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麗思卡爾頓酒店102

明明白白這是人家酒店的官方中文名字,我唸來總是怪陌生的。

於是,我決定用來作文題——這102樓,其實就是位處現時全香港最高大廈 ICC 的102層。

今日是來跟一位1994年美資公司裡工作時相交的舊同事聚面,也是之後因為在 Facebook 重遇,另有其他故事把我們重拉近,進一步成為朋友。

相約嘆個高貴靚太們最愛的活動,Afternoon Tea!

相約嘆茶的這個地方,正式名字:The Lounge & Bar, The Ritz-Carlton.

今日幹麼一直在強調這酒店名字呢?

昨日 whatsapp 上朋友 P 很細心來訊提醒,「別忘了明日見面啊!」我還說:「當然,明日見!」卻沒有倒退到上一星期 P 說她訂了檯在哪的來訊重看細節。

今日出門,腦海出現的 afternoon tea lounge 影像 (後來才省起那是文華酒店 的咖啡室),Ritz-Carlton 這名字的連想記憶碎片,是1994年跟這班在美資公司裡一起工作的同事們一起午餐、開會…等片段。

人在和平紀念碑前,望著 Hong Kong Club Building;才猛然想起——天哪!Ritz-Carlton 在哪裡?已經在那 ICC 上面很久啦!

看!有時大腦分析是會因為記憶而混淆的。人越多記憶,明顯年份與分類會失效,也許應歸類記憶體老化或不足了。

連忙飛奔港鐵;終於大遲到,害 P 在等;連聲道歉。P 卻笑著跟我說了兩個類同的大烏龍——她也試過本想訂四季酒店的下午茶,卻原來訂座電話是撥了去 Ritz-Carlton。

難怪我們這些不顯老的媽媽,首要條件,都總是孩子眼裡一個傻媽。

當年,我和 P ,跟兩位總監級的女仕,輪流懷孕;亞太區總裁就一直笑我們這邊辦公室很旺生育,他說的沒人會覺得他話含嘲諷,因為他是五個孩子的父親,其中三胞胎更加是他的寶貝。那年頭,美國機構都很鼓勵員工育兒,聚餐裡,無論職位高低,男或女,已婚或未婚;環繞著孩子們的話題總是不少,那七個小矮人的每人名字,也是一位美籍的五歲孩子父親教會我,他說:「自從我每晚要趕回去跟孩子說bedtime story 後,我就要把這七個人的名字牢牢記下了。」今日,我和 P 的孩子們都成年了;那年我們間的初生嬰兒熱,卻好像不久之前一樣。

今日雲厚,102樓的窗一片白茫茫。可是,這家週末英式下午茶,一般要可週之前預訂;我試過兩次跟海外來的客人,見相會就設在附近,辜且試試看有沒可能取到位,結果都是門外排隊,即使等到的也不是最佳觀景位置;日雖仍保持兩時段的下午茶,但兩段時間都不滿;於是,雖窗外無景,卻方便我們很專注地談天說地,時跨兩節時段。

前生意夥伴 CK 曾經說:「見週末手邊閒著無事,辜且陪妳兩母女去吃個英式下午茶。」他見到那塔甜品就皺眉:「我還是喝杯雞尾酒算了,這些都是女人只愛的事情。」我打了個哈哈,這不是女人愛的事情,只是因為你沒興趣女人們坐下就沒完沒了的的那些話題吧。

不過,觀乎今日餐廳裡的,男性來嘆下午茶,絕不比女性少。看來,很多男性除了陪著女性來之餘,也開始喜歡三五個聚聚,嘆個茶,食件餅了。

2016-03-12 09.27.19

Afternoon Tea 小評:咖啡只屬普普通通,甜品裡並非因為我個人最愛栗子,但確實只有那栗子和紅苺的最精彩,小方杯的是盬漬野苺配慕思算是有本體三個層次,但味道跟旁邊的 Rasberry fruit tart 撞了。頂層的鹹點 pastries 只有捲狀的三文治比較具心思,但整體來說,就是沒哪個印象深刻。Macaroon 不是我所愛,但我覺得這個還算好,不太甜,軟靱度不錯。要數最差,就是結果給我咬了一口丟低的,那個在最底層,看上去像迷你杏仁圈的,一半是朱古力另一半是脆曲奇,可惜咬上去太厚又硬,感覺不好。

