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1 則迴響

勳仔

好少文章題目會像這一篇般,已經在心中蘊釀好一段時日,可是一直未能執筆而書。

是因為什麼令筆者這樣思前想後呢?不是因為故事的主人翁不便出現,如是只需一個化名即可。也不見得是故事帶敏感性,相反這事千真萬確,而且也是城市中任何的我你他身邊事。

遲遲寫不出來,只因感觸千萬,不知從何而起而已。

想起這個他——勳仔

個子矮小的勳仔,跟大塊的確相映成趣;不過高矮一直沒有阻礙他倆友誼的發展。這一高一矮出生只差一天,這一高一矮廿多年來只一牆之隔而居。於是,自小,他倆比親兄弟還要親厚。

成長後,縱使大家為學習、為工作、為戀愛而忙;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少,但大家還很珍惜對方關係。

可是,成家後,大家都有生命的另一半,住的地方由一牆之隔變成十區之遙;而且,彼此的另一半並不認識對方。

日子下來,彼此無奈地將對方收藏在心底深處,要相聚,何其難……

直至,一天。

「你是大塊太太嗎?」電話那頭是一位女仕聲音。 這樣的問題很叫人愕然,會是什麼人問我是否大塊太太?!「我是勳仔的大姐。」
「啊!勳仔。」我的思潮瞬間拉到很遠遠的回憶,腦裡響起一個不祥的凶兆…
「他……他在醫院,醫生說他過不了這幾天……」大姐開始啜泣起來:「想請大塊去看他一下,他一直想念他…都這些年朋友,我想…希望大塊去看他一眼,讓他好好的去……」
「他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他患了癌,延在醫院都有大半年了啦。」
我腦際轟一聲地:「哦,大半年!」
「請…務請大塊去看他一眼,他總記掛著…」

大姐,別說大塊跟他這些年老朋友,就是普通朋友到這彌留,去慰問一下又有何妨。 連忙相告大塊,他外表異常鎮靜:「明天的工作要緊,我後天去看他一下。」

要不是下嫁此君十多載,也難以細量他只是空撐外表。 我命令:「不!明日一下班立即去,無論如何盡你最早可能去—趟;可知此見許是永別!」

「行啦,我知道!」他答,還是那種看似漠不關心模樣。
「你什麼時候去,我請假跟你同行。」我在咄咄逼夫。
「不必。我自行去。」我知道他不想我在旁,看他兩個大男人的生離死別。 大塊是個大男人,往往會為他的男兒淚而強抑倒流;即使老妻如我,也不便勸解。

終於,勳仔永別了;就在他跟老好友見了面,握過了手,安安樂樂地離開了我們。

懷念他,想起他站在醫院大塊的床頭很「情深」地搥了大塊一下說:「好羨慕你啦,快告訴我這樣又美麗又溫柔的女友上哪裡找來,幹麼我總是沒緣踫上。」臉紅紅的小女友Bee 笑得差點沒連餵飯的碗匙都掉。 原來這句對話後,我跟他一直再無話。

不過,我深信我們總會踫上的,在天國的一方,將來的一日,他會迎上來:「唏,大家都沒變呢,我等你們好久啦。」

two-friends-clip-art-47207

(注:此原文記於 mysinablog  別緻BEE | 27/10/06)

記原文留言:

[2] Re:

agnes :
說了出來,是不是會好過了一點呢?
大塊是個很重友情的鐵漢啊!

謝謝你,Agnes,其實引子所說的難筆之言,這裡只說了一半;從晚飯趕回來正要把今日想到的下一半趕出來。

[引用] | 作者 Bee | 27/10/06 23:07 PM

[1]

說了出來,是不是會好過了一點呢?

大塊是個很重友情的鐵漢啊!

