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關西追楓遊—神戶訪友

好像很久沒有寫遊記,久得像快要把自己的部落格都丟到腦後,久得連藍藍都說:「媽妳好像好幾次出遊都再沒記過一篇了。」

是的,好像沒太大意慾寫文章了。

生活的時鐘被切斷成小碎片,在家工作有在家工作的煩惱;一天在十多小時不斷轉換身份,然後,上郵局、去銀行、上市場、家居清潔(時間表太亂,鐘點也幫不上忙)、瀏網店也要分公事、家居、食用…等等。

而最大影響寫文章的,是——快樂。我曾經說過,生活上沒不如意事,就再沒有寫文章的衝動。可是,生活平淡是福。

這幾個月中,也忙著外遊,其中關西一遊,雖然地方都是我多年中去過很多趟(比在港去南丫島這類地方竟然還要多)。對於遊記,可能沒什麼值得一寫,但感受卻是很多;多得雖然用人生一些年才能反覆消化。

要記的事自然多,只是那些都是很刻骨的,記不記文,在腦褪化前都應該忘掉不了。

今早,偏想先記一件相遇事。

神戶這地方,2017年我來了三次,都為著去看望一下智子。去年年初新春時,她初跟病魔博鬥,我過去在她家裡待了好幾天。她一個好朋友專誠也過訪,智子將我介紹給她認識,就叫她丹生太太吧。

智子說我跟丹生太太有很多相似地方,working mom,喜歡小東西,喜歡做手工,喜歡佈置家裡,只有一個獨生女,女兒都愛藝術…

第一次見面,在智子家;丹生太太英文幾乎都不太懂,見面寒喧我的日文還能派用場,可是,一個下午談下去,智子可吃力了;在病中的她要替我們當翻譯。我和丹生太太所談的話題涉獵太多,尤其談到剛在選科的丹生小姐希望唸藝術,作為有望女成龍的一般小家庭媽媽該如何決定、自處、支持、調整心態……那時,藍藍剛開始唸多媒體藝術科,我自己也是摸石過河,大家分享一下慰寂一下還可,說是分享也沒什麼可分享。不過,只得一個獨女的媽媽,最大需要只不過是找個大家都有共同心態想法彼此和應一下、確定一下、共鳴一下也就很足夠;畢竟女兒是心肝塊肉,她要決定做什麼,媽媽又能拿她如何。

丹生太太為見面,早上親手造了盒意大利蛋白酥 Meringues,又手造了個小布鳥掛飾送我。那一個下午,就像智子說,有點累,但難得快樂!

2016-02-04-16-35-36.jpg

之後,我給丹生太太寫過兩封電郵,她也沒回;我在小人之心的想:「嗯,大抵那天她只是客氣客氣吧,文化差異,有時也不能一廂情願可以成為跨萬里的朋友。」這事我也沒有跟智子說,免她在病榻中還得掛念我這些事,又或教她失望了。

今次帶著兩個閨蜜遊關西,事前已經商議,行程無論如何走,我都想在神戶停一下。這兩年盡我所能,能夠停神戶,我都希望可以去見見智子,一天是一天,一個晚飯也就一個晚飯,能聚就聚。幾十年交情,來到這年頭,身邊好友都不易見面,她來到生命在博鬥時,每次跟我說:「B-chan,見著妳我都覺得好開心,我覺得要努力,下次見面妳帶我一起去玩。」我心都好痛;想到早年我是小妹時,她天天帶著我去開會、去午飯、假期調換我帶著她出去四處遊訪香港。我認識日本,也全因為她,每天跟我說著日本的過去、現在。

閨密知道我想法,都在努力替我構想行程怎麼靠鄰在關西範圍,讓我有週日全日安心陪智子去。這天清晨,我在兩位閨密還在睡夢中就起,一個人帶著聖誕松去探望,竟然踫巧智子在神社晨禱完回家時(為了早一點見到我,她這天不等媽媽完成神社工作駕車送她回家去,改為乘巴士),在巴士中相遇,她聲音好高,在日本公眾地方我從未見過她這樣高聲說話,她異常興奮,就像我從前在日本總是忘記肅靜,說話聲不自覺在高,她會笑著皺眉提我:「小聲點,B-chan!」

