迴響

路上春樹

香港的春天潮濕天氣,有時很令人煩悶。

今早趕去九龍塘客人辦公室一談;我再次在這區裡迷路。只要走出又一城商場外,我只懂走到 Innocenter;進入小房子區,我就沒辦法搞得清楚哪兒是哪兒。

這邊廂變了中式建築,像是新派佛舍之類設計;那邊廂又是宗教味濃厚的外型,卻原來是堪輿學家辦公處。

然後這邊廂的國際幼稚園,右邊廂是教育中心;總之每一幢,每一轉角都差不多的模樣。上一次在這小房區裡鑽來鑽去的時候,大概就是陪日藉老上司找房子的那年——喔,這心中一算,都廿多年前的事情了。

好吧,迷路,大概只為前來跟盛放的「你」相會吧!

勒杜鵑,一樹正艷紅。

春意盎盎,港人都忙著外遊作春之花賞,日本、韓國、台灣……正處處招攬觀光客。

香港這地方,其實細看,也還有一點點可賞之處吧。


11025952_10152804599371896_2080933527845171728_n


發表留言

開心買……唔開心買……

90年代,有個電視廣告讀白「開心買鞋、唔開心買鞋;好天買鞋、落雨買鞋…… 」

曾經引起城中好大迴響,無論男女都喜歡引之來強調女人購買控,那種血拼慾念,根本無分時候心情。

是的。

我雖然不至如此,但我也曾在一個時候,只不過某日的鞋子好像點不舒服,我腦裡就整天出現「喔,得要去買雙鞋子」的誤訊;即使那日之後,總結已經買了好幾雙;訊息仍然徘徊不去。

又,某天在換衣服時發現欠了件色彩鮮明的小背心襯衣,我又會在接下來的好些天,眼睛儘在街上店裡盯著各色小襯衣找,結果可能買了很多顏色,但依然有誤訊「還沒找到合適的那色」。

究竟是女人的大腦傳遞訊息特有誤傳,會不斷迴覆著,還是都市中的人類在物質過度豐富的溺養下,習慣先在「有空」時囤積好讓沒空的時候可以用上。

待有空時不必花時間去找–也是一個誤訊。真正的沒時間,根本也不可能有「時間」打這個收藏著的翻出來。

活了半世,沒有找到完全治療這種縱買誤訊;但已經學會轉移焦點–

每逢大腦有訊息覺得要找什麼來買,就去買花,一枝也好、一束也好……要對紅色鞋,未找到,先買一枝紅玫瑰。

未找那螢光黃小襯衣,買束小黃菊…

先慰寂寥。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