[引用] | 作者 agnes | 27/10/06 18:49 PM


發表留言

幸福要多行一步

朋友踫面都說:「看妳最近好幸福啊!跟老朋友們去旅行玩得好高興啊!」

是的,我的確好幸福,我知道。

這三個死黨老友,中學時代老友得一天到晚黏在一起,無論老師稱我們三劍俠也好,同學喊我們三絕也好;我們就像所有女孩子閨密什麼事都一起做哪裡都一起去。

然後也像所有女生密友一樣,戀愛了,結婚了,各自忙自己那頭家去了,再下來,工作和孩子,把我們所有精力時間都磨個一乾二淨,每日張開眼只管匆匆去上班,下班匆匆去買菜做飯看功課…還有夫家娘家的一切要事瑣事都擔在肩上。撥個電話給密友嗎,旁邊孩子拉著喊叫了,說不上兩句只好掛線。

人同人關係維繫需要雙方共同付出。多少朋友間的友誼就在這些忙得喘不過氣時丟到腦後、雪房、甚至垃圾房、填海區。丟冷的情誼時間越長,能復修圓鏡機會越低;直至一日陌生,甚至無踫觸機會。

就在這兩個結交三十多年的閨密相約這第二年度出遊時,我接到一個相識四十多年的朋友來訊:「我有事回港,此行匆忙,但想跟妳見上一面聚聚。」當我見這個訊息時的震撼一如氣球高速漲滿直噴射開去,在室內瘋狂洩出空氣而亂飛一樣。

20年朋友,憑藉現代通訊科技,要相聚不難。

30年朋友能一起去旅行,已非常難得。

40年朋友,一直天涯海角,沒有通訊,只不過近年得有小學同學在 whatsapp 上設群組,我們就在連點再連點中重逢,也憑藉 Facebook 她與夫君靜靜觀察我最近生活,偶爾來訊閒談幾句;大家都在努力覓尋重熱彼此遠舊童年時友情溫度。

淑儀在我初開始寫博時記兒時趣事的其中一文中出現過,那是十年前 2005,當時,我們已經失去聯絡十年多,己經沒想過會重聚。《共浴三

回憶,最後一次跟她見面是她準備移民,我剛新婚,猜是1992, 1993 吧;這次聚面,再上一次已經是我新遷入屯門 1982,她專程老遠來探望我,最記得一段對話:「屯門是在哪裡?」「妳打開 Geography 香港地圖,最西面有兩個叫大和小磨刀州,對面的新界土地沿海處就是。」「哦!很遠的是吧!」「嗯。」「我乘車來,要三小時嗎?」「也不需要。不過錯過了每小時一班的公路巴士可能會需要三小時…」

那次相聚,我被轉校的不愉快打擊著心情。她也見彼此再無太多話題;於是除出接下斷斷續續的聖誕卡後,友情丟著冷了。

之後,我新婚,把丈夫帶去拜訪她家,今日才明白這情況可能令關係更尷尬;我早婚,她還剛大學畢業,她父母可能並不希望我這婚訊會影響她,她也覺得很無言,兩人之間的角色都感到陌生難以同步。

之後,我好像也曾透過她哥哥傳達過問候,但要重新打開直接對話,好像都是積著無形的雪霜。

我曾經以為,大家再不會連上了。人生往往如此,但年輕也不覺可惜。

06年,大塊的兒時好友離世 《認識另一半的從前》,我開始越加想念我兒時的朋友。可是,你想念人家,也要人家同樣有這樣意思;也許她在忙著她在彼邦的生活吧。想到這裡,又停在遙遠的思念。

卻原來,我一直沒為意,我在遷入屯門後,根本無意識跟小學時的校友聯繫。近年這班熱心同學,在 whatsapp 與 Facebook 間把兒時同學一個一個找回來,包括我和淑儀。

然後,有賴 Facebook,我和淑儀偶爾交談,說說大家這些年的生活與近況。然後,這夜——

她夫婦來到,跟媽媽聚話當年。我同大塊為他們準備一席菜,酒醉飯飽;對彼此關注一如這些年從沒冷淡過。

朋友間緣份,要在相隔多年後再連接上已經不易,這次加有彼此的家人,而竟都能談笑無間,笑聲不絕;豈不就更難能可貴!

