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笑話:師傅我明白了

小女藍藍八歲就喜歡看冷笑話集,而本身就承傳了大塊這個老爸的天生爛笑話本領。

兩父女的笑料,在家裡無日無之。藍藍成人,開始反過來吐糟老爸的爛話,兩父女也常用之互嘲。

藍藍說笑話開始得早,很多時她表面上一副毫無笑意的冷面孔,雖未到冷面笑匠那些程度;但惡魔式說著笑攻人就肯定早通用。

前幾天,陪我爸媽喝早茶,那天正是一個早年嫁到香港來的新移民的社區朋友,帶同她父母一起跟我爸媽喝茶聚舊。這位霞,現時已改嫁的女性朋友,在香港住下來已經十多年,當年媽媽見她一個帶著一雙幼女情況困難,常幫忙代為日間暫管兩個小女孩。

這兩個小女孩今日都已經是中學生;時間過的真太快。提到兩個少女也愛繪畫,卻不願正正經經去畫室學畫技;霞知道藍藍也是唸這科,很想拉攏一下,讓女兒多向藍藍請教。

然而,每次提起這位藍藍姐姐,兩位少女都仍難禁稱之為惡魔姐姐。這得名,除因藍藍從小已經很兇,雖只不過是家裡獨女,但總是端出大姐姐的氣勢,說話也老成持重,對道理、儀態、操行都很執著。高小到初中時已經以大姐姐命令各式儀態規矩,兩個小女娃若有爭玩具、打罵、固意弄壞東西…等,都會被姐姐責罰;因為說話總有道理,婆婆都只好不插嘴偏幫。可是,只要兩個小娃乖巧沒犯錯,惡魔姐姐還是會教摺紙、說故事、陪玩小玩具、說說她所知的冷笑話。

藍藍說冷笑話,要很熟我們的老朋友們大概都有機會聽到過,而最多的莫過於會說她媽媽的烏龍事,給她改編,說更誇張地,變成各式笑話。

近年她常被學業中的創作所困,已很少像少年時,跟媽媽說笑話。今日忽然來一個,我得要好好記下來:

話說某人在見完舊同學之後,問師傅道:「不知何解沒見多年,這一重遇,他竟然高大了那麼多,整個人呀,看上去都變很高大啊。」

師傅指一指面前的叉子。

某人側頭一想:「啊!師傅,我明白了,你是指那舊同學去了外國,用叉子吃西菜多了,又在彼邦生活久了,同外國人打交道久了,生活習慣都跟外國人變得一樣,所以就也都變高大了?」

師傅輕輕嘆口氣,搖搖頭;拿起叉子在某人頭上輕輕敲了一下。

某人彷彿又聽到寺院的銅鐘省覺之聲,覺得自己忽然又有了新的領悟,正想開口說。

師傅卻說:「係…關你叉事呀。」(廣東話)

993696_10151509448141896_1575798489_n

想起幾年前拍下這照,配的妙。


發表留言

借錢

話說藍藍去天水圍一家小學的應用學習計劃的視藝科授課;第一課後,回家的晚飯就跟父母說日裡教學的事情。

「學生都很皮嗎?」

「沒有呀,都很乖啊,比我想像中好多了。」她之前同系的同學也同樣在另一區裡授課,卻整天說學生皮得完全失控。「只一個比較愛受注意,但也很容易處理,他就是愛活動,然後想要老師讚句乖啦。」

「學生程度都很參差嗎?」

「還好,整體都能明白。」

「那麼,下一課妳就可以放鬆點給她們多訂些啟發啦。」她原先擔心小一二孩子們的程度,先訂第一課讓他們先畫畫簡單線條的。

「那看來很不錯啊。」

「不過,有個學生比較特別。原先一直好靜,我在旁督看過她,見畫得不錯,也就沒特別留意著她。突然她舉手:『老師,我想借錢!』嚇我一跳。」

借錢?

「借淺藍色。」(注:廣東音,錢與淺同聲) 「她吃掉了藍色那個字。」

大塊說:「安信兄弟有沒有立即入來?」

 

04ed10p29c

借自網圖

 


發表留言

把壞氣氛板過來的高手

跟藍藍談起「能掌控 / 改變現場氣氛的高手」。

話說藍藍有天上的課,全班同學都到齊,有一個同學遲到。

現在上大學的課堂,遲到成風;雖說遲到還是會令出席分被扣,但年輕人們都似乎不太上心。

這天,講師也遲到。新學期,老師跟學生之間都未算很熟絡。

這位老師大抵想打開一個輕鬆的話題:「大家吃了早餐了嗎?我今早遲了,只好早餐也不吃急趕回來。」

大家本來只笑笑,但遲到那位學生竟然會提出:「Sir,如果我請你吃早餐,我的遲到是否可以被豁免?」

這課堂學生雖不多,但對於竟然大膽這樣提出的,大家都有點側目。

老師盡力表現出:「哈,這同學在搞笑話了。」可是全班熟知這位同學說話模式,她是認真 mode 中。

「對於只敢怒不敢言,或只會怨不會爭取的,被環境氣氛控制著的那些呆子們;這女生明顯算高一籌了。」我笑說。

藍藍明顯不大滿意我這意見。

「當然。對於能靜靜地起革命,抓準機會,取得特別優惠的,來個神不知鬼不覺的,就算高手。」我補充。我這女兒不屑低樁,說是好事對於現世界會有點過時。我是希望多方向/ 反向評論,要讓藍藍不要太執著於單一個主觀。