我自買了麵包在她家裡烤熱,我們做了咖啡;我倆最愛這些時候,每次在她家裡住,大家最能專心傾談就是這個時候。我就像個鄰居著的老朋友,智子丈夫下樓來笑著說:「哦,是B-chan,來了啊。」「買了些麵包,你也來吃。要咖啡?」「妳還造了麵包啊?」「才不哪,我住酒店哪,怎造麵包,都是在車站買的,合吃的嗎?」「妳就是什麼都會造,我不懷疑你會造麵包。哦,那家的,嗯,好吃,妳也總是很會買。」「B-chan已經像住在神戶很久啦,比我還懂地方。」……

阿裡旺旺圖片20171231120832

【小插曲】帶著這個聖誕松掛飾去智子家,的士司機聽到我是外地人日語口音,又帶著一束花不是花的東西,就問起我這樣早起要去哪裡。我說是探望朋友,就把我停在那巴士站就可以。他聽見那個巴士路線去的不是旅遊區,很擔心我去錯,連忙打去總台細問那路線要去的方向,又怕我記錯巴士站位置,先停在附近安全處,叫我等一下,他丟下車跑去站頭看了確定才讓我下車。要不是我能聽懂他所為,我會不會就擔心他不知在做什麼呢?要濫收嗎?(他是先停了錶,收了費,才自己下車去的)。日本的司機有時可愛得令人疑惑,又或者說,香港人是不是太慣於先以「對方為賊心」來衡量人?下車時,松枝掉下一些葉碎在車座上,我連忙在撿,司機先生開著門在等我,以為我是跌了什麼重要東西。我說:「不好意思,這弄髒了你車。」他卻說:「不要緊,讓我來好了,這些是有香味的吧,那很好很好的。」

像這像對話,總是在智子家裡起居間裡響著。有時候,連我都錯覺,我根本就是住在她隔壁。

「你看,B-chan給我帶了這個聖誕松,好香啊!」「妳在香港帶過來啊?!」「今次的在.這裡的花店買的,不過,我應該可以造得比這個好,哈哈。」「是啊。但這個好香…」智子將整個頭埋在那朿聖誕松去。

「啊呀,我省起了,我得撥電話給丹生太太,我跟她說妳來了,她說今天要跟妳聚一下,看是我們出去吃個茶還是去她家怎樣。」智子忽然想起,然後很忙碌去策劃。我或許該說:「妳會弄得自己很累,不要忙著這個嘛,我也只是偷這個白天來見見妳,見不見外人也不重要啦。」但見她很興奮地去相約,我又不好意思,只好隨她……

(續)

 


發表留言

【神戶蜜遊】深宵食堂本格燒鳥五官忙

夜機到步,餓,找到民宿,爬了樓梯,再爬下去找吃…

走不遠了,隨便找處深宵食堂的,有啤酒,最重要!神戶這七月,氣溫不比香港好出多少,背爬滿汗;惟差沒有招牌大燈追著背上照罷了。

週五的快樂時光,最好看的不是面前的烤翅(這個在日本的燒鳥居酒屋,很難會做不好的),是四位原坐在我們身後的少女,笑話聲相當放肆。

神戶向來是日本最多華洋集處的地區,這省份的男男女女,遠在 80s 也相對其他地方的豪邁爽朗。這夜是週末前夕,向來是日本人相約友好出來喝一杯放輕鬆佳時。

不過,最亮眼的是,她們站起來,一列排開站在我們面前的收銀台前;哇噻!每位都身高超過168cm,連同高跟鞋,都175cm以上。連我們這兩位在中環生活多年的儷人都忍不住怔怔的看著,像X光在上下來回透視。

自己也是女人,年青時好歹都漂亮過,不要這樣一副怪叔叔模樣好了,出埠別丟架,露一副「前世未見過靚女」相。

面前的食物雖不比美女秀色,但卻真正可餐!

toriyaki.jpg

兩個人吃的都不少,只是都忘了相機先吃;不過炭火秘製汁燒雞翼,與深夜吃的豆腐依然滑嫩豆香濃的;實在不得不說句——超讚!