依依送走兩位,大塊問:「中間年月,好像沒聽過妳們有聯絡了。」「是,廿多年了。」「可是,看來不像啊,好像大家都相當了解呢。」「感謝有 Facebook 吧。」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交往、保持友誼都不要因為一次對方反應不及預期的熱就那裡打住了;連繫,需要主動一點,幸福,需要多行一步。

感恩,因為彼此還有一份相見歡的心思;也感恩,我們身邊都有一位願意愛屋及烏的好男人。更感恩,我們的父母,當年他們間的友愛才能造就了我們成為兒時小友,今日四位都壯健,生活安好。

img1447391882042_meitu_1


1 則迴響

認識另一半的從前

大塊有兩個由小到大的鄰居「死黨」,曾經出入結伴,親厚一如兄弟。

結婚前後,跟我介紹過,有時在屋苑附近踫踫頭,看著大塊跟他們聊幾句。

可是,我卻絕少,甚至幾乎沒有跟他們有過幾句的對話。

我由小到大,都沒有像他那種「死黨」式兄弟,但小時候有過幾個玩伴,都只因家裡大遷徙而斷絕了連繫;到得中學所認識的老朋友,大塊都是認識的。

他為追求這個心愛的女生,全情投入她的生活圈子裡。對她和她好友們,總是愛屋及烏。

直至勳仔離去,回頭,原來他這個兄弟的太太,跟他太太從不認識對方。 要不是勳仔大姐愛弟心切,出面尋人;恐怕勳仔還是不能會得見一直記掛的老朋友。

(是作為另一半的困著了他們?還是大家都太投入小家庭生活?)

另一位死黨,同樣是在結婚後銷聲匿蹟;偶爾會想起老朋友嗎?

太太們,妳們認識丈夫的老朋友嗎?都認識那個還沒有踫上妳之前的他嗎?

原來,細想也不盡是男方的,觀乎我的老朋友們,妳們在婚後生活中也只能有丈夫的時間嗎?

檢收電郵往往要在想起的時候,請丈夫代查看一下?再後來,電郵永遠被丟在收件箱直至被消去前都沒有到達收件的太太手裡。

當丈夫的只要較為內向,就更不願意接觸太太從前的好友們,於是,太太們啊,妳們也就完全放棄結交十多載的她們嗎?

為什麼結婚後只能有對方,就再容不下彼此曾經攜手同渡過患難的好朋友?

是友情那樣脆弱嗎?是婚後生活那樣束綁嗎?

愛情、婚後感情和友情都同樣需要維繫,都需要彼此相方同樣作出適量主動。

很多個夜裡,我會想起好友聚在客廳談情說愛,天南地北地促膝渡夜;可是為何都只限於閱下失愛的當兒?

吃一頓晚飯,隨便談談家裡、孩子、生活……是真的那樣難嗎? 是必須在傷心時才可以讓友情出現腦海嗎?

two-friends-clip-art-47207

(注:此文原記於 別緻BEE | 28/10/06, 00:20 AM)

轉載之前網友留言:

[4] Re: 好彩

鬍鬚太 :
我和鬍鬚人都認識對方的朋友, 也會帶同女兒出席雙方朋友的聚會, 所以我們的朋友圈子在婚後是以倍數擴大的.
其實這樣是除了不會令自己封閉在小家庭內, 也是增進夫妻間溝通的好渠道.

完全認同,我同大塊其實都好尊重大家私人空間同朋友,就係唔明點解早年識落個D老死,卻個個變成咁,男的變糯米糍,女的就只識匿埋係老公背後。好悶!

[引用] | 作者 Bee | 28/10/06 12:47 PM

[3] 好彩

我和鬍鬚人都認識對方的朋友, 也會帶同女兒出席雙方朋友的聚會, 所以我們的朋友圈子在婚後是以倍數擴大的.

其實這樣是除了不會令自己封閉在小家庭內, 也是增進夫妻間溝通的好渠道.

[引用] | 作者 鬍鬚太 | 28/10/06 12:24 PM

[2] Re:

艾力 :
世上是有些女人結婚後就只有丈夫&孩子的….
我覺得這些人是挺封閉的… ~_~
anyways, 這也是人家的選擇。

對,很可怕!於是到婚姻有紅燈時,打著燈籠沒處找可以支持的好友。(不是咒語,只是見過這樣的情況。)

[引用] | 作者 Bee | 28/10/06 12:11 PM

[1]

世上是有些女人結婚後就只有丈夫&孩子的….