「我覺得我們班裡,能即場把壞氣氛板過來的高手,還看阿希 (化名)。他在老師正在逐一評我們的 presentation ,輪到阿美(化名),阿美的那份看來惹得老師有點慍意,一直在狠評得起勁;忽然一聲『砵~』的放屁聲,大蓬異味。阿希立即舉手:『是我,對不起,是我的。』全場都笑不可支,又要笑又閉氣;到得停笑了,老師卻問:『有無人可以告訴我評到哪裡了。』大家又轟笑不止了。阿希這人,已經不止一次在我們緊張得不得了時就會放屁。」

……


發表留言

傻媽的無聊二三事:生得

(這類家中無聊事,當然只用廣東話,先能明的啦!)

浴室洗澡中的大塊,忽然想起廚房中的爐火;大叫:「BB,收火呀。」

在浴室外經過的阿女,狂笑:「BB喎,叫妳呀,阿媽。」奸笑不止。

在大塊補上句:「叫別緻,唔係BB呀。」的同時,別緻也在工作室對阿女喊:「叫妳呀,BB。」

當然,笑歸笑,別緻走向廚房;在爐上正在煲湯用的已經是細火啦,還收細什麼呀?

「刪細?定熄咗去?」

「刪得!」大塊在浴間大叫。

但在廚房裡的別緻還是聽不清楚。

於是藍藍又在廳裡喊:「生得啦。」

「生得。姑娘,仔定女?」別緻笑著出客廳來問藍藍。

「太太,恭喜妳,生咗個火。」

CHB205_副本


發表留言

我們這家姓大

家有一童,童言童話就會為家裡帶來好多歡樂。

小珩這個牙尖嘴利的孩子,自從姑媽教她玩「我訪問你」遊戲之後;每次見到姑媽的手機上那個裝飾用的鑽石球 (像的士高的轉動球那樣),就搶著要拔出來,拿著那小小的把手,把球放在嘴邊,嚷:「我問你丫!」

這日小珩在喝茶間,又對姑媽說:「我問你丫,你叫什麼名?」

我答:「我叫別緻。」

她大嚷:「不是唷!你叫大姑媽!」硬逼我對著她那個閃亮亮的咪高峰答多一次:「哦,我叫大姑媽。」

「對啦!」她裝模作樣。

又問我身旁的藍藍:「我問你丫,你叫什麼名?」

表姐就答她:「我叫藍藍表姐。」

她又大嚷:「不是唷!你叫大表姐!」

表姐無奈,又對著咪高峰答:「我叫大表姐。」

當然接下去,大塊也不能免 (自從小珩給我們說大塊是巨人後嘻嘻笑了,就開始不怕這個巨人),問巨人:「我問你丫,你叫什麼名?」問問題時已能保持一貫風格。

大塊今次答:「我叫大姑丈。」

小珩「老積」樣:「這就對啦。」沒忘記把咪高峰移回自己那裡對著說。

我們問小珩:「我問你丫,你媽媽叫什麼名?」

小珩不虞表姐有詐,答:「大媽咪。」

呵呵………

boo

boo


發表留言

家庭小趣事:大白鯊與香港小姐

藍藍長大了,家裡很多年沒有嬰兒出現;但自從弟弟的女兒出生,家裡又多出很多笑笑小事情。

這天,小侄女剛學會走路,蹣蹣跚跚的左蹬右跌的在廳裡正坐著的大人們之間玩路障遊戲。

這小嬰由爸爸的腿邊向著姑媽這邊走過來,姑媽身旁的姑丈配樂:「♪沉襯、沉襯、沉襯…」(經典電影〈大白鯊〉主題背樂)

哼的很悄聲,就只有一旁的藍藍表姐聽到,不禁笑了笑—-小表妹像大白鯊啊。

誰知,但當這小嬰又由姑媽腿邊要走回去她爸爸處時,她爸爸竟然也隨意哼起:「 ♪鄧凳燈…」(經典〈香港小姐〉主題音樂)

這時,藍藍小姐再也忍不住大笑起來:「表妹對於我的大塊爸爸是鯊魚,但她的爸爸眼中卻是香港小姐啊。」

「那妳要知道妳小時候走近爸爸時,爸爸眼中的女兒是什麼嗎?」我問。

「斷想不會是香港小姐,大塊爸不來這個的。也是大白鯊嗎?」

「Teletubbies!」

「為什麼?那麼醜嗎?還是我走路像Teletubbies嗎?」

「不!只不過妳天天要電視播著妳喜歡的Teletubbies,我們連睡夢都能背那曲罷了。」


發表留言

韓遊:妳是哪一國人?