發表留言

【神戶蜜遊】頂樓的苦與樂

這一遊,訂的非常匆忙。

原先就根本抱著「反正就是去看病中休養的智子」嘛,說走就走;又反正都是住在她家裡,訂個機票,在家裡抓兩把替換衣服,不就是嘛。

結果在訂機票前三兩天,一位好友就跟我問起智子情況,說也有好些年沒見過她,想念。我說我正準備飛過去,要不要同行?本來是戲言,沒想到好友說:「也好,反正我都打算出遊一下。我明天跟老闆請個假,批出就走。」

結果不夠24小時,她說:「就跟著妳走,反正我還沒有去過神戶。」為與她同行,我連忙去找住的。當然神戶好的酒店不少,不過,按我的需求,我喜歡住民宿住宅,自己洗衣服造早餐。她說:「就這樣吧。」

然後,我為求要住一處靠近車站(這本不是我常做的選擇)但因為好有沒有來過神戶,我怕其中一些日子大家要分頭行動;而且,另一位好友M也說今年與老公的暑假,就選了關西,日子剛好跟我們的接近,大可在大阪踫個頭,一起去大吃。

這下好了!

我選了這家,靠近車站但又要走一點路,附近的商店都較寧靜;附近有兩家大型便利店;而最重要的是,樓底好高,是在頂樓。

一切很好,就只有一件事,我很後悔;沒想起好友患哮喘,這小舊樓的頂樓是位於5樓(即等於香港的四層樓,日本人的地下一層已稱一樓。)還好一點日本老房子很矮,四層樓每層走兩段7級梯級。

屋主很友善,能操中英日語,這幢樓一樓有家中醫骨科醫療所,樓上幾層都是這種出租的小民宿,猜大抵也是中華人氏擁有的物業(因為智子說這設備和設計都一點不日本人作風,其實我也覺得是,尤其一見那幅肖像畫好明顯就是「奧黛麗·赫本」熱的作品)。不過,一切安排也算很細心體貼(先冰好一大瓶冰水、鮮果汁),住的舒適(傢俱的擺放有點怪怪,但沒所謂,只要有足夠空間和設備,我在外頭一般都比較隨意)。

高樓底(最重點,好怕日本老房子的矮樓底),小露台可看到 JR 駛入站的慢行經過。餐具充足,備有小吸塵機、比較大的垃圾分類箱,連清潔用品…等等都一應供全;對於要住上幾天的兩位媽媽,總是忍不住要稍稍整理起居用過的地方。

這說是可供3-4人用,我們兩個女人用剛好;另外潔淨的床被、替換枕套、毛巾都備好在角落收納箱裡,我們這種自助式暫居主婦,這樣才夠自在。

airbnb Aoi.jpg

第一天,先停一下我很熟悉的 OPA 地庫裡的 MINT 超市;買好麵包、水果、肉丸……早上起來,兩人相間在廚廁裡忙;嘆一個自煮早餐,悠悠然展開一天旅程!

 


發表留言

神戶:很牛的午餐

作為地道的香港人,對近年內地流行的一個潮語「很牛」,其實並不很了解,平常也不會主動使用。

不過,這日的午餐,我卻覺得這個「很牛」一詞才能表現;於是借來一用。

這一旅程在神戶的最後一個午餐,我們決定就在元町區找餐館。

誰知這地區夜生活繁盛,午餐不易找好。

午餐後要趕過去京都,大塊見我一直在找有點焦急;然後,我們都被這公牛吸引過去。

IMG_3870_副本

神戶牛.jpg

吸引我的當然不是這公牛銅像、蜘蛛俠;而是招徠餐牌上的「石窯」。

他們的服務員向我們推銷他們所提供的午餐——

吉rara1.jpg

 

這餐廳位於地庫,客人一進入去,會立即被左面一列玻璃,裡面的烤窯及忙著的大廚們吸住了視線;不過,當坐下後,侍應會提醒你把頭稍稍抬起,那一列長長的玻璃牆上方,掛著滿滿的一框框的都是獎狀,好威風啊!

