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緻 BEE

追求每天生活中一點別緻


發表留言

星洲遊:SMRT 地鐵站名

星加坡地鐵 SMRT 的發展已經相當完善,狀況也跟香港的非常相似。

唯一要注意的是,新車站都以中(簡)、英及印三文報站;可是,並不是所有車站都這樣。而對於慣於在外地使用英語但又又會看中文的家庭像我們;有時就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我上一次來星加坡時,是跟藍藍住在 Bugis 這個站不遠處;所以對這裡的環境比較熟。跟星加坡朋友的交往都用英語,而且,上次來星,所有站名都以英語為主;於是我慣性對於所有站名都會以星加坡人慣唸的星加坡特有英語語調,或英拼音行先。

這是大塊先生第一次到星加坡來,他對於那些一時是以英語拼音而來的中文名較敏感;而對於那些由印度音譯中,再對照英拼,一時看似用普通話音譯,一時又比較似以廣東音 (其實有好多星加坡人的英語音都混有粵音);而覺得好奇。

就像 Bugis 這個被譯成「武吉士」,他就淘氣大發,每日都要跟我說上幾遍,還專程拍照,說每次他銷售同事對客先敗陣,他就會送這照給那位同事,以示「鼓舞」。為什麼是幾遍呢?因為他每次說乘地鐵去「勞明達」我跟藍藍都毫無反應,因為我們只能記住所住的酒店是在 Lavender 站。他不唸這個英文站名,我們都完全聽若罔聞;於是他只好說我們回去「無吉屎」(粵俚語解作沒氣慨) 下個站就是。

2015-02-18 16.05.23

我相信這樣的情況,就是在星加坡本土人氏間也常出現,因為我們在站內好多次都能聽到大家對話中對站名的發音有差異的;只是,這就是星加坡文化,一個多國文化集中地,就會出現這樣不同卻又能和諧的相處。

又好像我們在小區中迷路,問路用英語,對方耍手搖頭,用蹩腳英語簡單答我她不懂英語,那我猜想她說普通話的,甚至可能是內地移居星加坡的。我用了普通話跟她說,她卻走去後面找了個同鄉說褔建話,然後那說福建話的老人家叫了個印籍的替我們問。

又像當我們在地圖上已經很靠近小印度範圍時迷路,問了幾個印裔孩子:「知道哪裡是小印度嗎?」全都搖頭。後來才知他們都只會直接叫小印度裡面正中的那幢印度廟,而不會稱他們那個活躍的社區為小印度。

去星加坡旅遊,使用隨時隨地互聯網 Google Map 其實不算很管用,原因是那些中文名不會在Google 出現,於是當你只知中文常稱而又發現 Google 出現的都是官方英語,又或者那些看似英語,但其實是由印度文譯過來,編的好長又拼不出正確的發音時;你會立即在大太陽下覺得頭暈。不過,多跟四周的當地人對話,問問路,一定會發現更多有趣的文化狀況。

迷路——看地圖的有老爸;問路的有老媽;藍藍當然只管在隨拍,說是在為日後學習項目先作資料搜集啦!

combo singapore lost way

連結:星加坡地鐵地圖


發表留言

星洲遊:V Hotel Lavender

一家三口,只不過出遊避年為目的;住的酒店,首選交通最便捷的。

今次大塊出馬去預訂機票行程,他向來只有一個選擇條件;酒店附近吃的要夠方便,次選位處沿地鐵站。

於是旅行社給他提議這家,說很多港人都喜歡住這裡。它正正就位處 Lavender MRT Station 上蓋,一個站就能到 Bugis 站和Clarke Quay 去。

坦白說,這酒店並不算得上家很高質素的酒店;只是過年高峰時候,能夠提供三人房間的酒店少之又少;以交通便利,酒店旁邊有24卜時便利店、食肆和各品牌快餐店;鄰近公屋舊式小社區;實惠價錢,倒還算是可取的。

房間比較小,住客以中國內地的、日本的、香港年輕一族的為主;也有少量歐洲遊客;大堂服務員的態度還算不錯。室內設計也很明顯是國內近年的商務酒店管理的格式、用料、陳設。反而是四部電梯服務卻是難明的狀況;總是叫人久等,即使住中段樓層的也往往要等兩至三班次的電梯,奇怪得很。

2015-02-18 16.32.172015-02-18 16.32.12

2015-02-20 07.56.34

倒是沒料到,第一個清晨,先是床屏的茶色鏡把陽光灑滿一房;然後喚醒我的是晨光!(我家小懶豬還在窩裡孵的時候)

DSC_1640

於是,大年初一的晨光,我自然更加不能錯過。

想起小學時校長每一年都會跟我們說:「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晨。」

2015-02-20 07.34.18

這房間頓時變得可愛多了!