整體,配果茶、薄荷茶之類比配咖啡來得好。

 


4 則迴響

韓楓遊:Hotel Boutique 9

三劍俠出遊,最困難是訂酒店。

A與M有一定住房要求:

  • 三個人必須用同一房間,方便隨時促膝夜談。但要選獨立單人床,次選 Queen Sized 以上的雙人床,加一張不能太小的單人床。
  • 地點要方便,;附近必須要有便利店 (這跟大塊很相似)。
  • 要每日房務服務,兩位住慣了五星+的酒店 (沒辦法,所有香港跟機構員工所辦的外遊團,都以此為指標,她們都被寵壞了)。

而我也有要求:

  • 三張床不要緊,2+1式的也罷,日式地鋪也不拘 (我早年跑日本關西,早就慣了);但就必須房間還有足夠的走動空間。三個人三個不小的行李箱都得打開來,還要保持天天瘋買完,定四處亂丟到離境前夕。
  • 我最怕住得太近鬧市、夜市與繁華街道上;但A有嚴重方向盲,也很怕住的地方偏遠(兩者在這上面已經有點分歧的)。我也最怕五星+酒店,我自己是香港酒店業最黃金時期訓練出來的,我對所謂「高級服務」都先有挑惕,而且往往感覺如從前每每因工作而入住這類酒店;於是無法安然去享受渡假的興味。
  • 我喜歡自己造早餐,悠悠閒起床後,吃吃早點做做拉拉筋骨;不急不忙才出門去;所以,我喜歡住整個獨立用的單位 Bed & Breakfast 或 service apartment 的類型。房東不必為我房清潔操心,反而我相當緊張洗衣乾衣的設備,因為這樣,我可以帶少一半的衣服;對於穿過上身的衣服,我都習慣洗乾淨再穿,而且乾淨衣服不跟穿過的污衣拼到一起;備有洗衣乾衣設施的住房對於我晚上臨睡前敷面膜以外另一項「喜愛的任務」。

要一起外遊,都必須每人各都抱著容讓與遷就;結果,我們在問過好幾家旅行社所推薦的、朋友們住過而推介的、網上玩家們所列薦的……統統去按圖索驥一番;就是恃著現今網絡科技,全球訂房網都陳列每間酒店房間的明細及相片。

問我這些是否可靠,不能100%依賴,要由很多不同方向去作些評估,也有一些風險,不過這類風險在經驗中,即使是報旅行團、經旅行社訂、朋友推薦……也仍存在。因為每個人對住房的要求和期望都不同。

我仨原先計劃是關西遊,我已經按我個人自助遊經驗,加上M近年也跟丈夫試行在日本自助遊;也同意在日本必須選 apartment service,而非住酒店;因為日本的房間和床都太小了。當大家改計劃去韓國,我也曾挑了個很不錯的小套房,閣樓闢為三人和式地鋪,樓下供有洗衣設備及小廚房。雖然沒有餐桌令我有點不滿意,但那落地大玻璃窗的遠眺景觀,及足夠我們一起做運動的起坐間也是賣點。

A一直對非正式酒店抱有很大介懷,很多擔憂。結果我只好再找,再選則按照:

  1. 必須有小露台,因為仨都怕熱得很 (韓國國家規定26°C以下不許開空調;對於我們這班長年在「凍」感香港的辦公室裡生活的「Hot ladies」這定會熱得跳舞,無法安睡的。所以必須能有室外空氣流通的房間)。
  2. 按我們北行、東北行的行程路線,來決定最方便每日出遊的起點。

好了!最後,我找到這家——Hotel Boutique 9!

