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Banoffee @the Green Door

好友 Louisa Lee 某日在 Facebook 推介,在修習咖啡師証書時的同學,開了間小店;引起了她和一班朋友的一陣白日夢,我也在其中。

於是,總記著有機會得要去過訪一下。

踫巧今日相約一老朋友偷個午後小聚,我把在這附近有辦公室的一個新交朋友一同叫來;把不同人際網域的朋友交錯介紹相識,是我其中一項專業。

不過,今日重點是來試咖啡!

green_door_1

我對非洲咖啡一向口感一般,但反正晚上的中餐飯聚應該油膩,所以,以果香為引的非洲咖啡,又恰恰迎上好時機。

試了Kenya AA Muranga Kahindu,和 Yirgaheffe。

Kenya 帶酸,但這裡的比我之前常在金鐘那家所喝到的 Kenya Coffee 清新,也較薄,易入喉。

Yirgaheffe (耶加雪夫) 跟我之前在Aliba 試食會中的推廣裡所試的同樣,充滿花香,有一點像離遠嗅上半鮮不老的柑橘皮的香氣 (很會勾起少年時媽媽在露台裡曬果皮時的氣息) 。喝下去還算滑,但花香不再,舌頭回味時能感到輕輕一點 bitter chocolate thin 的味道。

不過,今日讓我最驚喜的是它——

banoffee

按平常習慣,我會敗於 Lemon Tart 上,但今日赫然見到很罕見的 Banoffee;細問店員這確實是 Banoffee,立即把 Lemon Tart 的念頭丟掉。

不止於特別在少見,更是未曾見過有這麼厚的一層 Banana 果底,好好味!就為它,我必定會再去!


The Green Door – Green Door Coffee, Granville Cirt 3, Tsim Sha Tsui, Hong Kong


發表留言

不一樣的彌敦道

黃傘運動後第一次到旺角去,正是旺角變成亂角那天——網上不斷傳出旺角街頭出現大量不知來歷的,堪似內地遊客,但竟然在街上向示威者動粗鬧事,甚至襲擊示威人仕,或以非禮女途人,搶東西等,挑釁在場人仕反擊,引起推撞打鬭的開端日;我僥幸在三時多途經,還是平靜時,離開了。

那日,沒有打算拍照,眼前所見的其實已很忙,人很多,各懷目的的眼光令我倍加緊張;一個人在那區出現,人生與財物安全,我把自己當成去現場視察,示威人仕是否都如報章上所說的有秩序與自律。

結果,來電都催著我快離開;我只能快速地在旁觀看過就離開。只能說,每天從好友們 Facebook 上看他們在現場拍攝的照片,現場也果真如實,並沒兩樣,只是在畫面上加入了現場聲音,活生生了印象。

10月11日中午,再去了一趟,今次示威範圍縮小了,就在上海商業銀行和匯豐銀行前的十字路,彌敦道上那兩段被封還沒有正式清出,但已經把雜物集起來了。

卻也正因為這樣,在不談這場政治運動話題下,我想用另一個角度去看今日眼前的旺角。

我在這個城市活了四十多年,是個土生土長的港生,祖上有址的祖墳上數七代,太祖生活據地就正正是在油旺區;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旺角彌敦道最熱鬧一段完全靜下來——沒有車,大道上任我漫遊。

這感覺既陌生又熟悉;遠在童年的記憶中,彌敦道上車還不多,夜晚人靜,在爸媽手裡拖著小手的日子,我們會很容易地穿梭彌敦道之間的大馬路;兩旁的店舖我幾乎都能數出來;就趁我記憶還清,這篇也好當成我一些遙遠碎片重組吧!

新興大廈滿滿的是夜總會,小孩子自然不能去,六歲時爸爸帶過我和媽媽去愛群歌廳聽徐小鳳的演唱,那年弟弟在襁褓中;因為都是娛樂場所,大廈外總有很多大花牌和霓虹燈;小孩子不懂,每次經過都會盯著閃閃的燈不眨眼睛。

新興大廈那路前後,和對面都是大酒樓;都是媽媽和那些太太們聚面殺時間,甚至很多時我會把功課攤出來做好的地方。通常做完功課,媽媽都會帶著我去逛逛百貨公司;記憶中除了後來長大了還在營運的先施、永安、中藝、裕華國貨;幾家常去的,早在70後期褪色的有美美、人人、大大、平價市場…

由那年頭至今,旺角都有著一種與別不同的韻味。珠寶飾品及所有貴價物品、豪華的、最時尚的都匯集這裡。日與夜,有著兩類不同的人流,消費都集中在這段路上;週末一家大小都來這裡購物,情緒高漲,放眼四處都是一家樂聚天倫的景象;平日夜裡;生意人、風流情事、也儘在這區裡發生。九龍區住的家庭,總會在彌敦道上識幾間相熟的店舖、照面打招呼問好的鄰里、業務常往來的客戶買手;感情千絲萬縷,切不斷,理不完。

每個大節日,也是這街道上最繁華多姿的時候,上世紀已經蜚聲國際的密集霓虹招牌成為香港的活標誌;聲色犬馬,璀燦喧鬧都不足以把整個旺角描術出來。隨著發展,近十年,我們的彌敦道變成了「人潮嚴重密集的街道」在行人路上,早已不能邁開步伐,身邊總是擠著人,在彌敦道上走,變成游流,而不再是漫遊。

每次踏足旺角,我都有點感嘆;因為我的確,曾經,很享受、很歡愉、很悠閒、無牽掛無顧慮、非常放鬆……地踏跳著玩鬧著走路;那記憶雖遠,但非常清析。那是我十歲前每一天總有一個時段徘徊過的街道。

很久很久沒有過的感覺,我以為這生再不可能!

但這日,我可以,我人站在彌敦道最繁忙的大路上!

所以當很多人在看到旺角示威人仕把火鍋、乒乓球檯、床墊……等搬到這大路上,一邊示威一邊在享受這真正的臨時人民大笪地特別狀況的晚上,縱論道理是不該,但也機會難逢;我完全可以理解可以體諒。當然,我們都不能任性,那些會導致其他附帶問題,的確不適宜;示威人仕次日修正,把那些不該存在的東西拆走,是理;但那晚動作,是情——情就自是情有可原。

人民大笪地,在這個發展了幾十年的大城市中徹底消失了,年輕一代有聽過大笪地嗎?如果每年有那麼一晚,在彌敦道上讓市民隨意地在那裡走走、躺躺、跟街坊鄰里都隨意談談天,聊聊事;賞月的賞月,散步的散步;這情景多浪漫美麗與和諧!

在這個幾百萬人居住的小城市,還有每日往來的幾萬內地遊客和頻常往來的自由行同胞……

政府會願意見到這樣嗎?在法、在理,這就是名正言順的非法聚會,然後抬出一連串可能發生的危險、危機、引發的可能暴亂、社會不法行為……

我也許在說的,已經老得近三十年裡,早已變得沒可能再出現的歷史,自由地把一個街角闢用為慢活的地方,這種感覺近年尤其地嚴重壓抑;佔領旺角而在街頭出現那種同抗外敵,同享街坊樂的感情一下子衝破了圍牆,激湧出來的。

就是在提醒我們的政府,你把香港原居的人都逼到窮巷裡、死角裡生活,我們——香港人,需要得回我們原有應有的生活空間!

collage mongkok umbrella revolution

相信這旺角區黃傘運動場,很快被完全拆走;彌敦道又會極速回復原狀;然後我們都會極端懷念這個難得的機會。在這一個層面,我們也許感謝政府導引這場運動,來給我們有這麼個一刻去感受不一樣的彌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