這還不止,原來這店在日本有好幾家分店;他們無論是各分店在本區中每年都勝出很多比賽,被獲頒得很多獎項不止,多個全國的選牛、烹牛都屢獲大大小小優秀賞……獎項多得可以放在每桌上讓客人拿著拍照 (其實關食客什麼事呢,還道我逐個獎去查核下背景嗎?還不只是個推廣手法?!但不管,這就讓食客覺得未吃先興奮)。

吉rara2\

那極上牛如何?有圖有真相!是超美味;牛在刀切下去,根本不像是牛;放在口裡,經過牙齒是一種多餘了。

好吧!這裡牛的質素是預設的基本期望,但整個午餐每一道菜都這樣用心,全都滿分的,有點讓我們不知怎麼給評;總不能說好吃好吃太好吃就算的吧。找一點碴,沙律上用的醋和他們自家製的特選黑芝麻醬汁實在太美味,但玻璃瓶,我說服不了帶著上路 (然後,他們果然沒騙我,在外邊沒得買)。

照片當日速報手機裡影得最差勁的那張,已經引來好友們哇哇大叫,問地址;今日這篇,是在臨走時答應店長,覺得這樣滿意就請介紹朋友來。一家三口的滿足相,一邊推門離開一邊在說,雖然只不過是個午餐,但已經夠讓人立即念念不忘著那口裡的「牛的味道」。

是的,朋友們,這就是我說,去神戶不能不到的一家餐館。很牛,那些獎項,浪不虛名;很牛,那個味道,難以對比。


吉らら 石窯烤 神戶牛

  • TeL: 078-331-3688
  • 〒650-0004 神戶市中央區中山手通1-4-7 東門Huber樓1F


發表留言

神戶探親記:国立神戸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

清晨,等不及見好友,著她去覆診前先車停酒店,把我接走。

見她,先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她抱歉,臉上頸項都紅通通,是新在用的藥物帶來皮膚敏感,她很努力在讓它們褪掉紅腫,但實在還不宜上脂粉……

日本女人!

「我這是來看我好朋友康復情況,不是來選美的!妳化不化妝都是我認識的那位,有什麼關係嗎?醫生有嫌棄妳沒化妝去覆診嗎?」她笑:「但妳有化妝嘛。」

「我呀!前一夜就是沒化妝沒塗好臉上飛機,一心就是素臉好倒頭就睡,誰知機場在放暖氣,烘得我臉缺水,敏感紅點爆微絲血管都跑出來,我今天還不上點底妝把它蓋著,我怕下午整張臉都漲腫得像蘋果!」

「妳臉總是像蘋果」她捏我。

「正確來說,我臉像乾皮的紅茄。」

「所以我要把臉封在手術口罩下,妳知道,在日本不化妝跑出街是件超奇怪的事。」

我反她白眼,有多奇怪?日本女人就是這樣;不刮掉全身上下的汗毛叫奇怪,不化妝叫奇怪,戴著個口罩又叫奇怪,絲襪走了絲破了洞又叫奇怪…

女人,見面總是無法先從自己蛋臉上的事情豁出去!

她現時基本的每週覆診地方就是国立神戸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這院每日診症相當多,病院的停車場不夠用,於是停車場外一直停著車的長龍,然後,長龍到了外街,大家就知道不能再排下去,只能一直兜著圈等。就是一輛一輛排著入停車場的直路,也是一出才能一入;友人抱歉說:「我們可能得在這小路在車上等著大半小時的。」

小事呀,香港隨便哪裡一等都一兩小時吧!我告訴她最近紅起來的芝士撻,預約了還得去排隊而兩個多三個小時,為的只是一件甜品;妳這是為覆診呀!

「可是,每次見醫生,有可能中途加見另一位醫生,每個都得要等,有時一等就一個多小時啦。」「放心,香港的同樣,我們都慣了。城市人,見醫生是最奢侈的事。」

終於我們只不過花了大概20分鐘就泊好了車,去到醫院取掛號籌,先去驗血,只不過等了15分鐘。然後等見醫生,本來顯示屏裡,她的籌可以在半小時後見到醫生,我們就去了醫院所屬的咖啡室用餐。