DSC_3128

它不是高級酒店,按估計只是屬3-4星級,只不過是近代因潮流而起的一種名為時尚派酒店,以特色室內設計來吸引遊客。地點是好,正在新設洞 (Sinseol-dong) (韓音發音像粵音:先-尺¹-棟) 地鐵站出口走三分鐘;新設洞站只跟東大門站相隔兩站,由明洞乘的士才只不過₩3500。酒店前也設有機場巴士站 (往返仁川機場的是 6002 號巴士),每15分鐘一班車,₩10,000。

我原以為這種小 boutique hotel 都只不過三四十房間,誰知一看資料,他們竟有200多個房間,完全意料之外;只是他們沒有設官網,只單憑住過的人在網上分享使用經驗,和訂房網裡的資料 (這很多時是有點刻意遺留或資料有誤)去估計。不過,一般酒店住房都只大概30-50 sq.m.,而他們報稱房間有 65 sq.m.,而且設有座檯電腦,有些大房間竟然還設有電玩、桌球檯……等。

對於我們的「大房間」抱有很大期望,也對於被安排怎麼樣設計的房間也有一些好奇。可是,結果,房間並沒有如期的大,一定不可能有 65 sq.m.,頂多48-50 sq.m.,雖然相對很多酒店來說也算是寬敞的,房間也沒有什麼玩意的,雖然是 2+1 的床式,床也算大,但配套就不見得很細致,傢俱及布草的清潔度不夠好 (床單有頭髮、床頭櫃有塵、房務員就在客人面前,蹲在地上摺毛巾添加到座地衣架的毛巾盤裡)。

DSC_3207

被大塊喻為「Subway Art」的主題牆,我當堂扁嘴巴了,三個優雅女人要體驗當露宿者嗎?

先是房間根本沒有備妥三人份的配置 (早報稱三人,加了收費);浴衣、毛巾、個人護理用品、杯子……統統都只得二人份。三催四督促才逐一加好給我們。然後又到小冰箱不凍的,又叫了工程人來搞了半天。

不過,房間很多小事情還是滿足不了三個女人(或三人家庭),例如垃圾筒超小型;浴間沒門,廁間與淋浴間是一門左右拉共分。全房間統共只有一個座地衣架上最多掛著三件短身衣,那衣架座底竟然是放毛巾的 (跟浴室有距離)。這些是什麼鬼新派設計?

唯一猶幸,露台的確是個露台,我們每夜打開著露台窗戶來通氣。

當地天氣報告,凌晨時分,氣溫2°C。

清晨出去露台感受冷冽空氣,舒爽!

小貼士:

  • 酒店日間有流利英語前台女生,整體其他服務還算不錯,酒店地下入口即先通過他們的咖啡室,所提供的個人護理品也算中規中矩的;如若不介意以上我們提到的,其實也算是個相當不俗的選擇。由酒店叫出租車/的士,直達機場的話,₩55,000,車程一小時。
  • 新設洞地鐵站 (站號 211) 在藍色 1 號線上,東行跟清涼里站 (前往南怡的快車站) 、西行經東大門站,有鍾閣站 、鍾路3街、鍾路5街 (飲食購物區)、首爾站 (乘搭 KTX 的交通要塞)都是同一地鐵線。很適合首爾自遊行初手。
  • 在站內的 4號出口,有電梯直達路面;帶行李的要注意嘍。

28, Wangsanro (Shinseol-dong 92-35), Dongdaemun-gu, Seoul, South Korea
서울시 동대문구 왕산로 28 (신설동 92-35)