首爾的列車雖然沒有香港的列車裡擠,但人流也算多的,鬧市的站也會需要排隊上車;車站月台沒有明顯的列隊劃線,但大家都很守禮。

對於「優先座」,國民也非常的守規;縱使站立的人也多,但都不見會爭位甚至暫用「優先座」的;這是我見首爾文化中最值得一讚的。又說,韓國人好像雙腿特別壯健能耐,他們的鐵路列車好長,站裡總是兩頭才有樓梯上落轉線層或道道;不是每個站的樓梯都設有扶手電梯的,即使有,很多時為著節約能源而常關著。

可是呢,就即使有扶手電梯開動著,我們都會見到韓國人主動 (或早已習慣) 腿先選踏上階梯。他們看來是步行之國。猜想韓國人首次來到香港,會不會在見到地鐵站裡人潮永恆擠在窄窄扶手電梯也不願走上樓梯階去,而驚訝呢?!

於是,在鐵路站裡,只要在樓階,很容易就把華人遊客和當地人分辨出來。縱使,幾天後,我們已經好肯定有大量中國人早已移民首爾定居下來的事實。

어느 나라 사람이에요? 你是哪一國人?

因為已經不是第一次在首爾自助遊,因為現在地鐵站已非常簡易了解和方便;我們已經很少需要問路;當然,我還是習慣性地先以英文問路。於是,每次韓國人見我中國人模樣,問的是英語,他們會出現兩種反應,一是用普通話回答 (很多韓國人已經很會操一定程度的簡易普通話),一是問我從哪裡來的。會得以英語回答的,表情特別愉快歡喜 (也能理解的);而且看來都是上了35歲以上在外貿公司的管理階人員或比較具資歷的商店負責人。

至於比較年青的、鬧市旅遊區、貨品批發場的;都能操一口流利普通話;而且都是女性為多。

在前往愛寶樂園 Everland 那天早上,原應選乘在City Hall 市政廳前,為新春特別開出的兩班直通快車的;只是天氣實在太冷,一家三口太過懶洋洋,起床磨蹭到嘆早餐;結果嘛,把兩個班次都錯過了。自由行嘛!導遊媽媽永遠有後備資料補給,乘地鐵去Guangnam 江南站搭乘全日都有行駛的公車吧,遠一點,就當由另一線路過漢江看多次漢江景色好了。

這天,早有準備,藍藍常備了水和濕毛巾,用來防止她又在暖氣下乾燥流鼻血。於是我和她又開始我們旅程慣常的埋頭看 eBooks。

旁邊一位女乘客,約50來歲太太,一直盯著我的手機,指著我手機問:「……..」用的是韓文,我不懂。

「Sorry, I don’t understand.」我答。

她在我手機上指手劃腳,示意請我把手機讓她看。我好疑惑,我用的只不過是 Samsung Note 2.0,這幾天我眼見,首爾十居其九的國民都使用Samsung,甚至我幾乎沒怎麼看見有人用Apple系列。明洞夜市中的手機套都幾乎全一式是給Samsung機使用的;哪!我台手機有啥特別?

我大方的把手機遞給她。她在我的頁面上撥來撥去;那一剎,我有懷疑她是神經病的,幸好,下一剎,她把我的手機還給我,今次她又指著我旁的藍藍手上的手機。藍藍的只不過是 Samsung 同一系列舊一個版本的罷了。

這位太太還是一直韓文在問我,我一句沒聽懂,也完全猜不透她在好奇些什麼?!我只能保持著有禮地:「Sorry!I really don’t understand Korean. English?」

然後,出奇地,她跟對面座排席裡另一個乘客說著話,我好像聽到夾了些好像普通話的詞語在一串韓語中。 我才忽然省悟,問:「妳會說普通話?」她卻同時問我:「妳是中國人?」

好了好了!搭通了,終於!

原來她和對面坐的好友是中國人,移居應該太久了吧,她根本一直沒有意識她在跟我說著韓語,一直在用韓語問我是什麼人:「어느 나라 사람이에요?」為什麼會看得懂中文eBook!

中國人會看中國字耶!有啥奇怪啊!太太妳用韓語問人家是不是中國人,為什麼懂看漢字,不是才是古怪嗎?!

她好奇,正在發現新大陸;呵哈,原來Samsung手機可以看中文書的啦!

恭喜!恭喜!善哉!善哉!施主為我結了個「識緣」,為我多加一篇旅程奇遇!

2014-01-30 22.26.12

或許,我跟藍藍在看電子書時,真得很迷人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