這咖啡室除出用餐後要自行把餐具收拾外,設計完全是一家酒店裡的咖啡室無異,座位的舒適、佈置、藝術飾品的放置,客人們一身高雅,也完全是一派悠然自得,寧靜寫意。

友人想我留在咖啡室裡等她,誰知,她那邊輸候顯示屏提示;醫生在留院病人那邊出診有事延了,要再等。我過去陪了她一會,因為公司裡有點事要處理,我怕手機談話騷攝其他輪候病人,我退了去醫院的 WIFI 熱點處。

那是一個設在咖啡室後的自助休息間,長凳、自助飲料販賣機之外,沿兩牆都設有電源,可供人自行手機充電用。

hospital

其實這病院驟眼就跟香港的、甚至中山、廣州的大醫院的設備、分科、服務流程並無分別;可是,最大的分別應該就是病人的質素,引用素質這詞,是素養與品格質素——整個病院其實人不少,但都非常靜,非常守禮守規。沒有一個人把袋子礙在等候凳上,大家都盡量往中間位子上安坐地等,留下近路邊的空位,要用手機的都自動自覺去WiFi 間去;大家只留意著顯示屏上公佈。不見得病人都是老人家,也不見得老人家都不用手機,就是不會在等候椅裡大刺刺呀!

就是電子付帳,也不見得每個人都一走近那台機就懂用,但大家就是保持那樣靜靜的,找幫忙也是靜靜的,那裡就有工作人員,一個接一個地提問題,未輪到的,不會吵著,也不會搶先。

2016-02-12 06.35.17

醫院的分科路上,就這樣設著三月女兒節的全座擺設。好友說看這套也應算是有相當年份的收藏品。可是人家就這樣放置著,沒有圍欄也沒有高台。

自律——整個醫院好像只那麼十來人存在的聲量,珍藏的東西放著展覽,大家就只會安靜地觀賞,不會企圖去摘下來看,更不會去踫它弄它的。

對於我們這些中國人、香港人;這可是個不可思議嗎?!就是人家的國民意識,所以我們都做不來的嗎?


發表留言

神戶探親記:有機蔬果店はつぱや神戶

神戶北町是郊區,這裡買肉買菜買家居什物,平常就只有小區設的大商場裡買,但需要到特別的精品,特別鮮的菜和肉,就得駕車去每個單處,或幾小幢矮樓組成的一個小小路邊售區去。

好友住的小區裡超市雖然大,賣的東西也不少,大概就相等於我們康怡或屯門市中心的 AEON 那樣大小;應用品不缺,但就不會是精品。

這天,好友要去藥房配藥,說會途經一家有機農作物店,賣的蔬果比超市裡多,可以去參觀一下,說不定有些我熟悉的中華菜蔬在那裡可買到。

時已過秋,深冬遠看,仍然山巒滿紅;可見秋葉時份,這裡可以有多楓紅,有多壯觀漂亮。

看著秋葉去買菜,應該很浪漫啊!

autumn mountain.jpg

veggie shop.jpg

菜市場裡,真的很多東西讓我學習——

ロマネスコ Broccolo Romanesco 中文名是寶塔菜,是樣子很古怪但又長得但很有藝術感的椰菜花。原來十六世紀已開始於羅馬種植,日本人愛以意大利菜做法,配意粉,或沙律吃。會因為那些菜花的獨特形狀而產生特別的口感。

 

 

 

莙薘菜,又稱豬乸菜。原產於南歐,公元5世纪由阿拉伯傳入中華地區。葉柄會出現很多顏色,如紅黃樂青橙,甚至粉紅等。 莙薘菜的營養價值非常高,營養主要在於葉片。但味帶苦,所以一般會先炒莖,後放入葉同炒,中華煮食多配蒜或菇類。

 


發表留言

日本神戶:由元町旺街到異人館散策

去神戶,必到三ノ宮 Sannomiya 這個站;現時,這個站的漢字名已經將 「ノ」 省去,直接叫三宮站,但問路時還是需要把這個「ノ」 唸出來,是故英文還是唸 Sannomiya 。

三宮是神戶市中心,交通樞紐;由關西機場過去的機場巴士只需要一小時,站就停在老牌百貨店祟光前。後面就是沿鐵路,及架空交叉而建的公路下蓋的元町區,是個集世界各地美食餐廳的地區。