發表留言

珠海:長隆馬戲酒店

內地酒店新蓋好,就要盡快去住住;因為以內地一般的「維護」水平,酒店內的設施,一年後好可能已經出現很多破損了。

這家馬戲酒店對於我和大塊來說,純為「新奇」與「回復童趣」;的確為我們增加不少「偷情」的氣氛。

這房間是家庭房,拍照片給女兒看;她嘖:「設計圖案都像左抄右抄拼合而成那樣,有點低能。」是啊!在「盡量別太高期望」下,一切還算不錯的。

當然,用酒店管理的一套來挑惕,這不妥當處還能少嗎?床蓋布的膠質很重,裝飾用的,看著就好。

床頭和沙發的小几都是只好看沒什麼實用價值,床頭燈會在你睡覺中踫巧電話響就準會讓你撞上去……還有那個相當有趣的漱口杯——

我先看上那個紫色的杯蓋,正想讚句這個還算花過點心思,然後發現,它是由一個三隻大中小的紙杯組成的,裡面盛著盥洗用具套裝。設計嘛,不該只為美觀呀!這個紙杯就在裝了一次水後就軟掉了,然後那個蓋,是用來幹麼的呢?送給客人留念嗎?

浴室只採用蓮蓬頭,但玻璃門沒調好,第一個澡就把浴室變了水塘。

好吧!床與褥子都還算不錯,總算次日把分數挽回了。有關的評語都不客氣地寫下給酒店,就希望他們好好改進;因為希望我下趟帶著爸媽來時,這一切都好了!

長隆


發表留言

傻頭傻腦走了去試用珠海長隆馬戲酒店開業日

2015年4月去珠海長隆,整個行程是大塊先生去訂的。

這個人向來旅遊大小事項都是老婆大人打點,這次老婆忙到瘋了,他去掌舵小小拍拖假期,就選擇了找家住小區裡一家旅遊社找顧問。

我對這個珠海長隆樂園唯一資料就是它裡面有個最球最大的海洋世界。大塊問我住哪家酒店,我沒為意,只憑圖片中酒店設計去決定;三家酒店:橫琴灣酒店、企鵝酒店、馬戲酒店,當中橫琴灣酒店房間價最高,但除出房間有個小露台,不見得有什麼特別處。企鵝酒店,內內外外都以胖嘟嘟的企鵝設計,旅行社的旅遊顧問小姐說這一般都提議給一家大小,房間設計比較卡通的。那我就說:「選馬戲吧,應該沒那麼吵和低B的設計吧。」

原來,我們到步當日,是企鵝酒店和馬戲酒店齊齊開業的第一天!(天!那應該送回我歡迎禮品啊,我整整兩天為他們試驗了好多項「還沒有搞好」的設施和服務,我還替他們安撫了兩家外藉遊客的抱怨啊!)

先是出事的是那個由拱北過去的接駁車 (強烈建議大家最好選澳門經橫琴口岸過去,車程好太多了,否則,像我們因為珠海向橫琴走的道路網還未怎麼設計好,就被困在那接駁車中在路上兜來兜去,費時!),車子先停在企鵝酒店,然後拐過去在橫琴酒店靠停後,就直駛了去樂園後總站,司機就叫人下車說他休息了;整車了的乘客一頭霧水,問:「馬戲酒店呢?」

DSC_2101

「什麼馬戲酒店?沒這個站!」司機準備離開車。

我們遙看另一頭,依酒店大樓頂的設計,應該就是馬戲酒店了:「司機,是那間啊!」

「沒那個站,你們走過去吧!」

這就是中國!這是樂園酒店接駁車,司機會告訴你他不管,不知道,不去。

半車人在剛才兩個站沒下車就是因為要去這馬戲酒店,於是有人開始罵起來。司機結果只好再開動車,送我們過去。

接待處站了長人龍,都是在等辦理入住;一列十多個櫃位,看前面人龍大概50多個家庭,應該還不用等太久吧!誰知一等15分鐘,只向前動了一個身位……我開始蠕蠕亂動,讓很有耐性的大塊先生在人龍裡等,我逃了出列隊外四周拍拍照;否則,我怕很快得會發瘋亂叫的。