我覺得這些人是挺封閉的… ~_~

anyways, 這也是人家的選擇。

[引用] | 作者 艾力 | 28/10/06 11:59 AM


1 則迴響

共浴三

幼稚園裡有個好友淑儀,她家住在九龍當時最著名的上海街裡的一幢唐樓的頂層。那是一幢不錯的屋子,那時家裡能擁有一個天台是一個富裕的代表。

她家的天台是我倆玩耍的樂園,平常她下課後會約同住她樓下的一雙姐妹一起玩在一塊。

她媽媽是個很和靄的主婦,一家人對她這個小老么疼得不得了。對小老么的這位由幼稚園到小學裡的好朋友又甚是歡迎,於是假期裡這個小訪客就會寄居到這家裡來,跟淑儀同卷鋪被、同窩沙發、還有同攀到她大哥和小哥背上去玩鬥跑樓梯。

天台並沒有種植很多的花草植物,卻將房子裡的廚房改了作大女兒的閨房;再於天台闢了一室作廚房。於是,每次晚飯,淑儀媽媽就會讓孩子們在樓梯當傳菜員,把飯菜送到飯廳去。

相信大家都沒能想像,這個廚房對這兩個女孩子來說,還有另一個很特別的用途——

夏日裡,兩個娃娃玩得大汗淋漓,就會捧出淑儀嬰孩時的貴妃浴盆,兩個就在天台裡脫過清光,擠到浴盆去。

縱然這個浴盆已比一般的嬰孩浴盆大出得多,但要讓兩個小女娃擠下去,也夠讓手手腳腳都交纏到一起去。 浴盆大小從來沒上讓兩個小小的心留意上,溢滿而出一地的也不單止是水,還有嘻哈不斷的笑聲和友誼。

maxresdefault

(注:此文原記於 mysinablog 別緻BEE | 27/12/05, 21:41 PM )


發表留言

韓楓遊:夜機

同行好友A工作,近年大多機構都人手緊絀;為了出遊;大家想盡量爭取最大同遊時期,工作先得要安排得當,大家都得盡最大努力榨出時間;最後我們選了韓亞航空的夜機,爭取多一天出遊時間。

除出飛歐洲,我還是首次飛半夜的航機。

這天,我也很趕;是 iStage 劉浩翔老師開辦的編劇班最後一節課,我要最早得在晚上十時才在上環文娛中心下課。為免交通失誤,我在上課前就將行李箱寄運到香港機鐵站去。

這節課上得很興奮,這課程不算什麼很正規的課,卻也是我最喜歡的模式。互動的多,小組合作及研討的多,啟發的多;這課完了,幾位同學都依依不捨,相約再會。

我得在宣佈下課前跑著去機鐵站,坐上直趕機場的列車;那邊已經有兩位好友在等著我——好期待的每年一遊,要出發了。

三位太太出遊,當然要先得老公們的支持。新一代夫婦可能不覺得這個很重要,但對於結婚廿年以上的,另一半的支持如果是零的話,那可是很惡劣的關係;相反是支持的話就絕對錦上添花。

我們這一代的太太,其實都是多年工作婦女,跟再上一代需要丈夫經濟上的支持是有點不同;可是,想想一家主婦要出遊幾天,家裡一切運作都得預先作些安排,重點是孩子們的學習、飲食、家居安排…等等。我是較幸運的一個,我一直得到非常大的自由度,我向來只需交待一聲,外子與孩子都獨立,自動接上替補;不過這閨密遊,是一種非必要事項;大塊鼓勵幾個女人無事多聚好好去玩,這些說話勝過一切甜言蜜語。所以,我這行擔心的反而是我近年所種植的九層塔與薄荷葉。

然而,在我們這一代,另一半有時已經不限於家裡那位,工作上也有「另一半」(合作者 / 隊員們);總而言之,好好珍惜與友出遊機會,年紀越大,顧慮越多,困難越多;包容、欣賞、互相幫忙、多些遷就絕不能少。

?

快樂旅程,是一種關係昇華的其中一種渡化過程。正如多少情侶過不了一起旅遊而在回程後分手的一樣,這種在外遊中共患難的歷程,從來都不會少,不能一起克服就不能再往下前進。

這次旅程第一個關口就是:究竟幾時才踏出機場呀?!

過夜的航機,大家比預期中更不能睡;我堪稱是任何客機,直背座位,兩旁都擠個美國大肥佬;都能勉強自己斷斷續續地寐片刻那樣。不過今次真的太糟糕。沒錯航機很新淨,新得甚至所有設備都像發光。用的光源也很強;好吧,我已經取出很少需要上場的眼罩。可是,航機細,聲音很迴響,雖已沒有人在大聲說話,空中服務員也很小心翼翼 (論這方面水準已經勝過CX) 可是,還是不能屏除聲音。也因為航機細,不設個人視像屏。音樂選曲頻道太少,選曲也不太適合安眠。

三個女人吃飽了,喝了整罐韓國啤酒 (竟然沒有其他酒精類提供),都睡不了。

下機了!眼睜睜地,面浮浮地,一臉疲乏。

很氣餒——不!振作!渡假啊,什麼是重點?