這元町區的範圍不斷在向外擴展,我每一次去都會發現它的佔地又增大了,而且集環球的特色又加多了。神戶是很多外國人集居的地方,與海外經商,有華人區 China Town;自遠古而來的獨有文化匯萃所在。

從前華人多集中在牌坊那邊,直接稱為 China Town;近年元町開了大量各式各樣的中華模樣的館子,有餃子店、粥品店、燒味店…總之,中華料理不再單單那種老派的幾碟頭炒飯炒菜的派頭;在元町走一圈,會錯覺自己在香港的銅鑼灣裡。

以往遊元町多是日間,只為購物、轉乘、會友;今次為方便,租住了元町東門街的第一酒店 Daiichi Grand Hotel Kobe Sannomiya。一家三星商務酒店,房間不錯,設備也算齊全,由JR三宮站沿大路走都只不過5分鐘步行;推介酒店的早餐,是自助歐美簡便式,算不俗的;但就肯定比在區裡四出找早餐好,因為元町的熱鬧在深夜,早上除出便利店,和老遠的大馬路上才有麵包店和麥當勞餐廳。

元町的好在於方便,不好就在於夜裡的熱鬧。對於一向不愛在最旺的地區裡過夜的我,這個區夜蒲的嘈擾令我不是很舒服;不過,日本就有這樣好,十一時過後,人們走在街上都會自覺地收起嘈音,十二時多,街道明顯還有夜店在營業的,但就已經靜得像香港小區裡的深夜。

元町的購物區也很有旺角的熱鬧,很多年輕品牌都在這裡設店。不購物,只打算去觀光的,可選擇九半時起行,由元町東門街附近穿出中山手通大路向山的方向走,沿路不難見到北野工房のまち及北野町異人館區的遊人指示牌。

北野工房のまち有點像台北的紅樓,不過賣的更多是神戶成名的甜品西點;二樓也有設些特色手藝店,可是都偏向是供遊客的。順路來一遊,一次過溜溜買買那些小甜點伴手禮的也不壞,一樓也有神戶鮮牛肉店,備了真空包裝。

觀察所見,這裡賣的甜點品牌,在關西機場未見有售。而且,這裡也常置與各本地藝術家作小藝術展出,這些倒是值得發掘的趣味。
DSC_0086

DSC_0090

異人館的旅遊介紹在網上的太多,也不打算介紹,不過自由行嘛,不能儘去那些旅團必到的地方。

從前來異人館地區,只為看人家洋式大宅,在裡面的咖啡室坐坐,溜溜街上特式異國情懷的小店;可惜今次看,更多變了摻雜中國國貨的什貨小店,貨式質量下滑,貨品都變了遊客的小物店,再不,變了貴價時裝店;這些對我來說見不到什麼特色。

我倒喜歡細賞這種,店前面的特有裝置藝術。這是一家異人館通裡,專賣鮮菜的小店。

我倒喜歡細賞這種,店前面的特有裝置藝術。這是一家異人館通裡,專賣鮮菜的小店。

日本朋友提議我們試那區裡最著名一家扒房——Arita;說這家享負盛名。不過這日我們來的時間不對,大塊想午後就爭取時間取道京都,等不上在這餐館晚餐了。不過,大家若時間相合,不妨參考一下他們貼在門前的餐單。

kobe steak house

異人館的路很好走,只消一直向著指示牌北野美術館方向走,沿路就會經過北野物語館(きたのものがたりかん),這幢樓現在已經改作 Starbucks 咖啡店。

DSC_0110

 

我不好星巴克,我是寧願坐到小區裡的小咖啡館的,幸好這個區裡還有好些特式小咖啡店,這裡當地標無妨。

沿斜路上就是遊客認定為必到之地,風見鶏本舗,這個可算是因之成名的甜品區,成為仿如澳門大三巴模樣,很多旅團都索性把遊人集中在這裡,讓大家吃著名的人氣No.1的芝士小蛋糕,又或六甲牧場的超香滑牛奶味雪糕。

DSC_0121

IMG_3832_副本

我個人認為神戶具有特色的甜品多不勝數,各擅勝場;這芝士蛋糕發源得早,論美味及特色嘛現在來看只屬個普通;潮拜過也夠了。

DSC_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