2015-04-03 11.13.27

一列排開十多個專門辦理入住登記的櫃檯,但每個櫃檯的手續程序煩瑣;我單是見櫃檯員手動逐個數字鍵入我們那串訂房確認書上的編號都打了四次。程序上的冗贅,是怪不得都讓住客們堆在大堂,不夠凳,於是老人家小孩都蹲在所有通道裡。

2015-04-03 11.12.47

大堂以色彩繽紛的彩虹,配馬戲團中的空中飛人作設計主題。

結果,40多分鐘的等待,我們終於可以上房了,我幾乎想立即撲上床去睡午覺;不過,不行!先要去訂馬戲的座位。

馬戲酒店設有馬戲預訂櫃檯,住客就算早就買好了馬戲票,也得必須先行辦理入住房間才能去訂馬戲座位。是很笨的服務流程,但奈何!

馬戲酒店設有馬戲預訂櫃檯,住客就算早就買好了馬戲票,也得必須先行辦理入住房間才能去訂馬戲座位。是很笨的服務流程,但奈何!

DSC_2111

馬戲酒店外牆設計,算是比企鵝酒店的看來更有假期歡欣;確實會比較適合情侶入住。


發表留言

Hotel Icon 的 Green 英式下午茶層層拆解

很久沒有找到除出藍藍以外很合拍的下午茶伴兒,女兒忙學業,我也忙工作;工作時份要我吃英式下午茶,我會覺得氣氛全錯的。

這次,是新工作伙伴為我慶祝生日,她說有個下午茶,妳非試不可。

她為怕等不到位,提前很多去等;這番心意,讓我感動。

先上來是一碟三件英式鬆餅,雖說果醬與奶油是手造不得不試,但鬆餅的酥軟牛油香,令我有「果醬與奶油都變多餘」的謬想。

侍應放下那三層下午茶架;我真的好想吹一下口哨;那是一種不止於歡呼,是訝了一下的意外驚喜加上竟然可以這樣的深吸氣——

一般傳統的下午茶,基於最下層盤子最大,用來盛咸點如三文治,迷你小漢堡等。中層是各式小甜點,頂層最小,很多酒店裡的下午茶都以這層推介他們的品牌巧克力。於是,都慣說,下午茶是由下層開始吃,逐層移向上,由咸到甜。

不過,這個一來就教人思考,好像倒過來啊!

最高層的炸蝦!藏著吞拿魚的車厘茄;還有沒辦法猜透的忌廉菜湯!菜湯啊!我第一次在下午茶架上吃到!由於量少,感覺跟吃湯不同,這只像來溫潤剛才炸蝦的干脆,美妙!

然後,侍應過來,殷勤地為我們拆走第一層的盤子。到甜的了吧?!還未啊!

第二層才夠瞧!鵝肝、三文魚…

第三層才是平常以餅為先的芝士餅、慕絲…然後,我覺得甜的在珠玉之後,被奪色了。

但,我喜歡!

「這家是鄰旁理工大學酒店管理系的實習場。」怪不得。

喜歡這趟茶聚,更喜歡伙伴在我沉默時,已經為我解答正在疑惑的問題。

2015-07-28 15.38.58


1 則迴響

廣州:御江苑國際公寓

親子遊,最重要是洗衣服——這是我常說的。

雖然,今時今日,藍藍已經不再是由我帶著,而是一個陪著媽媽出遊的少女了。

能洗衣服的地方,仍然是我最喜歡,因為即使入住酒店,我還是改不了把內衣褲、小襪子都手洗晾乾;要是流過汗的汗衣褲子也都能洗次日穿乾淨的,那實在帶少很多衣服卻,卻能保持每天清爽嘛。

旅途洗衣服,不煩嗎?!視乎帶的衣服是什麼料子,旅遊選配搭,收拾打包,統統都是學問!