要靚!

12191809_10153315359881896_7020773837620344360_n

被老朋友們笑問我們這三個這趟是否去韓國整容;真的不說不知,在機場發現這個櫃檯——所有美容美肌整容整形……服務資訊全備,真是嘆為觀止!這個令我連想到香港,聽說很多內地產婦來港產子只不過因為醫療的安全性,那些專為這些產婦服務的經紀員安排一連串的醫生會診、產前檢查、產前學習班、生產醫護安排、月子服務……不也是一種可以發展開去的新跨國產業嗎?(這在我上次手術期間,手術室一位醫護人員也跟醫生在討論有關他們醫院將新加設產房設施時也提到過。) (這當然要先解決當中可能涉及的一些香港居留及公民權利。)

大塊見我遲遲未報平安,打來問我狀況,我報告:0530到埗,0630先填完入境卡,行李都被人丟出行李輸送帶外了,標板上航機資料都被刪掉。可是,0730 還在機場挑早餐點,0830 還沒搭上機場快線列車啊!

三個女人的行進,慢得誇張。之前還在擔心那麼早到機場,會有車去市區嗎?結果我們換好厚衣,整好妝容,吃飽了早餐,搞好了當地手機網絡……人家都上班時間了啦!


發表留言

Hotel Icon 的 Green 英式下午茶層層拆解

很久沒有找到除出藍藍以外很合拍的下午茶伴兒,女兒忙學業,我也忙工作;工作時份要我吃英式下午茶,我會覺得氣氛全錯的。

這次,是新工作伙伴為我慶祝生日,她說有個下午茶,妳非試不可。

她為怕等不到位,提前很多去等;這番心意,讓我感動。

先上來是一碟三件英式鬆餅,雖說果醬與奶油是手造不得不試,但鬆餅的酥軟牛油香,令我有「果醬與奶油都變多餘」的謬想。

侍應放下那三層下午茶架;我真的好想吹一下口哨;那是一種不止於歡呼,是訝了一下的意外驚喜加上竟然可以這樣的深吸氣——

一般傳統的下午茶,基於最下層盤子最大,用來盛咸點如三文治,迷你小漢堡等。中層是各式小甜點,頂層最小,很多酒店裡的下午茶都以這層推介他們的品牌巧克力。於是,都慣說,下午茶是由下層開始吃,逐層移向上,由咸到甜。

不過,這個一來就教人思考,好像倒過來啊!

最高層的炸蝦!藏著吞拿魚的車厘茄;還有沒辦法猜透的忌廉菜湯!菜湯啊!我第一次在下午茶架上吃到!由於量少,感覺跟吃湯不同,這只像來溫潤剛才炸蝦的干脆,美妙!

然後,侍應過來,殷勤地為我們拆走第一層的盤子。到甜的了吧?!還未啊!

第二層才夠瞧!鵝肝、三文魚…

第三層才是平常以餅為先的芝士餅、慕絲…然後,我覺得甜的在珠玉之後,被奪色了。

但,我喜歡!

「這家是鄰旁理工大學酒店管理系的實習場。」怪不得。

喜歡這趟茶聚,更喜歡伙伴在我沉默時,已經為我解答正在疑惑的問題。

2015-07-28 15.38.58


發表留言

A Summer Foretaste

Summer is here, just a short while before it turns flaming heat.
If fresh green leaves and flowers still not boost our sensation a whit.
How about sunshine…
Watching out at the window-sill, thinking there some fun to be had even go for a little cupcake treats.
It maybe be too hot to stay out but we can’t be good to sit.
A friend always asked me what’s on hand and a pout gives.
Saying let’s go out, a bright sky could make breathing sweet.
Casual picnic on grass, or take a big banana split.
just not to stay in and stick to our sheets.
Those days, Summer was there.
If we are still young, we must taste the Summer breeze.
Stay under sunshine, feel likes you are right next me.

Summer-Flowers-Best-Desktop-Backgrounds-300x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