我就試過同朋友們去泰國玩,同房的女性朋友將我的行李箱驚見事件在早餐桌上說了一遍又一遍:「她每日都穿不同的,用的一應俱全,但行李箱還要比我小兩號……」我並不神奇,只是長年慣性日本人收納方式,對旅遊所用的每一項都精算過編整過。這友人嘛,什麼都是一大瓶,內衣褲統統一堆塞入索繩布袋就當整理好,帶的不是牛仔褲就是高跟鞋;跟我一比較,自然覺得我匪以所思。

要比,還不是她還是獨身美女,我則早已是個帶孩子四處去的媽媽嘛。

今次雖只不過是兩天行,大炎夏;半天汗衣已經濕透又乾好幾次。

現時各城市都流行小家式的公寓,也是有道理的。我今次選了2014年才裝修好的御江苑公寓。

在內地選住宿地點,重點是要新!通常過了三五年,內部裝潢很多都殘舊有破損。室內設計的工藝用料都還是虛有其表的多,保養功夫也總是學不會,他們往往標榜新的,也自不免裡面有壞的門、爛的牆角……見怪不怪。

這家所謂國際公寓嘛,也別要求前堂會說英語;不過,倒還友善幫忙的。

倒是欣賞他們的設備;入房的佈防器是真實的,因為我們一入住就搞得它誤鳴;原因是沒有指示,旁邊的燈控制鈕又像沒反應,我們誤以為先進到了佈防器是入屋的總電控制台。浴室有日本人發明的全自動便所控制系統,熱水爐也是電子標板控制,不過省電模式,洗澡前要15分鐘預熱水;浴室也備有衛生用品全套也算是齊的了。

房裡空間夠大,有書桌、有茶几、有足夠的電插頭;不是就更好用了嗎?

設有小廚房、小冰櫃、水槽、消毒碗機…不過沒有餐具、煮食器;好吧,這是給人家真的長住的設施,不是我們一夜情懷享用的。

回到洗衣項目,用的可是 SIEMENS 全自動功能洗衣乾衣機啊,而且是新的啊,櫃裡也備了洗衣粉!雖然我看不懂他們說的「溫馨提示」——只提示有洗衣粉,如何操作洗衣機嘛,要靠天聰!

位處算高,房間大窗台容我整個人爬在上面站著,變成落地玻璃窗,靜靜觀賞醉人夕陽晚霞《廣州:晚霞時分》。

?

大床算相當舒適,布草類不算很高衛生水準;不過啦!這些在內地五星級的酒店也別太奢求,用自家的總是專家提議。

?

藍藍在忙調電視,硬件配套是新淨可喜,但要是對那些網絡電視接收器、電視調台等不懂的;確有可能沒電視看的。

除出以上,位置也算不俗;由這裡沿江長堤走。又或穿過海珠廣場的公園,就是海珠地鐵站了。轉角也有家7-11便利店,跟沿河路的鴻星酒家非常近,鴻星側也有家港式燒味茶餐廳;轉角不就是喜喜酒吧,喜愛夜蒲的其實也方便。

不過一提,打的要在沿河路;這地方打的,就是不易啦!


廣州市南堤二馬路38號


發表留言

頹飯

今日為一篇報導的話題《Afternoon Tea 與 High Tea》,在 Facebook 與朋友討論間,他在提到大家對 High Tea 的誤解,而 High Chair 為方便夜更工作,提早時間,又獨個兒隨便吃個頹飯就算,而自諷自己時時吃 High Tea。

提到「頹飯」這個詞;而令我重想起初出道在酒店工作時的一件小事。

由於頹飯對我來說很陌生的一個詞,我在網上找到這篇潮語解釋的文章《SUN奇古怪:SUN潮語:【頹 飯】

好了,論到說故事時間——

話說,剛由酒店管理學校畢業,被學校推薦到當時在中環一家國際享負盛名的五星級酒店中工作,誤打誤撞,我被編排到地面樓層當前堂咨詢員。由於只我跟另一個女生被編在地面樓層,為容易訓練這兩個黃毛女生,我們日常被編到行李部「被照顧」著。同我同期的女生很快就辭職不幹,剩下天不怕地不怕的傻妹頭;於是獨享行李部老中青男仕的特別呵護。他們怕我站得小腿粗腳踝痛,每半小時就嚷我快入去後台或去員工飯堂休息喝水。叫得多了,我推不了太多,也就出入員工飯堂多。我年少,新面孔,又得前堂經理護花心;於是,走過來跟我閒談兩句的同事也不少。

員工飯堂裡有一面長壁,有日開始排了一列貼牆排的檯;然後大家可興奮起來,年紀大的同事專程來相告說因為頂樓的餐廳要進行裝修,但酒店餅師不停工,每日的糕餅照樣出爐,不過送來員工飯堂讓一眾員工享用。後來在酒店工作久了,才明白老員工其實不會覺得很興奮,只不過這是一個大家共同話題,而最好就用來跟新來沒見過世面的新丁如我搭訕談天;他們都像找到枝棒棒糖來哄哄這個小妹罷了。

有一天,看來又有個新丁男生報到未幾天了。他在飯堂不知就裡的踫踫撞撞,一看就知他內向,怕熱鬧,懼生;我左右無事,就一直瞧著他看;倒也有想過要是抓個機會,我過去跟他交個朋友。

他捧過飯菜盤子就一直往裡邊走,這時飯堂正值最多同事午飯時段,他看上那貼牆的長檯一角落,附近有張椅子,他把椅子拉過來竟然選擇面壁去晚飯。

我看到也著實有點奇怪;不過懶管人家事,有個行李部同事在我面前拉開椅子坐下來了。

不久,進來了一位高高的外藉高層,如果我沒記錯,他好像是總經理或哪部門總監,反正他們的照片都被貼在行李部高牆上;而且,進來時,每個同事都抬頭跟他打個招呼。

看來,他是來檢查一下那長檯上的糕點。這時,他快步趨近那男生,拍拍他,跟他說了幾句,那男生一臉茫然,有點漲紅了臉;然後點點頭,把食物盤捧起一直向我的附近走近來,抓張椅就一屁股坐下。

那高層也掉頭出去了;在我眼中,這原讓我以為這是男生的上頭,來到大抵說他有什麼沒做得好之類吧。可是,那男生離我很近,我們之間這時也沒幾人了,我聽到他在咕噥著:「…坐什麼也要管,又不知你是誰,坐那邊不行的嗎,又沒有踫到蛋糕,踫到又如何,反正不都給我們吃的嗎……」哦,他是不滿被人要求轉到這邊來吃飯?!

雖然看來那高層有點惡,但嚷你別面壁,轉過來中間坐不好嗎?

之後我跟共事的一位來自英國的女同事私交深談時,無意間提到這件事。她竟然跟我說:「英國人都不喜歡面對著牆壁吃飯,我和弟小時候,如果做錯事,會在晚餐時,被罰獨個坐在廚房高凳上一個人吃;所以他不讓那員工這樣吃飯,也不奇怪呀。」這段話,我當年有點八丈金鋼,摸不著頭腦的。家裡孩子被罰不許埋檯吃,也有聽過,但員工又不是孩子,他喜歡那樣,也沒礙著誰來呀?

不過,過了很多年,我一點一點的明白過來。

首先,管理員工,這是關心的表現,想看看是為著什麼原因放棄一日中最重要的自由社交時段,不想他因為性格內向、或不開心、或自我封鎖;因為酒店從業員這是服務行業,以上各種狀況都不適合這行業中表現。

所以,他的頹飯,就成為全個飯堂中最突兀的事情。那外藉高層是想他回到群體中,跟團隊多交流;其實是一番好意。

可是時間轉到今日的香港,君不見四處都設面壁的一人飯局,大家都對著牆對著鏡吃悶飯;都是一種自我糟質嗎?還是現代人感情都落單,統統都成為單身一族,只能以手機相伴?

2013012112333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